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0章 排山倒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80章 排山倒海

与此同时,在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出击阵地。

  看着一个个的重伤员被抬下来,三条恭辅肺都快气炸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炮击,彻底的打乱了他的整个进攻计划,不仅使得预定的总攻时间往后延,而且还使得近卫步兵第三大队的士气也受到了严重影响。

  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刚才的这三波炮弹雨,虽然将之字形战壕阵地的顶盖掀了个七七八八,但是造成的人员伤亡却不多,这就是炮击,看着虽然声势吓人,可是躲在战壕里的鬼子伤亡并不大,也就四五十人负伤。

  这个就是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的主要原因!

  三条恭辅正暗自生气,旁边的西寺园谦吉却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八嘎!”三条恭辅勃然大怒道,“西寺园君,你笑什么,疯了么?”

  西寺园谦吉毫不在意,微笑着说:“大佐阁下,我笑对面的支那军终究还是蠢,他们如果足够聪明,这时候发动重机枪阵地,再给我们近卫步兵第三大队来一波弹幕覆盖,那我们的伤亡数就绝不会只是区区四五十人……”

  西寺园谦吉正得意时,前方忽然传咻咻的尖啸。

  紧接着,前方战壕阵地便响起连续不断的惨叫,啊啊啊啊……

  “八嘎,这什么情况?”西寺园谦吉愣了一下,茫然的回头看。

  三条恭辅也下意识的回过头去看,然后,两个小鬼子便看到了,战壕阵地上溅起来的一朵朵的烟尘,以及躲在战壕里的鬼子身上绽放的一朵朵的凄艳血花,看到这个,两个小鬼子还能不明白?天照大神啊,又是重机枪的弹幕覆盖!

  “八嘎,你这个蠢货!”三条恭辅劈手就扇了西寺园谦吉一耳光,骂道,“都怪你这张乌鸦嘴,把支那人的重机枪又给招来了!”

  西寺园谦吉满脸委屈,这也怪我咯?

  三条恭辅却又扭头冲副官大吼起来:“命令近卫独立野炮兵大队,立刻找到支那军的重机枪阵地并实施炮火压制,快,快快滴!”

  然而话音才刚落,近卫信玄忽然出现在阵地上。

  “三条君。”近卫信玄阴沉着脸说,“在昨晚支那军发起的袭击行动中,近卫独立野炮兵大队的热气球遭到狼牙的破坏,到现在都还没修好,所以,暂时无法升空,就更无法对支那军的重机枪阵地实施炮火压制。”

  “纳尼?”三条恭辅愣了一下,又大吼道,“那赶紧让从第七师团调啊!”

  “我已经让人去第七师团调了。”近卫信玄说,“但是,这恐怕需要时间。”

  三条恭辅又抬头看着头顶天空,恶狠狠的说道:“航空兵,赶紧以旗语联络航空兵,让他们对支那军重机枪阵地实施轰炸。”

  近卫信玄再叹息一声,摇头说:“航空兵的轰炸机中队刚刚已经返航了,另一个轰炸机中队至少需要半个小时才能够赶到。”

  “半个小时?”三条恭辅霍然回过头,死死的盯着正在战壕阵地上挣扎、哀嚎的近卫步兵第三大队,眼睛一下就红了,再过半小时,在重机枪阵地的覆幕覆盖下,近卫步兵第三大队的官兵早已经死得差不多了!还打什么打?独占韶华

  这一刻,三条恭辅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助,是真的无助,眼睁睁的看着近卫步兵第三大队的一千多官兵,在中国人的重机枪的弹幕覆盖下挣扎哀嚎、不断阵亡,他作为长官,却是毫无办法,或许,只剩下中止进攻一个办法了。

  再这样耗下去,近卫步兵第三大队也要完蛋!

  三条恭辅惨然一笑,正要下令撤退之时,异变陡生。

  “呲啦,呲啦!”一阵阵炮弹的尖啸突然间毫无征兆的响起。

  “八嘎,又是这声?!”三条恭辅霍然回头,便再一次看到了之前那种可怕的景象,只见无数点红光拖带着长长的尾焰,从西南方向的天际呼啸着飞来,片刻之后,红光隐去,那一道道白烟却以更快的速度向着这边攒射了下来。

  西寺园谦吉也骂了一声八嘎,他原以为这一排炮弹也会像之前几次那样,继续落在前方的战壕阵地,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这一次的炮弹,却是径直向着他们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纵深阵地飞了过来。

  “大佐阁下小心!”西寺园谦吉一把就将三条恭辅扑倒在地。

  下一刻,一排排的炮弹便已经从天而降,旋即轰然爆炸开来,一霎那间,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出击阵地便被炸成了一片燃烧的火海,西寺园谦吉只感觉头部被什么东西猛的撞了一下,瞬间就昏死了过去。

