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2章 坑道掘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72章 坑道掘进

入夜之后,喧嚣了一整天的战场终于沉寂下来。

  趁着天黑,三条恭辅开始悄无声息的往回爬行。

  夜幕之下,还有别的鬼子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聪明人不只三条恭辅一个,至少有一百多个小鬼子靠着装死躲过了一劫,然后试图借着夜幕的掩护,悄悄的爬回阵地,这样回去并不算临阵脱逃,所以不会被处罚。

  但是鬼子能想到的,淞沪独立团的兵官也同样能够想到。

  淞沪独立团的官兵,虽然不能够走出碉堡上前打扫战场,因为这么做很容易遭到鬼子机枪火力的杀伤,但是既便是这样,也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装死的鬼子跑掉,在战场上,他们绝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鬼子!

  天色一黑,一束束手电的光芒便充啻于战场的每个角落。

  手电光束所过之处,一旦发现有活动的物体,无论是人还是什么东西,碉堡内的守军便会果断的开枪,三条恭辅就亲眼看到,有两个士兵因为不小心被手电照到,然后被接踵而至的机枪火力打成了筛子。

  还有个士兵不等手电光照射过来,便跳起身来往回逃窜。

  但是再快,也绝不可能快过子弹!那个士兵跑了没两步,两束手电光便照射了过来,紧接着中国人的机枪火力也扫射了过来,霎那之间,那个士兵就被打成筛子,然后在惯性的作用下又往前奔跑了几步,摔倒在地上。

  这次,这小鬼子连装死的机会都没有了,真的被打死了。

  亲眼目睹了几次这样的惨剧之后,三条恭辅就更加小心,只有在确定没有危险之时,他才会往前爬行小段距离,而且速度慢如蜗牛!三条恭辅知道,中国人绝不可能走出碉堡,来打扫战场,所以他拥有一晚上时间用来逃离,并不需要着急。

  三条恭辅的耐心最终发挥了作用,还不到一千米的距离,他足足爬行了两个多小时,等到好不容易才终于爬回到出击阵地上,三条恭辅不由得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终于发现,死里逃生的感觉,简直******美妙极了。

  庆幸之余,三条恭辅也暗暗发誓,一定要中国人加在他的身上的耻辱,十倍甚至于百倍的还给中国人,三条恭辅回头遥望着夜空下黑黝黝的炮台山,暗暗的说道:中国人,你们一定会付出代价!因为你们放跑了一个最危险的对手!

  当三条恭辅回到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部时,近卫信玄正在为明天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进攻策略而伤脑筋,今天的结果表明,一味强攻是不可取的,真要是强攻,就算把他们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全搭进去,也未必能够拿下吴淞炮台。

  当年旅顺要塞之战,日军的伤亡高达十一万人!

  眼前的吴淞炮台在坚固程度上虽不如旅顺要塞,但是淞沪独立团众志成城,其战斗力绝非沙皇俄国的军队能比,更何况,淞沪独立团还能获得上海数百万百姓的支持,所以,如果一味强攻,日军的伤亡未必就会比旅顺要塞之战小。

  但是,如果不强攻,又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呢?

  近卫信玄正犯愁时,一扭头却看到了三条恭辅。

  “三条君,你还活着?”近卫信玄惊喜的叫道,“这真是太好了!”

  近卫信玄的惊喜绝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高兴,这两个小鬼子不仅是出身差不多,性格爱好也差不多,关系极好。

  说完之后,近卫信玄又上前照着三条恭辅胸口捶了一拳,说道:“我就知道,支那军不可能那么容易就取你性命!”

  三条恭辅狰狞的笑笑,沉声说道:“支那军没能取我性命,让我从死人堆爬回来,这终将成为他们最致命的失误!”

  “哟西。”近卫信玄欣然点头说,“不愧是三条君。”

  顿了顿,近卫信玄又说道:“三条君,你回来得正好,我刚刚还在为明天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进攻策略而发愁呢,你快来帮我参谋参谋。”

  “哈依。”三条恭辅顿首说,“近卫君,我已经想好对策了。”

  “纳尼,你已经想好对策了?”近卫信玄欣然道,“快说说。”

  三条恭辅哈依一声,又说道:“今天白天,当我躺在死人堆里边装死的时候,还有天黑之后往回爬的这一路上,我脑子里就一直在想,该如何摧毁支那人的碉堡工事群,然后就在爬回到出击阵地的一瞬,我终于是想到了对策。”

  近卫信玄也很聪明,闻言瞬间就反应过来,说道:“坑道掘进?”

