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4章 逼上绝路-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64章 逼上绝路

小谷雄一郎的这一扔,帮助三条恭辅躲过一劫。

  几乎是在三条恭辅落地的瞬间,身后便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急翻身爬起再回头看,便看到那个中国兵已经被爆炸产生的硝烟所彻底的吞噬,八嘎牙鲁!三条恭辅咒骂了一声,急忙起身冲过来,却发现,那个中国兵早就已经咽了气。

  手雷爆炸所产生的大部分破片,几乎都打进了中国兵体内!

  但是少数溅射出来的破片仍然杀伤了几个躲闪不及的鬼子,三条恭辅本人也被一块破片从脸上划开一道口子,血流了一脸。

  “八嘎!”三条恭辅抹了一把脸,背脊上忽然冒起一丝寒意。

  如果所有的中国兵都是这个样子,如果所有的中国军队都这么顽强,那第三次淞沪会战的前景还真是不容乐观!这样的中国军队还是越少越好!因为每多一支这样的军队,对于日军来说都是极大的威胁!

  想到这,三条恭辅便立刻声嘶力竭的大吼起来:“命令,全速追击,不许放走一个支那兵!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支那军消灭在宝山县城外,绝不能让他们逃走,绝对不能,绝对不能!全速追击,快追击,快快滴……”

  不过,三条大队的追击很快又遭到了顽强阻击。

  二营教导员林羽率领二十多个精锐老兵,依托西门城垣构筑起了一道新的防线,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争取时间!那怕是搭上性命,也要给突击队争取足够的时间,只有突击队撕开了鬼子的防线,二营才有一线生机!

  看到鬼子出现在西门城垣前,林羽就知道,李迎庆他们已经牺牲了。

  “同志们!”林羽咬着牙说道,“李排长他们牺牲了,但是我们还在。”

  留在阵地上的二十多个老兵无声的紧了紧手中钢枪,眸子里流露出决然之色。

  林羽举起步枪瞄准了前方一个鬼子,说道:“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在,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在,小鬼子就别想从这里过去!”

  话刚说完,林羽便用力扣下扳机。

  叭的一声,前方百米开外的鬼子应声倒地。

  下一霎那,阵地上的二十多个老兵便同时扣下扳机,各式步枪、冲锋枪以及机枪同时猛烈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间暴雨一般泼向鬼子,正端着刺刀往前冲的鬼子顷刻间一排排的倒了下来,因为地形限制,这下小鬼子损失大了。

  遭到重创的鬼子迅速缩了回去,依托城内的断垣残壁与守军展开对射。

  五分钟后,小鬼子的支援火力便迅速赶到,十几挺机枪实施火力压制,七八具掷弹筒也迅速架设起来,伴随着嗵嗵的闷响,超过十发掷榴弹先后落在守军阵地上,林羽架设在城垣制高点上的四挺机枪便立刻被炸飞。

  其中的一发掷榴弹,落在了林羽身边不到两米远处,爆炸产生的气浪一下子就将林羽掀翻在地,等到旁边的老兵冲过来将林羽扶起时,却发现林羽的****、腹部上布满了溅射的榴弹破片,整个成了筛子,人也只剩下了一口气。

  那个老兵神情惨然,林羽却还有心情微笑。

  林羽咧嘴微微一笑,鲜血却如喷泉般从嘴角溢出来,那个老兵拿衣袖去擦,却怎么也擦不干净,前边流出的血水刚擦干净,便立刻又会有新的血水流出来,擦来擦去,却反而把自己的衣袖给完全**了,林羽的脸也被擦花了。

  “教导员,教导员!”老兵惨然道,“你要挺住!”

  “我没事,我没事。”林羽虚弱的摇摇头,又说,“阿牛,你听我说,你听我说……”

  林羽的声音越来越轻,名叫阿牛的老兵便立刻俯下身,拿耳朵贴紧了林羽的嘴,但是这时候林羽却再发不出声音了,嘴巴轻轻开合了两下,终于头一歪咽下最后一口气,就此离开了这个令他无比眷恋的人世。

  “教导员?!”阿牛见状便立刻怒了。

  “小鬼子!我曰你姥姥,我曰你姥姥,我曰你姥姥……”下一个霎那,阿牛便立刻抱着一挺德国造MG-34通用机枪从阵地上起身,一边嗷嗷叫着,一边猛烈扫射,然而,一条弹链还没有打完,六七挺鬼子机枪便追逐过来。

  霎那之间,六七道耀眼的火舌便从阿牛的身上穿了过去,阿牛的身躯剧然一震,然后踉跄着往后摔倒,在倒地之前,他手里边的MG-34通用机枪却仍然还在猛烈的开火,在漆黑的夜幕下拉出一道耀眼火舌。

  (分割线)

  这个时候,二营的突击队已经连续撕开鬼子的三道防线,现在挡在他们面前的,就只剩最后一道防线,只要突破了这道防线,他们就能突出重围了!好消息是,这道防线是小鬼子仓促间构筑的,算不上坚固!

