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0章 流星火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00章 流星火雨

    小鬼子这边,最先欣赏到“万炮齐发”的壮观场面的,是近在咫尺的、独立野炮兵第四旅团的鬼子炮兵。

    当一发接一发的火箭弹从火箭炮营发射阵地接连升空,当火箭弹的尾部喷射出的尾焰布满整个夜空之时,守在各个炮位的鬼子炮兵想不看到都难。

    看到这一幕,坚守在各个炮位上的鬼子炮兵被吓坏了。

    现代战争中,火箭炮除了对大面积目标实施突然打击、大量歼灭敌军有生力量以及大量摧毁敌方的技术装备以外,还有一个额外的附加打击效果,那就是从精神上给予敌军官兵以极大的心理震撼,甚至于直接摧毁其斗志!

    不可避免的,野战重炮兵第四旅团的鬼子炮兵也遭受了严重的心理摧残。

    看着那一排排从天空中飞掠过的火焰,这些鬼子炮兵全都看得呆若木*******嘎牙鲁,这是什么鬼东西?”

    “这是焰火?支那人在放焰火?”

    “不是,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焰火。”

    “蠢货,这不是焰火,这是支那人在打炮!”

    “八嘎,你才是蠢货,得有多少门大炮才可能产生这样的效果?支那人怎么可能拥有那么多的大炮?”

    “神啊,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呀?”

    相比鬼子炮兵的瞠目结舌、不知所措,野战重炮兵第四旅团的各级指挥员,却明显要清醒得多,尤其是旅团长跟野炮兵近卫联队的联队长,瞬间就意识到这是淞沪独立团的炮兵正在实施炮击,而且炮兵阵地就在附近不远。

    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两个老鬼子都快气疯了。

    中国人未免太嚣张了,竟直接把炮兵阵地设在,距离他们的炮兵阵地不到一公里外,这简直就是不把他们放眼里,于是这两个老鬼子便立刻命令炮兵对中国炮兵实施火力压制,然而接到命令之后,各个炮位的鬼子炮兵却全傻了眼。

    因为野战重炮兵第四旅团所装备的野战榴弹炮,不仅有最大射程,还存在最小射程,当目标距离小于最小射程时,就无法射击了,唯一的解决办法或许就是,拿榴弹炮当成加农炮来用,平瞄直射,可是这也不行,因为炮阵地前面还有步兵阵地挡着,如果真平瞄直射,中国人还没有打着,先把炮兵阵地外围的步兵防御阵地给摧毁了。

    于是,炮兵阵地上的鬼子只能干瞪眼,这时候转移阵地都来不及。

    这些小鬼子却不知道,这根本就是徐锐刻意的,徐锐早就考虑到了小鬼子的野战重炮兵第四旅团的威胁,所以特意将火箭炮的发射程度选在了鬼子的野战重炮兵阵地的眼面前,这样还有一个好处,连野炮兵第七联队的威胁也免了。

    因为在夜间,在没有观测兵引导的前提下炮击,野炮兵第七联队发射的炮弹,很容易就会误伤到野战重炮兵第四旅团的炮兵阵地,于是乎,野战重炮兵第四旅团的鬼子,从旅团长到二等兵,只能眼睁睁的站在那里看着。

    (分割线)找具尸体谈恋爱

    紧接着欣赏到“万炮齐发”的壮观场面的,便是第十二军司令部。

    刚开始时,板垣征四郎还跟田中久一、小鹿原俊泗,老神在在的坐在作战室里,等着前方传来好消息,为了打发时间,板垣征四郎甚至还让副官拿来了茶具,给田中和小鹿原表演起了他的茶艺,不过还没等他把茶水煮开,天突然亮了!

    “咦,天怎么突然就亮了?”板垣征四郎一开始还感到有些奇怪,现在的时间好像也才凌晨两点多三点不到,怎么天色就亮了呢?这不科学啊。

    下一霎那,板垣征四郎便突然间发现,这天空怎么是红色的?

    田中久一和小鹿原俊泗同时发现异常,不约而同的扭头看向窗外,然后,便看到了一副极其壮观、又极其可怕的景象,那种景象,就像是一大波流星火雨从天而降,又像是一大片的火烧云,从东方天际漫卷过来,似乎要焚烧尽整个世界!

    “八嘎!”田中久一从嗓子眼里崩出一声呓语般的咒骂,霍然跪坐起身。

    小鹿原俊泗更是刷的一下跳起身,身影一闪就来到窗前,吃惊的抬头看。

    “这什么情况?”板垣征四郎也跟着起身走到了窗户前,茫然道,“什么东西?”

    “司令官阁下!”田中久一却似乎有些品出味来了,说,“你可还记得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幸存者,是怎么形容淞沪独立团的炮击的么?”

