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9章 钢铁弹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79章 钢铁弹雨

土井哲平是步兵近卫步兵第一联队所属步兵三大队的一名上等兵,来自东京千代田的一个传统武士家庭,跟近卫师团的每一个鬼子兵一样,这小鬼子也为自己是近卫师团的一员而感到深深的自豪,并且随时准备着为天皇牺牲自己。

  在淞沪独立团火箭炮营的第一波钢铁弹雨倾泄下来之前,土井哲平和近卫步兵第三大队的所有鬼子一样,正挎着三八大盖端坐在战壕里边,一边跟同伴说笑,一边很轻松的等待着来自上级的命令,然后向对面的吴淞炮台发起进攻。

  尽管近卫步兵第一大队、近卫步兵第二大队先后在这里遭受重创,近卫步兵第一大队甚至几乎遭到全歼,但是土井哲平和近卫步兵第三大队的这些小鬼子们,却仍旧不以为意,他们不仅不害怕,甚至内心中还充满了对杀戮的期待。

  土井哲平就和身边的另一个上等兵讨论着,等会进攻开始之后,他们俩也效仿向井敏明和野田毅,搞一次杀人竞赛!两个小鬼子还约定好了只杀中国军人,这倒不是他们要比向井敏明和野田毅文明,而是他们不屑于屠杀平民。

  就在这两个小鬼子对即将到来的杀戮充满期待时,火箭炮营的第一波钢铁弹雨就从天际倾泄下来,超过一百五十发火箭弹,几乎是同时攒落在鬼子的之字形战壕区域内,旋即猛烈爆炸开来,霎那间,整个之字形战壕区便被炸成了一片燃烧的火海!

  土井哲平只听得头顶上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急抬头看时,便看到战壕顶上架起的木梁以及木梁上盖的钢板还有门板,几乎是在瞬间就被掀飞,大量的钢铁弹雨顷刻伴随纷飞的木屑四下溅射,战壕里便立刻响起此起彼伏的惨叫。

  其中一声惨叫更是来自于土井哲平的耳畔。

  土井哲平急扭头看,便看到刚刚还跟他约定好了展开杀人竞赛的鬼岛小四郎,整个面部已经被溅射的木屑射成刺猬,右脸颊上更被钢铁破片剌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槽,殷红的鲜血犹如泉水般喷涌出来,一下染红了整个脸部。

  再定睛往四周看时,更看到好多同伴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八嘎,这怎么回事?土井哲平端着三八大盖一下站起身,很茫然的环顾四周,这到是底什么情况?中国人的炮击么?这尼玛中国人打炮也太准了吧?在这么远的距离上,直接就精确的命中他藏身的战壕顶部?

  土井哲平还道是对面守军的炮兵部队反击。

  然而,并不是这样!这并不是常规的火炮!

  鬼岛小四郎仍旧在嗷嗷的惨叫,医务兵却始终不见上来,土井哲平便索性脚踩着倾倒的圆木立柱,攀爬到战壕沿上,再抬头往外一看,就看到了一幕世界末日般的景象,但只见整个之字形战壕区域,已经被炸成了燃烧的地狱。

  到处都是大火,到处都是硝烟,到处都是被炸塌的战壕。

  还有,从战壕里传出来的惨叫,响彻云宵,这样的景象,让土井哲平和身处其中的每一个小鬼子,本能的联想到世界末日!

  然而,这一切才刚开始!才刚刚开始而已!

  土井哲平正茫然四顾时,前方天际陡然再一次响起呲啦呲啦的破空声,接着,又是一波钢铁弹雨猛烈的倾泄了下来。

  这次,却要比刚才更惨,刚才第一波钢铁弹雨倾泄下来时,各条战壕顶部的盖板好歹还是完整的,虽然不怎么坚固,可好歹还是能够抵挡一下,可是,当第二波钢铁弹雨倾泄下来的时候,战壕顶盖早就已经被掀掉,已经暴露在空气中!

  比如土井哲平几个藏身的战壕,就在刚才的第一波钢铁弹雨的侵袭中,被掀掉了战壕顶部的盖板,然后当第二波钢铁弹雨倾泄下来时,他们的头顶就再没有遮掩,好在,也没有火箭弹直接落入战壕,土井哲平因此逃过了一劫。

  但是,别的许多战壕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连续不断的猛烈爆炸中,更多的战壕被掀掉了顶盖,暴露在了空气中,更有少数火箭弹直接落入了战壕内,给躲藏在战壕里的鬼子造成了杀伤,这火箭弹的杀伤效果可比重机枪子弹强多了,要知道,这可是120mm的火箭弹!

  大梅山工兵厂出产的火箭筒只有两个规格,60mm以及120mm口径。

  不过,配给淞沪独立团的火箭筒却基本上都是120mm规格的火箭筒。

  一旦被120mm口径的火箭弹所直接命中,整条战壕便立刻被炸得往两边翻起,伴随着无数泥土、断木以及枪械飞起空中的,还有小鬼子被炸碎的残肢以及躯干,那光景,怎一个惨字得了?简直是惨到家了!

