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8章 淞沪之虎-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08章 淞沪之虎

    与此同时,在延安。

    延安就没有蒋委员长的这个技术了,没有办法直接收收到来自上海的电波信号,所以还是靠着新四军军部的电报才知道的消息,不过有一点,延安跟重庆却是一样一样的,那就是同样关注着第三次淞沪会战的最新进展。

    从新四军军部转发来的电报中得知,淞沪独立团即将要展开大的作战行动之后,毛主席和周副主席、朱老总就在时刻关注着淞沪战局的发展。

    一大早,周副主席和朱老总便联袂来到了毛主席的窑洞,周副主席的手里还拿着一纸电报,一进门,两人便发现毛主席盘腿坐在坑上,正在批文件,而插在案头的蜡烛居然还没熄灭,很显然,毛主席昨天晚上又没有睡。

    当下周副主席便说道:“主席哪,你又是一晚上没睡哪?”

    朱老总也说道:“老毛,你这样可不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哪。”

    毛主席却把抽剩下的烟蒂掐灭,然后带有浓重的湖南口音的普通话说:“没事,这都已经习惯了,你们让我早睡哪,我还睡不着。”

    说完,毛主席便注意到了周副主席手里的电报。

    “呀,这是淞沪独立团的电报?”毛主席问道,“说说,打得怎么样了?”

    “打得怎么样了?”朱老总一屁股坐到了坑上,“老毛,说出来吓你一跳。”

    “哦?”毛主席笑着说,“老总都这么说了,那结果肯定是不错的喽,这么说,徐锐这回又打了一个大胜仗?”

    朱老总摆手说道:“倒也没到最后见分晓的时候。”

    周副主席也说道:“就目前来说,暂时只能说是赢了一半。”

    毛主席便习惯性的拿起一张纸片,又从案头的小簸箕里拿了一撮烟丝,一边自己卷制土烟一边说:“为什么这么说?”

    周副主席回答说:“是这样的,淞沪独立团在今天凌晨绕过了前线的鬼子步兵,直接向纵深阵地的鬼子司令部及两个师团部,还有炮兵阵地发起总攻,到天亮时,鬼子司令部、两个师团部以及重炮阵地都被我军摧毁,这几处目标的鬼子守军基本被全歼,缴获的武器装备也是不少,但是,近卫师团和第七师团的几个步兵联队,仍然保持着相对完整的建制,最后能否全歼,还是个未知数。”

    朱老总便接着说:“虽然是未知数,但是据我估计,机会还是很大的!”顿了顿,朱老总又接着说,“因为徐锐这个小家伙,还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呢,这一次我也坚信,他是绝对不会让我们失望的,老毛你说是吧?”

    毛主席却似乎没有听到周副主席的后半句,问道:“你们刚才说什么?淞沪独立团居然绕过前线的鬼子步兵,直接向纵深阵地的鬼子司令部、鬼子师团部还有重炮兵阵地,发起了总攻?而且最后居然还拿下来了?”

    周副主席点头说:“事实就是这样的。”

    毛主席愕然说道:“这我就不明白了,就算前线鬼子几个步兵联队中间有空档,就算淞沪独立团的总攻部队能穿插过去,可是当他们向鬼子的纵深阵地总攻时,前线的鬼子步兵为什么没有及时回援呢?如果鬼子步兵在这个时候回援,淞沪独立团岂不是立刻就会陷入腹背受敌的绝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综漫之自由主义

    “主席,你看完电报就明白了。”说完,周副主席便把手里拿拿的电报推了过来。

    毛主席这才拿起电报,仔细的阅读起来,看完之后,脸上才终于流露出恍然之色,然后赞叹着说道:“虎将哪!这样的战法,这样的魄力,这样的战机捕捉能力,也只有虎将这个称谓才能够形容一二,这个徐锐可真是一员虎将啊!”

    “虎将?”朱老总说,“嗯,他就是淞沪之虎!”

    “淞沪之虎?”周副主席说,“这绰号响亮。”

    这原本只是毛主席和朱老总、周副主席之间的一句玩笑话,却没想到,最后淞沪之虎真成了徐锐的绰号。

    (分割线)

    在上海,百老汇大厦。

    新鲜出炉的淞沪之虎正在发火。

    王沪生拿着电报走进作战室时,徐锐正在冲杜俊杰发火:“找,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板垣征四郎、饭田贞固还有国崎登这三个老鬼子找到,哦对了,还有将官刀,这三个老鬼子的将官刀一定要给我拿回来!”

    王沪生可是向军部首长打过包票的,这事儿徐锐也知道。

    不过军刀还只是小事,三个鬼子中将居然一个没找到,这才是大事!

