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6章 皇室尊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86章 皇室尊严

    两个小时后,闲院宫载仁和东条英机离开皇居,同车返回陆军部。



    闲院宫载仁一坐进轿车后座便疲惫的闭上眼睛,他毕竟七十多了,最近这段时间见天的熬夜,身体已经吃不消了。



    东条英机的脸色也是不怎么好看。



    这次天皇召见,倒是没有骂他们,甚至连一句重话都没有说,但是话里话外透出来的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徐锐都快要骑到日本天皇的头上拉屎撒尿了,如果日本陆军再不能有所反应,他和皇室的颜面将会荡然无存。



    老实说,刚才天皇说到动静之处,东条英机也感到心如刀绞。



    徐锐加诸天皇头上的羞辱,东条英机也是感同身受,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主忧臣辱,主辱臣死,徐锐现在如此欺辱天皇陛下,他们这些做臣子于心何安?



    这时候,闲院宫载仁幽幽开口了:“东条君,这件事情却是不能等闲视之了。”



    “哈依。”东条英机重重一顿首,肃然说道,“就是亲王殿下不说,我也明白,不管怎么样,日本皇室的尊严都是必须维护的!”



    闲院宫载仁轻轻颔首,又问道:“那么,你想好如何维护皇室的尊严了吗?”



    “这个……”东条英机摇头说,“卑职愚钝,还请亲王殿下示下。”



    闲院宫载仁叹息一声,轻声说:“刚才在御书房觐见时,陛下反复提到了徐锐所说的半个月的期限,徐锐不是扬言要在半个月内全歼第十二军么?那么我们就反过来,在半个月内消灭他的淞沪独立团,然后同样在华懋饭店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我想,再没有比这更能挽回影响,更能维护日本皇室的尊严。”



    “纳尼,半个月?!”东条英机失声道,“亲王殿下,半个月的时间,只怕连吴炮台也拿不下来……”



    “吴淞炮台,又是吴淞炮台。”闲院宫载仁不悦道,“难道拿不下吴淞炮台,海军进不了黄浦江,陆军就不能够打仗了吗?既然吴淞炮台已经让徐锐经营成了永备工事,变成了一块难啃的骨头,为什么就不能绕过?”



    顿了顿,闲院宫载仁又说道:“为什么就不能够直接向上海市区发起进攻呢?我就不相信,徐锐还能把整个上海市也打造成为要塞!”



    东条英机闻言便立刻哑然了,好半晌后,才又说道:“卑职明白了。”



    说话间,汽车便已经开到陆军部大楼下,坐在副驾驶座的副官下车,再绕过车头跑过来拉开了车门,闲院宫载仁却没有下车的意思,只是幽幽的对东条英机说:“东条君,我知道你志向远大,但是皇室的尊严是必须维护的,你的明白?”



    “哈依!”东条英机顿首说,“卑职明白!”



    (分割线)



    没多久,日军大本营的电令就到了上海。



    这时候,板垣征四郎已经回帐篷休息了,田中久一却还没睡,仍然带着几个作战参谋在作战室里讨论战术,尽管此时就连吴淞炮台都还没有拿下,距离全面总攻还早得很,但是作为十二军的参谋长,田中久一必须未雨绸缪,先做好准备。死亡回归



    要不然,等到吴淞炮台拿下,吴淞口的沉船封锁线被清除掉,临时来制定针对上海市区的进攻计划,那就已经来不及了,所以,田中久一必须趁现在还有时间,事先将整个进攻计划拟定出来,再进行反复的完善。



    田中久一正跟几个参谋讨论战术时,一个通信兵大步走进来。



    “参谋长阁下,大本营急电!”通信兵走到田中久一的面前报告说。



    田中久一伸出右手随意的接过电报,然后只看了一眼,便变了脸色。



    这分电令是陆军次长东条英机亲笔签发的,居然要求第十二军在半个月之内夺回上海并且全歼淞沪独立团!



    当下田中久一也没心思再跟参谋讨论战术,拿着电报直接来找板垣征四郎。



    板垣征四郎被叫醒之后显得有些心情烦躁,看完电报之后就更加的烦躁了。



    “八嘎!”板垣征四郎看完电报的前半段之后大怒道,“东条英机搞什么鬼?半个月的时间就连吴淞炮台都未必能够拿下,又怎么可能夺回上海?”不过,在看完后这封电报的半段之后,板垣征四郎却立刻沉默了。



    因为东条英机在电报后半段将缘由都说了。



    得知这是天皇的意思,两个鬼子便沉默了。



    帐篷里边陷入长时间的沉默,两个老鬼子相对默然。



    好半晌,板垣征四郎才说道:“田中君,你说怎么办?”



