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1章 联队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81章 联队旗

“杀啊,杀啊……”

  丁文豹大声的咆哮着,带着几个警卫员闯进了一处鬼子营地,这处鬼子营地的规制明显跟别处不同,尤其是中间的那顶帆布帐篷,不仅是方顶的,而且比他们以前看见过的方顶帐篷还要更大,在帆布上甚至还有菊花暗纹。

  几个鬼子兵端着刺刀,嗷嗷叫着从方顶帐篷里冲出来。

  丁文豹没有片刻犹豫,下意识的扣下扳机,挎在胸前的机冲锋枪便猛烈开火,在他身后的几个警卫员也同时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间便将那几个鬼子打成了筛子,丁文豹却还是隐隐感觉到帐篷里还有鬼子,便扣紧了扳机又是一个长点射。

  “噗噗……”子弹穿透帆布的闷响中,方顶帐篷立刻被打得千疮百孔,接着,里边便响起两声惨叫,听到惨叫声,丁文豹的嘴角便立刻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意,狗曰的,敢在爷爷面前耍花枪,这不找死么?

  当下丁文豹上前两步,拿冲锋枪的枪口将帐帘撩起来。

  帐篷里的摆设极简单,可谓一目了然,中间是一张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小板桌,背面靠着帆布墙壁则是一面膏药旗,在膏药旗前面,还有一个刀架,刀架上摆着一长两短,三把造形古朴的军刀,丁文豹一眼就看出这三刀军刀不是什么凡品。

  紧接着,丁文豹的目光便落在了地面,一个还没有咽气的鬼子军官,正以双手撑地,一点点往前爬,仔细一看肩上的军衔,居然还是个大佐!

  “呵呵,居然是个大佐!”丁文豹走上前,一脚就踩住了鬼子的后背。

  这个鬼子大佐不是别人,就是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长,近卫信玄!

  淞沪独立团的火箭炮营开始炮火覆盖之时,近卫信玄跟三条恭辅都在近卫步兵第三大队的出击阵地,然后一发火箭弹落在两人的身边,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一下就将这两个倒霉的小鬼子震得当场昏死了过去。

  等到近卫信玄还有三条恭辅苏醒过来之后,中国人已经发起全面反攻。

  霎那间,近卫信玄和三条恭辅便同时意识到了危险,两人当即分了工,由三条恭辅留在出击阵地就地组织残兵防御,近卫信玄则返回联队本部,尽快将联队本部的所有辅助兵员全部组织起来,准备跟中国人决死一战。

  只可惜,理想虽然丰满,现实却非常骨感。

  三条恭辅仓促间组织起来的些许鬼子残兵,很快就被全面反击的三营官兵冲击得七零八落,就连三条恭辅也死在了乱军之中,对于这小鬼子来说,这反倒是好事,至少省去了切腹自杀的痛苦,还能得到个烈士的待遇。

  近卫信玄也没能组织起什么抵抗。

  丁文豹亲自率领尖刀排,几乎是追着近卫信玄的屁股,一头就闯进了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本部,由于中国军队来得太快,近卫信玄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将联队本部的辅助兵员组织起来,他甚至都来不及将联队旗销毁掉。

  本来每个联队都会有个护旗中队,可是非常不幸的是,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护旗中队已经在追击宝山营的战斗之中,让狼牙歼灭在了吴淞海滩上,之后因为兵员紧张,近卫信玄也没有能够重建他的护旗中队。

  这一下却是酿成大祸了。

  因为直到现在,联队旗都还没有销毁掉呢!

  一旦联队旗落入到了中国人手里,近卫信玄激泠泠的打了个冷颤,不敢再往下想,一旦联队旗落到了中国人的手里,不仅意味着他们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编制会被永远撤销,他本人更是会因此永远被钉死在耻辱柱上!

  甚至千百年后,和人族的后世子孙在说起消逝的近卫步兵第一联队时,都会顺带着提上那么一句,这一切都是因为近卫信玄!不,不!近卫信玄的心底陡然大声的咆哮起来,然后不知道哪来的力量,居然挣脱了丁文豹的大脚,挣扎着继续往前面爬。

  半米,就只剩下半米了,再有半米就能够拿到联队旗,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丁文豹轻咦了一声,追上来又一脚踩在近卫信玄的后脖子上,这一脚就比刚才那一脚狠多了,只听得喀嚓一声,直接就把近卫信玄的脖子硬生生踩断了,但是近卫信玄却仍然还没咽气,兀自手舞足蹈的,挣扎着要往前爬。

