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3章 曲线射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73章 曲线射击

接到地瓜的电话之后,江南便立刻从地下军械库取出了五十挺勃郎宁重机枪,然后再由运输队紧急运往吴淞要塞,紧赶慢赶,终于抢在第二天黎明之前运到。

  收到这批重机枪之后,徐锐便立刻命令石长庆从一营抽调一个排,在吴淞要塞侧后靠近吴淞镇的位置,建了一个重机枪阵地,由于事关重大,石长庆便没有从二连或者三连抽调部队,而是亲自带着他的警卫排上去了。

  看到石长庆下了命令,将全部五十挺重机枪的射角调高为四十五度角,警卫排长何攀便立刻纳闷了,什么情况?这是要建立高射机枪阵地、对付小鬼子的空袭么?可是吴淞要塞不是已经有了高射炮阵地,再修高射机枪阵地,岂不是资源浪费?

  当下何攀不解的道:“营长,你这唱的是哪出啊?拿重机枪打飞机呢?”

  “屁话,好好的打什么飞机。”石长庆没好气道,“当然是打小鬼子了。”

  “打小鬼子的?这就不对了。”何攀越发不解了,茫然说道,“小鬼子可是在地上跑,不是在天上飞,你把机枪的射角调成朝上四十五度角,还打个毛线啊?这是机枪又不是炮,从来就没听说,机枪还有这样使的。”

  “小子,孤陋寡闻了吧。”石长庆嘿然说,“谁跟你说,机枪就不能这样使?”

  “咋的,机枪还真能这么使?”何攀挠了挠头,说道,“还真有这样的战例?”

  “废话,当然有这样的战例,而且是经典战例!”石长庆说道,“先说国外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索姆河会战知道吧?”

  “这个我知道。”何攀点头说,“一战中规模最大的会战!德军和英法联军加起来死了有一百三十万,打的真是老惨了!”

  石长庆又问道:“那你知道这一百三十万人是怎么死的?”

  何攀想了想说:“我听人说,大部分是让马克沁重机枪干掉的。”

  “让你说着了。”石长庆点点头说,“索姆河会战中阵亡的这一百三十多万人,绝大部份都是让马克沁重机枪干掉的,所以才有这么一种说法,说马克沁重机枪是世界军事史上杀人最多的单一兵器,没有之一。”

  停顿了一下,石长庆又说:“不过,你肯定不知道,在索姆河会战中阵亡的这一百三十多万人,有超过一半是在战壕内被马克沁重机枪打死的,也就是说,在冲锋时被马克沁重机枪射杀的两军士兵还不到一半!”

  何攀愕然道:“躲在战壕里也会被马克沁重机枪打死?”

  “很奇怪吗?”石长庆现买现卖道,“重机枪除了直线射击外,还可以进行远距离的曲线射击,当重机枪进行远距离的曲射时,从天而降的弹雨就能轻易的打进战壕内,索姆河会战中的德军及英法联军的亡魂,就是这样被打死的。”

  停顿了一下,石长庆又说:“不过,最先开始使用这种战法的,是第一次马恩河会战中的德军,德军创造性的运用了这种战法,对英法联军造成极大杀伤,可是德国人最终却也作茧自缚,在两年后的索姆河会战中吃尽了这种战法的苦头。”

  何攀点点头,又说道:“你刚才先说国外的,咱们中国也有吗?”

  “有啊,而且就是我们团长指挥的。”石长庆说道,“就是南通之战!”

  顿了顿,石长庆又道:“南通之战,团长率领的暂编七十九师残部,仅以不到五百人就重创了小鬼子的重藤支队,甚至还俘虏了鬼子的支队长,凭的就是这个战法!现在你知道这个战法有多厉害、多恐怖了吧?”

  “乖乖。”何攀咋舌道,“这下小鬼子可有苦头吃了。”

  “那是当然。”石长庆狰狞的一笑,又说道,“你就瞧好吧,这一次,若不能把小鬼子杀个血流成河,我就跟你姓!”