  被西寺园谦吉压在身下的三条恭辅却是毫发无损,但是,连续不断攒落下来的炮弹以及连续不断的猛烈爆炸,却逼得他死死的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耳膜都快要被炸裂时,中国人的炮击终于结束了。

  三条恭辅吃力的推开压在身上的西寺园谦吉,却发现西寺园的半个脑袋都被削掉,脑浆流了一地,早就死了!再抬头看,只见整个出击阵地上都弥漫着浓郁的硝烟,十米外就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见,耳畔就只剩下嗡嗡的轰鸣。

  使劲的甩了下头,耳畔的嗡嗡声终于消失了。

  接着,三条恭辅便听到了一阵一阵的呐喊声,仿佛有许多人正同声呐喊,隐隐约约、又若隐若现,又仿佛来自九幽地狱一般不怎么真切,再次甩了甩头,然后再定睛往前看去,下一个霎那,三条恭辅的眼睛便立刻睁圆了!

  只见,硝烟之中,无数的中国兵正端着刺刀,往这边冲过来!

  这是,中国人反击了?三条恭辅吓了一大跳,中国人反击了?!

  三条恭辅目瞪口呆时,旁边忽然响起一个幽幽的声音:“八嘎,我看到了什么啊?中国人居然反击了?中国人居然反击了!”

  三条恭辅有些机械的回过头,却发现是近卫信玄站在他的身后。重生在六零

  下一霎那,三条恭辅便如被蜜蜂蛰了一下般跳了起来,大吼道:“近卫君……”

  三条恭辅原本是想说,近卫君,赶紧组织防御,然后向第七师团主力求援,但是,当他的眼角余光扫过阵地纵深,扫过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纵深阵地之后,却一下就愣住了,后半句话便卡在了他的嗓子眼,再也说不出来。

  “八嘎!”三条恭辅发出一声梦呓似的咒骂,吃声说道,“我究竟看到了什么啊?”

  但只见,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整个纵深阵地,都已经被炸成火海,包括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部、野炮兵阵地、辎重兵的仓库,还有野战医院,全都被炸成了一片火海,大量物资遭到摧毁,大量的伤员正躺在血泊中挣扎哀嚎。

  三条恭辅完全无法想象,他完全无法相信看到的这一切。

  中国人什么时候有了如此强大的炮兵集群了?仅仅只是一次集群炮击,就摧毁了他们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纵深阵地?

  这时候,近卫信玄也看到了眼前的惨象,同样的难以置信。

  “八嘎!”近卫信玄梦呓似的低叫道,“幻觉,这一定是幻觉!”

  但这终究不是什么幻觉,而是个残酷的事实!潮水般的呐喊声中,数以千计的中国兵已经涌入到了日军的战壕阵地,这个时候,进入到战壕阵地的近卫步兵第一大队早已经被重机枪的弹幕覆盖打得七零八落,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留在纵深阵地的鬼子也被火箭炮营的集群炮击打得昏头转向,短时间内根本就组织不起有效的防御,趁着这个间隙,丁文豹的三营倾巢而出,向小鬼子的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发起了排山倒海般的反攻,徐锐终于还是找到了反击的机会!

  “冲啊,冲啊,弟兄们,跟我冲啊!”丁文豹端着一挺冲锋枪,一边大声咆哮着,一边大步流星的往前冲,一个重伤未死的鬼子兵从战壕中坐起来,端着三八大盖试图开枪,但是还没等他扣下扳机,丁文豹早就已经抢先开火了。

  “哒哒哒……”密集的子弹雨点般猛泼过来,一下就将那个鬼子打成筛子。

  “冲啊,冲啊,弟兄们,跟我冲啊!”丁文豹继续大声咆哮着,一个纵跳,便从塌陷的战壕跳过去,向着鬼子的纵深阵地继续猛打猛冲,在丁文豹的身后,三营的一千二百多个官兵如影随行,一边猛烈开火,一边往前全速冲锋。

  偶尔也有鬼子顽强抵抗,但这种零星的抵抗,在三营排山倒海般的进攻下,却显得如此的虚弱无力,直到三营官兵越过鬼子的战壕阵地,深入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阵地纵深,才终于遭受到了一些像样的抵抗。

  只可惜,这种程度的抵抗仍不足以挽回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命运!

  在付出一定的伤亡之后,三营迅速摧毁了鬼子仅剩的几个火力点,虎入羊群般冲进了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本部!然后就是一场屠杀,一场针对鬼子炮兵、工兵、医务兵以及辎重兵的屠杀,一场血腥屠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