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5章 颜面扫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85章 颜面扫地

    板垣征四郎和田中久一的思路无疑是十分正确的。



    因为第一次淞沪会战的经验证明,在上海市区打巷战,对于攻方是十分不利的。



    在第一次淞沪会战中,日军只有不到一个旅团的兵力,而且这还不是正规陆军,而只是由武装商团、日本浪人外加海军陆战等武装,临时拼凑起来的一个步兵旅团,但就是这样一个步兵旅团,面对国民军一个集团军的猛攻,却是丝毫不落下风。



    要知道,当时进攻上海的是国民军的第九集团军,第九集团军所下辖的三个师,可是号称中国三大御林师的,第三十六师、第八十七师以及第八十八师!但就是这样的三个最精锐的国民军师,面对日军一个临时拼凑的步兵旅团却毫无办法。



    板垣征四郎自信,他的十二军的战斗力,肯定要远远强过国民军的第九集团军,但是同样的,徐锐的淞沪独立团的战斗力,也要远远超过第一次淞沪会战中的海军陆战队,尤其是徐锐,他的能力要远远超过当时的日军指挥官,大川内传七。



    所以说,真要是展开全面巷战,十二军未必能稳操胜券。



    正因此,当田中久一提出来应该继续全力猛攻吴淞炮台,并且明确指出来,这么做可以将淞沪独立团的炮兵逼得现形之后,板垣征四郎就改了主意,说到底,如果有机会打开吴淞炮台这个淞沪锁钥,他还是乐意的。



    因为有或者没有海军参战,第三次淞沪会战的进程将会完全不同。



    只可惜,有些事情的发展,却并不由板垣征四郎或田中久一决定。



    徐锐在上海华懋饭店召开新闻发布会当晚,日本天皇裕仁就从琉球的天久山温泉宫回到了东京皇居,经过半个多月的将养,裕仁的气色相比之前要好了许多,甚至一贯瘦削的脸颊也变圆润了,整个人的心情也不错。



    只不过,裕仁的好心情并没能够维持太久。



    呆在天久山温泉宫的这段时间,裕仁强迫自己不关心上海的战局,不过对于远东会战却是时刻关注,他不仅要求东条英机将关于远东会战的战报及时送到天久山,甚至还会抽空收听苏联塔斯社的无线广播,当然了,需要翻译。



    裕仁的好心情也跟远东会战的发展有关系。



    苏联红军虽调集了超过一百万的重兵集团,沿着铁路从东西两个方向,朝关东军北上集群驻守的赤塔发起猛攻,但是由于关东军直属航空兵团牢牢的掌握着远东战场的制空权,所以赤塔市至今岿然不动。



    石原莞尔甚至还在发给大本营的电报中说,在苏联红军的连番猛攻下,赤塔市的防御体系非但没有崩溃,反而愈加坚固!对于这句话,裕仁是非常怀疑的,不过,赤塔市的防御稳如磐石,这个应该是没有疑问的。



    只要赤塔市的防御稳如磐石,日军就始终掌控着远东的主动权,所以,裕仁这段时间的心情还是轻松的,相比远东战场,上海战场不过只是疥癣之疾而已,只要远东战场能够取得决定性胜利,就算输掉第三次淞沪会战又如何?



    一回到皇居,裕仁便让侍卫打开了收音机,将频率调到塔斯社。燕少,请你消停点



    自然的,还需要一个懂俄语的翻译官翻译,裕仁是不懂俄语的。



    也真是巧了,塔斯社的驻华记者恰好也在华懋饭店的新闻发布会现场。



    自从淞沪独立团取得第二次淞沪会战的胜利之后,苏共中央就一直密切的关注着第三次淞沪会战的进展,所以听闻徐锐要在华懋饭店召开新闻发布会,苏联驻沪公使以及塔斯社驻华战地记者,便立刻闻讯赶到了。



    而且,塔斯社也跟路透社一样弄了一个实况转播。



    路透社之所以关注淞沪独立团,之所以关注第三次淞沪会战,完全是出于所谓的超级大国的尊严,绝不放过任何可以打击到日本人的民族自信心的机会,这跟现在的西方舆论绝不放过任何机会抹黑歪曲中国的成就,基于一样的思维。



    作为一个老牌的西方霸权国家,当然不会喜欢新的霸权产生。



    但是,塔斯社关注淞沪独立团,心思就比较复杂,说白了吧,苏联人就是想拿第三次淞沪会战来做文章,将日军的军事压力尽可能多的转嫁到淞沪战场,这样一来,苏联红军在远东战场的压力就会相应的减少一些。



