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8章 此路不通-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88章 此路不通

    徐锐紧赶慢赶,赶到杨树浦时却还是晚了,小鬼子已经开始进攻了。



    在七营指挥部,徐锐并没有见着营长吴寒,留守人员说上前线去了。



    徐锐便立刻率领着狼牙大队,追循着枪声一路往前急赶,在越过两条大街、穿过三条小巷之后,终于进入到交战第一线。



    也终于在一条巷口找到吴寒。



    看到徐锐过来,吴寒便赶紧迎上前来问道:“团长,你咋来了?”



    “我还问你呢。”徐锐没好气的说道,“你一个营长跑前线来干什么?”



    吴寒挠了挠头,有些讪讪的笑着说道:“团长,我这不是学习你呢么?”



    听到这话,徐锐身后的狼牙队员便纷纷掩嘴偷笑,平时跟吴寒关系极好的钻山豹更是偷偷的冲吴寒竖了一下大拇指。



    “废话少说。”徐锐的脸立刻拉下来,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不太乐观。”吴寒也变得严肃起来,说道,“小鬼子一次就投入了一个步兵大队,以小队为单位从十几条街巷同时发起了进攻,我们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第一道防线以及第二道防线相继失守,为了顶住小鬼子的进攻,我已经把充作预备队的三连都调了上来,不过总算是暂时顶住了小鬼子的进攻。



    徐锐说道:“你可真够可以的,刚开战就把预备队用上了。”



    七营连预备队都已经动用了,也就意味着整个杨树浦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也就是徐锐来得还算是及时,要是再晚到一刻钟,局面就要变得不可收拾了。



    吴寒便有些讪讪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刚刚开战就被迫动用预备队,这事说出去好像确实有些丢人。



    徐锐又问:“伤亡情况怎么样?”



    吴寒忙道:“伤亡倒是不严重,主要就是给打懵了。”



    “打懵了?”徐锐哼声说道,“我看是你这个营长让小鬼子给打懵了。”



    吴寒羞得满脸通红,徐锐又接着说道:“你呀,真得好好的钻研一下指挥了,别一天到晚只顾着钻研特种作战,你现在毕竟是七营的营长,还不是狼牙大队的特种兵呢,一天到晚就知道整那些个没用的。”



    吴寒唯唯喏喏,也不敢吱声。



    旁边的副营长宋立平却小声的辩解道:“团长,主要是小鬼子不按套路出牌,并没有从大街小巷进攻,而是居然顺着梯子爬到了民房顶上,从中间的民房顶上发起进攻,而我们的防御工事都是沿着街道构筑的,所以才会如此被动。”



    宋立平是一名老地下党员,曾经在赣南打过游击。



    “小鬼子看来也学聪明了,居然知道从民房顶上发起进攻,不过这不能成为你们推脱责任的理由,小鬼子能想到从民房顶上进攻,难道你们就想不到?”徐锐哼哼两声,又接着说道,“当初构筑防御工事时,你们就应该考虑到这点。”我道人生



    宋立平说:“是是,团长批评的对,我们疏忽了。”



    吴寒却觍着脸说道:“团长,小鬼子可是正在往这边猛攻呢。”



    “回头再跟你算账。”徐锐轻哼了一声,又杀气腾腾的说道,“至于小鬼子嘛,从哪来就给我滚回哪去!想从杨树浦过,门都没有!”



    当下徐锐回过头猛一挥手,身后的狼牙队员便立刻四散开来。



    命令狼牙出击之后,徐锐转身给小桃红打个手势,两人便迅速翻身上了房顶。



    在来杨树浦区之前,江南其实专门叮嘱过小桃红,让她一定想办法劝阻徐锐,不要再让徐锐身先士卒,小桃红当时也是答应得好好的,可是,事到临头,小桃红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开不了这个口,她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拒绝徐锐。



    因为小桃红早就习惯了对徐锐的言听计从。



    杨树浦是上海市的工业区,到处都是厂房,厂房之间则是密集的工人宿舍区,这些工人宿舍区大多都是矮平房,密集、就像是鸽笼子,这样的建筑环境,用后世的眼光,简直就是跑酷者的圣地!



    小鬼子还需要梯子,狼牙却根本不需梯子。



    凭着平时训练之时练就的一手跑酷的技能,徐锐、小桃红还有狼牙的队员们,从参差不齐的房顶飞渡,简直如履平地!



