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8章 开始行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98章 开始行动

一个白天,又在双方围绕着苏州河阵地展开的反复争夺中,悄然度过,傍晚时分,接替防御的近卫步兵第三联队已经严阵以待,准备迎接淞沪独立团的全力反扑,按照规律,入夜之后淞沪独立团的攻势肯定会得到加强。

  入夜之后,淞沪独立团果然准时发起反攻。

  不过,相比之前的几天,今天晚上,淞沪独立团的反攻显得更加无力,这一消息传回到第十二军的司令部,板垣征四郎和田中久一不免又是弹冠相庆,因为在他们看来,这又是淞沪独立团战斗力下降的铁证!

  经过连续四昼夜的消耗,淞沪独立团已经快到强弩之末了。

  若按照这样的消耗速度,再过三天,日军就能发起总攻了!

  板垣征四郎和田中久一还在这里沾沾自喜,却不知道近卫师团乃至整个第十二军已经大祸临头了。

  (分割线)

  夜深人静,吴淞要塞。

  徐锐一个人静静的站立在海滩上,在他面前是暗沉沉的江面,入夜之后,潮水上涨,淹没了整个滩涂。

  这个时候,小渔船能在江边任何位置泊岸。

  徐锐身后,运输队的五千多民夫已经在芦苇荡中等待多时了。

  往北数里,则是一营一连为了保护运输队而部署的防御阵地。

  尽管附近方圆十里之内已经没有一个鬼子,可徐锐还是不敢有一丝疏忽。

  倏忽之间,前方漆黑的江面上亮起了一个光点,明灭了三下,徐锐见状,便也赶紧打开手电筒,明灭交替了三下。

  片刻之后,一叶扁舟便从江上的夜幕中穿出来,悄然停泊在了徐锐面前,旋即一个瘦削的身影从船头纵身跳下来,噗嗵一声踩入江水之中,徐锐便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身影却正是地瓜,紧跟地瓜跳下的就是王沪生。

  “老王!”

  “老徐!”

  两人四手,用力相握!

  十天不到,可在徐锐和王沪生的感觉中,却像是分开了半个世纪般漫长,说到底,两人都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

  “你可算到了!”徐锐说道,“就等你了!”

  “怎么这么急。”王沪生说,“之前不是说十天之内运到就行?怎么突然改成五天?你是不知道,你一句话,却把我们累够呛,尤其是苏中根据地的同志,为了搬运这火箭弹,脚底磨出血泡不说,不少同志的肩膀都磨破皮了。”

  “没办法。”徐锐说道,“局势有变,总攻必须提前了!”

  “总攻提前了?”王沪生神情一凛,问道,“有把握吗?”

  “废话!”徐锐嘿嘿一笑,说,“我什么时候打过没把握的仗?”

  顿了顿,徐锐又嘿然说道:“这几天,板垣这老鬼子只顾着算计老子,却一个不注意把他自己个的屁股蛋给露出来了,不过没有趁手的家伙,也只能够过过眼瘾,现在你可算是把家伙送到了,老子就能狠狠的捅他腚眼了!”

  “老徐,你可真是重口味。”王沪生说。

  “我去,老王你真太污了。”徐锐说道。田外肥仙

  “太污?”王沪生说,“又是新词,啥意思?”

  徐锐时不时的就会冒出来一些新词,把团里的许多干部都传染了。

  “就是你很纯洁的意思。”徐锐说完又问道,“老王,火箭弹没问题吧?”

  “放心!”王沪生点头说道,“为了运输这一批火箭弹,苏中根据地的运输队,还有****工委的同志是全体总动员,光渔船就征集了一百多条!除非小鬼子事先得到消息,派谴内河舰队前来拦截,否则的话,两个小时之内一定能过江!”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徐锐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小鬼子的内河舰队,这几天一直在苏州河还有黄浦江上活动,根本就无暇跑到吴淞口来。”

  两人说话间,第一批的船只就依次停泊在了江边上。

  紧接着,便从船上卸下来一口口的长木板箱,交给江边早就等候多时的运输队,然后经由运输肩挑背扛,或者用独轮小车推拉,连夜送往江湾。

  (分割线)

  江湾镇,火箭炮阵地。

  五天前,当日军在苏州河取得突破之后,便相应收缩了在其余各个方向的兵力。

  板垣征四郎和田中久一此举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从苏州河正面不断的给淞沪独立团施加压力,同时相应的减轻其余方向的压力,这样就能不断的迫使淞沪独立团往后撤,直至最终撤出市区,这样日军就能轻易占领市区。

