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7章 宝山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67章 宝山营

看到岳振生和李蛋相继摔倒,徐锐的心便猛的揪了一下!

  当然,徐锐并不知道这是岳振生和李蛋,他只知道是二营的两个残兵。

  这个时候,在东北虎的火力小组的狂暴的火力输出之下,再加上徐锐他们几十个狼牙队员的精准狙杀,留在原地打阻击的七十多个鬼子已经被干掉,速度最快的徐锐甚至已经迫近到了距离李蛋他们俩不足百米处。

  正因为近,徐锐清楚的看到了李蛋和岳振生倒地的一幕。

  看到这幕,徐锐的心便猛的揪紧了,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倒在胜利的前夜,眼看着二营的这两个残兵就可以活着回来了,却居然在最后一秒,倒在了小鬼子的枪口下?还能比这更艹蛋吗?徐锐恨不得把天都撕碎!

  不过在徐锐的内心,仍然存了一丝侥幸,或许这两个残兵只是受伤了呢?

  徐锐急切的想要上前去察看,不过在他跟两个残兵中间,还隔着个鬼子。

  就是那个护旗中队的中队长,这小鬼子甚至比徐锐还急,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向李蛋还有岳振生两人,徐锐是急着救人,这小鬼子却是急着要杀人,他宁可搭上自己的性命,也誓要杀掉岳振生还有李蛋两个残兵!

  鬼子中队长举着南部式手枪,对着李蛋和岳振生倒地的滩涂连开了两枪,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当他准备再开第三枪时,枪膛里却发出咔嗒一声响,居然是卡壳了,南部式手枪不愧是卡壳之王,关键时刻还真是不含糊。

  “八嘎!”鬼子中队长甩手将手枪扔掉,再反手拔出刺刀,继续往前冲。

  但是徐锐不可能再他这样的机会了,说时迟那时快,徐锐便猛的举起枪,未经瞄准便已经扣下扳机,不到一百米的距离,对于徐锐来说根本无需瞄准,可遗憾的是,徐锐的步枪枪膛里也发出卡的一声空仓的声响,没子弹了!

  有道是关心则乱,徐锐甚至都忘了弹仓已经空了!

  “我艹!”徐锐肝胆俱裂,赶紧拉开枪栓装填子弹。

  但是这个时候,那个鬼子中队长却已经扑到两个残兵跟前,然后高高举起刺刀,徐锐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刺刀刺下去,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大手却忽然从淤泥中探出来,一把抓住了鬼子中队长刺下去的刺刀。

  刺下去的军刀便顿在空中,硬生生的停顿住。

  殷红的鲜血,却顷刻间从大手的指缝中渗出,但是鬼子中队长的军刀却卡在那里,再刺不下去,鬼子中队长闷哼一声,猛烈的发力一绞,当即将那只大手的四根手指全削断,军刀终于挣脱了束缚,然后再次用力的刺下去。

  但是这时候,徐锐已经装填完了子弹!

  仅仅只用时不到半秒钟,就装填好一发子弹!

  下一个霎那,徐锐便猛然举枪,几乎是在举起枪的同时他便扣下了扳机,一发7.92mm口径的子弹便猛的从枪口喷射出去,高速旋转着,瞬间就穿透了一百米虚空,准确的从那鬼子中队长的后脑勺根部钻入了进去。

  紧接着,子弹又从鬼子中队长的面门穿出来,一霎那间,鬼子中队长的面门便从人中位置猛的向外翻开,犹如一朵血色的妖花瞬间绽放,凄美妖艳!鬼子中队长几乎是瞬间就丧失了意识,军刀却在惯性的作用下继续向下刺下去。

  但是这时候,又一发子弹射到,叮的一声将军刀撞偏了。

  徐锐扭头一看,正好看到时小迁剧烈的喘息着,手中的狙击枪却还举着,枪口处有一缕淡淡的硝烟冒出来。

  徐锐跟时小迁点点头,然后迅速冲到了两个残兵倒地处。

  冲到近前一看,那个小鬼子早已经毙命,在那鬼子身边,躺着两个残兵,徐锐只认得其中的一个,三连长岳振生!不过岳振生昏死了过去,右腿还有左手鲜血淋漓,刚才夺刀的明显就是他,左手除了大拇指之外的四根手指,已经齐根而断。

  另外一个残兵却是圆睁着双眼,正直勾勾的瞪着他看呢。

  然后,那个残兵便哇的哭出来,一边惨然叫道:“团长,团长……”

  哭出声的自然是李蛋,徐锐不认识李蛋这小兵,但是李蛋却是认得徐锐,在刚才,当那鬼子中队长的军刀向着他的心窝刺下的时候,李蛋都没有怕,也没哭,既便因为岔了气动弹不得,既便是生死一发间,他也没流一滴泪!

