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2章 切腹自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02章 切腹自杀

    与此同时,在鬼子的十二军司令部。



    因为地下掩蔽所上方的房屋被炸塌,小鹿原俊泗和随行的十几个特种兵,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将压在出口上方的房梁清理掉,终于在倒塌下来的房屋废墟中清理出了一个仅供一人出入的通道,然后保护着板垣征四郎从通道回到地面。



    为了安全,小鹿原俊泗先让十几个特种兵上到地面,然后才由他亲自保护着板垣征四郎从通道里上来,当板垣征四郎和小鹿原俊泗上到地面后,却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放眼望去,只见司令部所在的车站,居然已经化为一片废墟!



    候车大厅、站台以及大门,还有连绵的仓库统统不见,彻底化为了废墟。



    不仅如此,许多废墟还在熊熊燃烧,还在不停的冒烟,空气中充满了烧焦的味道,有烧焦的房梁椽木,有烧焦的瓦砾,有烧焦的棉麻织品,还有,烧焦的人体残躯!小鹿原俊泗就看到两米开外,有一具被烧焦了的尸体。



    再往远看,军火库还有野战医院也是一片狼藉。



    充盈于耳畔的则是不绝于耳的惨叫,触目所见,也都是横七竖八的伤员。



    七八米外,司令部的两个作战参谋傻站在那里,目光涣散没有任何焦点,看上去,一副精神遭受过重创的失魂落魄样。



    那鬼样子,让人不自觉的联想到刚遭受过**的弱女子。



    数米开外,有个士兵正在废墟中拼命的寻找着,板垣征四郎和小鹿原俊泗注意到,这个士兵的右胳膊,自肩部以下已不翼而飞。



    诡异的是,这个士兵竟是神情麻木,没有惨叫。



    八嘎牙鲁!板垣征四郎咒骂了一声,彻底懵了。



    在地下时,板垣征四郎就已经想到,这次司令部必定会遭受重创,却还是没想到,居然会如此之惨烈!板垣征四郎努力的想要回忆起一些事件,把思路捋顺,却痛苦的发现,脑子里竟一片空白,竟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好半晌后,板垣征四郎才终于回想起一些事情。



    好像是司令部刚遭受了淞沪独立团的炮击,对,炮击,就是炮击!该死的,徐锐原来没有撒谎,淞沪独立团竟然真有这么庞大的炮兵集群!然而,让板垣征四郎很困惑的是,淞沪独立团的炮兵,此前究竟隐藏在哪里呢?



    还有他们的炮兵阵地,怎么构筑的?



    从炮弹飞行方向判断,淞沪独立团的炮兵阵地几乎与野战重炮兵第四旅团的炮兵阵地完全重桑!然而,老天作证,在一个小时之前淞沪独立团的进攻部队才刚刚推进到那里,他们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构筑起这么庞大的炮兵阵地?



    可怜的老鬼子,完全无法想象,淞沪独立团使用的其实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榴弹炮,榴弹炮因为后坐力庞大,必须进行加固,所以构筑炮兵阵地费时又费力,而火箭炮由于几乎没有后坐力,所以绞起发射架就能发射,根本用不着构筑阵地!永恒国度



    板垣征四郎还傻站在那里发懵,小鹿原俊泗却已经意识到危险。



    小鹿原俊泗毕竟在德国系统接受过现代军事理论教育,所以更容易接受新鲜事件,他已经敏锐的意识到了,淞沪独立团很可能用了某种新式火炮,这种火炮不仅杀伤力巨大,而且发射快捷移动迅速,否则,前后两次炮击所造成的破坏就很难解释。



    不仅如此,小鹿原俊泗更加意识到,危险正迅速临近!因为这已经不是淞沪独立团第一次使用这种火炮了,这之前在吴淞炮台,淞沪独立团第一次使用过这种新式火炮之后,紧接着就投入大量步兵,趁机发起全面反攻。



    结果,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因为被炸得晕头转向,短时间内便遭到淞沪独立团歼灭!



    现在,淞沪独立团再次使用这种新式火炮,而且这次的规模似乎比上次还大,轰炸的效果也要恐怖得多,那么接下来,淞沪独立团就一定会投入更庞大的步兵集群,趁着司令部的人员被炸得晕头转向之际,发起大规模的反攻!



    想到这,小鹿原俊泗的脸色便立刻沉下来。



    当下小鹿原俊泗走到板垣征四郎面前,说:“司令官阁下,按之前惯例,支那军在大规模炮击之后,肯定会投入步兵发起大反攻,若不出意外的话,淞沪独立团的步兵集群只怕已经快杀到了,所以,赶紧组织兵力防御吧!”



