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8章 火箭炮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78章 火箭炮营

蕴藻浜,在两年前的第一次淞沪会战中,曾经成为中日两军反复争夺的战场,从鬼子和国军将士身上流淌下的鲜血几乎染红整条河,在战斗结束之后,许多国军将士的遗体也没有人前来收敛,就那样任其腐烂在蕴藻浜侧畔。

  到现在,从江边走都可以不时看到白骨。

  或许是有了尸骨的滋养,这两年来蕴藻浜两岸的芦苇以及蒿草便越发的疯长,正因为有了这些芦苇以及蒿草的掩护,从几十米的低空呼啸而过的鬼子侦察机并没有发现,在这一大片浓密的芦苇以及蒿草丛中,居然隐藏着十二辆卡车。

  这十二辆卡车,就是徐锐为小鬼子准备的简化版喀秋莎。

  这十二辆卡车的帆布雨篷已经被拆掉了,甚至就连车斗也被卸掉,然后直接在大梁的末端通过绞轮连接了一根钢梁,钢梁上焊了个的工字形的钢架,这个工字形的钢架,就是火箭炮的挂架了,虽然十分简陋,却也可以挂载十六具的火箭筒。

  看上去,这十二辆简化版喀秋莎还挺像那么回事,唯一美中不足,是射角的调节器以及发射装置实在简陋,比如说俯仰角的调节器,居然直接就是一个木墩垫在钢梁下,当需要增大仰角之时,就让炮兵爬上发射车抬起钢梁,将木墩往钢梁后部移动,然后当需要减少仰角之时则反过来操作。

  发射装置就更不忍卒睹,直接就是十六根尼龙绳,系在火箭筒的发射扳机上,再将十六根尼龙绳拧成一股,发射时就直接扯动这一股尼龙绳,可是,中间就难免会出错,肯定会出现一具或者两具火箭筒没有发射出去。

  不过话说回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造出十二辆简化版喀秋莎,已属不易!

  这十二辆简化版喀秋沙的精度,肯定是惨不忍睹,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因为火箭炮原本就是覆盖式杀伤,只要弹着点的误差不超过五百米,就在容许的范围之内,因为十二辆简化版喀秋莎,足足拥有一百九十二具火箭筒!

  徐锐原本还以为只有九十六具,结果却增了一倍!

  一百九十二具火箭筒,既便中间有少数出故障,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发射成功,但是每次至少也能确保将超过一百五十枚火箭弹投送到鬼子阵地上,一百五十枚火箭弹落在方圆五百米到五百米的范围,这个就已经比较恐怖了。

  更加恐怖的是,这还仅仅只是一次的火箭齐射!

  在鬼子侦察机发现目标,然后引导着轰炸机群赶到之前,淞沪独立团的火箭炮阵地至少可以发射八到十次!这也就是说,淞沪独立团的火箭炮营至少可以将一千两百枚火箭弹投放到鬼子的阵地上,这个就十分恐怖了!

  这时候,徐锐人就在发射阵地上。

  由于这十二辆火箭炮车是临时打造出来的,徐锐甚至都没来得及专门建一个火箭炮营的建制,只是从毕宪成的炮兵营调来一连的炮兵,然后由副团长杨瑞亲自兼任这个火箭炮营的营长,带着这一个连的炮兵操纵这十二辆炮车。

  杨瑞是个老炮兵,打炮经验可以说是十分丰富,可是这会也犯难了。

  杨瑞爬到高处的观察哨,对着蕴藻浜北岸的吴淞要塞以及鬼子阵地观察半天,然后下来对徐锐说道:“团长,我这心里还是没什么底,你得先让我试射几发,然后根据这几发火箭弹的弹着点修正过射击诸元,这样我才有把握。”

  徐锐的额头上便立刻浮现起三道黑线,说:“我刚才不跟你说了,我只要求你把弹着点的误差范围控制在五百米内!你可不要告诉我,你连五百米的误差都控制不住吧?野炮和山炮的射击要求,可是五公里内误差不超过十米!”

  杨瑞苦道:“可关键是,这玩意做工太粗糙!”

  徐锐说道:“不要胡说,这十二具火箭炮的做工已经算得精良了,刚才那两个英国焊工焊接钢架之前,我可是在旁边全程跟踪了,无论是垂直角、水平度或者说平行度,误差都已经控制到极小,只要控制好车辆的水平度,精度绝对可以!”

  杨瑞扁了扁嘴,小声说:“可我还是想试射。”

  徐锐无奈,说:“好吧,不过仅限一发!”

