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2章 全军覆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12章 全军覆灭

想到徐锐很有可能在开战之前,就已经算计到了今天的结果,然后又根据他拟定的作战计划,将板垣征四郎的第十二军一步步的引向他事先设好的陷阱,然而聚而歼之,东久迩捻彦便感到一股冷气从脚底直透顶门。

  不可遏止的,东久迩捻彦脑子里便冒出了一句:多智而近妖!

  东久迩捻彦年轻时确实很荒淫,但是读过的书却着实不少,尤其是三国演习,几乎快被他翻烂了,正因为熟读过三国演义,所以诸葛亮留给他的印象就非常之深,因为,在三国演习故事中诸葛亮几乎就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人!

  但是东久迩捻彦也知道,三国演义只是本小说,不是史书!

  在真实的历史上,诸葛亮也只是个勤恳的能臣,而不是智多近妖的军事统帅,但是,现在徐锐给予他的感觉,却就是演义小说中的诸葛亮!如若不然,怎么解释淞沪独立团早早的会在闸北挖好了地道,给打完总攻的部队输送弹药?

  不过说真的,这里东久迩捻彦还真高估了徐锐。

  徐锐事先让淞沪独立团挖掘的地道,不仅闸北,虹口、杨树浦甚至龙华都有,而当初之所以挖这些地道,可不是为了给外围部队输送弹药,而是为了通过地道往外运兵,然后从鬼子身后发起偷袭,之前参与总攻的部队,就有相当一部分是从闸北的地道出去的,总攻部队打完总攻就地转入阻击之后,所需给养,也是从地道输送。

  所以这根本是无心之得,而不是徐锐蓄意为之,徐锐的指挥造诣确实很高超,战机捕捉能力也非常强悍,但是要说他能够像演习小说中的诸葛亮,能够算计到十步之后,那可真是过誉了,更何况,现代战争的战场态势,瞬息万变,制定过于详细、过于复杂的作战计划完全是违背军事学的无脑行为。

  但是东久迩捻彦并不知道其中内情。

  所以,东久迩捻彦的信心严重受挫!

  本来,东久迩捻彦还妄想动用第十二军唯一未曾参战的第一零四师团,尝试着解救一下被困在上海市区的近卫师团及第七师团,但是,在意识到徐锐居然拥有演习小说中诸葛亮的未卜先知的能力之后,就直接打消了这个念头。

  当下东久迩捻彦又问道:“三宅君呢?他在哪?”

  三宅俊雄就是第一零四师团的师团长,这老鬼子本来都差点当了俘虏,是因为徐锐和王沪生的木马计划才得以逃出,很侥幸的是,这老鬼子逃回南京之后非但没有受到责罚,反而成了英雄,受到了大本营以及皇室的嘉奖。

  其实,这些全都是套路,因为针对大梅山的第二次扫荡的惨败,已经有西尾寿造这个司令官顶杠,底下的师团长就没必要再追责,而且出于士气以及军心的考虑,适当的竖立几个战斗英雄,也是很有必要的。

  所以,三宅俊雄顺理成章的当了英雄。

  不过,日军大本营也知道三宅俊雄并没有实质性的军功及建树,所以,仍然只让他担任第一零四师团的师团长职务。

  小岛健顿首说:“师团长已经去了安亭!”

  “哟西!”东久迩捻彦欣然点头,显然对于三宅俊雄的这一举动还算满意,因为安亭是沪西水陆交通枢纽,只要守住安亭,就基本可以确保将淞沪独立团限制在嘉定、青浦以及松江这一线,整个京沪地区就不至于彻底糜烂。韩娱之十全九美

  是的,到现在,东久迩捻彦考虑的已不是夺回上海,而是保住京沪地区了!至少,在大本营还没有调谴新的援军前,或者,在参加完随枣会战的华中派谴军主力休整好之前,日军是不具备夺回上海的能力了。

  小岛健又问道:“殿下,鹰司支队还有第七师团的三个步兵联队还在等候答复呢,卑职应该怎么答复他们?”

  东久迩捻彦道:“答复?什么答复?”

  小岛健顿首道:“增援,他们请求第一零四师团紧急增援!”

  东久迩捻彦冷酷的道:“小岛君,你以三宅群的名义回复,就说国军第三战区、还有新四军主力最近几天,就要发动针对京沪地区发动一波大的攻势,第一零四师团担负着拱卫京沪地区安全的使命,且不敢擅离职守!”

