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2章 措手不及-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92章 措手不及

    凌晨四点钟,离天还有半个多小时,秦刚就早早的起床查岗。



    之前的几天,杨树浦区一直在激战,但是龙华、闸北、虹口这几个方向的小鬼子却又偃旗息鼓了,并没有发动太大规模的进攻,比如闸北,连续好几天都只是中队规模的进攻,根本就没给四营造成太大压力。



    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秦刚却反而感到隐隐的不安。



    秦刚可不会忘记四天前,鬼子相继对闸北、龙华以及虹口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只有杨树浦方向毫无动静,结果第二天就投入一整个步兵联队向杨树浦发起了大规模进攻,要不是团长率领狼牙及时赶过去增援,杨树浦就失守了!



    所以,秦刚很担心这又是鬼子的声东击西。



    花了半小时,秦刚到各个哨位上转了一圈,一切正常。



    但是秦刚内心的那股隐隐的不安却并未有一丝的缓解,于是他一个人走到苏州河边,对着水汽茫茫的河面开始抽烟,他要仔细的捋捋,看看哪里还有疏漏之处,如果真有什么疏漏之处,就要及时补上,绝不能给鬼子可趁之机。



    正冥思苦想之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响。



    秦刚回过头一看,却看到一道窈窕的俏影正向他走来。



    看到了这道倩影,秦刚的眼睛便立刻亮起来,来的这人是他的搭裆,四营教导员刘欣,是一个大美女哦,而且还是八个主力营中唯一的女教导员!跟团政治部主任柳眉、政治部副主任兼情报处长江南,并称淞沪独立团三朵金花。



    不过,柳眉和江南已经名花有主,只有刘欣还是单身。



    于是不可避免的,刘欣就成为了独立团所有营团级干部的追求对象,不过在所有的追求者之中,秦刚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优势是别人所不具备的。



    几个月相处下来,秦刚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刘欣对他有好感,所以他已经在暗中策划最后的总攻,只等打完第三次淞沪会战,就要着手拿下最后的山头。



    “老秦,这么早?”刘欣也看到了秦刚,很自然的走过来。



    “小刘,河边凉,可别着凉了。”秦刚说完,便脱下自己的军装披到刘欣身上,自己却只穿个背心,将鼓鼓的胸大肌还有肱二头肌都展露出来,没错,这家伙就是刻意的,说到身材健美,独立团能胜过他的人一个巴掌都能够数得过来。



    刘欣微微的侧首,装作欣赏河上的风景,没有拒绝。



    秦刚心下便暗喜,这又是个明显的信号,上次他去找团长问计时,团长跟他说,什么时候当对方不介意跟你有肢体接触了,那就说明火候到了,眼下虽然还不算肢体接触,但也算是间接的肢体接触了,这毕竟是他的军装嘛。



    秦刚刚想要试试,看看能否有真正的肢体接触,刘欣忽然转过头。



    秦刚伸出去的手便立刻触电般缩了回来,装出很热的样子扇着风,嘴里也说道:“这天可真热,真热死人了。”绝世轮回:永恒



    刘欣便哑然失笑,刚还说让她别着凉了,结果一转身就说这天太热。



    不过刘欣并未戳破秦刚的谎言,低声问:“老秦,你有没有感觉到?”



    “感觉到什么?”秦刚先一愣,遂即反应过来,整个人的情绪也从之前的旖旎氛围中挣脱出来,点点头说,“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感觉不对劲,原来你也这么觉得。”



    刘欣嗯了一声,又道:“我就是觉得闸北的小鬼子太安静了,安静得反常!”



    “我也这么觉得,小鬼子的表现如此反常,必定有什么图谋。”秦刚说道,“可我就是想不出来,小鬼子能够使出什么阴招?”顿了顿,秦刚又接着说道,“刚才我一个人在河边将咱们的防御体系又梳理了一遍,并不存在漏洞!”



    “是啊,闸北的大街小巷都布满了我们的防御工事,甚至于就连房顶上也布满了我们的警戒哨,小鬼子就是想架梯上屋摸过来也不能够。”刘欣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扭头看着夜幕下的苏州河说道,“要说漏洞,恐怕也就这苏州河了。”



    “苏州河?”秦刚轻笑一声,但是下一霎那,眼睛却瞪大了。



    秦刚的眼睛突然之间瞪大了,失声叫道:“苏州河?苏州河!”



    “不会吧?”刘欣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说,“鬼子不会真的沿着苏州河进攻吧?”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秦刚沉声说,“不行,咱们的防御体系必须重新构筑,尤其是苏州河两岸的防御必须加强,小刘你赶紧……”



    然而秦刚的话音还没有落,忽然隐约听到“哗啦”一声水响。



    “什么声音?”秦刚的耳朵便立刻竖起来,刘欣也侧耳聆听。



    不过当两人仔细聆听之时,却又听不到了,难道刚才是幻觉?



