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9章 狗急跳墙-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09章 狗急跳墙

    看到投入进攻的部队又一次败退下来,鹰司十六快要气疯了,也快急疯了,因为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随着弹药一点点的消耗,随着几个近卫步兵联队的锐气消褪,局面正变得越来越恶劣,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鹰司十六是近卫步兵第二旅团的旅团长。

    一般情况下,小鬼子的步兵旅团都不是独立存在的作战单位,而是跟随师团主力一起行动的,所以旅团长是不能够独立指挥部队的,只有在编成支队时,步兵旅团长才会被临时委任为支队司令官,比如重藤支队、饭田支队。

    但是鹰司十六的情况却不同,他是被近卫师团的师团长饭田贞固派到苏州河前线,来负责协调近卫步兵第二联队以及第三联队之间的作战行动的,换句话说他只是个联络官,而不是指挥官,但是,在近卫师团的师团部遭到摧毁后,情形却变了。

    现在,华中派谴军司令官东久迩捻彦已经下令,以近卫步兵第二联队、第三联队以及第四联队作为基干,临时编成了鹰司支队,并由鹰司十六全权负责。

    从构成上看,这个鹰司支队也算是一朵奇葩了,因为一般的鬼子支队,都是两个步兵联队加上一个炮兵联队所组成,再辅以一些辅助部队,可是鹰司支队却有三个步兵联队,而没有辎重兵、骑兵、炮兵等任何辅助部队。

    所以,这也严重的削弱了鹰司支队的突防能力。

    因为没有炮兵火力支援,鹰司支队的突防行动一次次遭到失败!

    看到出击的部队又一次溃败下来,鹰司十六急坏了,当即将担纲主攻的步兵第二联队的联队长久我真乃、副联队长今出川茂一两人叫到指挥部。

    “久我君,今出川君,你们在搞什么啊?”鹰司十六愤怒的大吼道,“这都已经过增半个多小时,却连一个小小的街口都拿不下来?这样下去,要什么时候才能够冲出市区,什么时候才能够突围出去?”

    “哈依!”久我真乃重重顿首,并未分辩。

    今出川茂一却说:“支队长,支那军的火力太密集了,我们的机枪火力不如他们,又缺乏炮火支援,以至于迟迟无法突破对方的防线……”

    “不要对我说什么客观理由,我不要理由,我要结果,我只需要结果!”鹰司十六很不客气的打断了今出川茂一,又道,“没有炮兵难道不打仗了?我最后给你们半个小时,在半个小时之内,必须突破前面街口,否则,你们就准备切腹以谢天皇陛下吧!”

    “哈依!”久我真乃和今出川茂一同时顿首,然后转身匆匆离开了指挥部。

    一回到联队部,久我真乃就对今出川茂一说:“今出川君,你把步兵第一、第三大队的残兵全都集合起来,这一次,我要亲自率领他们发起决死冲锋,如果我战死了,你再率领步兵第二大队的残部,继续发动再一次的决死冲锋!”

    稍稍停顿了下,久我真乃又道:“这次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哈依!”今出川茂一顿首说道,“不过还是由卑职先率领步兵第一、第三大队的残部先行决死冲锋,若卑职不成功,联队长再冲锋不迟!”帝乱华夏

    “也好。”久我真乃并没有跟今出川茂一争执,当下顿首说,“拜托了!”

    “哈依!”今出川茂一再次顿首,然后大喝道,“命令,步兵第一大队、步兵第三大队全体官兵,紧急集合!”

    (分割线)

    这时候,对面的石长庆也预感到鬼子要拼命了。

    石长庆将五营长陈柏西叫到面前,说道:“老陈,我们已经挫败鬼子的两次进攻,有道是事不过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小鬼子肯定要拼命了。”

    陈柏西深以为然的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这次我们未必能顶得住。”

    “所以我们得早做准备。”石长庆沉声说,“我看不如这样吧,我把一营的战斗骨干都集中到一起,组成一个突击队,关键时刻,还可以向小鬼子发起反突击,剩下的部队就暂时交给你指挥,阵地也由你来守,怎么样?”

    “没问题。”陈柏西很爽快的答应下来,又道,“老石,要不要我再从五营抽调一批战斗骨干给你们营?”

    “不用,突击队贵精不贵多。”

    这就是**跟国民党的区别。

    国民党的军官,想的都是保全自己,消耗别人,而**的绝大多数指挥员,脑子里想的就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打胜仗!为了实现这个大目标,别的东西都可以忽略!这倒不是说国民党的军官人品就一定差,而是大环境决定的。

    国民党的大环境就是这样,逼得你去保全自己。

    而**的大环境却相反,逼着你挖空心思的打胜仗!

