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1章 覆灭在即-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11章 覆灭在即

    在石长庆的印象中,鬼子这时多会仓皇不迭的后退,所以,尽管不能在临死之前多拉几个鬼子垫背,但是能够看到小鬼子的狼狈相,石长庆还是感到莫名的惬意,他就喜欢看鬼子狼狈的样子,这比杀了鬼子还让他感到酸爽。



    然而这次石长庆却失算了,鬼子竟然并未仓皇后退!甚至都没有卧倒!



    对于石长庆捏在手里的那颗正呲呲冒烟的香瓜手雷,围上来的几个鬼子竟然跟没有看到似的,反而加快了脚步,然后高高举起军刀,照着石长庆的心口猛刺下来,这些狗曰的小鬼子还真凶残,宁可被手雷炸伤,也要用军刀杀了石长庆!



    不过,由此也足见这几个鬼子有多么的恨石长庆了!



    石长庆并不知道,举着军刀捅下来的那个鬼子就是久我真乃!



    久我真乃确实恨极了石长庆,或者说恨极了淞沪独立团的每一个官兵,所以,他绝对不愿意放过每一个用刀杀人的机会!



    手雷爆炸至少需要四五秒钟,但是杀人只需要一秒!



    久我真乃早就已经算计好了,结果这个中国人之后,他还有足够的时间闪躲,他甚至于仿佛已经看到利刃切入眼前这个中国兵体内时的情景了,然而下一个霎那,他的眼角余光却忽然发现了一点寒星,从右前方两点钟方向倏的射过来。



    久我真乃本能的偏了一下头,却还是没能完全躲过。



    射过来的这点寒星是颗子弹,尖啸着从久我真乃的左眼射入,又从右耳透出,在射穿了脑袋的同时,也带走了他的生命!久我真乃的这一刀便未能刺下,身体就跟被人用锯子锯倒的一截木头,直挺挺的倒了下来。



    下一刻,咻咻的子弹尖啸声便连续响起,不绝于耳。



    紧跟在久我真乃身后的鬼子也纷纷倒下,当场毙命!



    石长庆猛然一愣,旋即又猛然惊醒过来,咒骂一声,抖手将手雷扔出去,然后一个翻身藏到了一个鬼子身后,手雷几乎是刚扔出去就轰的炸开,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绝大部分破片都被久我真乃的尸体给挡住了,石长庆只是受到了波及。



    但是既便是这样,石长庆也是好半天没能缓过气来。



    等到石长庆再次缓过气来,恢复意识后,却发现鬼子已经被再次击退了。



    石长庆定睛看时,却意外发现徐锐居然坐在他面前,当下便要起身敬礼,但是才刚坐起一半便又哎呀一声跌坐回地上,刚才的爆炸,虽然破片被久我的尸体挡住了,但是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却还是撞断了他的腿。



    因为剧疼,石长庆的额头上立刻冒出了豆大的冷汗。



    徐锐便回头打了一个手势,说:“担架队,快把石营长抬回医院去!”



    “我不去!”石长庆立刻大声拒绝,“团长,我哪都不去,我要守在这里,我要跟一营还有五营的弟兄在一起,我哪都不去,不去不去……”刚开始,石长庆的情绪还算正常,但是说了没有两名,整个人的情绪就完全的失控了。
凤凰涅槃凰帝擒天


    徐锐再次一挥手,担架队便把石长庆强行抬了下去。



    徐锐又回过头问钻山豹道:“豹子,那边什么情况?”



    钻山豹沉声说道:“我刚才到另外几个路口看了下,情况都还好,显然,苏州路才是小鬼子的首要攻击方向,其余几个方向都只是牵制而已,所以压力不大!但是,苏州路这边的压力就大多了,我刚才赶到时,这里就已经只剩石营长一个。”



    徐锐便叹了口气,惨烈哪,除了另外几个路口的三个连,守在苏州河边的三个连几乎全员战死,不过,这三个连的牺牲并不是没有代价,无论如何,近卫师团的三个近卫步兵联队终归是被他们堵住了,小鬼子,已经覆灭在即了!



    (分割线)



    几乎同时,东久迩捻彦乘坐的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在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后也降落在了昆山飞机场。



    一下飞机,东久迩捻彦的目光便从前来迎接的军官队列中扫过去,却居然没有发现小鹿原俊泗的身影,当时就怒问道:“小鹿原君在哪里?”



