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4章 石破天惊-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14章 石破天惊

陷入市区的几个步兵联队先后遭到全歼,至此,投入第三次淞沪会战的近卫师团、第七师团先后遭到了全歼,消息传开,上海立刻炸了锅,西方各国驻沪使节以及媒体记者,纷纷通过各自渠道紧急向国内传递这一石破天惊的消息。

  最先得悉这一消息的是苏共中央总书记斯大林。

  当名为塔斯社驻沪战地记者,实为契卡特工的别列佐夫将这一消息传回莫斯科时,斯大林正和前来汇报工作的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谈话,由于远东会战陷入到了苦战,斯大林要求季米特洛夫利用共产国际给中国施加影响力。

  两人正在谈话时,秘书进来将一封电报交给斯大林。

  看完电报,刚刚还显得神情阴沉的斯大林便立刻变得神采飞扬。

  季米特洛夫问道:“斯大林同志,是不是远东战场有什么好消息?”

  斯大林现在在苏共党内的威望真可以说是空前绝后,所以国内没什么能够让他感到忧心的,眼下唯一能让他感到寝食难安的也就是远东会战了,由于远东战场远离苏联的重工业中心,单薄的西伯利亚铁路又支撑不起大规模的物资输送,最终导致了苏联空有十倍于日本的工业制造实力,却根本就发挥不出来,因此陷入了苦战。

  所以看到斯大林眉飞色舞的样子,季米特洛夫便立刻猜想,一定是远东战场有什么好消息,毕竟朱可夫可是军中的后起之秀!到了远东之后有所表现,也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季米特洛夫只是没有想到,朱可夫才刚去,就有好消息传回。

  然而斯大林却摇了摇头说:“不是,并非远东战场有什么好消息,朱可夫是不错,却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让远东的战局起死回生。”说到这停顿了一下,又道,“不过,这也相当于是远东战场的好消息了。”

  “中国战场,上海!”季米特洛夫立刻说道。

  “你猜对了,季米特洛夫同志。”斯大林卸下烟斗,笑道,“中共领导下的淞沪独立团刚刚在上海打了个歼灭战,全歼了参战的日军近卫师团以及第七师团,这一下,日军大本营的备战计划势必会被打乱,我军在远东战场的压力也就可以减轻不少。”

  “斯大林同志,你刚才说什么?”季米特洛夫闻言瞠目结舌道,“中共领导下的淞沪独立团全歼日军近卫师团加第七师团?”说到这,季米特洛夫顿了顿,骨咕一声咽下了一口唾沫之后又接着说道,“一个团?你是说,一个团?”

  季米特洛夫是保加利亚人,共产国际的工作重心也一直在东欧,中国从来就不是共产国际的重点关注对象,所以他对于中国的认知不多,仅有的一点认知,还是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王明那里获得的,除此之外,他就对中国一无所知。

  所以,当他从斯大林嘴里听说中共领导的一个团,居然全歼了日军近卫师团外加第七师团的消息,就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这一消息不是从苏共最高领袖斯大林嘴里说出来,他没准早就一耳光扇过去了,****,就算撒谎,你也得编得像样一些吧?重生豪门天后

  季米特洛夫认为,一定是斯大林的口误,一个团怎么可能歼灭日军两个师团?就是一个集团军也绝无可能啊,王明跟他说过,在第一次淞沪会战中,国民政府调集了十几个集团军最后不照样也打输了?

  当然第一次淞沪会战的参战日军有九个师团,现在只有两个。

  但既便只有两个师团,也绝对不是一个集团军所能够抗衡的,更何况是全歼?至于以一个团的兵力全歼日军两个师团,就更是天方夜谭。

  当下季米特洛夫再次问道:“斯大林同志,你刚才是说一个团?”

  季米特洛夫满心以为斯大林会纠正自己的“口误”,然而并没有。

  “是的,一个团。”斯大林却不假思索的再次肯定了刚才的回答,“就一个团。”

  “上帝,一个团,真是一个团?!”季米特洛夫感到自己花了几十年时间建立起来的军事史学观完全崩坍了,因为斯大林刚刚陈述的这个事实,完全的颠覆了他对军事理论、以及实践的认知,一个团,真的可以歼灭两个师?

  季米特洛夫完全无法想象,这仗是怎么打的?