    田中久一摇了摇头,说道:“按理说,应该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陛下和大本营既然委任您为第十二军的司令官,也就是将第十二军的全体将士以及整个淞沪战局,都全权委托给了您,您拥有无可争议的临机决断权,但是……”



    板垣征四郎没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田中久一。



    田中久一叹了口气,又说:“但是此事毕竟事关皇室尤其是天皇陛下的尊严,我们身为臣子,又岂能毫无表示?”停顿了下,田中久一又说,“司令官阁下,此前我们考虑问题太片面,只从纯军事角度去考虑,却没有从政治上考虑。”



    板垣征四郎点头说:“田中君,那么你的意思是说,服从大本营?”



    “哈依!”田中久一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卑职以为应该服从。”



    “哟西。”板垣征四郎又问道,“那么,如果现在向上海市区强攻,能有多大胜算?”



    田中久一低声说道:“其实自从近卫师团、第七师团进入攻击位置,卑职就一直在拟定详细的进攻计划,眼下也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从敌我两军之兵力兵器以及战备情况,只要不出现大的意外,我军的胜算至少要超过七成!”



    “大的意外?”板垣征四郎皱眉道,“比如呢?”



    田中久一说:“比如交战关键时刻,突然有大股敌军来援!比如交战期间,敌军突然多出大批量的炮兵或者装甲兵,又比如交战紧要关头,大本营突然中断军需物资尤其是弹药的供给,凡此种种,只要出现一种情形,则胜负难料。”穿书之徒弟是反派



    板垣征四郎便不再多问,而是站起身开始来回踱步。



    田中久一便也不再多说,身为参谋长,他已经尽到了参谋的责任,接下来的决策,那就是板垣征四郎这个司令官的事情了。



    好半晌之后,板垣征四郎说道:“田中君,那就别管吴淞炮台了,就算没有海军,我们陆军也一样能打,而且还能够打赢,命令近卫师团还有第七师团,立刻向闸北、虹口、杨树浦以及龙华等区,同时发动进攻吧!”



    “哈依。”田中久一重重顿首。



    (分割线)



    回过头再说徐锐,第二天一大早便来到了火箭炮的加工工场。



    杨瑞全权负责火箭炮车的改造,为了保密,他征用了十六铺码头的一大片仓库区,并且三步一岗、五十一哨将整个区域都包围了起来,被他强制征集来的一百多辆载重卡车,就藏在库房里,逐一改装。



    这次的改装就要比上次更从容,所以要求也相对要高出不少。



    比如说火箭炮的发射架,原本是靠人工抬、再在底下垫木板的方式来控制俯仰角,现在却不行了,因为这样调节效率太低,现在改成了手摇式绞轮调节,就跟普通的火炮调整俯仰角差不多。



    另外,发射装置也不再依靠尼龙绳的拉扯,因为用尼龙绳拉扯的故障率实在太高,基本上每十发火箭弹就会有一发出故障,射不出去,徐锐在和杨瑞反复沟通之后,将发射装置改成了串联,所谓串联,就是将十六发火箭弹一发接一发的射出去,这样一来,每次只发射一发火箭弹,故障率低,火力的持续性也提高了!



    徐锐这一次过来,就是想看改进后的火箭炮车造得怎么样了。



    看到徐锐走进来,正在监督焊工焊接钢架的杨瑞赶紧迎上来,立正敬礼:“团长,你怎么过来了?”



    徐锐回了记军礼,说:“我就是过来看看。”



    杨瑞便立刻说道:“团长你放心,改造工作很顺利,样车马上就能够造好。”



    说到这停顿了下,杨瑞又说道:“只不过,还得进行试射才能够知道效果。”



    “那就安排试射。”徐锐说道,“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到浦东找个空旷处进行试射!小鬼子就算看到火光,也不可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那行。”杨瑞点头说,“今晚我就安排试射。”



    正说间,库房外面忽然传来隐隐约约的爆炸声。



    徐锐便立刻变了脸色,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十六铺码头的调度室,然后给百老汇大厦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王沪生语气很急促的说道:“老徐,你快回来,你昨晚上做的那篇文章奏效了,闸北、虹口、杨树浦还有龙华的鬼子,同时向我们进攻了!”



    “好的,我马上回来!”徐锐放下电话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