  (分割线)

  第二天,鬼子海军以及航空兵罕见的没有对吴淞要塞进行炮火覆盖,近卫步兵第一联队也很罕见的没有发动进攻。

  只不过,第七师团所属工兵第七联队却从来没停过。

  七百多个鬼子工兵从凌晨时分开始,到下午三点钟,除了有过两次短暂的休息,吃了一点东西,再加喝了一点水,就再没停过,经过了十四个小时的全力挖掘,小鬼子终于将战壕推进到了距离十三号碉堡不足两百米处。

  这时候,从炮台山的山顶观察哨居高临下的往下看,就能看到一副壮观的画面。

  小鬼子的工兵花费了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在炮台山西南到西北方向的旷野之上,挖出了无数个“之”字,当然了,这并不真的之字,而是一条条之字形的战壕,而且每条之字形的战壕都是相连的,纵横交错,可以穿梭自如。

  吴淞炮台紧挨着海边,有坏处却也有好处,坏处就是这里的地形属于冲积沙洲,根本没有办法挖地道,好处就是,由于是沙洲,土质疏松,挖掘战壕非常轻松,工作量要比其他的地形轻松得多,所以工程进度非常之快。

  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最多再过半个小时时间,小鬼子的战壕就可以迂回推进到十三号碉堡的近前了,也就是说,再有半小时,小鬼子就可以通过工兵,对吴淞要塞的外围碉堡群实施抵近爆破。

  王沪生便担心的说道:“老徐,是不是可以发动了?”

  “不着急。”徐锐却摇了摇头,淡定的说,“现在还不到时候。”

  “还不急?”王沪生皱眉说道,“再等,小鬼子就把战壕挖到我们眼面前了。”

  徐锐却说:“没错,我就是要等小鬼子把战壕挖到我们眼面前,然后再动手!”

  “你说啥?”王沪生闻言一下子就懵了,很茫然的说道,“等到小鬼子把战壕挖到我们眼面前再动手?那还来得及么?”

  徐锐说道:“来得及。”

  (分割线)

  时间飞快,半个小时很快过去。

  期间尽管遭受到了守军的骚扰,但是小鬼子的工兵还是保持着很高的效率,成功的将战壕推进到了距离十三号碉堡不足五十米远处,再往前却是有难度了,因为再往前推进,守军的手雷就可以很轻松的扔进战壕内。

  不过这对于鬼子来说,也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就五十米的距离,冲锋也就六七秒!眨眼功夫就冲上去了,守军火力再密集,也绝无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怀抱炸药包发起冲锋的鬼子全部摞倒,只要有一个身负炸药包的鬼子冲到守军的碉堡前,这个碉堡就完了!

  看到这里,三条恭辅放下望远镜,扭头对近卫信玄说:“近卫君,差不多了。”

  “哟西。”近卫信玄欣然点头,旋即又扭头对身后站着步兵第二大队的大队长说道,“鹰司君,敢死队可以出击了!各攻击中队也可以进入阵地了!”

  “哈依!”鹰司信男重重顿首,转身去了。

  (分割线)

  这时候,在炮台山的山顶观察哨。

  一直守在炮队镜后面的王沪生忽然叫道:“老徐,有情况!”

  不用王沪生提醒,徐锐也看到了,炮台山并不高,海拔也就五六十米,但由于是方圆十几公里最高的制高点,所以从炮台山的顶部,可以居高临下将对面鬼子阵地的所有动静尽收眼底,几乎是一瞬间,徐锐就判断出小鬼子要总攻了!

  原因也非常简单,原本正在拼命挖掘战壕的鬼子工兵突然之间往后撤,一队队荷枪实弹的鬼子步兵却顺着一个个之字形战壕往前走,这样的信号再是明显不过了,显然,小鬼子是不准备继续挖掘战壕,而是准备要从五十米外强攻了!

  徐锐当即大喝道:“地瓜,打旗语!”

  “是!”地瓜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分割线)

  同一时间,几公里外的重机枪阵地。

  因为等的不耐烦,警卫排长何攀再次来到了炮队镜旁边,对坚守在炮队镜后面的哨兵骂骂咧咧的说道:“你个夯货,到底有没有看花眼啊?这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没有收到团长的信号,一定是你看花眼了!”

  哨兵便委屈的道:“排长,我没有。”

  “还敢犟嘴?!”何攀扬起右手,作势欲打。

  石长庆便立刻喝阻道:“何攀,你要做什么?”

  何攀便赶紧缩回右手,这才想起来共产党的部队是不兴打人的。

  石长庆走过来,刚想训斥何攀几句时,那个哨兵忽然大叫起来:“营长,有信号!有信号了,看到信号了!我看到团长的信号了!”

  “起开!”何攀便一把撞开哨兵,自己霸占了炮队镜,定睛察看片刻后,何攀也激动的大吼了起来,“营长,真的,真是团长信号!”

  “哈哈,总算是等到了!”石长庆长出一口气,旋即扭头大吼道,“传我命令,所有重机枪立刻开火,开火,快开火,打死狗曰的小鬼子!”

  石长庆的副官和几个传令兵也同声咆哮。

  “开火!”

  “开火!”

  “开火!”

  PS:晚上还有一章,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