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7章 主攻方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87章 主攻方向

    一个小时后,徐锐便匆匆返回到百老汇大厦。

    一进作战室,王沪生和杜俊杰便立刻迎上来。

    王沪生说道:“老徐,你做的这篇文章还真是管用,真把小鬼子给招来了,不过我这心里怎么觉着没底?我们放着吴淞要塞这样坚固的军事要塞不用,却挖空心思诱使小鬼子从别的方向向我进攻,这样真的好吗?”

    “好不好的,打过才能知道。”徐锐说完又扭头问杜俊杰,“现在情况如何?”

    “情况尚可。”杜俊杰点头说,“由于我们准备充分,在各个方向都构筑了完善的防御工事链,因此小鬼子的攻势遭到了我们的迎头痛击。”

    “尤其是老秦的四营。”王沪生接着说道,“在闸北那边玩了一手诱敌深入,将小鬼子的一个步兵中队引入一条小巷深处,然后利用侧射火力,在短时间内就予以全歼,狠狠的打击了小鬼子的气焰。”

    徐锐闻言便松了口气。

    徐锐虽然对淞沪独立团的战斗力很有信心,尤其是对于巷战信心更足,但是有信心是一回事,实战又是另一回事!因为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不受人控制的因素实在太多,一个不慎就有可能酿成惨剧。

    好在,徐锐担心的局面终究没有出现。

    淞沪独立团的官兵还是经受住了考验。

    而第一天的交战结果,对于整个战局的走向至关重要,毫不夸张的说,第一天的交战结果将决定整个会战的走向,当然,现在才只打了一个小时,离天黑还早呢,但不管怎样,独立团终归是开了一个好头。

    松了口气,徐锐又问:“杨树浦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淞沪独立团的整个防御体中,最强点无疑是吴淞要塞,而最为薄弱点就是杨树浦区!因为从虹口到杨树浦,从杨树浦再到吴淞镇,再从吴淞镇到吴淞要塞,是一条沿着黄浦江西岸摊开的狭长形区域,很容易遭受鬼子切断。

    如果将淞沪独立团的整个防御体系比成一条蜷曲的蛇,那么吴淞要塞就是它的蛇头,杨树浦就是它的七寸,是这条蛇的命门所在!

    也就吴淞口被堵住了,小鬼子的海军进不来,要不然,鬼子的陆军跟海军互相配合,就如同捕蛇人的双手,很容易就能掐住淞沪独立团这条大蟒蛇的七寸,这样,独立团的整个防御体系立刻就崩了,后面的仗也就难打了。

    但既便吴淞口被堵住,杨树浦也同样的容易遭受攻击。

    正是因为这样,徐锐才把吴寒的七营摆在了杨树浦区。

    因为相比之下,第七营的老党员最多,意志也最顽强!

    不过既便这样,徐锐对杨树浦区也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杜俊杰回答说:“杨树浦好像并非鬼子的重点进攻方向,因为在别的几个方向,鬼子至少投入了一步兵联队,但是在杨树浦方向,小鬼子却只投入了一步兵大队,明显只是为了牵制吴淞镇及吴淞要塞,并没有正经的进攻。”

    “什么?只在杨树浦投入了一个大队?!”徐锐闻言,脸色却立刻阴沉下来。谢氏明珠

    杨树浦这么明显的薄弱点,小鬼子不可能发现不了,可是现在鬼子居然放着这个薄弱点不打,却反而在其余的几个方向投入重兵,这就可疑了!小鬼子要么是真的愚蠢,要么就是有别的意图,徐锐相信是后者!

    想到这,徐锐的心便立刻悬了起来,看来必须得去一趟杨树浦了。

    七营的党员是多,战斗意志也顽强,可是营长吴寒的指挥能力却非常一般,这个家伙对指挥并不怎么感兴趣,反而对特种作战的兴趣异常浓厚,所以徐锐就难免担心,七营可千万不要让小鬼子给阴了!

    当下徐锐扭头对王沪生说:“老王,我原本以为鬼子要几天时间才会有反应,却没想到这么快就发起进攻了,所以你也不能等两天后再动身了,你得立刻动身去大梅山,而且必须尽快将火箭弹运回来,记住了,五万枚啊!”

    “明白。”王沪生点头说道,“我收拾一下,这就走。”

    徐锐轻嗯了一声,接着说道:“我让豹子带一队人保护你。”

    “不用。”王沪生摇头说,“上海的战局这么紧张,豹子他们怎么可能走得开?还是让地瓜陪我去吧,有地瓜就足够了。”

    徐锐也没有反对,对地瓜说:“地瓜,保护好政委。”

    “团长,你就放心吧。”地瓜笑着说,“我一定保护好姐夫……呃不,是政委,保证连一根头发都不会让政委掉了。”

    “老王,那我就不送你了,一路保重。”徐锐说道。

    “老徐,你也保重。”王沪生不放心的叮嘱道,“我不在上海,就没人敢监督你了,所以你更得自觉,可千万别再像以前那样,身先士卒了,你是团长,是指挥员,不是战士,更不是敢死队长,知不知道?”

