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1章 尸横遍野-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71章 尸横遍野

十三号碉堡,一号射击孔。

  王嘉庚轻轻的一拉,将勃郎宁重机枪的枪机拉开,再然后拿枪口对准了前方光着膀子猛扑过来的那个鬼子军官。

  看得出,这一定是个大官!

  只可惜,距离太远,这时候就是开枪也不可能打中。

  这时候,警卫班长易峰走过来说:“连长,你歇着去吧,咱们警卫班四十多人,机枪位却总共只有六个,哪里轮得到你来操纵机枪?”

  “少来这套。”王嘉庚却头也不回的说道,“团长、营长都能身先士卒,我这个小连长却要当个甩手掌柜,你觉得合适吗?”停顿了下,又说,“咱共产党的部队,可不提倡国民党官老爷的那一套,所以,这挺重机枪就归我了。”

  不知不觉间,诸如王嘉庚这样的国民军出身的老兵,在自我认知中就已经以共产党的部队自居了,真不知道蒋委员长知道这个事情后,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要知道,被他遗弃在上海的这些个老兵,可都是国军的精锐啊!

  “行,归你。”易峰摇头说道,“谁让你是连长呢。”

  两人说话间,小鬼子便已经逼近到了一千米之内。

  进入一千米内之后,小鬼子就不再像之前那样直愣愣往前走,而是一个个都弯下腰,尽可能的减少被弹的面积,同时,单兵之间的间隔也开始逐渐拉大,王嘉庚转了一下机枪,发现射界之内始终只有一个鬼子。

  几乎就没有两个鬼子同时出现在射界之中的情形。

  “艹!”王嘉庚便骂道,“这些小鬼子还真是猴精。”

  易峰小声说:“连长,小鬼子已经进入到射程了,还不开火?”

  “不着急,等小鬼子再靠近些。”王嘉庚摇摇头,松开了重机枪按钮。

  易峰一直通过测距的炮队镜观测着小鬼子的距离,片刻之后便又叫道:“连长,小鬼子已经进入八百米距离了!”

  “知道了。”王嘉庚沉声说,“再等等。”

  片刻之后,易峰再次叫起来:“五百米!”

  王嘉庚却还是不为所动,孙子兵法云,兵者诡道也,打仗就该虚虚实实,前一次他们在一千米的距离就开火了,并不意味着这次,也还是会在一千米的距离上开火,就是要这样忽远忽近,折磨得小鬼子********。

  片刻之后,易峰再次叫起来:“三百米!”

  另外几个射击孔后面的机枪手不为所动,就在他们以为这次,王嘉庚又要将小鬼子放近到一百米甚至五十米内才开火时,王嘉庚却突然大喝道:“给我打!”

  在喊出这声“给我打”的同时,王嘉庚也用力的摁下了机枪按钮。

  “哒哒哒!”王嘉庚手中的勃郎宁重机枪立刻发出一阵沉闷的声响,几乎是霎那间,一道肉眼可见的弹道轨迹便已经向着视野中那个鬼子射去,那个鬼子十分狡猾,突进的路线选的并不是直线,而是之字形的路线,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在这无遮无掩的开阔地带,一旦被重机枪锁定,狼牙也是必死无疑。

  视野之中,那道肉眼可见的弹道轨迹笔直的从那个鬼子的胸前穿过,正向前突进的鬼子便立刻打着转,摔倒在地!不用细看王嘉庚就能够知道,那个鬼子必死无疑,因为他的胸脯已经整个被打成血筛子了。

  这个时候,碉堡里的另外那几挺重机枪也同时开火。

  摞倒了一个鬼子之后,王嘉庚便立刻掉转枪口,去追逐第二个鬼子,很快,第二个鬼子便进入到了他的射界之中,小鬼子,你丫的死定了!王嘉庚狰狞的一笑,紧摁着发射按钮就是一个长点射,密集的弹雨顷刻就向着那鬼子猛泼过去。

  那个小鬼子已经尽可能的进行战术规避,但是没用,面对着凶残的重机枪,就算小鹿原大队的特种兵也绝无幸理,何况是普通鬼子?霎那之间,这个小鬼子的脑袋便被重机枪弹打中,然后西瓜般碎裂开来。

  看到鬼子的脑袋碎裂,王嘉庚的嘴角却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

  这些狗曰的小日本根本就不是人,都是畜生,所以完全用不着怜悯他们!