  土井哲平就眼睁睁看着一颗脑袋翻翻滚滚的飞过来,噗的一声掉落在他的脚前,落地之后,那颗人头还冲他眨了一下眼睛,土井哲平顿时间不寒而栗。

  自从加入近卫师团以来第一次,土井哲平真切感到了恐惧。

  然后过了一会,土井哲平以为中国人的炮击已经结束之时,前方天际却陡然再次响起呲啦呲拉的破空声响,急抬头看,便看到无数发不知道怎么发射过来的炮弹,从尾部喷出一道道醒目的白烟,向着他们的战壕阵地攒落下来!

  八嘎牙鲁!土井哲平昂首发出了一声咆哮,然后一个翻身就重新跳进了战壕,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趴倒在地!

  此时此刻,跟土井哲平一样在跳脚大骂的,还有三条恭辅。

  八格牙鲁!三条恭辅恶狠狠的咒骂了一声,然后仰头咆哮:“航空兵的那些蠢货,究竟是干什么吃的?从刚才第一发炮弹试射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一刻钟的时间了,为什么还是没有发现支那军的炮兵阵地,为什么还没有摧毁?”

  三条恭辅的咒骂似乎起了作用,话音刚落,两架侦察战斗机便从他头顶飞掠过去,向着西南方向的天际呼啸而去,再远处的天际线上,一个由六架轰炸机编组成的飞行编队,也正好从薄薄的云层中穿出来。

  鬼子航空兵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不过,这也是因为鬼子航空兵早有准备,他们原本是冲着淞沪独立团的重机枪阵地而来的,结果,重机枪阵地没有发现,却发现了炮兵阵地,于是便毫不犹豫的猛扑了过去。

  (分割线)

  蕴藻浜南岸,火箭炮发射阵地。

  “快,快快!”徐锐招呼着火箭炮营的官兵,赶紧上车。

  杨瑞和火箭炮营的官兵便也纷纷登上了卡车,转眼之间,全营官兵便已全部上车,然后徐锐便跳上其中一辆卡车,亲自驾驶着卡车驶向下一个阵地,另外十一辆炮车以及两辆专门用来运输火箭弹的卡车也鱼贯随行。

  不到两分钟,火箭炮营便已经撤离了原阵地。

  在刚才的一号阵地上,火箭炮营发射了足足三波火箭弹,杨瑞尤娘不过瘾,觉得小鬼子的飞机不会那么快找过来,还想再发射两波再跑,却让徐锐坚决的制止了,徐锐坚持在一个发射阵地最多只发射三波。

  徐锐的谨慎是正确的。

  就在火箭炮营转移之后没多久,小鬼子的两架侦察机便引导着六架轰炸机,飞临了一号发射阵地的上空,紧接着,几十枚航空炸弹便呼啸着扔下来,一下就将一号发射阵地炸成了一片燃烧的火海,要不是徐锐,火箭炮营绝对会被炸个正着。

  至于现在嘛,火箭炮营却是毫发无损,并且已经在二号阵地重新升起炮架。

  有了刚才的发射经验,杨瑞就显得胸有成竹多了,很快,火箭炮营的十二辆炮车便已经全部做好了准备,当下杨瑞便跑到徐锐的面前报告说:“团长,火箭炮营人车到位,已经做好全部发射准备,请指示!”

  徐锐轻嗯了一声,当时就要下令发射。

  但就在命令吐到嘴边的一瞬,徐锐忽然改了主意。

  “老杨,不打鬼子的战壕了!”徐锐的眸子里忽然间掠过一丝厉芒,沉声说道,“重新调整射击目标,瞄准小鬼子的后方纵深阵地!”

  “什么?”杨瑞无比错愕道,“瞄准小鬼子的纵深阵地?”

  “没错,小鬼子的纵深阵地!”徐锐说,“老子要打反击!”

  “反击?”杨瑞怦然心动,遂即又说道,“可战壕阵地上的鬼子呢?”

  “交给老石的重机枪阵地!经过刚才三轮火箭弹的轰炸,鬼子战壕顶上的那些盖板已经基本被掀开,现在重机枪阵地又能像之前那样依葫芦画瓢了!”顿了顿,徐锐又说,“至于你们火箭炮营,立刻对鬼子的纵深阵地实施打击!”

  “是!”杨瑞啪的立正,敬礼,然后转身扬长去了。

  徐锐则走过来,对小桃红说道:“小桃红,立刻给我接吴淞镇。”

  “是!”小桃红答应一声,很快就要通了吴淞镇的电话,徐锐抓起电话就大吼道,“丁文豹,三营立刻集合!一刻钟之后向对面鬼子发起全面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