    徐锐和狼牙的队员们几乎是刚一上到房顶,便跟小鬼子迎面遭遇了。



    在徐锐和小桃红两人对面,大约有一个小队四五十个鬼子,正扛着数架梯子,从前方五十米外的几处民房顶上,准备下到稍矮一些的民房顶上,相比狼牙的敏捷的身姿,这些小鬼子就显得笨拙多了,不过这个也很正常,小鬼子毕竟没有接受过专门的技能训练。



    但是,鬼子的反应却不慢,几乎同时,小鬼子也发现了翻上房顶的徐锐两人。



    八嘎!撒丝改,撒丝改改!对面房顶上的鬼子立刻大呼小叫起来,准备开火。



    但是,还没等小鬼子开火,徐锐和小桃红就已经抢先扣下了扳机,伴随着叭叭叭叭四声清脆枪响,徐锐和小桃红便已经连开两枪,冲在最前面的四个鬼子便立刻惨叫着从房顶上倒翻了下来,其中还包括了小鬼子的小队长,是被小桃红击毙的。



    不过这个时候,剩下的鬼子终于反应过来,纷纷趴倒在了房顶上,举起三八大盖还有架起歪把子,对着这边猛烈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间雨点一般猛泼过来,将徐锐和小桃红刚刚藏身的那处房顶打得烟尘四溅。



    不过,徐锐和小桃红早已经抢先一步转移。



    徐锐一个前扑,躲到一处民房屋脊的背后,然后回头跟小桃红打出一组手语。



    小桃红回了他一个收到的手势,下一霎那,徐锐便从藏身的屋脊后面猛的跳起,踩着瓦楞飞快的往前奔跑,小鬼子的机枪火力便立刻追逐过来,在徐锐身后的瓦楞上拉出一道道的烟尘带,遗憾的是,却始终追不上徐锐的脚步。重生之神级学生



    噗!徐锐一个纵身再接前扑,躲到了一栋民房的屋脊后面。



    那是一栋相对高规格的民房,高耸的屋脊挡住了鬼子的机枪火力。



    借着鬼子的机枪火力被徐锐吸引的间隙,小桃红一下就从藏身的屋脊后面坐起身来,端着狙击枪连开三枪,刚刚还在猛烈的喷吐火力的三挺歪把子便立刻歇菜了,三个机枪手,转眼就被小桃红击毙,而且全部都是一枪爆头!



    剩下的鬼子便又慌忙分成两股,一股继续用三八大盖锁定徐锐的方位,另一股却纷纷掉转枪口,对着小桃红这边猛烈开火,只可惜,小桃红却早已经一个侧身躲回到了屋脊后,鬼子追逐过来的火力,便立刻被屋脊挡在对面。



    以最快的速度往枪膛里重新装填好子弹,小桃红又端着狙击步枪,弯着腰,始终使身体保持在屋脊线以下,冒着纷飞的弹雨往前冲,这时候对面的鬼子终于反应过来,其中一个小鬼子解下一颗手雷,往钢盔上一磕,然后张手扔过来。



    然而不幸的是,手雷才刚离手,便凌空轰的炸了!



    却是徐锐干的,抬手只是一枪,徐锐就将小鬼子刚离手的手雷凌空给打爆,甜瓜手雷轰的一声凌空炸裂开,数以百计的破片瞬间就溅射开来,将扔手雷的那个小鬼子,还有附近的几个鬼子炸翻在地。



    另一处屋顶上,一个小鬼子刚解下一颗手雷,作势要往钢盔上磕,看到这一幕之后便立刻愣在那里,然后,一颗子弹便高速旋转着飞到,准确的命中了他举着的手雷,剧烈的撞击一下就引爆了手雷,轰的一声炸开。



    这一下,剩下的鬼子彻底懵了。



    片刻后,一个小鬼子发一声喊,转过身就跑。



    有人带头便立刻有人效仿,下一个霎那,好几个鬼子便纷纷转身,仓皇的往回撤退,有个心急的,更是直接从屋顶上面往下跳,结果却非常不幸的摔腿了腿,鬼子的军曹长见状便勃然大怒,骂了一声八嘎,然后毫不犹豫的对着落地的鬼子连开两枪。



    然后,趁着这个机会,徐锐跪坐起身连开三枪,又有三个小鬼子应声倒下。



    小桃红也瞅准时机连开了两枪,小巷另一侧民房顶上的鬼子也倒下了两个。



    在徐锐和小桃红向鬼子发起反攻的同时,吴寒还有七营的官兵也没有闲着,同样从地面朝鬼子发起反攻,面对来自地面以及空中的双重打击,正沿着民房顶部向前突击的鬼子,立刻有些左支右绌、疲于应付,支撑了片刻后,终于开始了溃逃。



    “这时候才想起来逃跑,却是已经晚了!”徐锐闷哼了一声,以最快的速度往枪膛里填入五发子弹,然后翻身跳起,几乎是在翻身跳起的同时,徐锐便已经连续的扣下扳机,清脆的枪声响过,前方正在仓库逃窜的五个鬼子便纷纷倒下。



    另一边,小桃红也不甘落后,举着狙击枪连续开火。



    再往往枪膛里装进五发子弹,徐锐正欲抱着狙击枪往前冲,耳畔陡然听到嗵一声,几乎是下意识的,徐锐便一个后空翻,从民房顶上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