  “嗳!”杨瑞用力点头。

  (分割线)

  吴淞要塞,山顶观察哨。

  王沪生放下电话,扭头对身后跟着的地瓜说:“地瓜,火箭炮营马上就要试射了,你注意观察弹着点,然后将误差率记下再报告给那边。”

  地瓜答应了一声,便赶紧站到了炮队镜的后面。

  王沪生也站到了地瓜的身边,举起望远镜看向蕴藻浜的南岸,他不确定火箭炮营的发射阵地具体在什么方位,但是大致方位却还是知道的。

  片刻之后,在望远镜的视野中便出现了一点红光。

  那点红光,是火箭弹在空中高速飞行时,尾部喷射出的火焰。

  王沪生便立刻锁定了火箭弹,跟平时看到的火箭弹发射不同,这次他看到的火箭弹的飞行轨迹并非一条直线,而是一条弯曲的弧线,在越过最高点之后,从火箭弹尾部喷射出的火焰就明显减弱,显然,******就快要耗尽了。

  再接下来,火箭弹就得依靠惯性飞行了。

  王沪生移动望远镜视野,一瞬不瞬的跟着火箭弹,片刻之后,火箭弹便从高空之中攒落了下来,攒落在地面,轰的一声炸烈了开来,从望远镜的视野中,王沪生可以看得出,弹着点距离鬼子的那一片“之”字形战壕还有几百米距离。

  王沪生的望远镜不具备测距功能,地瓜的炮队镜却可以测距。

  通过炮队镜刻度,地瓜立刻读出了弹着点的误差:五百六十米!

  当下地瓜报告说:“政委,水平射角没有任何问题,方向非常正,但是弹着点短了五百六十米,俯仰角还需要调高一个刻度!”

  “知道了。”王沪生放下望远镜,转身又拿起电话,“喂,老徐吗?水平射角可以,俯仰角调高一刻度,没错,这样就可以了。”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鬼子的出击阵地上。

  步兵第三大队的大队长西园寺谦吉挎着军刀走到三条恭辅的面前,猛然收脚瑞重重顿首说道:“大佐阁下,坑道已经全部封顶!近卫步兵第三大队的四个步兵中队也已经全部进入坑道,敢死队也已经到位,只等大佐阁下下令就可以进攻了。”

  “哟西。”三条恭辅欣然点头,说,“西园寺君,辛苦了。”

  “哈依。”西园寺谦吉再次顿首说,“这都是卑职该做的。”

  三条恭辅轻嗯了一声,再接着说道:“西园寺君,那么就开始进攻吧。”

  “哈依!”西园寺谦吉第三次顿首,然后,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之时,远处却忽然传来轰的一声响,仿佛是炮弹爆炸的声响。

  “八嘎!”三条恭辅的眉头便立刻蹙紧了,“支那人的炮兵?”

  西园寺谦吉也收回迈出去的步伐,说道:“大佐阁下,爆炸好像来自西南方向。”

  当下两个小鬼子便走出出击阵地,站到了洼地旁边的高处,两个小鬼子的副官还有勤务兵也赶紧跟上来,拿自己身体挡在他们面前。

  西园寺谦吉举起望远镜搜索片刻,很快他就发现了弹着点。

  “大佐阁下,十一点方向!”西园寺谦吉说道,“弹着点就在那里!”

  三条恭辅看清楚之后,却立刻松了口气,笑道:“支那炮兵的素养,还真是差劲,弹着点距离皇军的阵地差了至少五六百米,这样的水准,简直就是差到了极点,西园寺君,你大可不必理会他们,仍按原计划进攻吧。”

  “哈依!”西园寺谦吉再次顿首,转身准备离开。

  然而,西园寺谦吉前脚才刚抬起,却是异变陡生!

  从西南方向,陡然传来一阵阵呲啦呲啦的破空声,三条恭辅和西园寺谦吉急回头,然后两个小鬼子的眼睛便瞬间瞪大了!八嘎,这是什么鬼?

  但只见,原本空空荡荡的西南天际,突然之间就出现了无数个红色的光点,然后,每个红色光点的后面还拖着一道白烟,并且,这些红色光点正以惊人的速度向着这边接近,那呲啦呲啦的破空声,就是这些红色光点飞行时所发出的。

  “八嘎牙鲁!”西园寺谦吉瞠目结舌的道,“这是什么情况?”

  三条恭辅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忽然之间从灵魂深处感到了一丝莫名的战栗,虽然他也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但是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对于他们近卫步兵第一联队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这绝对属于巨大的威胁!

  然后,在三条恭辅和西园寺谦吉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空中的红色光点逐一的幻灭,但是呲啦呲啦的破空声却是越来越近,最终化为巨大的尖啸,然后那一道道的白烟便如利箭一样攒落在了他们的之字形战壕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