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鬼魅-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5章 鬼魅



“八嘎。”看着被放下来的坂井,鬼子军曹长气得都快要咬碎牙齿。

当兵这些年,鬼子军曹长也曾参加过在东北围剿民主抗联的作战行动,还曾经在朝鲜镇压过乱民的暴动,也算是身经百战,可是,他还真没见过这样可怕的对手,算一算,死在对方手里的帝国勇士已经有九人之多,可他们却连对方的衣角都还没有摸着,更不用说能给对方造成什么伤害。

这样的杀戮,不仅憋屈,更让人恐惧。

“军曹长,我们快离开这里吧。”小犬四郎终于控制不住心中的恐惧,战战兢兢的上前对鬼子军曹长说道,“这两个支那兵多半是被鬼魅附体,来找我们报仇的,我们再留在这里只能死路一条,还是趁着还没到午夜,赶紧离开这里吧。”

故老传说,鬼魅只会在夜间出来活动,午夜时法力尤为高强。

其余的四十多个鬼子也都以紧张而又期待的眼神看着军曹长,期望着军曹长能够答应小犬四郎的提议,这个鬼地方,他们真是一刻也不想呆了。

军曹长其实也同样害怕,他也想早些离开这鬼地方,可他不能下这令。

因为大队长前田下达给各个搜索小队的命令,是对六号区域进行地毯式搜索,连一只老鼠都不许放过,如果他们因为害怕而离开,底下的这些士兵不会有什么事,然而他这个军曹长却肯定会被逼的切腹以谢。

鬼子军曹长虽然不怕死,可他不想死。

“八嘎,你胡说什么呢?”军曹长当即扇了小犬四郎一记耳光,骂道,“什么鬼魅,这世上哪有什么鬼魅,那是人,是支那兵,几个支那兵而已,何况。既便是真遇到了所谓的鬼魅,身为大日本帝国的武士,也无所畏惧。”

小犬四郎摸着自己的脸,再也不敢吭声。

鬼子军曹长却发了狠,他发誓要将隐藏在暗中的中**给揪出来。

“命令。”鬼子军曹长恶狠狠的道,“各步兵小组呈战斗队形展开,搜索前进。火力支援小组负责火力支援,前进!”

鬼子军曹长一声令下。四十多个鬼子便立刻展开了队形。

三个步兵小组,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一个负责保护侧翼,鬼子军曹长与火力支援小组则走在队伍的最中间,随时准备以机枪火力以及掷弹筒支援三个步兵组,这是步兵操典上的经典战斗队形,可是,现在小鬼子面对的却根本不是常规战斗。

不远处,看到鬼子展开了战斗队形。徐锐嘴角立刻勾起一抹杀机。

小鬼子看来是昏了头,竟然在夜间,在丛林地形摆出这样的队形,不找死么?

既然小鬼子自己找死,他徐锐又岂能不满足他们的美意?下一刻,徐锐便口衔刺刀,手脚并用从一颗大树上横生而出的树桠上爬了过去。然后用脚钩住树杈,整个人从树杈上悄无声息的倒翻了下来。

从徐锐的高度,正好可以够得着地面的鬼子。

无尽的黑暗中,三个鬼子懵然不知的走过来。

这三个小鬼子是尖兵,负责替整个小队开路。

徐锐放过了前面两个,当最后一个鬼子走近。徐锐便闪电般出手,一刀就割断了那个小鬼子的咽喉,那小鬼子的颈部便像金鱼嘴般绽裂开来,一股股的鲜血,顷刻间从绽裂的创口飙射了出来,徐锐却一个收腹,整个人又翻上去。躲开了飙射的血箭。

那倒霉的小鬼子吃力的举起手,捂住自己的咽喉,却怎么也止不住飙射的鲜血,更加没法接上已经被割断的气管,不片刻,小鬼子便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窒息,他想要喊叫,却只听到自己气管里传出一阵汩汩的声响。

再然后,小鬼子颓然栽倒在地,发出了一声闷响。

这一声闷响立刻惊动了走在前面的那两个小鬼子,两个小鬼子便急忙回头察看,就在他们回头瞬间,一个黑影鬼魅般从他们的身后倒翻而下,下一刻,一抹寒光悠忽闪过,其中一个鬼子便捂着自己的咽喉缓缓倒地。

另一个鬼子惊觉不妙,急转身就要挺刀突刺,却已经晚了。

徐锐已经鬼魅般欺倒鬼子跟前,一伸手就攥住了鬼子步枪,同时另一只大手也一下捂住了鬼子嘴巴,防止他出声,下一刻,徐锐手腕一翻就卸下鬼子步枪上的三八式刺刀,正要顺势割断那小鬼子的喉管时,变故陡生。

