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3章 来世再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63章 来世再见

回头再说二营。

  接到团部下达的突围命令之后,吴亮便立刻将全营所有的共产党员都召集起来,此时包括教导员林羽在内,全营仅剩党员四人,除了吴亮、林羽,便只剩下一排长李迎庆,再就是一排的列兵,李蛋,就剩这四个党员了。

  二营的老党员,还有此前火线入党的那批党员,经过五天恶战,就剩这四人了!

  党支部会议上,作了下简单的分工,吴亮跟李蛋率领突击队负责撕开鬼子防线,林羽和李迎庆则负责断后。

  表决一致通过。

  支部会议结束,吴亮、李蛋便立刻从百余残兵中挑选出了十八名精锐老兵,组成了突击队,林羽和李迎庆也挑选了二十余名轻伤员,作为断后部队,但是在担架队准备抬走重伤员时,却是遭到了那些重伤员的断然拒绝。

  那些重伤员已经知道部队要突围了,并且他们也清楚突围的机会极其渺茫,既便团长派了三个营前来接应,他们突围出去的机会也一样非常渺茫,原本就机会很渺茫,如果再带上他们这些个重伤员,希望就更加的小了。

  “营长,不要管我们了!”一个重伤员眼含热泪,动情的说道,“我这伤势,我自己心里有数,既便回上海,也就拖上个三五天,左右是死,又何必拖累弟兄们突围呢?你就让我留下吧,给我一把枪,好歹还能拖住鬼子至少几分钟!”

  “胡说!”吴亮大怒道,“你忘了咱们独立团的训诫了么?”

  “没忘!怎么可能忘!”重伤员说,“我就是到死也忘不了!”

  “是么?”吴亮怒道,“那你小子,倒是把训诫背给我听听。”

  “永不放弃,绝不抛弃!”重伤员便满脸严肃的说道,“无论局面多严峻,永不放弃对胜利的渴求以及对活着的希望,无论局面多险恶,绝不抛弃自己的战友!”

  “哈,原来你真的没忘!”吴亮冷笑了两声,又说道,“那你刚才说的是什么屁话?这么点小困难,就把你给打倒了?你就放弃了希望?或者说,你他娘的根本没安什么好心,你是变着法的,想让我抛弃部下,犯错误么?”

  重伤员眼眶里的泪水便立刻滑落下来,哽咽着说道:“营长,大道理我说不过你,我就知道,如果带上我们,会把你和弟兄们拖累死!我们是留下得死,跟你们一起也得死,反正结果都是注定的,但如果不带上我们,你们还是有机会突围出去……”

  “闭嘴!”吴亮冷然道,“这些不需要你来考虑,你只需要服从命令!”

  重伤员便立刻举起了手,手里却多了一颗手雷,狰狞的说道:“营长,你如果非要带上我们一起走,我现在就打开保险,结果了自己!反正我是不想活着离开了,你们如果非要带上我,那就带着我的尸体走,你看着办!”

  “黑子!”吴亮的脸便立刻垮下来,惨然道,“你疯了?”

  “营长,我没疯!”黑子摇头说道,“我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

  这时候,其余的重伤员也纷纷表态,要求跟黑子一起留下断后,有个重伤员因为脸部受了伤,没有办法说话,却也从白被单下面摸出了一颗手雷,还把手指伸进保险环,做出要拔保险的架势,籍以表明决心。

  吴亮正不知道怎么办时,林羽终于说话了:“老吴,答应了吧。”

  “营长,你就答应了吧。”李迎庆上前一步,说道,“我留下来,带着他们打阻击,别的我不敢保证,拖住鬼子半个小时还是没问题的!”

  李蛋一听立刻急了,说:“二哥,我跟你一块留下!”

  “别闹。”李迎庆却摸了摸李蛋的后脑勺,和声说,“我交给你的东西,要收好了。”

  李蛋轻轻嗯了一声,手却下意识的伸进腰侧的挎包,挎包里有一封信,一支钢笔,这些都是李迎庆留给李蛋的。

  犹豫了一下,李迎庆又小声说道:“如果有可能的话,记得把二哥的骨灰带回梅县。”

  “二哥!”李蛋闻言顿时神情惨然,李迎庆却再没看李蛋一眼,转身走到了那二十多个重伤员身边,然后抬起右手向着吴亮、林羽等人啪的敬了一记军礼,担架上的二十多个重伤员见状也纷纷举起右手,庄严的敬礼。

  吴亮也抬起手敬礼,虎目中却饱含泪水。

  这时候,零点已过,突围的时间,到了!

