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6章 战机出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96章 战机出现

沿着黄浦滩路发起进攻的一个步兵中队,在短短不到十分钟内就遭到重创,配合进攻的一个战车分队也惨遭摧毁,今出川茂一的眼睛一下就红了,暴怒之下,反手就抽出军刀架在了步兵第一大队的大队长、武井真也的脖子上。

  “武井君!”今出川茂一杀气腾腾的喝道,“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哈依!”武井真也重重顿首,然后转身大步回到了他的临时大队部。

  这时候,武井大队已经只剩两个步兵中队,武井真也不打算逐次投入进攻了,而是直接把两个步兵中队集中起来,准备跟出云号巡洋舰上的中国人决死一战,除此之外,他决定亲自带队冲锋,他已经再没有退路了!

  武井真也脱掉了军装,袒露着胸腹,再拿出一块抹额系在额头上,然后手握明晃晃的军刀仰天长嗥:“诸君,为了大日本帝国,为了天皇陛下!”

  “板载!”

  “天皇陛下板载!”

  “大日本帝国板载!”

  两个步兵中队三百多个鬼子便立刻高擎着三八大盖,大声响应。

  “进攻!”武井真也再将军刀往前虚虚一引,三百多个神情亢奋的小鬼子,便在另外十几辆装甲车、坦克的引导下,再一次向着搁浅在苏州河口的出云号发起了冲锋,这次,出云号巡洋舰上的火力就弱多了。

  在小鬼子的陆海军三个方向的联合打击下,出云号巡洋舰上的重火力已损毁殆尽,舰上的水手也已经死伤大半,只剩下不到二十个人,靠着步枪或者手枪在拼死抵抗,然而,这种程度的抵抗,已经不可能阻挡小鬼子的冲锋了。

  转眼间,武井真也率领的三百多个小鬼子,就已经冲到了苏州河的北岸边,武井真也这个老鬼子更是一马当先,挥舞着军刀第一个踏上了二白渡桥残骸,冲向出云号,不过,几乎是同一时间,另外一队人马也从苏州河南边冲了二白渡桥的残骸。

  两队人马一南一北,同时冲上了外白渡桥、二白渡桥的残骸,唯一不同的,是北边冲上来的小鬼子遭到了舰上十几个残兵的拼死阻挡,而南边冲上来的那一队人却得到了舰上残兵的热烈欢呼,此消彼涨,结果立刻就天上地下!

  从南边冲上来的这一队人马,是马王爷叶铭率领的八营一连!

  在徐锐听闻杜万林开着出云号巡洋舰冲进苏州河的第一时间,就已经预料到了出云号必定会遭到鬼子疯狂进攻,仅凭舰上的百余水手,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了太长时间,所以便果断命令叶铭从八营抽调一个连,紧急驰援出云号巡洋舰。

  紧赶慢赶,叶铭率领的八营一连终于还是赶到了!

  就差半步,叶铭率领的八营一连提前上了出云号,结果就大不相同!

  “给我打!”叶铭率领八营一连的官兵上了出云号,又迅速越过甲板,来到出云号的右舷,然后依托右舷护栏向着鬼子猛烈开火,正沿着外白滩桥以及二白滩桥的残骸向出云号发起攻击的鬼子便立刻惨叫着,一排排的从断桥上摔下,坠入到苏州河中。网游之时空暗刃

  不过叶铭和八营一连的官兵却并未因此放过鬼子,对着河中继续开枪射击。

  只有一小部分鬼子跟着武井真也冲上了出云号甲板,却迅速陷入到包围之中。

  不过武井真也这小鬼子是个剑道高手,举手投足间,便已经斩杀了好几个八营官兵,这一幕立刻引起了叶铭的注意。

  “找死!”叶铭闷哼一声,当即左右手各反握一把三八刺刀猛扑过来。

  “西内!”看到有人过来,武井真也想也没想,举起军刀便斜斩下来。

  然而下一刻,眼前却突然失去了中国兵的身影,就在武井真也一愣神间,右腋突然传来一阵剧疼,这却是叶铭反手一刀,从武井真也右腋下的第三肋骨跟第四肋骨之间刺进去,瞬间就洞穿了心脏。

  中华武术,从古到今就是杀人技,不过,并不是世人印象中一招一式的对拆,那是套路而非真正武术,真正的武术其实都是伤人甚至杀人技巧,出手则必定见血或致命,这便是所谓的高手过招,生死往往只在转瞬间。

  武井真也心脏瞬间被刺破,立刻呜嗯一声倒在地上。

  武井真也一死,剩下的几个鬼子就更不是叶铭对手,转眼之间就被杀个精光,至此,出云号的甲板上再没有一个鬼子。

  黄浦滩路北端,今出川茂一气得快吐血,毫厘之差,毫里之差哪!只差毫厘,武井大队就能拿下出云号了!偏偏在这个时候,援军却突然到了!闷哼了一声,今出川茂一正要亲自上阵时,身后却陡然间响起潮水般的呐喊声。

  急回头,便看到步兵第二大队的大队长、稻田良平,匆匆跑过来。

  “大佐阁下!”稻田良平顿首说道,“虹口、闸北的支那军反击了!”