    “知道,我会注意。”徐锐挥挥手,转身就扬长去了。

    目送徐锐的身影远去,王沪生叹了一口气,对刚刚走进来的江南说道:“江南,你得看着点儿老徐,别让他乱来。”

    江南点头说:“好的。”

    (分割线)

    徐锐的判断是正确的,小鬼子玩的还真是声东击西。

    鬼子在闸北、虹口、龙华都投入至少一个步兵联队,却只在杨树浦方向投入一个步兵大队,就是为了给淞沪独立团一种错觉,认为杨树浦并不是鬼子的主攻方向,然后趁着独立团的注意力被转移,再投入重兵向杨树浦区发起突然袭击。

    负责实施这次突袭的,就是第七师团的步兵第二十六联队。

    由于距离出击时间还有四十分钟,所以国崎登和铃木敬司,就特意将步兵第二十六联队的联队长阿部弘树召回到师团部训话。

    “阿部君。”国崎登轻抚着阿部弘树的后背,说道,“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我现在只跟你说一件事情,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军旗的丢失,已经使得帝国皇室十分的被动,徐锐更扬言要在半个月内全歼近卫师团以及我们第七师团,这就使得皇室更加被动,据说,天皇陛下都被徐锐这家伙气得再次病倒了。”邪魅校草掠取狂拽丫头

    “八嘎。”阿部弘树怒道,“徐锐这家伙太狂妄了!”

    “是啊,徐锐确实很狂妄!”铃木敬司接过话茬说,“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徐锐的公然挑衅却使得帝国皇室颜面无存,更使得皇军十分被动!阿部君,你可以想一下,如果半个月之内我们拿这个家伙无可奈何,甚至反而被他所打败,届时会是一个什么情形?”

    国崎登沉声说道:“到那时候,不仅皇军会沦为全世界的笑柄,甚至就连皇室也会沦为西方各国皇室的笑柄!我们大和民族将永远无法在世人面前抬起头!阿部君,身为一名帝国军人,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允许这样的情形发生。”

    作为日军的一名高级军官,阿部弘树自然知道,日本皇室拥有着非常强烈的脱亚入欧的倾向,然而遗憾的是,直到现在,欧洲各国的皇室都丝毫没有接纳日本皇室的意思,一个残酷的事实是,欧洲皇室都拒绝与日本皇室进行联姻。

    正因此,日本皇室很在意欧洲各国皇室的观感。

    所以说,如果真因为徐锐和淞沪独立团的挑衅,使得日本皇室颜面扫地,从而沦为各国皇室的笑柄,裕仁绝对会被气疯。

    几乎是一霎那间,阿部弘树便意识到了严重性。

    “哈依!”阿部弘树顿首说道,“卑职还有步兵第二十六联队之全体勇士,定当誓死捍卫皇军的尊严,誓死捍卫皇室的尊严!”

    “哟西。”国崎登欣然点头说道,“阿部君,拜托了。”

    “哈依!”阿部弘树再一次顿首,然后转身扬长去了。

    国崎登直起身来,目送阿部弘树的身影远去,幽幽的对铃木敬司说道:“铃木君,你觉得这一次对杨树浦的突袭能得手吗?”

    “很难。”铃木敬司摇头说,“徐锐如果这么容易对付,那就不是徐锐了。”

    顿了顿,铃木敬司又说道:“事实上,我对司令部改变作战方案持保留意见。”

    国崎登轻哦了一声,问道:“铃木君,这么说你并不看好皇军能够取得胜利?”

    铃木敬司叹息一声,说道:“如果能够拿下吴淞炮台,清除吴淞口的封锁线,使得第四舰队以及第五舰队的军舰能够进入黄浦江,则皇军要想取得胜利可以说易如反掌,可如果没有海军配合,皇军最多也只有五成的机会。”

    国崎登也长叹一声,说道:“是啊,如果继续按照原定的作战计划执行下去,皇军赢得第三次淞沪会战,就将会是大概率事件,可是谁又能想到,近卫步兵联队第一联队偏偏在这个时候被人全歼,这可真是造化弄人哪。”

    铃木敬司也接着说:“全歼就全歼了吧,偏偏连军旗都让人给缴了,其实军旗缴了也没啥,无非就是撤销编制嘛,少一个近卫联队,无非就是面子上难看一些,但是,谁又能够想到,徐锐居然会拿这事做文章,一下就把帝国皇室推上舆论的风尖浪口。”

    国崎登说道:“这正是徐锐的可怕之处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