    (分割线)



    并不是幻觉,真是鬼子沿着苏州河下来了。



    近卫步兵第二联队的副联队长今出川茂一,亲自率领一个近卫步兵大队,搭乘海军内河舰队的炮艇,顺着苏州河悄无声息的渗透进来,为了隐匿形迹,鬼子海军还关闭了全部炮艇的动力系统,让鬼子兵拿木桨推水而下。



    刚才秦刚听到的那一声“哗啦”声,就是鬼子兵在划水时不小心弄出的。



    因为这,今出川茂一还回过头恶狠狠的瞪了那鬼子兵一眼,那鬼子兵重重一顿首,再划水时就十分小心。



    借着夜幕的掩护,鬼子海军内河舰队的二十艘炮艇排成一个一字长蛇阵,无声无息的沿着苏州河往东走,今出川茂一手拄军刀立在第一艘炮艇的船头,连呼吸都快要停滞了,尽管这个小鬼子身经百战,此刻却也难免感到紧张。



    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方天际忽然露出一丝微微的鱼肚白,然后,今出川茂一就从初露的曙光中看到了华懋大厦那庞大的身影,看到华懋大厦的身影,今出川茂一悬着的那颗心终于落回到了肚子里,华懋大厦已然在望,外滩公园也就不远了!诛天王座



    今出川茂一便缓缓抽出军刀,以刀尖指向苏州河的北岸。



    下一个霎那,二十艘炮艇便纷纷减速,靠向苏州河北岸。



    几乎是同时,秦刚和刘欣也看到了苏州河上突然冒出来的炮艇。



    曙光也跟阳光一样,都是从天际往下扩散,所以今出川茂一更早看到华懋大厦,然后苏州河上的黑幕逐渐散去,秦刚还有刘欣才看见,几十艘黑黝黝的炮艇突然从苏州河上的黑幕中穿了出来,看清楚炮艇侧舷涂的膏药图案后,秦刚立刻吃了一惊。



    “鬼子!”秦刚吃惊之下,立刻大叫了起来,“鬼子,小刘快跑!”



    几乎是同时,站立在炮艇艇艏的今出川茂一也看到了秦刚,下一刻,高举的军刀便毫不犹豫的落了下来:“撒丝改改,撒丝改改……”



    前面两艘炮艇的侧舷机枪便同时猛烈开火,灼热的子弹顷刻间就如密集的雨丝,向着秦刚还有刘欣猛泼了过来。



    (分割线)



    杨树浦区,最前线。



    徐锐领着一队狼牙,正向对面的小鬼子展开袭扰战。



    这三天来,白天都是鬼子进攻,七营防御,可是到了晚上,局面却立刻逆转了,变成了狼牙大举进攻,小鬼子却苦苦防御,狼牙的人数是不多,而且每次进攻最多就数人,但战斗力却十分强悍,经常是打得小鬼子哭爹喊娘、苦不堪言。



    今天晚上,恰好轮到徐锐亲自率领一个狙击组行动。



    徐锐盯上了一栋五层结构大楼,这栋大楼处于双方战线的最前沿,属于凸出部,驻守在这栋大楼里边鬼子大约有一个小队!



    徐锐命令狙击小组的另外四名狙击手埋伏在这栋大楼的左右两侧,如果有小鬼子从后面赶来增援,就予以狙杀,然后他就带着小桃红借着夜掩的掩护潜入到了那栋大楼内,从底层逐层往上,一层一层的肃清小鬼子。



    这会,徐锐和小桃红已经推进到了四层,驻守在这栋大楼内的鬼子还剩十几人,拿机枪封锁住四层通往五层的唯一楼梯口,正在负隅顽抗,后方的鬼子虽然很想上来增援,却被狙击小组死死的压制在前方路口,根本上不来。



    徐锐给小桃红打了个手势,小桃红便立刻拖过来一具鬼子的尸体。



    徐锐从小桃红手里接过那具鬼子的尸体,稍一用力,从楼梯口扔上去,下一刻,楼梯口的上方便立刻响起激烈的枪声,徐锐便立刻闭上了眼睛,将听力运到极致,片刻后,他便已经通过枪声确定了十几个小鬼子的大概方位。



    紧接着,徐锐又给小桃红打出一组手语,小桃红回了一个收到的手势。



    下一刻,徐锐便翻上护栏,然后双脚发力使劲一蹬,长大的身躯便已经从护栏外往上窜起,这一跳跳起足有三四米高,在枪口越过五楼护栏的一霎那间,徐锐便扣下扳机,挎在胸前的冲锋枪便猛烈开火,将密集的子弹泼向里边的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