    “纳尼?”板坦征四郎闻言一愣,一下答不上来。

    小鹿原俊泗却回答说:“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幸存者,当初是这样形容淞沪独立团的炮击的:整个天空都被红色的火焰充满,仿佛天都被烧着了,紧接着,这些火焰便纷纷攒落在我们的防御阵地上,炸裂,伴随着火焰的炸裂,更有无数钢铁弹片,就跟密集的雨点般攒落下来,无处可躲藏,也无人能够幸免……”

    板垣征四郎激泠泠的打了个冷颤,真是中国人的炮击?

    不,这不可能!板垣征四郎摇头,迅速将这个念头驱逐出脑海。

    这又怎么可能?淞沪独立团就算真有炮兵,顶天也就一个炮营,一个炮营的炮击,怎么可能有如此的效果?

    板垣征四郎死也不信,田中久一却是信了。

    “小鹿原君!”不等天际的流星火雨落下,田中久一便大叫起来,“快,你立刻保护司令官阁下躲入地下掩蔽所内!马上!”

    “哈依!”小鹿原俊泗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当即走到板垣征四郎面前,重重顿首说,“司令官阁下,请立刻转移吧!”

    “不,我不去!”板垣征四郎却断然拒绝,“我哪都不去!”

    小鹿原俊泗便拿眼睛看着田中久一,田中久一微微的颔首。
我和女友与闺蜜
    得到了田中久一的默许,小鹿原俊泗便不由分说,强行架起板垣征四郎就走,板垣征四郎身材矮壮,而且上了年纪,又哪里拗得过身材高大、且年轻力壮的小鹿原俊泗,很快就被强行拖入到了地下掩蔽所里。

    田中久一却不能躲起来,他必须坚守在作战室里。

    没一会,天际的那片流星火雨便呼啸着攒落下来。

    这片流星火雨真的由无数的火焰组成,而且这些火焰触地便炸。

    霎那间,田中久一的视野中便便连续不断的爆炸所彻底的充满,耳膜也被剧烈的轰鸣声彻底的充满,田中久一亲眼看到,通信处的房子被一点火星所击中,再轰然爆炸,漫天飞卷的烈焰之中,整栋房屋瞬间垮塌。

    这时候,如果从高空俯瞰日军第十二军的司令部,就会看到一副无比壮观、又无比瑰丽的璀璨景象,以真如车站为中心,方圆两公里的区域,已经彻底的化为了火海,熊熊火海中还不时有一团团的烈焰猛的绽放。

    这种景象,不亚于人间地狱!

    第十二军司令部的小鬼子们,就正在地狱烈焰中奔走哀嚎。

    “不好了,快跑啊……”几个鬼子伤员挣扎着从病房逃出来,结果没跑几步,一发火箭弹便挟带着刺耳的尖啸从天而降,然后轰的一声炸开,爆炸产生的气浪瞬间就将整个院子摧残得七零八落,几个鬼子伤员也被掀翻在地上。

    “不要慌,八嘎,给我顶住,统统不要慌……”一个鬼子的军官挥舞着军刀,试图弹压司令部的卫兵,然而话还没说完,一发火箭弹便已经从天而降,就在鬼子军官身边炸开,爆炸产生的气浪,一下就将鬼子军官撕扯成碎片。

    军火库里,场面就更加恐怖,第一波火箭弹落下,便引发了储存在军火库的弹药的连环殉爆,霎那间,整个军火库便炸成了一片火海,从高空俯瞰的那副地狱烈焰景象,有一大半倒是因为弹药库的殉爆而造成的。

    仅只是一次齐射,便几乎彻底摧毁了鬼子第十二军司令部,紧挨着鬼子第十二军司令部的军火库及野战医院也没能幸免,一霎那之间,第十二军的司令部、野战医院以及军火库便乱成了一锅粥,然而,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一刻钟后,还没等这边的小鬼子冷静下来,又一波流星火雨从天际飞卷过来。

    看着燃烧着的流星火雨就如火焰挂帘似的,从东方天际遮天蔽月的席卷过来,包括田中久一在内,第十二军司令部的每个鬼子都陷入到了深深的绝望之中,这样的轰炸,真的太让人绝望了,让人从灵魂深处感到恐慌以及无助。

    八嘎!田中久一眼睁睁看着一朵火焰从天空中攒落,在他的视野中急剧放大,可是他却一点躲的意思都没有,能往哪躲?这一片流星火雨几乎覆盖了方圆五公里的范围,他还能在转瞬间逃出五公里外?绝无可能!

    接着,那朵火焰便攒落在了田中久一面前的院子里,轰然炸开。

    然后,田中久一的视野便变得一片赤红,再然后就丧失了知觉,隐隐约约间,田中久一感觉到自己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