  “突击队,跟我上!”吴亮收了礼,挎着冲锋枪就转身往前冲。

  转身之前,吴亮却在心里默默念道:弟兄们,来世再见!来世我们还当兄弟,来世我们还接着打鬼子!

  目送吴亮与朝夕与共的战友们离开,李迎庆还有躺在担架上的二十余名伤员,尽皆神情惨然:弟兄们,来世再见!来世再见了!

  片刻之后,宝山东门外便响起了激烈的枪声,突围战正式打响!

  李迎庆他们的阻击任务也即将开始,趁小鬼子还没有碾压上来,他迅速帮助二十余名重伤员进入阵地,小鬼子的反应着实不慢,几乎是他们这边刚布置好,数以百计的鬼子便从前方以及左右两侧碾压过来。

  “给我打!”李迎庆一声令下,二十余名重伤员同时猛烈开火。

  五分钟后,第一道防线便宣告失守,守在这道防线上的七名重伤员不约而同的拉响了怀中的甜瓜手雷,选择与小鬼子同归于尽,黑子也在其中,临死之前,黑子高声大喊道:“营长还有弟兄们,黑子先走一步了,咱们,来世再见!”

  十分钟后,由李迎庆率领二十余名重伤员所构筑的三道防线,先后失守,二十余名重伤员也全部牺牲,李迎庆身中数弹,还被一发掷榴弹近距离的命中,浑身浴血,甚至就连眼睛看出去的视野,也是红彤彤一片。

  更糟的是,子弹也已经打完!

  这个时候,李迎庆十分确定,自己今天是绝无幸理了!

  枪声骤停,十几个鬼子立刻端着明晃晃的刺刀逼过来,似乎是想抓活的。

  李迎庆轻蔑的笑了笑,将最后剩下的一颗手雷拿过来,拔掉了保险插销、然后坐在屁股底下,这时候,他只需屁股一歪,手雷便会轰的一声炸开!做完了这些之后,李迎庆便心神大定,微笑着,以受了伤的右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支烟。

  这个时候,十几个小鬼子已经逼近到了李迎庆的面前,但是看到李迎庆如此镇定,居然还有心情抽烟,便没有轻举妄动,不管是什么人,既便是凶残成性的小鬼子,对那些真正无所畏惧的勇士,也是心存敬意的。

  李迎庆翻遍口袋,也没有找着火柴,一扭头,却看到旁边有根椽子正在呲呲冒烟,便伸出受伤的右手,将冒烟的椽子给拉过来,就着椽子上的火星把香烟给点着了,然后深吸了一大口,再悠悠的从鼻孔里喷出两股烟柱。

  这个时候,李迎庆忽然间眼前一亮。

  因为他看到有一个鬼子大佐,正向他走过来。

  正向李迎庆走过来的鬼子大佐就是三条恭辅,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副联队长!

  就在刚才,二营重伤员不惜以生命作为代价,发起自杀式的阻击,这一幕着实把三条恭辅给震惊到了,这小鬼子从来就没想过,中国人居然也可以如此勇敢,在他的印象中,中国人一贯就是懦弱的,贪生怕死的!

  但是眼前这群中国军人的表现,却完全颠覆了他对中国人的认知。

  所以,三条恭辅迫切的想要抓一个活的俘虏,他迫切的想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中国军人为什么也可以变得如此的无畏,如此的悍勇?

  看到步兵第一中队围住了一个独立团的伤员,三条恭辅便过来了。

  “中国人,你们的很勇敢,我的非常的佩服!”三条恭辅走到李迎庆面前,以生硬的普通话说道,“但是我要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活着难道不好吗?只要你们愿意放下武器,皇军是不会杀俘虏的,你们为什么要顽抗到底?”

  “想知道?”李迎庆招了招手,微笑说,“你靠近些,我告诉你。”

  中国人已经处在日军包围之下,何况身边还有小谷雄一郎这个特种兵存在,所以三条恭辅也不怕对方耍什么阴谋,当下便上前两步,站到了李迎庆的面前,再俯下身,几乎快要将脑袋贴近到李迎庆的面前。

  三条恭辅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

  “好啊。”李迎庆说道,“我要说的是,你给我去死吧!”

  “纳尼?”三条恭辅闻言一愣,遂即浑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因为李迎庆说完之后,便歪倒向一侧,暴露出了屁股底下坐着的那枚手雷,就在三条恭辅自忖必死的时候,一股巨力却骤然之间从背后传来,却是小谷雄一郎出手了,揪着三条恭辅的衣襟使劲一拽,便像扔麻袋一样将他给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