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0章 板垣的将官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90章 板垣的将官刀

    “对啊小王,联队旗带来了吗?”



    “你手上那个包袱就是联队旗吧?”



    “快拿出来给大伙看看,长什么样?”



    “这可是小鬼子的近卫步兵联队的联队旗。”



    被一号首长这么一说,其余几个首长的兴趣也立刻被勾了起来,要说,大梅山根据地的陈列馆里其实也放着几面小鬼子的联队旗,是大梅山独立团在之前的战斗中缴获的,不过那是普通的步兵联队的军旗。



    而这次缴获的却是近卫步兵联队的联队旗。



    当下几个首长便纷纷起身,三号首长更从王沪生手里把包袱夺过去,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开,还真是,里边装的还真是淞沪独立团刚缴获的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军旗,当下几个首长便围着军旗品头论足起来。



    “我的乖乖,还真是不一样呢。”



    “谁说不是,这料子的质地就不同。”



    “要不怎么是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呢?”



    “是啊,这要是搁咱们中国的古代,那就是御林军的军旗啊!”



    “可不,御林军,天子的近卫军啊!这身份、这象征,啧啧。”



    联队旗最后从一号首长传到了二号首长手里,二号首长说道:“小王哪,我跟你商量个事呗,要不,这面联队旗就放在军部吧?”



    新四军军部刚刚弄了个战果陈列馆,将新四军在历次战斗中缴获的军刀、枪支、火炮以及军旗啥的,展示出来给人看,正好还缺少这样一件重量级战利品,如果有了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军旗,这战果陈列馆就算齐活了。



    王沪生一听这话,赶紧从一号首长手里夺回了联队旗。



    王沪生说道:“干吗呀,首长,你想抢劫啊?这可是我们独立团的战利品。”



    “我也没说不是你们独立团的战利品,这本来就是你们独立团的战利品嘛。”二号首长有些讪讪的说道,“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么?”



    “没得商量。”王沪生摇头说,“我要是不把这面联队旗原封不动的带回去,老徐他还不得杀了我?本来,老徐就坚决反对我带它来军部,是我好说歹说才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这才带过来给各位首长看看,但是也仅限于看看啊。”



    一号首长说:“小王哪,这我可得跟你好好说道说道了,你们淞沪独立团是不是属于新四军的战斗序列?”



    王沪生点头道:“是啊。”



    一号首长又道:“你们独立团党委,是不是新四军军分会的下级组织?”



    王沪生再点头:“是啊,这没错啊。”



    一号首长又说:“那你们淞沪独立团打了胜仗,是不是相当于我们新四军打了胜仗?你们独立团党委获得了荣誉,是不是相当于我们新四军军分会获得了荣誉?”



    王沪生闻言愣了一下,还是点头说:“是这个理。”残王的神探盲妃



    “这不就结了。”一号首长一拍双手说道,“你看,你们淞沪独立团缴获了鬼子军旗,就相当于是我们新四军缴获了鬼子军旗嘛,所以这面军旗放在军部就相当于放在你们团部,根本没有什么区别嘛,你说是不是?”



    “不对,不是!”王沪生这下反应过来了,赶紧摇头说,“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首长你把我给绕晕了,你让我捋捋。”



    “不用再捋了。”二号首长没好气的说道,“算我们暂借的行不?”



    “暂借也不行。”王沪生斩钉截铁的说道,“老徐说了,这事没得商量。”



    “老徐说老徐说,你就知道老徐说,你这个政委就没点儿主见?”一号首长笑道,“你不能事事都听徐锐的。”



    王沪生摇头说道:“那我也不能出卖淞沪独立团的利益。”



    “什么叫出卖淞沪独立团的利益?你这话我就不爱听,把缴获的联队旗上交给军部,就是出卖独立团的利益?你这叫狭隘的本位主义。”二号首长又说道,“再说了,一切缴获要上交,这可是组织纪律,这是组织纪律,知道不?”



    “嗳,我说首长,你们这完全是不讲理呀。”王沪生立刻急了,“当初我跟老徐去上海市赴任之前,咱们可是有言在先,我们不从军部支取一分钱的经费,但是到了上海之后的一切缴获都归独立团所有,你们不能言而无信吧?”



    “有言在先?”二号首长笑着说,“我说过这样的话么?”



    说完,二号首长又环顾众人问道:“你们听见我说这话了吗?”



