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4章 血流成河-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74章 血流成河

石长庆一声令下,早就已经等得饥渴难耐的五十名机枪手便用力摁下了按钮。

  霎那间,重机枪阵地上便响起连续不断的机枪咆哮,下一霎那,一道道的弹道轨迹便穿透了小竹林,以四十五度斜角呼啸着冲上了天际,然后,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的肉眼看不到的模糊的轨迹,最后向着鬼子挖掘的之字形战壕攒落下来。

  几乎是在石长庆的重机枪阵地开火的一瞬间,前沿的碉堡群也同一时间开火,将密集的弹雨洒向鬼子的战壕,虽然明知道这样的扫射没有卵用,但是徐锐却还是坚持让碉堡群的所有机枪同时猛烈开火。

  这么做,不为了别的,就只为了迷惑小鬼子。

  哪怕只能够迷惑短短一分钟,那也是值得的!

  一分钟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了,在重机枪阵地的弹幕覆盖之下,小鬼子每分钟的伤亡数字都将是个可观的数字!

  (分割线)

  在鬼子的前沿观察哨。

  近卫信玄和三条恭辅,两人都通过望远镜将守军碉堡群的反应看在眼里,看到所有的碉堡都在同一时间猛烈开火,两人不由得笑了。

  近卫信玄边笑边说道:“三条君,看来对面的支那指挥官并不傻,他已经判断出皇军就要发动总攻了,所以命令所有碉堡火力全开。”

  “只可惜,没什么用。”三条恭辅淡然说,“支那碉堡的机枪火力,并不会拐弯,根本就打不进战壕内,所以也就阻止不了皇军的前进。”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所以,支那人还是乖乖等着被我们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突破吧。”

  近卫信玄微微的一笑,再次举起了望远镜。

  三条恭辅也不再多说,跟着举起了望远镜。

  (分割线)

  此时此刻,在之字形战壕内。

  近卫步兵第二大队的大队长鹰司信男高举着军刀,站在战壕一军,正不停的大吼:“突击,全军突击,全军突击……”

  是的没错,鹰司信男就是站在那里,腰都没有弯。

  这个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因为工兵第七联队的战壕挖得很到位,再一个就是小鬼子的身高普遍很矮,所以在战壕里根本不需要弯腰,直着往前冲都没问题,再加上战壕的宽度也是足够,从前方退下来的工兵和后面上来的步兵很容易就能交错而过,根本不会拥挤,所以显得秩序井然,丝毫不乱。

  尽管战壕上方有无数的子弹在嗖嗖的乱射,但战壕内的鬼子却毫发无损。

  鹰司信男原本还以为,他的整个步兵第二大队、一千一百多官兵,可以轻轻松松的推进到距离守军阵地五十米处,然后直接从五十米开外发起冲锋就可以了,甚至,等到他们冲锋的时候,守军的碉堡都极有可能被敢死队给摧毁了。

  也就是说,步兵第一大队只需收拾残部就行了。

  然而,想象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残酷到超出所有鬼子的想象!

  就在鹰司信男憧憬着突入守军阵地的美景之时,耳畔却突然响起一声声短促的尖啸,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兵,一听到这尖啸,鹰司信男就知道情形不对头,这声,貌似是子弹从耳畔掠过时发出的尖啸!

  有子弹从耳畔掠过?这个怎么可能?!

  然而,鹰司信男的念头还没有转完,耳畔便紧接着响起一阵阵的惨叫声,急定睛看,却看到原本在战壕内从容往前行进的步兵、还有从容后退的工兵,居然一排排的倒了下来,从他们身上,更是诡异的绽放出了一朵朵的凄艳血花!

  血花!这是被子弹给击中了么?怎么会有子弹打进战壕内?

  “咻咻咻咻……”子弹掠空而过时发出的尖啸声不绝于耳。

  “啊啊啊啊……”鬼子中弹倒地时发出的惨叫声响成一片。

  鹰司信男却是彻底的懵逼了,他完全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从守军碉堡里射出的机枪子弹难道还能够拐弯?居然能够打进战壕之内?这是假象,还是说妖术?鹰司信男彻底懵逼了,以至于忘了做出应有的反应,像一个白痴,就那样傻傻的站在那里,嘴巴大张着,哈喇子都快流下来。

  懵逼的绝不止鹰司信男一人,几乎所有已经进入到“之”字形战壕内的,鬼子工兵以及鬼子步兵,全都懵逼了!由于事发太过突然,太过于出人意料,以至于绝大多数小鬼子都没有意识到,真正威胁到他们的弹雨,其实来自天上!而且前方!

