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9章 无能为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69章 无能为力

吴淞要塞的外围碉堡有十三个,呈扇形分布在炮台山的西南方向,正好可以利用炮台山作为屏障,遮挡住来自吴淞外海的鬼子军舰的炮击,当然了,小鬼子的军舰也不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如果他们能够将军舰开到陆地上,或者将军舰开进黄浦江,还是可以利用军舰上的大口径舰炮的直射,轻易摧毁这些个碉堡。

  但是,遗憾的是,鬼子的军舰不可能开上陆地,也进不了黄浦江。

  所以,扫除碉堡、摧毁吴淞要塞的任务,还是只能交给鬼子步兵。

  吴淞要塞的地位如此重要,不仅是上海的锁钥,从某种意义上讲,甚至可以说直接决定着第三次淞沪会战的胜负成败!所以,徐锐将八个主力营中战斗力最强的第一营调过来,让石长庆这员虎将,负责守卫吴淞要塞。

  石长庆将手下的三个连做了分工,一连以班为单位把守外围的十三个碉堡,二连把守吴淞要塞的主碉堡,三连则作为预备队,窝在吴淞要塞的大型地下掩护所,随时准备反击,或者前出替换一连。

  所以,负责守卫外围碉堡群的是王嘉庚的一连。

  虽然是连长,但是王嘉庚并没有躲在最靠里、也最安全的一号碉堡,而是亲自带领着警卫班,负责十三号碉堡的防御,十三号碉堡处在整个防御工事的最外围,很容易遭受鬼子炮兵的集火,可说是整个防御工事链中最危险的一环。

  王嘉庚靠墙坐着,透过瞭望孔静静的看着外面那片硝烟弥漫的天空,外面炮声连天,却阻断不了他对亲人的无限思念,虽然分开仅只三天,王嘉庚却已经开始思念他的妻子了,思念妻子的温暖的娇躯,思念妻子柔软又湿润的嘴唇……还有他们的孩子。

  王嘉庚眼前清晰的浮现起了他走之前,妻子送他出小巷口,然后目送他走远时,那不舍而又哀伤的眼神,回想起妻子那无限哀伤而又不舍的眼神,他心里便不由得一阵阵揪疼,他知道妻子在担心什么,他这一走,也许从此再也回不去了!

  哦,也不对,还是能回去的,不过等他再回去,再次回到妻儿身边之时,或许已经从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变成了一盒冰冷的骨灰。

  两行清泪,顺着王嘉庚的脸颊悄然滑落。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谁又敢说,只有那冷酷无情的男人才是真男人、大丈夫?谁又敢说,对亲人充满思念充满眷恋的男人,就不是男子汉、大丈夫?恰恰相反,只有对亲人充满思念及眷恋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但是,王嘉庚从来就没想过要当什么大丈夫、大英雄!

  如果可以选择,王嘉庚是真不愿再次穿上军装,回到部队,他是多么想一直陪伴在妻儿的身边,他是多么的想每天下工之后就能回到那个温暖的小窝,能够看到妻子的笑脸以及儿子那张可爱的小脸,他是多么想陪着儿子一起长大。

  可是,他不能!残酷的现实剥夺了他作为丈夫、作为父亲的这个最基本的权力!小鬼子打进来了,他如果不重新穿回军装,如果不重新回到部队,拿起枪跟小鬼子去拼命,不仅他的这个小家保不住,整个中国千千万万个家庭同样保不住。

  所以王嘉庚别无选择,只能再次穿上军装,拿起武器。

  王嘉庚正思念着妻儿,一个声音忽然响起:“连长,小鬼子上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王嘉庚才终于从对妻儿的无限思念中回过神来,然后转过脸去,装作抹脸的样子,不着痕迹的擦去脸颊上的泪痕,再回过头时,他脸上的神色便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浚竖毅,重新变回中国军人应有的样子。

  王嘉庚大步走到碉堡正面的射击孔前,透过外八字的射击孔往外看,便果然看到大约有一个中队的鬼子兵,在四辆九五式轻型坦克的引导之下,分成四路纵队,向着吴淞要塞这边猛扑过来,看得出,小鬼子的气焰很嚣张。

  不过这也正常,一家伙出动了四辆九五式轻型坦克!又岂能不嚣张?

  不过,小鬼子很快就该哭了,王嘉庚狰狞的笑了笑,扭头大声喝道:“火箭筒!”

  警卫班长易峰便立刻扛着一具火箭筒大步走了过来,对王嘉庚说道:“连长,这点小事还用得着你亲自出马?让我来吧!”