    所以,一听说徐锐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并且还扬言说有重大消息要宣布,苏联驻沪公使便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当即联系塔斯社做了这样一次实况转播,目的就是为了将日本陆军的注意力更多的引向淞沪战场。



    结果,苏联人还真达成了他们的意图。



    “淞沪独立团的新闻发布会?”裕仁皱了一下眉头,对俄语翻译官说道,“你继续。”



    俄语翻译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翻译说:“塔斯社刚刚播报了一条转自新闻发布会现场的重要信息,说是淞沪独立团在今天的战斗中刚刚全歼了……”说到这里,俄语翻译却再一次停顿下来,不敢再继续往下翻译。



    “说!”裕仁的脸色却已经阴沉了下来,接着说道,“接着往下翻译。”



    “陛下,可是……”俄语翻译吞吞吐吐的说道,“皇太后有过旨意,说是关于淞沪战场的所有消息,都不可以让你知道……”



    “八嘎!”裕仁便勃然大怒道,“朕乃大日本帝国的天皇,快给我说!”



    “哈依!”俄语翻译赶紧顿首,苦着脸继续说道,“塔斯社的消息说,淞沪独立团于今天全歼了皇军的近卫步兵第一联队,而且……”



    听说近卫步兵第一联队遭到全歼,裕仁的脸色就已经十分难堪了,俄语翻译吞吞吐吐的样子,就让裕仁更加生气,当下拍案怒道:“而且什么?说!”



    “哈依!”俄语翻译再次顿首,又说道,“而且,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旗也让淞沪独立团缴获了,还拿到新闻发布会现场,向所有应邀出席的各国使节以及媒体人员展示了,据说那确实是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军旗。”离婚吧,殿下



    “纳尼?”裕仁的脸上瞬间没了血色。



    近卫步兵第一联队被人全歼也就罢了,反正这也不是被淞沪独立团全歼的第一个步兵联队了,甚至连师团都被人全歼过,何况是步兵联队?歼啊歼的,多歼上几次也就习惯了,问题是,这次不仅被全歼,甚至就连军旗也让人家给缴获了。



    而且这次被全歼并缴获军旗的还是近卫步兵第一联队!



    裕仁忽然间感到心口好疼,朕的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啊!



    裕仁的脸色忽然间变得苍白如纸,甚至有些白中带青。



    俄语翻译便害怕了,劝道:“陛下,要不然还是别听了吧?”



    “听,为什么不听!”裕仁却咬着牙说道,“继续给我翻译,朕倒是要看看,徐锐还能够说出什么让人吃惊的话。”



    俄语翻译无可奈何,只能接着往下翻译。



    当俄语翻译说到徐锐最后所说的那段话:我还想拜托在场的记者朋友们,给裕仁小鬼子带句话,就说我们淞沪独立团……我今天不妨先把话摞在这里!不出半个月,日军近卫师团还有第七师团必然会被全歼!一个都不放过!



    听到这里,裕仁便再控制不住胸中的怒火。



    “八嘎牙鲁!欺人太甚,徐锐欺人太甚了!”裕仁一下便坐起身,将摆放在席子上的御案掀翻在地上,摆在御案上的所有摆件便劈里啪啦的全部滚落在地上,其中有一个玉质的笔架,还有一个青花瓷摆件便喀嚓一声当场碎裂。



    俄语翻译吓得跪倒在地,惶然道:“陛下息怒,陛下息怒。”



    “息怒?你让我如何息怒,你让我如何息怒?”裕仁却继续像困兽般大声咆哮,“徐锐这是当着全世界所有列强的面,在向我隔空喊话,他是在狂扇我们日本皇室的脸面,他这是要让我们日本皇室颜面扫地啊!”



    俄语翻译跪倒在地,一声都不敢吭。



    裕仁像一头困兽似的来回走了几步,扭头冲侍卫大吼道:“立刻让闲院宫亲王,陆军总长寺内伯爵,还有陆军次长东条英机进宫来见朕!”



    徐锐以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方式,将全歼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并缴获联队旗的事实,公诸于世,并且还当着所有西方外交使节,以及媒体人员的面隔空向裕仁喊话,要在半个月内全歼近卫师团以及第七师团,这就逼得裕仁就连一点退路都没了。



    裕仁如果不能够及时做出回应,那就真的是颜面扫地了!



    所以,裕仁必须做出正面回应,日本皇室必须做出回应!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闲院宫载仁和东条英机便联袂来到皇居,寺内寿一却没来,这老鬼子恰好去九州视察去了,一进书房,两个老鬼子便看到了脸色铁青的裕仁,还有地上摔得到处都是的玉器瓷器碎片,然而两个人便立刻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