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3章 淞沪大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13章 淞沪大捷

    东北虎的加特林转轮机关枪连续输出五分钟,枪管就隐隐开始发红,这明显就是枪管过热的征兆,要是再继续射击,很可能会引发炸膛,可是,前方大街上的小鬼子却仍然排着队冲杀过来,仿佛永没有穷尽。



    “水牛!你顶上!”东北虎大吼一声,转身就退下去。



    等在旁边的水牛便立刻拎着另一挺六管加特林转轮机关枪顶了上来,对准前方街口涌过来的鬼子再次猛烈开火。



    与此同时,阵地上的另外十几挺机枪也同时开火。



    “哒哒哒哒哒……”密集的子弹在硝烟中拖出一道道耀眼的火舌,犹如死神手中的焰鞭子在空中飞舞,沿着北苏州河路冲过来的那些鬼子,但凡被火焰扫中,便立刻像割倒的野草纷纷倒伏下来,大街上,顷刻间血流成河。



    东北虎回到掩蔽所,将加特林机关枪搁在地上,再拎起一桶水浇上去,结果便滋的一声冒起一团蒸汽,看到这,东北虎便骂了一声狗曰的,因为加特林机关枪是有寿命的,每过热一次冷却一次,枪管的寿命就会减少一分。



    东北虎的这挺加特林快要寿终正寝了。



    有些心疼的拎起加特林,东北虎说道:“团长,小鬼子发疯了吗?”



    “小鬼子不是疯了,而是已经绝望了。”徐锐摇摇头,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冷酷。



    西方世界公认的事实是,二战时期的日军和朝鲜战争时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东方世界战斗力最顽强的两支军队,但是对于这两支军队谁优谁劣,谁战斗力更胜一筹,却只有同时与之交过手的美军才最有发言权。



    美军发现,当日军丧失希望时,往往会发动绝望的进攻,也就是自杀式进攻,此时他们的目的已经不在于杀伤敌人,而只在于牺牲自己,仿佛就像是为了完成某种仪式,那就是日本人一贯崇尚的武士道精神。



    中国人民志愿军则不同,中国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绝望,他们永远不会放弃对生命的热爱,无论在什么样的绝境中,哪怕是被美军从地表赶进坑道,他们也会坚持战斗,当夜晚降临,他们又会嗷嗷嗷的叫着,一次次的发起冲锋。



    两相对比,高下立判,甚至有美军官兵断言,以愚昧的丑陋的武士道精神武装起来的日军,给中国人民志愿军提鞋都不配,因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以对祖国的热爱,是以对亲人的热爱,是以对生命的热爱武装起来的!



    因为爱,所以坚强,因为爱,所以不屈!



    对于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坚强,以及不屈,美军深有体会,也正是从那时候起,美**界便有了一条所有人都不肯说出口,但是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遵守的原则,那就是,今后绝不在中国周边与中国人打地面战争!



    所以朝鲜局势空前紧张之时,******轻轻一句不许生战、不许生乱,美军立刻就偃旗息鼓了,因为朝鲜战争的惨疼记忆,至今还铭刻在美军脑海里,他们绝对不想再次品尝这样的滋味,至少,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国家化之前,他们是不敢的!有鬼来袭



    除非哪天中国人民解放军国家化了,职业化了,当当兵变成了职业,美国陆军或许才会重新鼓起与中国陆军一战的勇气,因为,那个时候,中国陆军已经不是为爱而战,而是变得跟他们一样,变成为了薪水而战,战斗力就削弱了。



    言归正传,近卫师团残部的绝望冲锋,从视觉效果上看确实很震撼,好几千人排着整齐的队列,口中喊着板载,迎着中国人的轻重机枪一**往前冲,但是没什么卵用,淞沪独立团并不缺子弹,甚至有的是子弹!



    前后不到十五分钟,近卫师团三个步兵联队的两千多残兵,便已经全部倒下。



    徐锐从街垒后起身放眼看去,只见北苏州河路的路面几乎被鬼子尸体所铺满,真正的尸相枕籍,从这些鬼子身上流淌下来的鲜血,更染红了整条街道,而且汇聚成小溪,又汇入到苏州河,最后竟然将苏州河的河面也染红。



    战斗结束,甚至于没来得及打扫战场,徐锐又带着部队赶往闸北战场。



    近卫师团这边是结束了,可是第七师团那边应该还没有结束,因为他把淞沪独立团几乎所有的强兵都带到这边来了,闸北那边的部队以补充的民兵为主,只有少数老兵,所以战斗力要差了不少,所以徐锐十分担心出纰漏。