  这个,跟围三阙一其实就是一个道理。

  所以,当日军在苏州河取得突破之后,便立刻减轻了对虹口的进攻力度,对杨树浦、吴淞镇以及吴淞要塞的进攻,更是完全放弃,小鬼子巴不得淞沪独立团放弃上海市区、向吴淞要塞方向撤退呢,这样就可以将淞沪独立团残部合围在炮台湾、彻底的消灭。

  淞沪独立团虽然在炮台湾修了座要塞,但是仅凭一座要塞,如果得不到上海市区的人力以及物力的支持,就如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很容易就能够击破,别的先不说,光是断水就足够让困守吴淞要塞的独立团残部陷入绝境。

  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日军直接放弃了对杨树浦、吴淞镇的进攻。

  板垣征四郎和田中久一却不知道,这么做竟然给自己埋下了祸根!

  由于日军完全的放弃了对杨树浦、吴淞镇的进攻,导致从大梅山输送过来的火箭弹可以轻而易举的进入,更导致改装完成的一百二十余辆火箭炮车,可以轻而易举的进入到江湾镇附近的预设阵地,这里到真如的直线距离甚至还不到十公里!

  凌晨两点多,第一批一万枚火箭弹便输送到了江湾阵地。

  徐锐也到了,不过王沪生没有来,他还得留在吴淞要塞,然后等四十分钟后,第二批一万枚火箭弹送到,才会跟着一起过来,看到徐锐过来,早就在江湾镇等候多时的杨瑞、刘一鸣便立刻迎上来。

  “团长,你可算来了!”

  “是啊,团长,兄弟们都等急了。”

  杨瑞和刘一鸣都用热切的眼神看着徐锐。英雄连

  徐锐轻哼一声,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早准备好了。”杨瑞和刘一鸣同声回答道,“就等你下命令了!”

  “行。”徐锐点了点头,沉声说,“那就不要再等了,开始行动!”

  “是!”刘一鸣轰然应喏,遂即扭头大吼道,“通信员,通信员!”

  稍顷,六营的通信员便匆匆跑到了刘一鸣面前,说道:“营长,你找我?”

  刘一鸣嗯一声,厉声喝道:“命令各连,立刻向对面之敌发起总攻,告诉刘玉松、李润时还有张树宝他们,我只给他们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内必须将战线往前推进三公里,如果完不成任务,就不用再回来了!”

  火箭炮营的预设阵地并不是最终阵地,因为预设阵地距离真如车站的鬼子司令部还有七八公里距离,这已经超出了火箭炮的射程,喀秋莎火箭炮的射程有将近十公里,但是淞沪独立团的改装火箭炮毕竟不是喀秋莎火箭炮,射程最远也只能打到五公里。

  只不过,近卫师团下属的野战重炮兵第四旅团倒是在火箭炮营的射程之内。

  但是徐锐的目标不只是野战重炮兵第四旅团,而是第十二军的整个司令部!

  所以,必须得由六营将战线往前推进三公里,将火箭炮营护送到够得着鬼子司令部的位置,然后火箭炮营的一百二十余门火箭炮,才能够对鬼子司令部实施集火打击,而且,在这个距离上,小鬼子的炮兵还只能够干瞪眼。

  “是!”通信兵答应一声,匆匆去了。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真如车站的鬼子司令部。

  苏州河的交通线再次被日军切断,淞沪独立团的战斗力也出现显著的下降,种种迹象表明,战局正在向着有利于日军的方向,缓慢倾斜,虽然距离彻底打垮淞沪独立团还有一段距离,但这至少是一个好兆头,不是么?

  所以最近这几天,板垣征四郎的心情都不错。

  因为心情好,昨天晚上板垣征四郎早早的就睡下了。

  结果到了今天凌晨三点,板垣征四郎忽然被一阵隐隐约约的枪声从睡梦中惊醒,当下披身起床走出房间,然后一出门就遇到了田中久一,田中久一瞪着一双大大的熊猫眼,两个眼袋就跟挂袋似的,都是连续熬夜熬的。

  最近这几天,田中久一都没正儿八经睡过觉!

  看到板垣征四郎走出来,田中久一赶紧顿首:“司令官阁下!”

  板垣征四郎摆了摆手,皱眉问道:“田中君,枪声怎么回事?”

  “哈依!”田中久一顿首答道,“枪声来自江湾方向,具体怎么回事还不太清楚,不过已经派人去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

  话音刚落,小鹿原俊泗便匆匆走了进来。

  田中久一便立刻问道:“小鹿原君,什么情况?”

  小鹿原俊泗顿首答道:“支那军从江湾镇方向,正沿公路向我重炮兵阵地进攻,而且攻势还十分凌厉,不到一刻钟内就往前推进了两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