    几位首长纷纷摇头,表示绝对没有听到二号首长说过这样的话。



    王沪生的脸色便立刻黑了下来,不过内心里却是暗暗乐开了花,还是老徐的这些损招管用,军部的这些个首长果然上当了。



    当下王沪生叹口气,无奈的道:“行行行,你们非要黑了这面联队旗,我们也没辙,谁让你们是首长呢?官大一级压死人哪。”



    二号首长笑道:“你早这么想不就结了,浪费我这么多口舌。”



    王沪生又说道:“不过,几位首长,这可不是一般的联队旗,这可是小鬼子的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旗,几十年上百年之后,这玩意极可能成为咱们新四军战史陈列馆的镇馆之宝,你们就这样黑了我们的,怎么也得给点补偿吧?”



    “你可真会找时候伸手。”二号首长说,“说吧,想要什么补偿。”



    王沪生的心跳立刻开始加速,沉声说道:“火箭弹,120mm口径的。”



    “这个你不说我们也会给的。”二号首长摆手说道,“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原本昨天就应该起运了,总共五千枚火箭弹,够你们支撑一阵了。”



    “首长,我话还没有说完呢。”王沪生摇了摇头,又说道,“我想要五万枚!”



    几个首长便立刻愣住了,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都不怎么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邪王宠妃



    好半晌后,二号首长才终于回过神来,吃声说:“老王,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真没有。”王沪生摇头说道,“首长,我还真就没有跟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认真的?”二号首长的嘴巴立刻张大,然后一张脸便黑了下来,气哼哼的说,“你怎么不干脆一点,再加五千枚,直接将咱们大梅山兵工厂近三个月生产出来的火箭弹,一口气全都搬走得了?倒也省得我为了怎么分配而伤脑筋。”



    王沪生说:“首长要是愿意多给五千枚,那是再好不过了。”



    “给个屁!我把自己卖了折算成钱给你要不要?”二号首长气道,“再加三千,总共就八千枚火箭弹,再多一枚都没有了。”



    王沪生说:“首长,这恐怕不行。”



    二号首长的脸色便变得越发黑了。



    王沪生便赶紧转身冲会议室外招了招手,地瓜便立刻带着两名战士将一口长条形的木板箱搬进会议室,再搁在地上,几位首长的目光便立刻落在这口木板箱上,什么东西?搞的这么神神秘秘的?难道是别的什么宝贝?



    真是宝贝,王沪生上前打开箱子,里边放的却是五把鬼子的将官刀。



    为了这五万枚火箭弹,徐锐也真是拼了,将积攒的家底都掏了出来,小鬼子的佐官刀不是啥稀罕物件,但是将官刀绝对是不可多得,徐锐杀了那么多鬼子将官,总共也就攒下这五把将官刀而已,当然这只是他一个人的收藏。



    要扩大到整个淞沪独立团,可不止五把!



    “啥意思?”二号首长的脸色却并没有丝毫好转,哼声说,“就这么几把破刀,也想从我这里换走整整五万枚火箭弹?”



    王沪生定了定神,沉声说:“首长,这几把破刀换不了你的五万枚火箭弹,但如果再加上板垣征四郎的将官刀够不够?如果加上板垣征四郎的将官刀还不够,再加上饭田贞固和国崎登的两把将官刀总该够了吧?”



    “板垣征四郎?饭田贞固?国崎登?”二号首长凛然道,“什么意思?”



    其余的几位首长也纷纷向王沪生投来吃惊的目光,听王沪生话里意思,仿佛取板垣征四郎、饭田贞固和国崎登这三个老鬼子的狗命,已经如同探囊取物?这也太狂妄了吧?你们淞沪立团确实很能打,可也没有强到这份上吧?



    王沪生沉声说:“首长,我的意思是说,只要你把五万枚火箭弹给我,我们淞沪独立团就能够干掉鬼子的近卫师团以及第七师团!就能够缴获板垣征四郎、饭田贞固还有国崎登这三个老鬼子的军刀,并作为大礼献给军部!”



    刚才王沪生说第一遍时,几个首长还不信,可现在王沪生说了第二遍,就由不得几位首长不相信了。



    二号首长问道:“徐锐真的是这么说的?”



    王沪生点头说:“首长,这是老徐的原话!”



    二号首长便立刻扭头跟另外几位首长交换了一下眼神,如果这是徐锐说的,那么可信度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因为徐锐这个家伙一贯善于创造奇迹,自从无锡战场以来,这家伙创造的战场奇迹已经是不知凡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