  “哈哈哈,痛快,太特妈的痛快了!”王嘉庚大笑两声,再次掉转枪口去追逐第三个正在冲锋的鬼子,很快,第三个鬼子也被扫个正着,这个鬼子比前面两个还惨,密集的弹雨从他的腰间扫过,瞬间就把他的腰部打成了血筛子。

  那小鬼子惨叫着倒在血泊中,却仍没有咽气,以双手撑地拼命的往前爬。

  这个时候,极其恐怖的一幕出现了,那小鬼子的双腿被卡在一个弹坑里,动弹不得,双手却撑着地面,还在拼命往前爬,然后,整个身体便突然间从腰部断成两截,因为腰部原本就已经被重机枪子弹打成了筛子,这会承受不住拉扯力,直接就从中断开了。

  重机枪弹所携带的动能,那撕扯力,那真不是血肉之躯所能承受,其实,这还只是7.92mm口径的重机枪,如果是12.7mm口径的重机枪,那就更夸张,被12.7mm口径的重机枪弹打中,无论是哪个部位,顷刻之间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鬼子的身体一下断成两截,肠子还有内脏什么的,立刻从腹腔溢出来。

  看着这无比残忍、无比血腥的一幕,王嘉庚却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意!

  再然后是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王嘉庚正打得兴起,枪机却忽然发出喀嗒一声空仓的声响,娘的,关键时刻竟然没子弹了!

  “弹药手!”王嘉庚便立刻大吼起来,“给我来个弹药手!”

  一个老兵便立刻冲了过来,从弹药箱里捡起一条弹链迅速插进枪机的卡槽,王嘉庚便再一次摁下按钮,一边扫射一边回头一看,却是警卫班长易峰。

  连续射杀了三十多个鬼子之后,王嘉庚手中的重机枪再次发出喀嗒一声响。

  这次却不是空仓,因为刚刚才换的弹链,这次是卡壳了,王嘉庚伸手摸了下枪管,便立刻惨叫了一声,我艹,好烫!枪管已经过热!

  当下王嘉庚扭头大吼道:“枪管,给我找一根枪管!”

  话音刚落,易峰便已经抱着一根枪管大步飞奔过来,先帮王嘉庚过热的枪管卸下,再把新的枪管装上,再拉开枪机,正要再次开火,却发现射界中已看不到一个站着的鬼子,所有的鬼子全都已经倒在血泊中。

  王嘉庚便感到有些茫然,鬼子全死光了?

  刚才投入进攻的鬼子也说也有五百多个,全杀光了?

  不过想想,这也很正常,十几个碉堡七八十挺机枪,交织成的火力网该有多密集?别说区区五百多个,小鬼子就是再来上五千多个,只怕也是一样靠近不了碉堡的二十米内,更不用说使用炸药包进行爆破了!

  这个时候,王嘉庚终于松开了紧握着的重机枪把手,环顾四周喝道:“清点弹药,受伤的赶紧包扎下,准备迎接小鬼子的再次进攻!”说完了,王嘉庚便走到了碉堡的后部,让警卫班的卫生员给他处理右手的伤口。

  刚才他的右手被枪管烫了一下,如果不加处理的话,很快就会感染,再然后溃烂,那时候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截肢,因此丢掉性命也是大概率的事件,第一次淞沪会战之中,至少有超过三成的伤员是因为这样微不足道的烫伤而丧命的!

  (分割线)

  王嘉庚在处理伤口之时,三条恭辅正一动不动的趴在死人堆的中间。

  这小鬼子也真的是命大,刚才决死冲锋的时候,他其实是冲在最前面的,但就在王嘉庚下令开火的那一瞬间,这个小鬼子却忽然脚下一绊,狠狠的摔倒在地上,再然后,疾风骤雨般的弹幕便从吴淞要塞的碉堡群倾泄过来。

  鬼子的散兵线虽然拉得很开,但在守军密集并且凶残的机枪火力下,却还是一片片的倒下来,倒在了血泊中,看到这幕,三条恭辅便再没有勇气从地上爬起来,他曾经以为自己很勇敢,但是真到了直面死亡之时,才发现,还是会胆怯!

  是的,三条恭辅胆怯了,尤其是当他亲眼看到、一个士兵被守军的重机枪从腰部打成两截,肠子、内脏流了一地时,他更是吓坏了,他害怕这样的死亡,因为这样的死亡方式看起来实在是太痛苦、太痛苦了!

  三条恭辅装成一具尸体,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但是,他的眼睛还有鼻子却仍在忠实的工作着,透过微微睁开的眼帘,三条恭辅可以清楚的看到,整个战场已经被近卫步兵第一大队官兵的尸体堆满了,这景象,不由得让他联想到一个词:尸横遍野!这真的是尸横遍野啊!

  三条恭辅没有参加过日俄战争,但是从教科书研究过旅顺要塞攻坚战。

  当时,在课堂上,三条恭辅对于日军的巨大的人员伤亡并无什么概念,但是现在,他对于这样的巨大的人员伤亡,却有了无比深切的认知!

  PS:抱歉,第三章晚了,但总算赶出来了,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