    真要是让板垣征四郎、饭田贞固还有国崎登这三个老鬼子给跑掉了,那这次的战果就要大打折扣。

    “是!”杜俊连声应道,“我这就让人给杨副团长发电报,让他组织民兵对各个战场进行拉网式的搜索,无论如何也要把板垣征四郎、饭田贞固还有国崎登这三个老鬼子给找到,还有他们的军刀,也必须得找到!”

    “不止这三个老鬼子。”徐锐却又说道,“按鬼子的编制,是师团下面还有旅团,所以还有四个步兵旅团的旅团长,还有野战重炮兵第四旅团旅团长,这都是少将,这五个鬼子少将也得找到,还有他们的将官刀也不能够放过!”

    “是!”杜俊杰忙道,“我这就让人给杨副团长发电报。”

    说完,杜俊杰又扭头对身后站着的一个作战参谋说道:“那个谁,立刻将团长的指示精神传达给杨副团长,让杨副团长立刻组织民兵对各个战场进行拉网式搜索,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团长刚才说的八个鬼子将军给找出来!”

    “别忘了还有军刀!”徐锐最后又加了一句。

    “是!”作战参谋答应一声,转身匆匆走了。

    王沪生这才走作战室,对徐锐说道:“老徐,火气挺大。”

    徐锐没有理会王沪生,他的心情确实不太好,不过并不是因为没有找到板垣征四郎、国崎登和饭田贞固这三个老鬼子,而是因为在昨晚的行动中牺牲了三个狼牙,这可是狼牙,几乎都没地方补充的,全团会武术的就那么几十个。
魔尊大人追妻记
    杜俊杰站在徐锐身后,给王沪生连连使眼色。

    王沪生便叹息了一声,说:“老徐,你看开些。”

    “是小鹿原那个龟孙!”徐锐一拳砸在桌子上,恨声道,“早晚撕了他!”

    “先不说这个,给你说个高兴点的。”王沪生说完便将手中电报递过来,又道,“延安发来嘉奖电,毛主席、周副主席还有朱老总可是点明表扬了你,说你在第三次淞沪会战之中展现出了高超的指挥造诣以及过人的胆识,还夸你是淞沪之虎。”

    “淞沪之虎?这怎么敢当。”徐锐嘴上说不敢,脸上却早已经欣然笑纳。

    “虚伪!”王沪生轻哼一声,又说道,“不过毛主席他们也说了,让你戒骄戒躁,争取将被困在市区的五个鬼子联队也给全歼了。”

    “不是五个,是六个!”徐锐哼声说,“回援的近卫步兵第四联队也让我们围了!”

    “是吗?”王沪生闻言大喜道,“回援的近卫步兵第四联队也让我们围住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也就刚才。”杜俊杰说,“接到团长的命令后,一营便立刻改变了部署,对从苏州河战场突围的那两个近卫联队严防死守,寸步不肯相让,但是对回援的近卫步兵第四联队却是果断让开去路,任其长驱直入,然后,在两股鬼子会合之后,再合扰包围圈!”

    “漂亮!”王沪生奋然说,“干得漂亮,这么说这次真有机会打个残灭战!”

    “但也不能高兴得太早。”徐锐沉声道,“第七师团的战斗力也就一般,但是小鬼子的三个近卫步兵联队的战斗力却着实不弱!一营未必能顶得住!”

    王沪生皱眉说:“那就赶紧让龙华的五营前去增援一营!”

    “已经上去了!”杜俊杰道,“但既便是加上五营,也未必就稳操胜券。”

    “那倒也是,常言道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是原本就穷凶极恶的鬼子!”王沪生皱着眉头说,“还有没有别的部队可调?”

    “已经没了。”杜俊杰摇头,“我们的兵力已经用至极致了!”

    淞沪独立团的兵力确实已经用到极致,时至今日,全团真正有战斗经验的老兵,满打满算也就剩三四千人,剩下的全都是刚补充进来的民兵,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今天凌晨的这次总攻,让不少民兵有了第一次的实战经验,所以不至于临阵露怯。

    但既便这样,面对近卫师团三个步兵联队的绝地反击,也还是十分吃力!

    “老王,我还是不太放心!”徐锐说道,“我现在就带着狼牙大队赶过去,指挥部就交给你们两个了!如果有什么急事,电报联络!”

    说完了,徐锐转身就往外走,一边大吼:“狼牙大队,集合!”

    徐锐曾说过,狼牙大队是一支战略性的攻击力量,应该尽量避免参与战术性的作战行动,但是事实上,徐锐却一再的食言,没有办法,实在是手中可用的力量太少了!所以每到关键时候,还是得拿狼牙大队顶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