  但是,既便有少数鬼子发现夺命弹雨来自天上,且声嘶力竭的大声吼叫,但是他们的吼叫不是被接踵而至的弹雨彻底浇灭,就是被同伴临死前发出的惨叫声给淹没,所以,足足两分钟过去,都还没有鬼子反应过来。

  整整两分多钟时间,所有的鬼子都傻站在那里,承受着弹雨的血腥洗礼!

  直到两分多钟之后,终于有小鬼子反应过来了,然后迅速做出应激反应,然后,越来越多的鬼子纷纷反应过来,跟着做出应激反应,然而,所有的应激反应全都如出一辙,那就是翻身卧倒,趴倒在地上!

  如果是在平地之上,卧倒确实可以尽可能的减少被弹面积,最大限度减少来自前方的机枪的威胁,但遗憾的是,这些小鬼子原本就是躲藏在战壕之内,而这场夺命的弹雨,也并非来自前方,而是来自于头顶的天际!

  所以,尽管鬼子做出了最正确的应激反应,但是局面并没有丝毫的改观!

  无数粒7.92mm口径的铜芯弹,带着巨大的动能以及从高空攒落的惯性,呼啸着从天际攒落下来,然后毫无阻碍的攒入了、躲藏在战壕内的鬼子身上,那些可怜的小鬼子,原本以为躲在战壕里就安全了,结果却像无助的羔羊,被无情的屠宰!

  (分割线)

  这个时候,留在前沿观察哨的近卫信玄和三条恭辅也发现不对了。

  “三条君,情况不太对劲啊!”近卫信玄首先发现不对,皱眉说道,“好好的,怎么就乱了?怎么乱了?难道出什么事了?”

  三条恭辅的眉头也一下蹙紧了。

  恼火的是,前沿观察哨是建立在地面上的,高度不够,所以无法居高临下看清楚战壕里正发生的事情,他们只能通过一些反常的迹象,大概的判断出出问题了,因为按照时间,这个时候敢死队早就应该实施爆破了!

  但是,并没有敢死队冲出战壕!

  “近卫君,我到外边去看一下!”三条恭辅再也沉不住气,说完之后他就转身冲出了前沿观察哨,然后在附近找个制高点,爬了上去!上到制高点之后再居高临下往前面一看,他就立刻傻眼了,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会这样?

  近卫信玄紧跟着爬上来,只看了一眼,他的眼睛就瞪圆了!

  放眼望去,只见数以百计的鬼子步兵、以及工兵,正在战壕内挣扎、哀嚎,那凄厉的哀嚎声直冲云宵,隔着上千米,近卫信玄都能够感受到这些个士兵的痛苦!鲜血!殷红的鲜知正从这些士兵身上流淌下来,几乎染红了战壕!

  血流成河!这真的是血流成河,真是血流成河啊!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近卫信玄一下子也懵了。

  还是三条恭辅反应最快,忡愣了片刻,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霎那间,他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倒竖起来!他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真是该死,该死的,中国人居然用重机枪从几公里外曲线射击,中国人居然知道运用重机枪曲线射击!

  八嘎牙鲁!三条恭辅咒骂了一声,遂即咆哮起来:“命令,撤退,撤退,快快滴!快命令步兵第二大队撤回来,快快滴,快!”

  在三条恭辅的咆哮声中,几个传令兵飞奔着去了。

  但是,三条恭辅的一颗心却仍在持续的下沉,这时候才下令撤退,只怕是太晚了,只怕是来不及了呀!

  (分割线)

  确实晚了,确实是来不及了!

  小鬼子才刚有蠢动,人站在炮台山顶观察哨的徐锐便立刻察觉了。

  抬起右手手腕看了一下时间,徐锐国蔑的说:“比我预计的时间晚了整整五分钟,看来对面的鬼子指挥官水平不怎么样,这时候才想起来后撤,却已经晚了!”停顿了一下,徐锐又对地瓜说道,“地瓜,再发信号,重机枪阵地延伸射击!”

  “是!”地瓜答应一声,跑到山体侧面打旗语去了。

  (分割线)

  几公里外,重机枪阵地。

  何攀霸占了一挺重机枪。

  “杀杀杀,狗曰的小鬼子,给我去死,给我去死,统统给我去死!”何攀咆哮着,一边死命的按着重机枪的发射按钮,猛烈开火,一条弹链打完,又赶紧让弹药手更换弹链,转眼之间,数以千计的弹壳,便已经在他的脚下堆成一座小山。

  何攀正打得兴起时,耳畔陡然听到石长庆的命令:更换标定诸元,实施延伸射击!

  听到命令,何攀便毫不犹豫的将重机枪的射角调校到了另一诸元,然后再次按下发射按钮,猛烈开火。

  PS:三更完成,求月票,另外预告一下,明天的第一章也要推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