    所以在战场上就出现了非常具有戏剧性的一幕,同样的士兵,在淮海战场上被解放军打得兵败如山倒,八十万精锐却被六十万解放军打成歼灭战!然后,还是这批士兵,在朝鲜战场却打得十八国联军找不着北,将刚刚经受过太平洋战争的血与火的洗礼的美军,从鸭绿江边一直赶到三八线,所以才说,国民党输得并不冤!

    言归正传,石长庆当即从一营挑选了一百多名骨干老兵,组成了一个突击队,然后将剩下的三百多残部交给了陈柏西,经过连番恶战之后,一营就剩这么点人了,不过,陈柏西的五营也没好到哪去,全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五百人。

    这边刚准备好,小鬼子的第三次进攻就开始了。

    首先开火的是鬼子的炮艇,之前突袭苏州河时,小鬼子动用了二十艘小炮艇,突袭得手之后,这二十艘炮艇也没离开,而是一直游走在苏州河对近卫师团提供火力支援,不过打到现在,已经只剩下两艘炮艇了。

    其余的炮艇已经被摧毁了。

    不过剩下来的这两艘炮艇吨位最大,装甲最厚,火力也最猛。战国之鹰

    两艘炮艇,两门57mm口径主炮还是很厉害的,一炮打过来,直接就能将砖混结构的墙壁打一个大洞,不过最多也就是这样了,动能弹用来杀伤装甲目标还是很有效果,但是用来杀伤散兵就显得有些不够用了。

    但是炮艇上的几挺重机枪还是威胁不小,密集的火力扫过来,对面的五营官兵立刻被压得头都抬不起,趁着这个机会,今出川茂一高擎着军刀往前一挥,早就在他身后待命多时的三百多个鬼子,便立刻端着刺刀猛扑了过来。

    这个时候,五营官兵就不能够不冒头了。

    陈柏西率先迎着鬼子的重机枪火力起身,举起手枪对着前方就是叭的一枪,然后声嘶力竭的长嗥起来:“打,给我打,给我狠狠的打!”

    下一霎那,阵地上的五营官兵便纷纷起身,猛烈开火。

    小鬼子也真的是急眼了,竟然是不惜代价,直接就冷兵器时代的密集队形,端着刺刀往这边猛扑过来,前面的鬼子中枪倒下,后面的鬼子便直接踩着前面鬼子的尸体,端着刺刀片刻不停往前冲,一转眼之间,便已经迫近到五营的阵地前。

    “同志们,跟鬼子拼了!”陈柏西大吼一声,抄起鬼头刀就冲出环形街垒。

    坚守在阵地上面的五营官兵见状,便立刻端着刺刀跟着跃出街垒,跟蜂拥而至的鬼子展开了白刃格斗。

    然而,令人感到震惊的是,总攻的鬼子都已经迫近到五营阵地前,负责提供火力掩护的两艘鬼子炮艇,居然还没有停止射击,而且继续以重机枪、战防炮对五营的各个机枪火力点实施火力压制,竟然不顾误伤自己人!

    “哒哒哒……”密集的机枪火力覆盖过来,正在白刃战的五营官兵和鬼子,便立刻一片片的倒了下来,不过倒下的更多的是五营官兵,虽然是无差别的攻击,但是鬼子炮艇在选择射击目标之时,还是会朝着中国人多的地方打。

    陈柏西见状顿时睚眦欲裂,小鬼子还真是狗急跳墙了!

    不过事到如今,陈柏西也没有任何的选择,只能拼了!

    “同志们,打,给我狠狠的打!”陈柏西一刀砍翻一个鬼子,再抽空连开两枪,将一个鬼子军曹摞倒在地,然后,当他再次举起手枪,瞄准另一个小鬼子时,密集的机枪火力突然间扫射了过来,一下就在陈柏西胸口绽放出一朵朵的血花。

    陈柏西并不强壮的身躯剧烈的颤动了一下,然后一头歪倒在地上。

    弥留之际,陈柏西看到五营官兵已经不支,不少鬼子已经突入到了环形街垒中,刚刚补充进五营的这些新兵蛋子,战斗力还是差了些,好在,就在这个时候,石长庆率领的突击队及时的反击了,一个反击,又将鬼子赶了出来!

    看到这里,陈柏西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永别了,囡囡,母亲,还有我深爱的祖国!不过,我坚信,终有一天,中华民族将再一次君临天下!囡囡将可以生活在阳光和鲜花下,而不必担心在玩耍的时候,会有异**人拿着刺刀来威胁她们,别了,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