  “行。”王嘉庚欣然说,“你来。”

  这个时候,之前弥漫在阵地上的硝烟已经逐渐散开,鬼子坦克以及坦克身后跟进的鬼子步兵已经是清晰可见,看着已经迫近到两百米内的鬼子,王嘉庚却并不急于下令开火,还是等鬼子走得再近一些,集火的效果会更好些。

  王嘉庚又叫来三个警卫员,让他们分别前往通知身后的三个碉堡,命令各个碉堡,在十三号碉堡没开火之前,谁都不允许抢先开火,此外,再给十二号碉堡、十一号碉堡及十号碉堡的火箭小组分配好射击目标,以免打重了。

  三个警卫员便立刻冲出碉堡的后门通道,跳下台阶,然后再通过交通壕分头跑向各自的目标碉堡,本来徐锐是想要把吴淞要塞打造成为另外一个松山要塞的,外围的十三个碉堡都有地下通道与炮台山主体相连,从而形成一个完全封闭的地下交通网。

  但是,由于时间太过紧张,最终改成敞开式交通壕,不过也够了,反正鬼子炮击时,很少用到交通壕,等鬼子开始投入步兵进攻时,鬼子也就不会再行炮击,通过敞开式交通壕也就不存在危险,可以安全通过。

  王嘉庚的命令很快下达给另外三个碉堡。

  片刻之后,小鬼子便进入到了一百米内。

  守军阵地上仍是一片死寂,没什么反应,但是负责引导步兵的鬼子坦克却按捺不住,率先开火了,伴随着“平平平平”的四声巨响,四辆九五式轻型坦克的主炮的炮口,便同时喷射出四团烈焰,然后,四发炮弹几乎是瞬间命中最前方的十三号碉堡!

  轰轰轰轰的爆炸,几乎是同时响起,十三号碉堡的正面堡墙上瞬间腾起巨大的烟尘。

  还有碎草以及木屑四下里疯狂溅射,这是王正昊这土木工程学博士的杰作,他建议淞沪独立团官兵在碉堡外覆盖圆木以及草席,这样可以有效的化解炮弹爆炸的动能,尽可能的保护碉堡的主体建筑,延长碉堡使用寿命。

  四辆鬼子坦克连续的发炮,霎那间,吴淞要塞最外围的几座碉堡便被打得烟尘四溅,场面看上去十分的壮观,但是实际效果嘛,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打了十几发炮弹,鬼子坦克终于停止射击,等待了片刻,然后再次引导着一百多个鬼子步兵向着十三号碉堡逼了过来,双方距离也在一点点的接近,一百米、八十米、五十米,进入到五十米距离之后,躲在坦克身后的鬼子也纷纷开始开火。

  等的就是这一刻,王嘉庚狰狞一笑,喝道:“疯子,开火!”

  “得嘞!”警卫班长易疯便用力的扣下扳机,只听呲啦一声,火箭筒的尾部便猛的往后喷射出一股烈焰,然后一发火箭筒便从炮口呼啸而出,几乎是瞬间就命中了前方五十米开外的那辆九五式轻型坦克。

  易峰瞄准的是车体侧后方的油箱位置。

  于是,轰的一声响,先是猛烈的爆炸,紧接着滔天的大火便把坦克整个吞噬。

  几乎是同时,另外三个碉堡内的火箭手也同时开火,在五十米到一百米距离,射击坦克这样的大型目标,要想打偏都非常的困难!一霎那之间,小鬼子的四辆坦克便同时化成了燃烧的火团,接着,十几个碉堡便同时开火。

  一霎那之间,密集的机枪火力便交织成了一张毫无死角的火网,将投入进攻的一百多个鬼子笼罩在其中,小鬼子原本还以为坦克可以提供掩护,可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上,宽度不过两米多的坦克根本就形成不了射击的死角。

  “哒哒哒哒……”勃朗宁重机枪的怒吼声响成一片,一道道耀眼的火舌,就像是死神手中的长鞭,不断的在战场上扫过来,又扫过去,疯狂的收割着小鬼子的生命!可怜的小鬼子就像是被割倒的野草,一片片倒下。

  在设计合理、设施完善的防御工事前,步兵真的是无能为力的!

  就说诺曼底登陆,海岸边的一个德国碉堡就能干掉联军一个师!甚至一个机枪手,仅仅凭借一挺重机枪,就能干掉两千多个联军步兵!还有松山要塞之战,超过十五万国军,有飞虎队的空中支援,猛攻了三个多月,却还是拿不下只有半个联队的松山要塞,最后还是靠着爆破才终于拿下,人却死了好几万!

  在吴淞要塞,小鬼子提前尝到了这种绝望的滋味。

  只片刻功夫,投入进攻的四辆九五式轻型坦克以及一个中队的鬼子步兵,便被守军的火箭筒以及重机枪,轻松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