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6章 战法革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76章 战法革新

伤亡如此之大,投入进攻的近卫步兵第二大队几乎全军覆灭,甚至就连前来帮忙挖掘战壕的工兵第七联队,也遭受了灭顶之灾!打成这样,下午的进攻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再继续下去了,士气严重受挫,还怎么进攻啊?

  没有办法,近卫信玄只能够下令暂时停止进攻。

  到了傍晚时分,第二大队的伤亡也统计出来了。

  近卫步兵第二大队总共一千一百余人,其中阵亡八百余人,重伤两百余人,剩下的残兵总共也不足一百人,可以说基本被全歼了!

  看到统计数字,近卫信玄和三条恭辅久久无语,其实,就算不看统计结果,他们也大概能够猜到这个结果,因为当时在出击阵地以及战壕中所到的那一幕幕惨烈到极致的景象,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这个时候,副官却进来报告说,国崎登找他们。

  长官有召,两个小鬼子没办法,只能黑着脸来到了师团部。

  让近卫信玄和三条恭辅稍感安慰的是,国崎登并没有疾言厉色的训斥他们,反而好言好语宽慰了一番。

  国崎登是真的没有责怪的意思。

  说老实话,之前接到近卫信玄的报告,说是要以坑道掘进的方式抵进爆破,国崎登还是感到很惊艳的,因为这样的进攻方式可以说很新颖,至少在日军的作战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先例,国崎登非常看好这个战法,所以才会特意把第七师团下属的工兵第七联队派过去协助近卫联队挖掘战壕。

  然后国崎登就开始在师团部等候消息。

  却没想到,最后竟然等来这么个结果!

  不仅近卫联队遭到重创,派去帮忙的工兵第七联队也近乎全军覆灭!

  国崎登完全就没有想到,对面的中国人居然突然间整出个弹幕覆盖!很轻松的破解了近卫联队的坑道掘进战法!然后国崎登才知道了马恩河会战跟索姆河会战,要不是因为今天近卫联队的惨败,他还真就不知道重机枪还能这么用!

  再然后国崎登又知道了南通之战,知道徐锐早就用过这样的战法了。

  细想起来,国崎登其实早就在战报上面看过关于南通之战的通报了,只是出于对中国军人的极端蔑视,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下,然后时间一久也就忘了,但今天,现实却给国崎登上了残酷的一课,中国人还真不能轻视!

  正因为此,国崎登丝毫没责怪近卫信玄和三条恭辅的意思,一句话,不是皇军不努力,实在是对手太狡猾了啊!谁能想到,对面的中国军队居然能整出这一出?居然翻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经典战法,而且正好完克近卫联队的战法!

  战法历来相生相克,从来就没有一种战法能包打天下,遇到这样的完克,被完虐是再正常不过的结果,不被完虐才叫不正常,还有什么好多说的?

  宽慰几句,国崎登又说道:“不过,吴淞炮台还是必须拿下!”

  这才是国崎登要说的重点,吃败仗不要紧,多死些人也没事,反正死的都是近卫师团的人,又不是他们第七师团的人,他根本不在乎,但是,吴淞炮台却必须拿下,因为若是能够拿下吴淞炮台,这笔战功却是会记在他头上的。

  “哈依!”近卫信玄顿首说,“师团长放心,回去我们就认真总结,革新战法,三天之内一定拿下吴淞炮台!”

  “用不着三天!”三条恭辅忽然说,“一天就足够!”

  “纳尼,一天?”近卫信玄霍然回头,三条君,你不会是疯了吧?这简直就是嫌难度不够高,自己给自己开了一个超死亡模式啊?尼玛的,还让不让人愉快的打仗了?我才是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长,你是副的好不好?要不要这样抢我的风头啊?

  “一天就足够?!”国崎登皱眉说,“三条君,军中可是没有戏言!”

  “哈依!”三条恭辅重重顿首,说,“师团长,我现在就立军令状!如果明天天黑之前拿不下炮台山,我就切腹以谢天皇!”

  近卫信玄立刻跟吃了翔似的,脸色很是尴尬。

  不过心里也是暗暗松了口气,三条恭辅大包大揽,这事跟他这个联队长反倒是没什么关系了,就算最后没能拿下炮台山,也跟他没什么关系。

  第七师团的参谋长铃木敬司忽然说:“三条君,你是不是打算夜袭?如果你存的真是这个打算的话,我奉劝你还是及早打消吧,淞沪独立团本身就善于打夜战,再加他们又是防御作战,你们根本占不着任何便宜。”

  “哈依。”三条恭辅顿首说,“多谢铃木君提醒,不过你放心,我绝不会蠢到去跟淞沪独立团打夜战,因为这么做根本是以己之短攻敌所长,非蠢货不为!”

