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4章 摞下狠话-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84章 摞下狠话

    道完歉,徐锐又说道:“今天之所以召开这个新闻发布会,没有别的事情,就只是为了向在场各位宣布一个消息,再展示一样东西。”

    顿了顿,徐锐又说道:“我要向大家宣布的消息是,在今天的反攻作战中,我们淞沪独立团成功的全歼了日军的近卫步兵第一联队!都说小鬼子的近卫步兵联队厉害,可是交手之后我们发现,也不过如此,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徐锐说完之后,整个大厅便立刻变得无比寂静,刚刚还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这些个西方绅士、小姐们,竟然是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没别的,实在是徐锐宣布的这个消息太让他们感到意外了,日军的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居然被全歼了?

    几天前才刚开到上海的近卫师团,那个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近卫师团的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居然这么快就让淞沪独立团给全歼了?

    “泄特,泄特,这怎么可能?”威尔逊脸上立刻浮起****般的表情。

    说起来很奇怪,现在美国跟日本的关系并不好,反而跟中国的关系比较好,但是威尔逊却从骨子里对中国很反感,对日本反而感到很亲近,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威尔逊的内心无疑就是很难以接受的,淞沪独立团居然又打了个胜仗?

    而且这次歼灭的还是日军的近卫步兵第一联队?

    “哦耶,耶斯,耶斯!”相反,海伦娜却连喊了三声耶斯。

    跟威尔逊相反,海伦娜对中国却充满好感,更充满了同情。

    不过吃惊过后,却很快就有人提出了质疑,是租界工部局的总董事乔纳森,这家伙因为租界治权的被剥夺,对徐锐和淞沪独立团的存在一直耿耿于怀,内心里更是巴不得淞沪独立团早日被日军消灭,更希望徐锐能够早日战死。

    当下乔纳森起身问道:“徐先生,空口无凭,你拿什么来证明你的话?”

    徐锐微微一笑,心说我知道你们会这么问,当下扭头跟丁文豹使了个眼色,丁文豹便立刻上前一步,将手里捧的那面联队旗刷的展开,由于相隔较远,主席台下的外交使节和媒体记者还在感到纳闷,你一个中**人,展示日军的军旗做什么?

    再然后,徐锐紧接着说的一句话却让他们全部惊掉了下巴!

    徐锐说:“乔纳森总董事问的很好,我拿什么来证明我的话?不过庆幸的是,我还真有办法来证明。”说完,徐锐又指着那面军旗说道,“大家请看这个,这是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编练成军之时,明治天皇御赐的联队旗!”

    “什么?联队旗?”

    “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旗?”

    “上帝,我没有听错吧,联队旗?”

    “哦,我的上帝,哦哦,我的上帝。”神级强者在都市

    “淞沪独立团居然缴获了一面联队旗?”

    “而且还是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旗!”

    徐锐话音才刚落,主席台下便立刻响起一片惊呼声,前来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外交使节及媒体记者,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张大了嘴巴,满脸震惊。

    海伦娜不明白联队旗意味着什么,扭头问威尔威说:“威尔逊上校,为什么大家看起来都很吃惊,难道这面联队旗有什么特殊意义?”

    “哦,不,不是这面联队旗有什么特殊意义,而是日军的每一面联队旗都拥有特殊的意义!”威尔逊摇摇头,又说道,“日军的联队旗又叫陆军御国旗,只有建制步兵联队或者骑兵联队才有,是在联队编成时,由当代天皇所颁发。”

    稍稍停顿了下,威尔逊又说道:“包括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在内,前八十四个步兵联队及二十一个骑兵联队的联队旗,均由已故明治天皇所颁发,当然,日军的联队旗之所以拥有特殊的意义,并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个。”

    卢卡斯忽然接过话茬说:“日军联队旗之所以拥有特殊的意义,是因为按照日本陆军的规定,军旗在则编制在,军旗丢则编制裁!现在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旗被淞沪独立团所缴获,也就意味着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编制要被裁撤了。”

    “原来是这样。”海伦娜恍然说,“这也就是说,从今往后,日军的近卫师团就只剩下三个步兵联队,由一个四单制的大师团变成三单位制的小师团了?