    在天上时,东久迩捻彦就把整个战局都梳理了一遍,却始终找不着问题的症结。



    还是那话,徐锐所使用的火箭炮集群已经超越时代,所以无论是板垣征四郎还是东久迩捻彦,完全无法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在他们看来,淞沪独立团对日军纵深阵地的总攻完全是不符合军事逻辑的,也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



    板垣征四郎直到自杀,都没有弄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想不明白,东久迩捻彦便开始迁怒到小鹿原俊泗头上。



    首先,你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不是很厉害么?结果到了上海之后,跟狼牙的几次交锋全部遭到完败,几个作战目标一个都没有达成,这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呢?帝国花了大量人力以及物力打造的特种部队,难道就是这样子的?



    其次,在袭扰行动失败后,特战大队的任务就已经改成了保护第十二军司令部以及近卫师团及第七师团的师团部,使之免遭狼牙斩首,可是最后,这三个目标却还是遭到了淞沪独立团摧毁,虽然不是狼牙干的,可是有区别吗?



    你们不是特战大队吗?当危险发生为什么不及时预警?



    最后,保护第十二军司令部以及两个师团部的任务都已经宣告失败,甚至连板垣征四郎都切腹自杀了,可是你小鹿原俊泗却居然还有脸继续活着?好吧,姑且你身怀使命,有板垣征四郎临死前的遗命需要传达,可是传达完了命令之后呢?



    当下东久迩捻彦便问前来迎接的昆山宪兵队长小岛健:“小鹿原君呢?”



    小岛健一顿首说道:“殿下,小鹿原大佐在向前线的各个步兵联队传达完了板垣司令官的遗命之后,便带着特战大队离开了昆山,不知去向。”



    “纳尼?”东久迩捻彦脸立刻黑下来,“不知去向?”



    “哈依。”小岛健重重顿首说,“确实没人知道特战大队去了哪里。”大清贤后



    “八嘎!”东久迩捻彦的脸肌抽搐了下,又怒问道,“他临走之前,可曾留话?”



    小岛健闻言先是愣了一下,遂即又说道:“有,小鹿原大佐临走前,曾经让卑职给殿下捎带一句话,说他会在三天之后联络殿下你。”



    “八嘎!”东久迩捻彦怒道,“三天之后再联络?他以为自己是谁啊?一个小小的大佐也想指挥我吗?简直是不知所谓!”



    只不过,恼火归恼火,眼下东久迩捻彦却无可奈何。



    当下东久迩捻彦又问:“上海的战局现在怎么样了?”



    “殿下,非常不乐观。”小岛健沉声说道,“卑职不久前刚刚联络过鹰司支队,得知鹰司支队的进攻,又一次被淞沪独立团给瓦解了,而在这次进攻被瓦解之后,鹰司支队已经无力再次组织大规模的进攻了,因为……”



    因为什么,小岛健没有接着说下去。



    但是东久迩捻彦却是知道的,因为鹰司支队,也就是近卫师团的三个近卫步兵联队,已经弹药耗尽了,没了弹药,进攻也就没办法打了,总不能真让三个近卫步兵联队的官兵,端着刺刀迎着中国人的轻重机枪发起冲锋,对不对?



    “八嘎!”东久迩捻彦的脸肌抽搐了下,又道,“第七师团的几个联队呢?”



    小岛健摇了摇头,说:“第七师团的三个步兵联队也差不多,在今天上午向淞沪独立团的防线发起了十几次进攻,却全部遭到瓦解。”



    “八嘎!”东久迩捻彦怒道,“怎么会这样?就算是第十二军的纵深阵地遭到了摧毁,可前线各个步兵联队如果往回打,支那军应该是,挡不住皇军的呀?毕竟他们所能携带的弹药有限,打完总攻之后,又还能剩下多少弹药呢?”



    在来的飞机之上,东久迩捻彦就反复想过这个问题。



    向第十二军纵深阵地总攻的中**队也就五六千人,而且都是轻装出击,单兵所能携带的弹药都是十分有限,总攻顺利完成之后,他们身上的弹药也就所剩无几了,这时候他们又立刻投入到了阻击战,弹药又能支撑多久?



    从市区紧急调运?可那也得需要时间!



    反正东久迩捻彦是怎么也没有整明白。



    不过这次,东久迩捻彦的困惑却是很快就被解开了。



    小岛健说:“殿下,根据第七师团报告,淞沪独立团应该是在闸北事先构筑了地道,然后正是通过地道将弹药快速输送给了外围的阻击部队,也就是刚刚参加完了总攻的部队,所以参与阻击的中**队并未出现弹药危机。”



    “八嘎,事先构筑了地道?!”东久迩捻彦瞠目结舌。



    这一刻,东久迩捻彦真的是有些怕了,淞沪独立团居然早早的就在闸北挖好了地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徐锐早就已经算计好了会有这结果!这更意味着,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徐锐设计好的陷阱!这家伙,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