    “纳尼?反攻?”板垣征四郎的脑子已经不怎么好使了,茫然道,“不能吧,就算淞沪独立团的炮兵能够将炮弹投送到我们这边,可他们的步兵却被近卫师团还有第七师团围堵在上海市区呢,怎么可能直接向司令部发起总攻?”



    小鹿原俊泗说:“司令官阁下难道忘了,在近卫师团跟第七师团的中间,我们故意留出了一个缺口,还有,在杨树浦、吴淞镇那边,我们更是没有留一兵一卒,淞沪独立团完全可以从这两个方向悄悄的绕过来,再发起总攻!”



    “八嘎!”板垣征四郎闻言先是愣了一下,遂即低声喝道,“命令……”



    只可惜,令字才刚说出口,旁边的一个特种兵却突然大叫了起来:“支那人!”



    板垣征四郎和小鹿原俊泗霍然回头,便吃惊的看到,前方袅袅冒烟的废墟中,一大片影影绰绰的黑影犹如鬼魅一般往这边过来,虽然相隔极远,看不清那些身影的模样,但是只看那乌泱乌泱的队形,就知道那一定是中国人的总攻部队。



    原因非常简单,如果过来的是日军,绝对不会有这么多人!



    因为日军的条令非常严格,没有命令绝不许擅自离开阵地!



    “八嘎!”板垣征四郎的一颗心便立刻沉到了谷底,中国人还真会挑时候啊,在这个时候发动总攻,他们甚至就连像样的抵抗都组织不起来,因为在刚才的大轰炸之后,司令部的所有人员都还没从晕头转向中恢复过来?



    小鹿原大队的二十多个特战队员或许是唯一一支脑子还算清醒的成建制队伍。剑神轮回



    只可惜,仅仅凭借二十多个特种兵,已经绝无可能阻挡中国人的总攻,毕竟,那可是成千上万的中国军队!



    “保护司令官阁下,撤!”



    小鹿原俊泗瞬间就做出决定。



    眼下最要紧的,是尽快恢复十二军的指挥系统!



    当下二十多个特种兵护着板垣征四郎仓皇后撤。



    然而遗憾的是,小鹿原俊泗和手下的二十多个特种兵很快就发现,再想突围已经没可能了,因为四面八方到处都是中国兵的身影,这些该死的狡猾的中国兵,早已经悄无声息的迂回到了他们的身后,然后才从四个方向同时发起总攻。



    中国军队的包围圈迅速缩小,四周到处都是猛打猛冲的中国军队。



    小鹿原俊泗带着二十多个特种兵,边打边撤,躲进了一片废墟中。



    然而,指望中国兵会因为疏忽大意在放过对这片废墟的搜索,根本就是痴心妄想,很快就有一队中国兵嗷嗷叫着冲过来,没办法,小鹿原俊泗只能下令开火,这二十多个鬼子特种兵的枪法还是极准,枪声响过后,冲过来的中国兵便全部倒在了地上。



    不过,这边的枪声很快惊动了更多的中国兵,下一刻,黑压压的中国兵便从四面八方向这片废墟冲杀过来,看到这一幕,小鹿原俊泗的眉宇间不由掠过一抹惨然之色,看来,今天这一劫是躲不过了,也罢,就在这里为天皇陛下捐躯了吧。



    然而这个时候,板垣征四郎却突然说:“小鹿原君,你们快突围吧!你们会汉语,可以冒充中国人逃出去,所以,你们完全没有必要陪着我一起死,你们还是留着有用之躯,替天皇陛下继续尽忠吧,顺便,最后再帮我传达一次命令。”



    小鹿原俊泗闻言神情一凛,惨然说道:“司令官阁下,我们会保护你突围的!”



    “突围?算了。”板垣征四郎惨然一笑,摇摇头说道,“小鹿原君,你应该知道,我已经没有突围的机会了。”



    小鹿原俊泗闻言凛然,这个他确实知道。



    这一仗打成现在这样,日军的惨败可以说已经无可避免,作为日军的最高指挥官,等待板垣征四郎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就是用脚指头都能够想到,如果突围出去,十有八九只能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战死在这,好歹还能保留军人的荣誉!



    板垣征四郎又说:“小鹿原君,赶紧突围出去,将我的最后的命令下达给近卫师团以及第七师团,让他们不必再留在上海,所有的军火以及物资全都已经遭到摧毁,再留在上海只能是送死,所以还是撤回太仓一线,固守待援吧。”



    说完,板垣征四郎便盘腿坐下,然后抽出军刀。



    眼睁睁的看着板垣征四郎拿军刀刺进自己小腹,小鹿原俊泗牙都快咬碎,却并没有走上前去阻止,他不能阻止对方以武士的方式挽回命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