    “不只是这样。”卢卡斯嘿然说,“近卫师团可说是日本皇室的脸面,其地位甚至还在第一师团之上,现在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旗被中国人所缴获,就相当于在日本皇室脸上扇了一记耳光,这次,日本皇室丢脸丢大了。”

    “丢脸?日本皇室丢了脸那是肯定的,但是事情却不会完。”威尔逊哼声说,“日本是个君主制国家,对日本皇室的羞辱,就是对整个日本、整个和人族的羞辱,徐锐这么做,必定会招致日军的疯狂报复,瞧着吧。”

    卢卡斯却哂然说道:“说得好像淞沪独立团不消灭日军的近卫步兵第一联队,日军就不会疯狂进攻上海市似的,更何况,淞沪独立团未必就怕了日军,至少到目前为止,日军在与淞沪独立团的交锋之中,还没占到过便宜。”

    主席台上,徐锐在展示完联队旗之后,又重新走回到麦克风后面,朗声说道:“我还想拜托在场的记者朋友们,给裕仁小鬼子带句话,就说我们淞沪独立团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足足三十六个炮兵营,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只是第一个祭旗对象,接下来还会有近卫步兵第二联队、第三联队以及第四联队,还有第七师团,我今天不妨先把话摞在这里!不出半个月,日军近卫师团还有第七师团必然会被我们全歼!一个都不放过!”

    听到这话,底下立刻响起一片低低的吸气声。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真如。TFboys之校草追爱

    板垣征四郎和田中久一也在通过收音机,收听路透社的现场直播。

    路透社、美联社、塔斯社还有法新社都有记者在华懋饭店的现场,以现在的技术手段虽然还做不到实况转播,但是也不会延时太多,所以基本也算是现场直播了,板垣征四郎和田中久一就锁定塔斯社,正在收听现场的转播。

    当然了,这两个老鬼子是听不懂英语的,还得有人帮忙翻译成为日语。

    听到徐锐扬言说已经给日军准备好了三十六个炮营,板垣征四郎的脸色一下就阴沉了下来,田中久一却哂然说:“大言不惭,淞沪独立团撑死了也就两三个炮兵营,哪来的三十六个炮兵营?简直就是吹牛不打草稿。”

    板垣征四郎摇摇头,沉声说道:“可是,步兵第二十六联队刚刚报告说,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驻地确实遭到了大规模炮击,而且从炮击效果看,支那军至少也拥有两个炮兵旅团的规模,否则不可能在有那样的效果。”

    “这个……”田中久一便立刻语塞。

    关于淞沪独立团的炮兵规模的问题,现在已经成为一桩悬案了。

    根据逃回来的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残兵的描述,淞沪独立团至少拥有十几个炮兵联队,因为那炮弹铺天盖地砸过来的恐怖景象,留给他们的印象实在是太过深刻了,但是板垣征四郎和田中久一不相信淞沪独立团有这么庞大的炮兵。

    十几个炮兵联队?开什么国际玩笑,淞沪独立团本身就是一个团级建制,居然还敢配备十几个团级炮兵单位?先不说徐锐有没有那么多的大炮,就算他有足够大炮,只怕也没有那么多的炮兵,炮兵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胜任的。

    好半晌后,田中久一才说道:“如果淞沪独立团真有那么大的炮兵集群,我们的航空侦察兵还能够发现不了?”

    这一下轮到板垣征四郎无话可说了。

    这也正是板垣征四郎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因为炮兵不像别的兵种,一旦展开之后,就很难再转移了,但在今天白天的战斗中,当近卫步兵第一联队遭到炮兵,当航空侦察兵在半个小时后赶到现场时,却并没有发现炮兵阵地。

    刚开始时,航空侦察兵怀疑中国人的炮兵阵地在蕴藻浜的芦苇荡里。

    但是先后飞临蕴藻浜的几拨航空兵,投下了大量的航空炸弹,却没有发现哪怕一处中国人的炮兵阵地,然后出动小鹿原大队的特种兵对蕴藻浜实施侦察,也同样没发现任何一处炮兵阵地的存在,这事就成为了一桩悬案。

    片刻之后,板垣征四郎说道:“先不管这些了,你之前说的对,不管淞沪独立团的炮兵究竟躲在哪里,只要继续保持对吴淞炮台的攻势,就早晚能把他们的炮兵给逼出来,到时候再出动航空兵炸掉他们就是,无论如何,皇军都还保持着空中优势!”

    “索代斯。”田中久一欣然说,“司令官阁下,就是这么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