  “哈依,坑道掘进!”三条恭辅重重顿首说,“然后再实施爆破。”

  近卫信玄摇了摇头,皱眉说:“这个我也有考虑过,但是不行啊,吴淞炮台的位置你也是很清楚的,就在海边,半个世纪前这里还是一片沙洲,根本就不具备挖坑道的条件,强行挖坑道的话,不仅容易塌陷而且坑道还会进水……”

  “近卫君,你陷入思维定势了。”三条恭辅微笑说,“说到挖坑道,其实并不一定非要挖通俗意义上的坑道,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挖另外一种坑道,比如不封顶、敞开式的坑道?好吧,其实就是战壕,通过挖战壕其实也一样可以抵近目标的!”

  “挖战壕?!对了,就挖战壕!”近卫信玄大喜道,“皇军勇士躲进战壕,支那军的机枪火力点立刻就成了摆设,没有机枪的压制,皇军的工兵可以轻而易举的将战壕挖到支那军的碉堡前,然后可以使用炸药包近距离爆破!”

  “如果支那军出动步兵反突击,还会遭到皇军火力的反制!这样一来战场的攻守之势就彻底逆转了!”近卫信玄越说越高兴,兴奋的击节说,“三条君,你的这个主意简直太妙了,你真是太聪明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三条恭辅矜持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大话,但也没有谦虚。

  近卫信玄却拿起电话筒,给国崎登打电话,请求工兵支援。

  (分割线)

  深夜十点,王嘉庚终于关掉了手中的手电。

  这个时候,既便战场上仍然还有极个别装死的鬼子,却也没有继续追杀的价值,毕竟打手电筒也是需要消耗电池的,电池可是消耗品,而且贵!王嘉庚当即命令放弃追杀,整个战场便再次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布置好了警戒哨,防止小鬼子趁天黑偷袭,然后王嘉庚便又返回到十三号碉堡,靠墙坐下来刚准备眯一会时,警卫班长易峰忽然大叫起来:“连长,有情况!”

  王嘉庚闻言便条件反射般跳起身,一个箭步就冲到了瞭望孔后面。

  “连长你看。”易峰手指前方说道,“小鬼子那边刚刚还是一片漆黑,但突然之间就变得灯火通明,估计是要有什么大动作了!”

  王嘉庚便心头一凛,难道小鬼子要打夜战?

  可是,小鬼子跟我们打夜战,不是以己之短、攻敌所长么?

  带着这样的疑问,王嘉庚举起手中的望远镜,透过望远镜的视野,终于看清大概,只见小鬼子的阵地上面尘土飞扬,竟然是在挖掘战壕!

  易峰也几乎同样看清了,然后轻咦一声说道:“怪了,小鬼子大半夜的挖啥战壕?他们的脑子该不会是让驴踢了吧?现在明明是他们攻、我们守好不好?要不要这么小心啊?搞的来好像我们真会去偷袭似的。”

  王嘉庚的浓眉也蹙成了一团,这事确实反常。

  易峰提议说:“连长,要不然我带一个组去侦察一下?”

  “不行,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王嘉庚摇头说,“你还是赶紧派人,将这一情况上报给营部还有团部,我们的任务只是负责守住吴淞要塞的碉堡群。”

  易峰嗯一声,当即派出通信兵把这一情况上报给营部。

  (分割线)

  情况上报到营部时,徐锐和王沪生正好就在一营营部。

  王嘉庚和易峰猜不出小鬼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徐锐却一眼就看明白了,小鬼子这是要玩坑道掘进、工兵爆破!

  “小鬼子还真是记吃不记打!”徐锐狞笑着说道,“这才一年不到,居然就忘了当初在南通时的惨痛教训了,哼!”

  王沪生皱着眉头说:“老徐,这到底什么情况?”

  徐锐说道:“小鬼子企图通过挖掘‘之’字形的战壕,一直挖到我们的碉堡前,然后让工兵实施爆破,籍此摧毁我们的防御工事!”

  王沪生啊了一声,说:“坏了,这下可是麻烦了。”

  旁边的石长庆也是脸色难堪,这确实是个大麻烦。

  徐锐却狞笑一声,说:“没什么麻烦的,小鬼子这么做,叫做鲁班门前耍大斧,这都是我玩剩的套路,居然也敢拿出来现丑,我会教他们做人的。”

  王沪生听得满头雾水,茫然问道:“老徐,你在说什么?”

  徐锐只是嘿嘿的一笑,也不解释,当即扭头对地瓜说道:“地瓜,立刻给百老汇大厦打个电话,让江副主任连夜往吴淞要塞再送五十挺重机枪过来!要快!”

  “是!”地瓜答应一声,转身走进隔壁通讯室打电话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