第1360章 削成人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60章 削成人棍

但是下一霎那,宇佐美洋介的表情便立刻凝固了。

  因为他已经分辩出来,这股腥味分明就是血腥味!

  血腥味?大队部怎么会有血腥味?想到这,宇佐美洋介的几分酒意顷刻不翼而飞,整个人突然间清醒过来,然后,宇佐美洋介张开就要大喊,然而遗憾的是,已经没机会了,不等宇佐美洋介喊出声,一只蒲扇般的大手便倏然探过来,一把捂住他嘴。

  紧接着,一把明晃晃的刺刀便从侧面抵住宇佐美洋介的脖颈右侧,再轻轻的一拉,只听噗的一声响,他的右颈侧便立刻多出一道细细的血线,紧接着,一股血箭便从血线绽放处猛的溅射出来,射出去足足有十多米远。

  出手解决宇佐美洋介的是钻山豹。

  钻山豹一手捂着宇佐美洋介的嘴,一边控制着小鬼子身体,就跟杀鸡之后放血般,足足放了十几秒钟的血,这才微微松开手,早就已经失去意识的宇佐美洋介立刻瘫软下来,像一堆烂泥瘫倒在地上,再没有任何声息。

  钻山豹弯下腰,拿刺刀往尸体上擦了擦,忽然发现了小鬼子别在腰上的那把军刀,顺手解下来一看,巧了,可不就是白天他看到的那把军刀?当时他还跟耗子说要用这把军刀将演讲的小鬼子削成人棍来着,结果,耗子却已经不在了。

  当下钻山豹将军刀别在腰间,再抬头看,却看到莫子辰他们已经将鬼子指挥部里的几十个鬼子全都干掉了!小鬼子的大队指挥部只有三十人,但是一般情况下会有一个运输中队跟大队部驻扎在一起,一个运输中队大约有一百一十人。

  很不幸,九条大队由于并不是独立遂行作战任务,因此近卫步兵第一联队也并没有将下辖的辎重大队拆解,所以九条忠清的大队部就只有三十余人,三十几个鬼子,根本就不够八个狼牙杀的,很快,三十几个鬼子就被杀了一个干净。

  莫子辰和另外六名狼牙带着一身的鲜血靠近过来,比了一个完成的手势。

  看到这,钻山豹便毫不犹豫的掀开帐帘走了进去,一进帐篷,他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酒香,还别说,小日本的清酒虽然喝起来寡淡,但闻起来还是挺香,接着,钻山豹便看到了七个围坐在小矮桌四周的鬼子军官。

  正对帐帘那个,不就是白天在阵地上演讲的那个?

  当时他在一千两百米外开枪,打了个空,小鬼子还挑衅来着。

  帐篷里的七个鬼子军官,六个背对或者侧对帐门,并没有发现不对,九条忠清虽然正对着帐篷正门,但是这小鬼子已经喝得微醺了,同样没有发现,掀帘进来的并不是之前出去的宇佐美洋介,当下笑着问道:“宇佐美君,酒拿来了?”

  “来了!”钻山豹用日语回答了一句,然后径直走上前,从身后控制住一个背对他而坐的鬼子军官,右手顺势一刀就抹了他脖子,鲜血标射,九条忠清还有另外五个鬼子军官这才意识到不对,急欲起身掏枪时却已经晚了。

  但只见,人影连闪,莫子辰和另外六名狼牙就已经闪电般闯进来。

  转眼间,帐篷里的五个鬼子军官就已经被干掉了,这些小鬼子或许是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高材生,但是面对接受过残酷的特种训练的狼牙,却还是不够瞧,莫子辰找上的却是九条忠清,正欲下手时却让钻山豹给制止了。

  “等等。”钻山豹制止了莫子辰,狞声说,“这个小鬼子是我的!”

  “好啊。”莫子辰便立刻团着臂,转身退到一侧,好整以暇的看着钻山豹,另外六个狼牙也围过来,将九条忠清给围了起来。

  这会儿,九条忠清的酒意已经完全没有了。

  缓缓从席上站起身,九条忠清狰狞的问道:“你们是谁?”

  钻山豹扬了扬手中的军刀,也用日语问道:“还记得这把军刀么?”

  “当然!这是德国总统赠送我的元首军刀。”九条忠清沉声问道,“你们究竟是谁?为什么会说日语?中国人还是和人?”

  “杀你的人!”钻山豹说,“还记得白天时,你曾经拿这把刀向对面挑衅么?”

  “原来是你!”九条忠清的瞳孔瞬间急剧收缩,沉声说,“你就是那个中国狙击手!”

  “不错,我就是那个狙击手!”钻山豹狞声说,“在当时,我就说过,我要用夺了你的这把刀,再将你削成人棍!”

