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0章 使命召唤-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10章 使命召唤

    这次出击的几百个小鬼子,包括近卫步兵第二联队的副联队长今出川茂一在内,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回去,不是死在了淞沪独立团官兵的刺刀下,就是死在自己人的机枪下,小鬼子的决死冲锋还真不是开玩笑的。



    不管成不成,这些鬼子都没打算再回到出击阵地了!



    通过望远镜,看到最后一个鬼子在转身逃跑的时候,被炮艇上的重机枪给击毙,久我真乃的一张脸便立刻黑成了锅底!他不是因为有士兵转身逃跑而生气,毕竟个体有别,几百个官兵中间有个别怕死的很正常。



    让久我真乃感到生气的是,这次进攻又遭到了挫败!



    这已经是近卫步兵第二联队的第三次进攻,又败了!



    “八嘎牙鲁!”久我真乃从牙缝里崩出一句日本国骂,然后扭头对身后站着的那个鬼子少佐说,“稻田君,集合部队吧!”



    “哈依!”鬼子少佐一顿首,旋即扭头喝道,“各步兵中队,集合!”



    只片刻,近卫步兵第二联队所属步兵第二大队的五百多个鬼子兵便完成了集合,这也是久我真乃手里最后剩下的力量了!剩下的两个步兵大队已经全部打完,联队部直属的少量辅助兵种比如炮兵、医务兵,也已经全部补充光了。



    久我真乃的目光从五百多鬼子的队列前扫过,神情显得越发阴沉。



    因为从这五百多鬼子的身上,久我真乃感受不到一点近卫师团应有的仪容仪表,眼前的这支疲惫不堪又蓬头垢面的部队,根本无法使人相信居然是近卫师团,真不敢相信,近卫师团居然也会有如此之落魄的时候!



    只不过,落魄只是仪容仪表!



    这支部队的斗志还是很高昂!



    大部分官兵的眼神中,都流露出狂热的斗志!



    很显然,剩下的这五百多名勇士,全都可以随时随地为天皇而死!所以,根本无需做什么战前动员,直接就可以投入到进攻。



    更何况,也确实没有时间搞什么战前动员了。



    反手抽出军刀,久我真乃便第一个大步向前。



    下一刻,稻田良平和步兵第二大队的五百多个鬼子兵,便纷纷端着刺刀,跟在久我真乃的身后,汹涌向前。



    (分割线)



    前方守军阵地。



    石长庆叹了一口气,回头对王嘉庚说:“庚子,阵地怕是守不住了,你去跟团长和政委报个信,就说我们一营还有五营没有给他们丢脸!”



    石长庆知道王嘉庚儿子才刚满月,所以想给他个活命的机会。



    这里现在还剩下不到五十人,他照顾不了所有人,照顾一个还是可以的。



    王嘉庚的眼睛却一下就红了,说:“营长,我不去,我要跟弟兄们在一块!”



    顿了顿,王嘉庚又接着说道:“活,大伙就一起活,死,大伙就一起上路!”不死女僵尸,第一女尸皇



    石长庆再叹了口气,摇头说:“你不替你自己想,也得替你儿子想想,他才刚满月,你要是不在了,让他们孤儿寡母的怎么活?”



    听石长庆提到刚满月的儿子,王嘉庚的心就莫名的一揪,他的眼前瞬间就浮现起了娇妻的容颜还有她怀里胖嘟嘟的婴儿,他是那样的深爱着他们啊,他是多么的希望能够一直陪伴在他们身边,如果可以选择,他是真的不想离开他们。



    但是下一刻,王嘉庚便强行将妻儿的影子驱逐出了脑海。



    不是他绝情,不是他冷血,而是他比谁都更清楚,他如果在这时候退缩,妻儿或许可以得到更好的照顾,但是更多的少妇却会因此成为寡妇,更多的像囝囝那样的幼儿会因此失去父爱,他从来不是一个伟大的人,但是他懂得使命二字!



    什么使命?使命就是,到了那个时候你必须那么做!



    身为军人,到了需要牺牲时,你就必须义无返顾的顶上去!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没一个人愿意承担使命,那是十分可怕的!



    王嘉庚曾经放下使命,希冀着别的同胞能够承担起使命,而他却可以从此一直陪伴在亲人妻子的身边,可是最后,他却发现错了,当山河破碎民族沉沦,世上便再无乐土,超然于战火的蹂躏终究只是奢望,在租界也不行!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穿回军装回到部队。



    自从他重新穿上军装,重新回到军队,使命这二字,就已经深深融入他的血脉!



    因为使命,所以绝情!因为使命,所以热爱!因为使命,所以他愿意付出一切,不仅仅只是他的生命,还有他对妻儿的承诺!他曾经承诺过要守护娇妻一辈子,他曾经承诺过要保护儿子到成年,可是现在他要食言了!