  斯大林也感慨道:“季米特洛夫同志,你的吃惊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这个淞沪独立团可真是了不起,尤其是这个团长太会打仗了!好在,现在他是我们的朋友,要不然,要是我们也有这样的一个敌人,真是晚上睡觉都不会安寝。”

  “是的。”季米特洛夫终于从巨大的震惊中恢复过来,顺着斯大林的语气说道,“日军在上海吃了这么大的亏,丢脸还只是小事,接下来势必要动员更多的军队前往上海,国内的战争物资也势必向着中国战场倾斜,这样,我军在远东战场的压力就会相对的减轻,这对于我们苏联来说,却确实是件大好事。”

  “但既便是这样,远东战场也绝不能够松懈。”斯大林的表情再次变得严肃,然后扭头吩咐秘书说,“立刻拟一份给朱可夫同志的电报,要求远东方面军继续加强攻势,绝不能给日军任何的喘息之机,争取早日夺回赤塔镇,重新打通西伯利亚大铁路!”

  “是!”秘书敬了一记军礼,转身去了。

  (分割线)

  此时,在日本东京已经是夜里八点多了。

  闲院宫载仁、寺内寿一和东条英机联袂走进御书房时,便看到裕仁背对着房门坐在席子上,正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御案对面的那面墙,三人顺着裕仁的目光看过去,便在那面墙上看到了一整排名字,看到这排名字,三人的脸色便越发阴沉。

  尤其是写在最末的那个名字,裕仁还特意在后面加了个大大的惊叹号!

  这个被裕仁加惊叹号的名字,就是板垣征四郎,显然,在裕仁的内心,板垣征四郎也是有着特殊地位的,不管怎么样他终归是陆军之胆啊!怪我过分着迷

  不过更令三人心生忌惮的是,这个名单的增长的速度!

  就在两天前,这面墙上的名字还只有二十八个,可是现在却已经增加到了三十六个,仅仅只是一次会战,日军便损失了八名将官,这样的战损率,简直骇人听闻,什么时候开始日军的将军也变得这么容易阵亡了?

  是的,没错,自从徐锐横空出世之后,与之交手的日军将领就如流星一般纷纷殒落,无论是身为皇室骄傲的伏见宫俊彦,还是稳重坚韧的西尾寿造,或者陆军之胆板垣征四郎,统统都折在了徐锐的手里,绝无一人能幸免。

  东条英机的脸肌抽搐了一下,苦涩的说道:“天皇陛下……”

  然而,不等东条英把话说完,背门跪坐的裕仁便霍然举手,打断了他。

  东条英机的话声便嘎然而止,就像正在惨叫的鸡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

  裕仁举起手打断了东条英机,然后转过身,阴郁的目光从闲院宫载仁、寺内寿一还有东条英机三人的脸上扫过,沉声道:“不需要解释,我也不想听你们的解释,第三次淞沪会战输就输了,朕也不是输不起的人,帝国更不会因为一次战役的失败就一蹶不振。”

  说到这里稍微的停顿了一下,裕仁似乎是刻意留给东条英机三人反应的时间。

  别说,裕仁的这个反应还真让东条英机三人感到意外,因为他们在来的路上,已经做好了挨裕仁骂的心理准备,他们倒不是怕被骂,只是担心裕仁气出一个好歹,毕竟,裕仁上次就曾经被战局气得吐血,这才恢复没多久呢。

  然而,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裕仁的反应却大相径庭。

  顿了顿裕仁又说道:“现在我只想知道,第四次淞沪会战什么时候能够开始?还有,你们又为第四次淞沪会战准备了多少部队?多少物资?”

  东条英机跟闲院宫载仁和寺内寿一对了个眼神,说道:“天皇陛下,现有两个方案,一种是把留给远东战场的那十个师团紧急动员,再发往上海,另一种方案就是休战半个月,等华中派谴军主力休整完,再回师上海发起第四次淞沪会战。”

  裕仁微微的点点头,又问道:“那你们倾向于哪个方案?”

  闲院宫载仁回答道:“回陛下,臣等倾向于第二种方案,那十个师团作为远东战场的战略总预备队,能不动用,还是不要动用的好。”停顿了一下,又说道,“至于淞沪独立团,这次虽然获得了空前大捷,但也只是惨胜罢了,半个月之内绝对不可能恢复元气,尤其是那些阵亡的老兵,更是根本无从补充!”

  寺内寿一接着说道:“也就是说,半个月,皇军等得起!”

  “哟西。”裕仁微微点头,说道,“那就采取第二种方案。”

  顿了顿,裕仁又接着说道:“现在再说说,近卫师团还有第七师团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