  “八嘎!”今出川茂一便立刻知道,夺取出云号巡洋舰的战机已经彻底消失,现在,对于他们近卫步兵第二联队来说,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守住苏州河北岸的这几条主干大街,绝不能让淞沪独立团依托出云号巡洋舰的残骸,重新打通两岸的交通线!

  当下今出川茂一便下令说:“命令,各部立刻停止进攻,转入防御。”

  只不过,稻田大队仓促间转入防御,却终究没能挡住淞沪独立团的大举反扑,激战到傍晚时分,被出云号巡洋舰的残骸重新连为一体的外白渡桥以及二白渡桥,最终还是不可避免的落入到了淞沪独立团的手中。

  (分割线)

  消息传回到了真如司令部,板垣征四郎被气坏了。

  “八嘎!”板垣征四郎咬牙切齿的说道,“久我真乃和今出川茂一这两个蠢货,究竟是搞什么名堂啊?这么大好的局面,居然被他们毁于一旦!明明已经被切断的苏州河交通线,居然又让淞沪独立团重新打通了,真的是该死!”抠门少夫人:亿万首席99包邮

  板垣征四郎内心的失望之情是可想而知的,这就好比一块已经吃到嘴的肥肉,突然之间又飞了,他又岂能不感到懊恼?不过再懊恼也没用了,因为外白渡桥残骸跟二白渡桥的残骸的失守,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更令板垣征四郎恼火的还是出云号的残骸。

  不过事到如今,只能是明天白天再补救了。

  当下板垣征四郎对田中久一说道:“田中君,命令近卫步兵第四联队做好准备,明天进入闸北接替近卫步兵第二联队的防务,至于近卫步兵第二联队,就让他们全力以赴,无论如何也要夺回出云号巡洋舰残骸,绝不能够让支那军依托出云号的舰体残骸,重新打通苏州河南北两岸的通道,绝对不允许!”

  然而板垣征四郎说完之后,田中久一居然没有什么反应。

  板垣征四郎扭头一看,却发现田中久正对着上海市区的地图,居然已经进入到了一种物我两忘的状态之中了,或者说的更直白些,这家伙居然是走神了,板垣征四郎的心下便微微有些不快,这种时候,居然也走神?

  当下板垣征四郎加重语气说道:“田中君?!”

  “啊?哦!”田中久一如梦方醒,赶紧顿首说,“司令官阁下,什么事?”

  看到田中久一刚才如此专注,板垣征四郎却反而产生了兴趣,询问道:“田中君,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田中久一哈依一声,又说道:“司令官阁下,卑职刚刚在想,出云号巡洋舰的残骸出人意料的搁浅在苏州河中,还有苏州河交通线被淞沪独立团重新给打通,未必就是坏事,一个聚歼淞沪独立团的战机,或许已经出现了。”

  “嗯?”板垣征四郎闻言便目光一凝,“聚歼淞沪独立团的战机已经出现了?”

  这下却是极大的出乎板垣征四郎预料,这明明是坏事,怎么一下反而成好事了?

  “哈依!”田中久一再次顿首,又说道,“司令官阁下,对于第三次淞沪会战,你最担心的是什么呢?或者说对于皇军最不利的因素,又是什么?”

  “那还用说么?”征四郎四郎不假思索的道,“当然是淞沪独立团在此前的半个多月时间内所构筑的防御工事,凭借这些坚固的防御工事,淞沪独立团就能以微小的代价换取皇军的重大伤亡,说到巷战,防御方的优势实在太大了。”

  “索嘎!”田中久一欣然说道,“那么现在,皇军或许用不着再去进攻淞沪独立团的事先构筑的防御工事了,而只需要围绕着出云号巡洋舰打一场常规的绞杀战!常规绞杀战,皇军拥有绝对优势的兵力以及兵器,胜算将会极大增加!”

  “嗯?”板垣征四郎眼前一亮,也是反应过来了。

  田中久一的意思是,围绕出云号巡洋舰的残骸及苏州河北岸几条主干街道的争夺,跟淞沪独立团展开对攻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