  但是这个时候,在他看到徐锐的一瞬间,李蛋却是嚎淘大哭。

  徐锐却反而笑了起来,笑着安慰李蛋说:“不哭,老兵不哭。”

  总算没有太晚,至少活了一个,甚至可能是两个,二营还没有完!

  只要还剩下一个人,这个部队就没有完,这个部队的精神就还在,就仍然能重建,就仍能把这种精神延续下去,甚至还会变得比以前更强悍!今后无论面对什么人,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对手,他们都可以昂首挺胸说,我们是,宝山营!

  徐锐让李蛋不要哭,李蛋却扁着嘴哭得越发的伤心,因为他们整个二营,一千两百多号人,死得就只剩下他跟岳连长俩人,太惨了!想到那些战死的好兄弟,尤其是李迎庆,李蛋就忍不住鼻子眼睛发酸,泪落如雨。

  这一仗他们二营打得惨,打得太惨烈了!

  徐锐正在安慰李蛋,霸天虎上前报告说:“团长,鬼子的大部队过来了!”

  “带上岳连长,我们撤!”徐锐一声令下,狼牙便迅速撤离海滩,等到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主力赶到之时,狼牙早已经撤得无影无踪,寂静的海滩上却只剩下一百多具尸体,当然毫无例外,全都是鬼子尸体,这让亲自率兵追击的三条恭辅气得是暴跳如雷。

  三条恭辅没有轻易放弃,率领着大队人马,继续往吴淞炮台方向追了下来。

  但是,在临近吴淞炮台的时候,却遭到了守军的阻击,三条恭辅组织了几次进攻,却都被守军凭借坚固的防御工事给击退,损失了一百多人马后,三条恭辅便意识到,再想追上并干掉那两个残兵,已经是没有可能。

  当下三条恭辅便率部撤了回去,同时报告了近卫信玄。

  近卫信玄在接到这个消息之后,同样被气得大发雷霆。

  “八嘎,八嘎牙鲁,八嘎牙鲁!”近卫信玄气得在帐篷里大发雷霆,将所有能够破坏的东西都破坏了个遍,水杯、饭盒、刀架什么的,统统被他划拉到了地上,甚至连帆布做的帐篷本身,也被近卫信玄拿军刀割开了几个口子。

  要不是国崎登正好过来,没准他会把整顶帐篷都切成碎片。

  “近卫君怎么这么大火?”国崎登笑问道,“谁招惹你了?”

  相比近卫信玄,国崎登的心情却似乎不错,脸上也尽是笑意。

  国崎登的心情确实不错,无论如何宝山已经拿下了,通往吴淞炮台的通道已经打开,更让他开心的是,拿下宝山城的明明是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可是这笔功劳却记在他的头上,因为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现在属于第七师团的序列。

  “师团长。”见是国崎登,近卫信玄便赶紧收脚立正,再顿首致意。

  国崎登摆摆手,再次问道:“近卫君,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哈依。”近卫信玄再顿首,说道,“师团长,是这样的,卑职刚刚接到三条君从前方传回来的电报,说是从宝山突围的支那军,并没有被全歼,还是有两个支那兵被淞沪独立团的援军救走了,卑职是为了这件事而生气。”

  “就这?”国崎登讶然道,“就为了两个支那残兵,至于么?”

  “师团长,这可不是两个残兵的问题!”近卫信玄却摇摇头,严肃的说道,“哪怕只是被救走一个残兵,就意味着死守宝山的这支部队,并没有被全歼!也就意味着,这支部队的强悍传统就能够延续下去,甚至有可能会变得更加的强悍!”

  “近卫君,言重了。”国崎登却不怎么赞同,摇头说,“就走了两个残兵,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所以,你应该感到高兴,此前步兵第二十五联队在宝山猛攻了两天,始终不得寸进,你们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同样也用了两天,却不仅攻占了宝山,甚至还差点将守城的支那军给全歼,这就是差距哪。”

  “师团长这话,有失公允。”近卫信玄却难得的说了一句公道话,又道,“如果说没有步兵第二十五联队在之前的牺牲,我们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只怕也不可能在两天之内取得这么大突破,更加不可能重创守军。”

  “但是无论如何,宝山县城这个障碍终归是扫除了!”国崎登说,“现在,吴淞炮台就像是脱光了衣服的女人,就等着大日本皇军上前去蹂躏了,近卫君,我决定仍然以近卫步兵第一联队为前锋,攻击吴淞炮台,你这里应该没有问题吧?”

  “哈依!”近卫信玄顿首道,“这是我们的荣幸。”

  “哟西!”国崎登欣然点头。

  PS:四更完成,再求月票,如果月票数多的话,晚上十点再更一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