    不过事实证明,徐锐多虑了,闸北的部队虽然老兵少,战斗力比较弱,但是第七师团相比近卫师团差的也不是一星半点,当徐锐带着苏州河战场的部队赶到闸北,发现闸北的部队也已经展开了反攻,正在一点点蚕食第七师团的防御阵地。



    同样都是鬼子,第七师团就没有近卫师团的那种病态的荣誉及使命感,所以他们并没有发起自杀式的冲锋,而是凭借所剩无几的弹药转入了防御,不过这样一来,这几千鬼子残兵也就成了笼中困兽,被消灭已经是早晚的事。



    因为这个时候,绝不会有换子援军到来。



    鬼子的第一零四师团倒是就在昆山附近,但是借他们一百个胆也不敢来上海,这点自信徐锐还是有的,何况既便是一零四师团来了,徐锐也不怕,他们可是在一零四师团植入了大量木马,关键时刻,这些木马就能要了第一零四师团的命。



    当下徐锐便让人通知百老汇大厦,将剩下的民兵调来。



    第七师团已经转入防御,而且弹药有限,这么好的练兵机会可是不常出现的,万万不能错过了,徐锐现在倒希望第七师团的残部能坚持得久一些,尽可能的多做会陪练,这样淞沪独立团的这些民兵,就能够迅速的成长起来。



    不过这只是美好的愿望,到了傍晚时分,第七师团的残部还是被淞沪独立团下属的各个民兵队全歼了,这些民兵虽然未经正规训练,体质也不好,有不少甚至弱不禁风,但是架不住武器装备好,一色的美械,而且弹药充足!



    再加上又有老兵作为战斗骨干临阵指挥,所以跟鬼子交起手来也是有板有眼。天元帝尊



    到傍晚时,第七师团的三个步兵联队就先后全部被歼,至此,入侵上海的近卫师团和第七师团真正意义上被全歼了,淞沪独立团赢得了空前大捷!



    好事成双,这边刚刚全歼了第七师团的三个步兵联队,那边针对鬼子司令部、两个师团部以及野战重炮兵第四旅团阵地,展开地毯式搜索的民兵,也终于有消息传回来,近卫师团的师团长饭田贞固已经找到。



    不过,找到饭田贞固时,就已经是一具残尸了!



    饭田贞固应该是被一发火箭弹近距离命中,半个身体直接就被撕碎,只剩下半截残尸被压在倒塌的房梁下,而且尸体还被烧焦,跟烧焦的房梁几乎是一个颜色,所以之前民兵搜索了一整天都没发现,最后还是一个老兵眼尖,从废墟中拖出这半具残尸,然后根据这具残尸上遗憾的肩章以及领章判断出老鬼子的身份。



    前来报信的民兵还带来了饭田贞固的军刀。



    军刀的刀鞘以及刀把,都已经被烧得乌黑,甚至连菊花图案都已经辩不出来,不过徐锐抽出军刀,却发现刀锋还是那样的犀利,别说,小鬼子的铸刀工艺确实是了不起,也难怪许多人一直吹捧小日本的所谓的工匠精神。



    接着,又一个好消息传回来,国崎登也找到了!



    而且,国崎登还活着,已经被搜索部队堵在了一个沪北一个小村庄。



    徐锐便立刻带着狼牙,赶赴沪北的这个小村庄,当徐锐带人赶到时,杨瑞已经带着一百多个民兵,将整个小村团团围住,正准备展开进攻,徐锐一到,便立刻从杨瑞和民兵手中接管了战场,二十多个狼牙,立刻像尖刀般切了进去。



    国崎登这个老鬼子比饭田贞固命大,不仅躲过了火箭炮的钢铁弹雨,而且居然还收集起了一支两百多人的小部队,不过在他准备深入市区去跟步兵联队汇合时,却遭到了淞沪独立团的总攻部队,一场混战,两百多人的小部队很快就被打垮了。



    在淞沪独立团的总攻部队前,这样的小部队简直不堪一击。



    最后,国崎登只带着五十多残兵躲进一个村子,之后又连续的转移,因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躲过了淞沪独立团的大搜查,一直到傍晚时分,几个鬼子出来打水,才终于被打扫战场的民兵给发现,然后又一通混战。



    等到国崎登撤退到眼下这个小村庄时,身边已经只剩十几个鬼子。



    面对民兵,十几个鬼子还能勉强应付,可是面对狼牙立刻就跪了!



    转眼之间,最后剩下的十几个鬼子就被杀个干净,徐锐带着几个狼牙冲进鬼子把守的最后一个小院子,再一脚踹开大门,一眼就看到有一个老鬼子双膝着地、面向东方跪倒在院子里,在他的腹部还插着一把军刀,不用想,这老鬼子肯定是国崎登了。



    徐锐上前探了下国崎登鼻息,发现早已经没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