  “弟兄们,跟我冲,冲,给我杀!”胡翼胸前挎着一把司登冲锋枪,一边猛烈开火,一边大步流星的往前冲锋。

  五分钟前,在突破鬼子的第三道防线的时候,二营营长吴亮壮烈的牺牲了,不过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所以现在,是一连长胡翼在接替指挥,率领突击队继续向鬼子冲锋。

  “杀杀杀,给我杀呀!”

  胡翼一边猛烈开火,一边往前冲。

  已经换了好几茬的突击队也是如影随行,跟着胡翼不要命的往前冲,鬼子的机枪火力扫射过来,他们不躲也不闪,只是嗷嗷的叫着,一边猛烈开火一边往前冲,时间就是生命,他们得分秒必争,他们连一秒钟时间都耗不起!

  “噗噗噗……”一挺九二式重机枪突然间从前方喷射出耀眼的火舌。

  冲锋在队伍最前的胡翼猝不及防,一下就被火舌扫个正着,霎那间,胡翼就像被死神的鞭子抽了一下,打着转儿摔倒在地上,等到二连长秦永挎着汤姆森冲锋枪冲到他的身边,却发现胡翼的****整个都被打成了筛子,人也咽了气。

  “老胡?!”秦永怒吼一声,却根本没有时间替战友的阵亡而哀伤,作为二连连长,秦永自然而然的接过了指挥重任,仰天长嗥道,“弟兄们,现在听我指挥,全都跟我冲啊,不要停,不要停,跟着我往前冲,冲啊……”

  然而秦永的话音还没有落,九二式重机枪的火舌便再次扫射了过来。

  “噗噗噗……”秦永突然间感到,****像被巨木狠狠的撞击了一下,再也无法呼吸,然后整个身体也一下失去了控制,只能眼睁睁的歪向一侧,在惯性作用下,往前奔行两步,颓然撤倒在地上,再然后,燃烧一般的战场逐渐黯淡下去,逐渐沉寂下去。

  “老秦?!老秦?!”岳振生冲上来将秦永搀扶起来,却发现秦永的眼睛虽然睁着,却没有了呼吸,那个有事没事都喜欢跟他斗几句嘴的二连长,紧随营长吴亮、一连长胡翼之后也壮烈牺牲,现在,他成了唯一的连级干部!

  “狗曰的小曰本子,我艹你十八辈祖宗!”岳振生昂首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咆哮声,跳起来端着MP-38冲锋枪就是一个长点射,几乎是同一时间,李蛋等十几名突击队员也在同时掉转枪口,将密集的火力猛的倾泄过去。

  鬼子的那挺九二式重机枪终于是哑了。

  “冲啊!”岳振生一个跨步,从两个已经被打成筛子的鬼子尸体跨过,一边咆哮道,“弟兄们跟我冲,跟我冲啊,冲啊……”

  下一刻,李蛋等十几名突击队员也如潮水一般冲过去。

  再往前,却再没有一个鬼子,小鬼子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被他们撕开!

  “连长!”李蛋追上岳振生,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喜极而泣道,“我们冲出来了,我们冲出来了,我们冲出来了!哈哈!”

  岳振生和其余的突击队员也是相视大笑,哈哈。

  然而,笑了没两声,前方夜空下却忽然间响起隐隐约约的马达轰鸣声,紧接着,便有雪亮的车灯照过来,急抬头看时,便见一支车队正沿着公路从前方迂回过来,听动静,这支车队的卡车、摩托车恐怕不会少!

  “鬼子援军!”李蛋惨然道,“鬼子的援军到了!”

  “我艹!”岳振生和最后剩下的十几名突击队员一个个尽皆神情惨然,他娘的,好不容易才连续突破了鬼子四道防线,好不容易冲出来了,结果鬼子的援军到了,这是要把我们往绝路上逼,这是不让我们活呀!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泗塘河阵地,鬼子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部。

  近卫信玄手拄着军刀站在帐篷之前,遥望着东北方向的夜空,幽幽对身边的几个军官说道:“驻守宝山的这支部队,已经不仅关乎我们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面子,更关于整个大日本皇军的体面,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突围!”

  停顿了下,近卫信玄又斩钉截铁的说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留下他们,绝不允许这支部队中的任何一个人突围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