  “纳尼,不是夜袭?”铃木敬司又道,“那你打算采取什么样的战法?”

  “还是坑道掘进战法!”三条恭辅沉声说道,“不过,需要对战法进行适当的修改,确切点讲,就是要给坑道增加顶盖!遮挡支那军的弹幕覆盖!”

  “你的意思,是挖掘真正的封闭坑道?”铃木敬司皱眉说道,“可是,吴淞炮台附近的地理条件根本就不允许啊,地道一挖就塌,这个怎么破?”

  三条恭辅说:“铃木君,我刚才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我并不是要挖真正的地道,而只是要给坑道加上一个顶盖,更加确切点说,就是在坑道顶部加盖一块钢板,无需多厚,只要有四五个毫米厚,就足以遮挡支那军的覆幕覆盖了!”

  “加盖钢板!”国崎登顿时眼前一亮,拍手说道,“我怎么就没有想到?”

  铃木敬司和近卫信玄也是眼前一亮,因为这确实是个好主意,有效,且成本不高!别的物资不怎么好找,但是找几千块四五毫米厚的钢板并非什么难事,如果钢板不够数量,还可以从就近的太仓、昆山甚至划苏州征调。

  如果钢板实在不够,木板也是可以的,无非就是更厚些!

  总之一句话,中国人的弹幕覆盖虽然很厉害,也很经典,但是破解起来并不难!

  “哟西!近卫君还有三条君,你们真不愧是皇军的精英。”国崎登丝毫都不吝啬对两人的溢美之词,又接着说,“钢板还有木板等物资,我来想办法,你们无需为此分神,只需专心准备明天的进攻即可!”

  (分割线)

  同一时间,吴淞要塞指挥室。

  徐锐、王沪生还有杨瑞等几个淞沪独立团的首脑还没有走,石长庆这个原本应该是吴淞要塞最高指挥官的营长,就只能在旁边伺候茶水。

  “石营长,再添点。”王沪生示意石长庆再给他添点儿茶水,然后对徐锐说道,“茶水喝完了可以再添,可是这兵打完了却不是那么好添。”停顿了一下,王沪生又说,“老徐,今天吃了这么大亏,小鬼子应该消停了吧?”

  “我也这么觉得。”杨瑞也点点头,附和说,“吴淞要塞的战场正宽也就这么点,鬼子在这里最多也就摆上一个步兵联队,能够直接在战场正面展开的,甚至只有一个大队,再这样打下去,小鬼子不成了添油战术?”

  添油战术,可以说是最愚蠢的战术。

  “消停?”徐锐摇摇头,哂然说道,“你们俩太小瞧鬼子的韧劲了。”

  “什么意思?”王沪生瞪大眼睛说,“你的意思是,小鬼子不会放弃?”

  “肯定不会。”徐锐笃定的说,“小鬼子要是这么容易放弃,那就不是小鬼子,更何况这次来的还是号称鬼子精锐的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就更不会放弃!他们要是放弃了,要是就这么灰溜溜的从吴淞炮台撤离,这脸还往哪里搁?”

  “这倒也是。”杨瑞说道,“不过小鬼子还能什么招?”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徐锐笑说,“你得去问小鬼子。”

  杨瑞和王沪生便哑然失笑,他们倒是想问,可那也得小鬼子愿意说啊。

  三个人正在说笑之间,地瓜忽然走了进来,报告说道:“团长,政委,柳主任刚刚从家里打来电话,说是太仓、昆山还有苏州的鬼子,正在四处搜集钢板、木板等物资,甚至连老乡家的门板也不肯放过,大多都被鬼子拆走了。”

  上海光复之后的这几个月,得到大力发展的绝不仅仅只是淞沪独立团,还有在独立团党委领导下的地下党组织,尤其是上海周边各个县市的地下党组织,发展非常的快,尤其往日伪政府内部安插了不少的眼线。

  所以上海周边的日伪军的一举一动,都在独立团的监控之下。

  而柳眉也不愧是老情报出身的干部,对情报的嗅觉十分敏锐,周边各个县市的地下党组织呈送上来的情报,每天都有不下千条,可柳眉却还是一眼就从中选择出了这条,因为直觉告诉她,这条情报中隐藏着重要的线索,极有可能跟吴淞要塞的攻防战存在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