  东久迩的意思,就是放弃救援了。

  “哈依。”小岛健顿首。

  (分割线)

  在上海,四行仓库。

  当初孤军营曾经坚守的四行仓库,现在却成了鹰司支队的临时指挥部。

  只不过,鹰司支队却没有孤军营的境遇,孤军营当初虽然只有四百人,却是囤积了大量的军需物资,而且隔着苏州河还有百姓支持,而鹰司支队却已经弹尽粮绝,而且根本不可能得到苏州河对岸的中国老百姓的支持。

  所以孤军营可以在四行仓库坚守,鹰司支队却不行。

  在接到第一零四师团的回复之后,鹰司十六就彻底绝望了。

  本来,鹰司十六还想着收缩兵力,负隅顽抗,打进攻不行,但是防守,凭借仅剩的弹药储备好歹还能坚持一天,只要第一零四师团能够在天黑前赶到,然后跟他们鹰司支队以及第七师团给淞沪独立团来一个里外夹击,那么突围还是有可能的!

  可是,第一零四师团直接拒绝了!鹰司十六很清楚,什么国军三战区、新四军主力有重大的行动,这都是借口!事实就是三宅俊雄不愿意出兵!不对,不是这样,不是三宅俊雄不愿意出兵,而是东久迩殿下不愿出兵!

  淞沪战场急转直下,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半天时间,鹰司十六不相信,到了个这时候东久迩殿下还不知道消息,没准这时候,东久迩捻彦都已经到苏州或昆山了,所以,一零四师团的见死不救要是没有东久迩的默许,他死都不会相信!

  想到这,鹰司十六的内心便油然生出一种绝望之情。

  鹰司十六缓缓抽出军刀,然后大步走出了四行仓库!

  这一战,或许将成为近卫师团的绝唱,但既便如此,他们也绝不能够堕了近卫师团的威名,就因为,这是近卫师团!

  大门外,近卫步兵第三、第四联队的残部已经集合,近卫步兵第二联队已经在半小时之前全军覆灭,联队长久我真乃也当场玉碎,所以,现在,近卫师团已经只剩下两个联队,而且还是两个残缺的步兵联队。

  除负责外围警戒的部队,近卫师团残部已齐聚于此。养了一只喵

  鹰司十六的目光扫过去,落在了一支特殊的队伍上。

  这是一支军乐队,这也是皇室赋予近卫师团的荣光,全军十七个常设师团,就只有近卫师团拥有皇室军乐队!

  鹰司十六深吸了一口气,大声说:“奏乐!”

  皇室军乐队的十几名成员便立刻卖力的吹奏起乐器。

  霎那间,那哀伤的音乐便已经飘满了苏州河的北岸。

  随着哀伤的乐声,近卫师团的残部也纷纷吟唱起来。

  吾皇盛世兮,

  千秋万代;

  砂砾成岩兮,

  遍生青苔;

  长治久安兮,

  国富民泰。

  (分割线)

  苏州河北岸,淞沪独立团阻击阵地。

  铁柱带着一身的水渍回到了阵地上,几个与铁柱关系最好的狼牙便立刻围上去,亲热的拍着铁柱的脑袋,就刚才,铁柱从水下潜行到小鬼子最后剩下的两艘炮艇的引擎下,安放了两捆十斤装炸药,把两艘炮艇都给炸了。

  炮艇被炸掉,防御压力立刻小多了。

  就在这时候,前方的鬼子阵地上忽然传来隐隐约约的音乐声。

  “什么情况?”钻山豹瞠目结舌道,“都死到临头了,这些小鬼子还要开舞会。”

  余必灿侧着耳朵聆听了片刻,说道:“团长,这是什么音乐,怎么听着像丧乐。”

  “就是丧乐!”徐锐哂然一笑,说道,“不过,换一种说法那就是小日本的国乐。”

  三人说话间,一长队鬼子就端着刺刀从前方街口走了出来,徐锐抬头看了一眼,目光便微微一敛,钻山豹、余必灿还有阵地上的独立团官兵,却纷纷瞪大眼睛,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前方,小鬼子这是什么情况?自杀式冲锋么?

  前方,十几个鬼子吹着丧乐,剩下的所有的鬼子却排着队,端着枪,就像平时训练时那样踩着整齐的步点,缓缓的前行。

  吾皇盛世兮,

  千秋万代;

  砂砾成岩兮,

  遍生青苔;

  长治久安兮,

  国富民泰。

  距离独立团的防御阵地还有五百米时,走在最前面的鬼子军官忽然举起军刀,身后跟进的鬼子队伍便立刻停了下来,停顿了片刻,那个鬼子军官忽然又转身高举起军刀,然后大步流星的往前冲,一边高喊道:“天皇陛下板载!”

  “板载!”

  “板载!”

  “板载!”

  下一霎那,列队的鬼子也纷纷发起了冲锋。

  再下一刻,独立团阵地上的轻重机枪便纷纷开火,密集的子弹便如雨点般猛泼过来,那个鬼子军官率先被狼牙击毙,随后的鬼子也在机枪火力的覆盖下一排排的倒下来,但是,自始至终,小鬼子都没有停下,继续前赴后继的往前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