  “艹,小鬼子够顽强的。”丁文豹顺手就拔出一把刺刀,照着近卫信玄的后背心就用力刺了下去,只听得呲的一声,锋利的刺刀便已经剖开了皮肉,直透心脏,近卫信玄低低的呜咽了一声,终于很不甘心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直到最后,近卫信玄也没能够销毁联队旗。

  “营长,这小鬼子看样子好像要拿啥东西。”一个警卫员走了过来,蹲下身来看了近卫信玄一眼,然后顺着近卫信玄眼神注视的方向,往前走过去,再然后就在帐篷角落里找到了一个木匣,打开那个木匣子,里边却放着一个黄绫布的包袱。

  打开包袱,里边却是一面整齐叠好的军旗。

  “艹,就一面破旗!”警卫员失望的骂道,“害老子空欢喜一场。”

  “旗?拿来我看看。”丁文豹的眼睛却瞬间亮了起来,劈手就从警卫员手里把那面叠好的军旗夺过去,再展开,警卫员不识货,丁文豹却是个识货的,看清楚这面鬼子军旗的样式之后,便立刻仰天长笑起来,哈哈

  (分割线)

  国崎登激泠泠的打了一个冷颤,难以置信的看着铃木敬司,问道:“你说什么?支那军反攻?还打垮了近卫步兵第一联队?”

  “哈依!”铃木敬司重重顿首说,“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太迅速了,以至于我们第七师团的主力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等到步兵第二十六联队闻讯赶到时,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本部早就已经被支那军攻破。”

  “八嘎!”国崎登咬牙切齿的道,“这怎么可能?支那军居然敢反攻?而且,这么快就突破了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纵深阵地!这怎么可能呢?”

  国崎登确实没办法相信,这可是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皇家近卫联队啊!

  近卫步兵第一联队除了下辖三个近卫步兵大队之外,还辖有一个辎重大队、一个独立炮兵大队、一个独立战车中队,外加一个独立重机枪大队,足足有五千多人,就算在之前的战斗之中损失了两个步兵大队,也还有将近两千多官兵呢!

  正因为这样,国崎登才没有给近卫步兵第一联队补充兵力,因为没有必要。

  更何况,中国人打反攻,他们的碉堡就没有了作用,但是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火炮以及重机枪却可以发挥应有作用,所以国崎登就没办法想象,当时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近卫步兵第一联队为什么会被打垮?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大意?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没有想到中国人会打反攻?

  可就算大意,近卫步兵联队也有两千多兵力,也有完备的防御工事!

  “哈依!”铃木敬司再次顿首说,“支那军敢反攻,这确实让人震惊,不过,更令人震惊的是,支那军在反攻之前对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纵深阵地进行了大规模的炮击!正是因为这场大规模的炮击,摧毁了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防御。”

  “大规模的炮击?”国崎登怒道,“近卫联队的炮兵大队难道是死的?他们的独立野炮兵大队可是装备了十二门野战榴弹炮,而且全都是105mm口径的榴弹炮,装备比我们的野炮兵第七联队还要好,他们就不反击?”

  在这里,国崎登还真是冤枉近卫联队的炮兵了。

  事实上,由于狼牙大队提供了确切的坐标参数,淞沪独立团火箭炮营发射的第一波钢铁弹雨,绝大多数都落在了近卫联队的野炮兵阵地上,近卫联队的野炮兵阵地几乎是瞬间就遭摧毁,弹药的殉爆甚至还波及到了附近的联队本部。

  正因此,丁文豹的三营的反攻,才会如此顺畅。

  只不过,此时的小鬼子暂时还不知道这些详情。

  铃木敬司无言以对,好半天之后,才低声说道:“师团长,具体的详情,恐怕得等到对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残兵调查之后才能够知道了。”

  国崎登闷哼了一声,又问道:“近卫联队逃回来了多少人?”

  “不足千人!”铃木敬司摇头说道,“而且他们的意志基本上都被摧毁了。”

  “八嘎。”国崎登再次咒骂了一声,接着问道,“近卫信玄和三条恭辅呢?”

  铃木敬司说:“三条恭辅已经玉碎,有人亲眼看到了,近卫信玄却是下落不明,也不知道是被俘了、被击毙了,还是躲在哪里。”

  “他最好是战死了。”国崎登闷哼一声,又说,“否则,这一切后果都由他承担!”

  铃木敬司点点头说:“此战之败,后果固然由近卫信玄承担,但是师团长,接下来恐怕就得我们第七师团上了!这吴淞炮台可是块难啃的骨头啊。”

  国崎登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