十几束雪亮的手电光突然之间照过来,一下就锁定了徐锐。

“射击!”随着鬼子军曹长一声令下,三挺歪把子机枪便同时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间就像雨点般向着徐锐和那个鬼子泼了过来,这鬼子军曹长也是真够狠的,竟不惜拿鬼子尖兵来充当诱饵,也誓要将徐锐射杀。

“我艹!”生死关头,徐锐猛然一拧身,拿鬼子挡在身后。

雨点般泼过来的子弹,顷刻之间就将那个鬼子打成了筛子。

有了这个鬼子当肉盾,终于为徐锐赢得了片刻的喘息之机,下一刻,徐锐猛的纵身一扑便扑倒地上,再双脚用力一蹬地,整个人便像蛇一样向前滑出,足足滑出十米之遥,徐锐接着一个侧滚,便隐入了一颗树后。

徐锐才刚刚藏进那颗大树后,冷铁锋便已经冲了过来。

冷铁锋将刚才一幕看在眼里,急声问道:“老徐你没事吧?”

“没事,胳膊上蹭破了点皮。”徐锐甩了甩他的左胳膊,冷铁锋凑过看,发现徐锐的左胳膊上果然在往外渗血,不过看徐锐甩胳膊的样,问题不大,不过冷铁锋还是从挎包里翻出绷带,以最快的速度给徐锐包扎。

刚刚包扎好,鬼子也追到了。

徐锐一个手势,两人便迅速左右分开,隐入了黑暗中。

吃了一次小亏,徐锐变得越发的小心,借着夜色的掩护,悄然折回刚才的战场找到了一具鬼子尸体,再拿两枝三八大盖撑住尸体,摆出蹲坐的姿势,然后躲在一边用日语大声喊叫起来:“军曹长救命,救命……”

刷刷刷,又是十几束雪亮的手电光照射过来。

下一刻,三挺歪把子轻机枪再一次猛烈开火。

不过这次,小鬼子的伎俩却是不可能得逞了。

黑暗之中,徐锐和冷铁锋嘴角同时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小鬼子的手电光却成了黑夜中最好的指路灯,下一刻,徐锐和冷铁锋便同时扣下步枪扳机,伴随着两声清脆的枪声,两个鬼子机枪手便往前一扑,毙命当场。

剩下的那挺歪把子便立刻调整射角,向着徐锐藏身的方位追逐过来。

徐锐一个团身翻滚,人就已经到了数米开外,鬼子的机枪打了个空,趁着这间隙,冷铁锋却迅速拉栓退壳,再推弹上膛,又一枪击毙了小鬼子的第三个机枪手,小鬼子的三挺歪把子机枪便全歇菜了。

“关掉手电筒!”鬼子军曹长赶紧下了命令。

手电筒一关掉,整个世界便再次陷入黑暗中。

诱敌计被识破,鬼子军曹长也是无计可施了,硬拼吧,步兵操典上没有系统的教过夜战的战术,他们唯一收获的关于夜战的经验,就是曾经在淞沪战场上跟国*军打过夜战,可淞沪战场上的国*军跟现在他们面对的中国兵,根本没有可比性。

要要是用计吧,鬼子军曹长又实在想不出更好的计谋来了。

小犬四郎再次来到鬼子军曹长面前,小声说:“军曹长,咱们还是赶紧撤吧!”

“不行,不能撤!”鬼子军曹长却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再等一会我们的援兵就应该赶到了,只要援兵一到,这两个支那兵就死定了。”

小犬四郎苦笑道:“军曹长,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什么?”鬼子军曹长蹙眉道,“有什么好奇怪的?”

小犬四郎道:“六号区域就那么大,刚才听到枪声之后,咱们的援兵早就应该到了,可为什么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步兵小队赶到?”

鬼子军曹长闻言便心头一凛,是啊,按说援兵早该到了。

小犬四郎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从逻辑上根本没法解释,所以我才说,这是鬼魅,是战死的支那兵的冤魂附身到支那兵身上,找皇军报仇来了,大日本帝国的勇士虽然英勇,却不可能战胜鬼魅,趁还没到午夜,赶紧的撤吧。”

让小犬四郎这么一说,鬼子军曹长便也有几分相信了。

六号区域就这么点大,十二个步兵小队散布其中,互相之间的间隔也就是一两公里,他们这边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按说左近的步兵小队早该到了,可实际情况却是,竟没有一个步兵小队赶到支援,难道说,真的遇到了鬼魅了?

鬼子军曹长环顾四周,发现身边的十几个士兵全都神情惶然。

这些日本兵全都接受过军国主义思想的洗脑,全都无惧死亡,可是现在,鬼子军曹长却分明从他们的眸子里看到了恐惧。

终于,鬼子军曹长还是下令:“撤,快撤!”

然而,这时候才想到要撤退,却已经晚了。(未完待续。)

PS:  感谢书友风云一直以来的持续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