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8章 吴淞要塞-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68章 吴淞要塞

当天上午,徐锐就让正好赶来吴淞要塞的江南绣了一面带有“宝山营”字样的军旗,然后搞了个简短的授旗仪式,参加仪式的人并不多,但是淞沪独立团的团长、政委、副团长以及政治部主任、政治部副主任全都参加了,规格不可谓不高。

  岳振生经过包扎之后,坐着轮椅参加了这次的授旗仪式。

  徐锐本来是不打算让岳振生参加授旗仪式的,而是准备让李蛋来受旗,但是,岳振生闻讯后却非要参加授旗仪式,徐锐便答应了。

  在开始授旗仪式前,王沪生首先代表独立团党委宣布了两项委任令,正式委任二营三连连长岳振生为二营营长,同时委任二营上等兵李蛋,为二营警卫排排长,李蛋这个生瓜蛋子可是创造了晋升的记录,至少是淞沪独立团的记录。

  非得要找个人来比,恐怕也只有大梅山独立团的野狗了。

  不过这个也很正常,岳振生跟李蛋作为二营仅有的两个幸存者,肯定要提拔重用,因为只有他们两个才能承载得起二营的这种顽强的精神,从宝山县城拼出来的这一种精神!如果换别人去宝山营当营长,面对岳振生难免底气不足。

  所以徐锐跟王沪生讨论之后,就索性破格提拔了岳振生。

  王沪生宣布完了委任令之后,徐锐又双手捧着一面军旗,大步走到对岳振生面前,然后说道:“岳营长,这是我第三次专门对一支部队授旗,第一次我是给狼牙特战队授旗,第二次,是我给勇士营授旗,这一次,却是我给你们宝山营授旗!”

  岳振生没有说什么,只是举起完好的左手向着徐锐敬了记军礼,然后单手从徐锐手中把那面军旗接过,递给身边的李蛋,李蛋接过军旗之后,便立刻刷的展开,只见大红色的旗面上,用烫金色的丝线绣着“宝山营”三个大字。

  徐锐回了一记军礼,肃然说道:“岳营长,狼牙大队是支什么样的部队,就用不着我多说了,你想必十分清楚,而勇士营,现在也是大梅山军分区的一等一的主力,你们宝山营跟勇士营是目前仅有的两支拥有荣誉称号的部队!”

  顿了顿,徐锐又说:“我希望你们不要辜负这个荣誉!”

  岳振生便肃然答道:“团长放心,我们保证不会辜负团长你的期望,更加不会辜负党对我们的期望,尤其不会辜负老营长以及所有战死在宝山城的兄弟的期望,今后我们宝山营一定严加训练,勇于杀敌,我们一定会成为淞沪独立团最为锋利的尖刀营!不过,”

  说到这,岳振生忽然停下不说了,徐锐却接过话茬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说完了,徐锐又扭头对柳眉说:“老叶,你立刻从重新筛选之后的民兵中挑选出九百名体质最好的,编入宝山营!”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另外,再从其余七个主力营各抽调五十名老兵,作为战斗骨干编入宝山营。”

  “好的。”柳眉点头说,“我这就去安排。”

  柳眉离开了,徐锐又扭头对岳振生说道:“老岳,现在你不担心了吧?”

  岳振生拿左手挠了挠头,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好意思之色,他刚才还真担心团部只给他们宝山营补充新兵,不给老兵,真要这样的话,至少半年之内,宝山营是不可能形成任何战斗力的,现在好了,有了从其余各营抽调的这三百五十名老兵,不出半个月,宝山营就至少能恢复六成战斗力,岳振生有这自信。

  正说话之间,外面却陡然传来一声隐约的轰隆声,接着,徐锐、王沪生等人便感觉到脚下的地面都开始微微的晃动,要知道吴淞要塞的指挥室可是深藏在山腹内,却仍能感受到外面的爆炸冲击波,足见这次爆炸的威力有多么的强大!

  “肯定是小鬼子的大口径舰炮!”徐锐瞬间就做出了判断。

  王沪生冷笑:“小鬼子还真的是心急呢,才刚拿下宝山城,就迫不及待的马上又要开始攻打吴淞炮台了?”

  杨瑞嘿然说:“但是这次,小鬼子却注定要撞个头破血流!”