    当下王嘉庚坚决的道:“营长,我要跟弟兄们在一块!”



    “那好吧。”石长庆便也不再坚持,“待会儿自己小心。”



    说话之间,前方汹涌而来的鬼子便已经转过街角,出现在了一营官兵的眼面前,石长庆便毫不犹豫的横转盒子炮来了个长点射,一边大吼道:“打,给我狠狠打!”



    坚守在阵地上的四十多个残兵便纷纷开火,将仇恨的子弹射向前方街口。



    刚刚从前方街口冲出来的鬼子便立刻一排排倒下,由于街道太过于狭窄,小鬼子的队形完全无法展开,所以索性采取密集队形,打人海战术!前面鬼子一排排倒下,可是后面的鬼子却毫无畏惧,依然端着刺刀往前猛冲。



    “给我打,狠狠的打,打死狗曰的!”



    石长庆换了一个弹夹,又一个长点射,瞬间摞倒了好几个鬼子。



    然而好景不长,很快,停泊在苏州河上的两艘鬼子炮艇也再一次开火了,六七挺重机枪猛烈扫射过来,密集的弹雨瞬间打得一营官兵赖以藏身的街垒工事火星四溅,好几个官兵反应不及,立刻被摞倒在地,石长庆和剩下的官兵也被压在街垒后面,头都抬不起来,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鬼子往前冲。
贫道失礼了


    “机枪呢?机枪反制,机枪手!机手手!”



    生死关头,石长庆无比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然而,设在街边一栋洋房天台上的重机枪却毫无反应。



    营长,我去!王嘉庚大吼一声,以最快的速度冲进街边洋房,又以最快的速度顺着楼梯上到天台,然后双手握住勃朗宁重机枪的枪把,用力摁下了按钮,下一霎那,沉寂已久的重机枪便再一次开始猛烈的喷吐火力。



    重机枪的火力就要比步枪凶残多了。



    转眼之间,顺着大街往前冲锋的鬼子就被摞倒了至少上百个!



    两艘鬼子炮艇的几挺重机枪也纷纷掉转目标,对王嘉庚实施火力压制。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王嘉庚的这个重机枪火力点选位很刁,整个隐藏在汉白玉质地的栅栏后面,鬼子的重机枪根本穿透不了。



    然而,鬼子除了机枪,还有战防炮!



    片刻之后,停泊在苏州河上的其中一艘鬼子炮艇,向着王嘉庚所在的重机枪位连续发射了两发动能弹,第一发动能弹偏离目标,第二发动能弹却是直接命中了目标,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王嘉庚的身体就直接被撕成碎块,重机枪也被打成了废铁。



    动能弹的杀伤范围虽然比榴弹要小,但集中释放的能量更大!



    刚刚还在向着前方猛烈喷吐火力的勃郎宁重机枪,瞬间哑了!



    “嘉庚?!”石长庆瞠目欲裂,当即迎着纷飞的弹雨探起身来,平举着二十响盒子炮对准前方又是一个长点射,这个时候,鬼子却已经冲到了环形街垒前,石长庆一个弹夹刚刚打完,来不及换一个新的,一个鬼子就端着刺刀猛刺过来。



    石长庆一拧身躲过,拿盒子炮的枪托砸向鬼子面前,那小鬼子却也不躲,甚至都没有减速,反而脚下一个蹬地,整个人就跟炮弹似的撞在了石长庆的身上,石长庆的这一枪托正中鬼子的面前,将鬼子砸个满脸开花,但是石长庆也被撞得飞了出去。



    这一撞,直接就把石长庆给撞得岔了气,好半天后,他才终于缓过气来,然后才扶着墙壁转起身来,抬头一看,石长庆的脸色却立刻黯淡下来,因为阵地已经失守,最后剩下的四十多个残兵也大多战死,只剩下两个残兵还在拼死抵抗。



    但很快,两个残兵也被几十个鬼子围住,乱刀捅死!



    只不过在临死之前,那两个残兵又各自捎带上了一个鬼子垫背。



    紧接着,剩下的鬼子便朝石长庆扑过来,石长庆举枪扣动扳机,却只发出咔咔的空仓声响,这才想起弹夹空了,伸手摸胸前的弹袋,却发现弹袋也是空的,当下惨然一笑,拿二十响盒子炮当暗器扔出去,却被冲在前面的鬼子轻松躲过。



    狗曰的,看来这百十来斤今天是真要交待在这里了!



    狗曰的,来罢来罢,爷爷这儿有好吃的留着给你们!



    石长庆狰狞的笑笑,当即从腰间摘下一颗香瓜手雷,然后毫不犹豫的磕开引信,四十八瓣的香瓜手雷便立刻开始呲呲的往外冒青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