  “人棍?”九条忠清闻言,瞳孔再次微微一缩。

  顿了顿,九条忠清狞声说:“给我刀,我要求公平决斗!”

  “公平决斗?还真是天真呢!”钻山豹狞笑道,“愚蠢的小本子啊,你难道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公平吗?当你们在南京大肆屠杀无辜平民时,可曾想过世上还有公平这两个字?现在死到临头了,倒想起公平来了?”

  说完了,钻山豹便直接一个跨步欺近到九条忠清面前。

  九条忠清自然不会束手待毙,下意识的伸手要去夺刀。

  面对九条忠清伸过来的手臂,钻山豹只是狰狞的一笑,一个滑步,人便从九条忠清的右侧滑行过去,而且在他滑过去的一霎那间,手中的元首军刀也从九条忠清右臂切过去,下一个霎那,血光崩溅,九条忠清的整条右臂便立刻卸了下来。

  元首军刀的质量真是没话说,只一刀,就把九条忠清的整条右臂给切了下来。

  九条忠清张嘴就要惨叫出声,钻山豹却又已经从他身后贴了上去,一伸手就用力捂住他的口鼻,可怜的小鬼子便只能够发出唔唔的声音,钻山豹接着又一刀,再将九条忠清的左臂也卸掉,剧疼之下,小鬼子的脸肌都开始扭曲了。

  就这还没有完,为防九条忠清叫出声,钻山豹叉开手指捏住小鬼子的脸颊骨,轻轻的发力一捏,小鬼子的嘴巴便不由自主的张开,钻山豹再随便抓过一团破布条往九条忠清的嘴巴里一塞,小鬼子便再发不出声音。

  做完这些之后,钻山豹又扭头低喝道:“胡子!”

  站在旁边的胡子便立刻将一把小手斧递了过来。

  要想卸掉九条忠清的双腿,用军刀就太碍事了,必须得用斧子了,正好,胡子使用的独门兵器就是把斧子。

  钻山豹伸手接过胡子递过来的小斧子,一把将九条忠清推倒在地,然后照着小鬼子的右腿就是使劲一斧子!胡子的这把手斧磨得十分锋利,钻山豹力气也大,只一斧便将九条忠清的大筒骨给劈断了,只剩下肌肉皮还连着。

  右大腿被斩断,九条忠清的脸肌疼得越发扭曲,不仅两眼瞪圆了,额头上更渗出了豆大的冷汗,不幸的是,小鬼子的嘴巴被破布团给塞着,连惨叫都不能够,只有喉结却在不停的抽动着,咕咕作响。

  看着这无比血腥的一幕,周围的狼牙却是面不改色,钻山豹更是毫无怜悯。

  这些狗曰的小本子,自从来到中国可谓是坏事做尽,再怎么样对他们也不过分,因为相比他们施加于中国百姓身上的罪恶,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钻山豹跟着又一斧,便将九条忠清的右腿整个卸下。

  接着又是刷刷两斧,九条忠清的左腿也被卸了下来,这下,小鬼子真成人棍了!只剩下脑袋和躯干还完好无损,四肢却已经被卸下,这个时候,九条忠清终于也是承受不住剧烈的疼痛,彻底昏死了过去。

  钻山豹就着九条忠清的军装擦去沾在斧子上的血渍,再将手斧还给胡子,说道:“给他包扎一下,可别让他死了!”稍稍停顿了下,钻山豹又道,“这么精彩的杰作,无论如何也得让小鬼子的高级将领们,欣赏一下。”

  胡子答应一声,当即上前给九条忠清包扎伤口,尤其是两条腿动脉必须得包扎住,要不然只是失血就能要了这小鬼子的命!很快,胡子就用止血绷带扎住九条忠清的大腿根,将血给止住了,左右胳膊的断口也都包扎过了。

  钻山豹最后看了一眼帐篷四周,发现帐篷北边的刀架上面搁着两把军刀,当即便上前将这两把军刀取下来,然后对莫子辰等几名狼牙队员打了一个手势,迅速撤离!不一会,八人便顺利的撤离了九条大队的指挥部。

  直到这个时候,驻扎在周围的鬼子都还没有发现他们的指挥部已经出事。

  十五分钟之后,直到步兵第四中队派了一个通信兵前来报告前线的战况,才终于发现了大队部的惨烈景象,当那个通信兵走进帐篷时,一眼就看到他们的中队长还有另外的几个中队长都倒毙在地上。

  他们的大队长,九条忠清,却被人斩断了四肢,被人摆在帐中的矮桌上。

  看到这副情形,鬼子通信兵一下子就懵了,直到矮桌上的九条忠清发出唔唔的声音,鬼子通信兵才终于如梦方醒,上前扯掉了九条忠清嘴巴里的破布团,九条忠清一恢复说话的能力便立刻惨然叫道:“杀了我,快杀了我……”

  PS:要是觉得爽,就投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