  徐锐也说道:“走,我们到要塞正面的观察哨上面看看去。”

  当下徐锐便带着王沪生、杨瑞等几人直奔吴淞要塞正面的观察哨而来。

  吴淞要塞正面的观察哨有五个,一个在炮台山的最顶部,其实就是一个碉堡,另外四个观察哨则位于炮台山的山腰,坐落在四个方向的山体棱线上,正好可以毫无死角的对吴淞要塞的任何方向形成有效监控。

  徐锐他们选的是山顶的观察哨。

  从山腹的指挥部到山顶的观察哨,有专门的通道相通,顺道幽暗的地下通道,一直旋转着往上,走了差不多六七分钟的样子,众人面前豁然开郎,走进了一处开阔空间,空间的四面八方都是瞭望孔或者外八字射击孔。

  这个就是吴淞要塞的山顶观察哨、或者说山顶碉堡了。

  山顶观察哨原本就驻守着一个班,看到徐锐偕同杨瑞、王沪生等几人走进来,便赶紧上前敬礼,好家伙,淞沪独立团的一号、二号还有三号首长都到齐了,这是要干吗?要在我们山顶观察哨聚餐?

  徐锐回了礼,问道:“伍班长,什么情况?”

  姓伍的班长回答说:“报告团长,是小鬼子的海军在进行炮击。”

  “我就说嘛。”徐锐说着就走到了东边的瞭望孔前面,举起望远镜往外观望,然后一眼就看到了停泊在吴淞外海的鬼子军舰,十几艘鬼子军舰一字排开,一排排的大口径舰炮都将炮口指向吴淞要塞这边,并且不时的从炮口绽放出一团团的烈焰。

  虽然隔着好几千米,徐锐却似乎仍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些大口径舰炮发射时那震天撼地的声势,完全可以想象,这样的大口径炮弹要是落在普通阵地上,会是什么结果?好在吴淞要塞的工事有足够坚固,尤其是正面,根本就是浑然天成的山体!

  “轰轰轰轰轰……”一发又一发的大口径炮弹落在山体正面,旋即猛烈爆炸,相比之前在山腹,这会处在山顶,感受到的爆炸烈度就要强烈多了,徐锐甚至隐隐的担心,炮台山的山体会不会承受不住这样的剧烈摧残,直接从内部塌下去?

  王沪生似乎是看出了徐锐的担心,当即走过来凑着徐锐耳朵大吼道:“老徐,你完全不用担心,关于山体强度,王博士早就专门计算过了,根据王博士的计算,小鬼子就算往炮台山上发射一百万发炮弹,将山体高度凭空削低十米,也不可能炸塌山体!一句话,吴淞要塞是不可能从外部摧毁的!”

  徐锐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过了没一会,小鬼子的航空兵也飞临吴淞要塞的上空,遂即向着炮台山主体及外围的十几个卫星碉堡扔下一排排的航空炸弹,一霎那之间,整个吴淞要塞便被航空炸弹,爆炸之后产生的硝烟笼罩,从山顶观察哨的瞭望孔往外看去,但只见白茫茫一片,根本就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分割线)

  当徐锐他们几个站在山顶观察哨,观察鬼子时,国崎登也在近卫信玄、三条恭辅以及第七师团参谋长铃木敬司的陪伴下来到了前沿观察哨,观看海军舰炮群以及航空兵团对吴淞炮台实施炮火准备。

  只不过,当航空兵扔下航弹之后,整个吴淞炮台就完全被硝烟所笼罩,国崎登和近卫信玄等人便纷纷放下望远镜,不再观望,转而开始讨论这一次攻坚战的前景。

  国崎登对近卫信玄说:“近卫君,吴淞炮台历来就是上海的海防锁钥,上一个世纪的两次中英战争,英国皇军海军就是首先拿下吴淞炮台,然后才得以占领上海,第一次淞沪会战期间,皇军也是拿下了吴淞炮台之后,第三师团才得以从张华滨登陆成功。”

  “哈依!”近卫信玄重重顿首说道,“师团长,其中的利害我是清楚的,皇军若要想收复上海,那就必须得首先拿下吴淞炮台!也请师团长您放心,我们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绝不会辜负您的期望,更不会辜负天皇陛下的期望,我们一定会顺利拿下吴淞炮台!”

  “哟西。”国崎登欣然点头,又说道,“不过,近卫君,你必须得有足够的思想准备,根据特高课提供的可告情报,自从第二次淞沪会战结束之后,淞沪独立团就一直在加固吴淞炮台的防御工事,现在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吴淞炮台的防御工事想必已经修得十分完备,所以完全可以预见得到,这将是一场比宝山之战更加艰苦的攻坚战!”

  “哈依。”近卫信玄顿首说,“卑职对此已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哟西!”国崎登欣然点头,又道,“近卫君,那我就在宝山城静候你们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佳音了!”

  说完了,国崎登便带着小鹿原俊泗转身走了。

  这时候,日本海军以及航空兵的轰炸也已经进入尾声,近卫信玄便立刻回头对三条恭辅说道:“三条君,近卫步兵第一大队可以进入出击阵地了。”

  “哈依!”三条恭辅一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PS:五更完成,再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