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5章 裁撤编制-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15章 裁撤编制

    东条英机三人闻言顿时神情头一凛,心道一声来了。



    相比起第四次淞沪会战,东条英机三人最关心也最担心,就是如何处理近卫师团还有第七师团在战败后的遗留问题。



    由于战场是在上海市区,西方各国的驻华使节以及媒体记者,可以近距离观摩战场的实况,所以往往能够准确及时的掌握战场的进展以及结果,更何况,淞沪独立团不仅拥有独立的广播电台,而且,时不时的还专门会召开新闻发布会。



    所以说第三次淞沪会战的结果,就是想瞒也瞒不住。



    一个最残酷的事实就是,近卫师团和第七师团在第三次淞沪会战中的表现,通过这些西方驻华使节及媒体记者的大肆宣扬,已经彻底沦为全世界的笑柄,英国、法国甚至美国的媒体都对此大加宣扬,极尽冷嘲热讽。



    德国甚至专门为此发来质询电,要求日本陆军部针对此事做出书面的解释。



    很显然,第三次淞沪会战的惨败,使得德国对日军的战斗力有了严重怀疑,据说德国的空军元帅戈林更在私下扬言,日本只会拖累德国以及意大利王国,根本就不配成为三大轴心同盟国之一,应该让匈牙利取而代之。



    而眼下,日本正在全力谋求加入以德意为核心的轴心国同盟。



    在这样要命的节骨眼上,却发生了近卫师团和第七师团被全歼这样的惨案,也就难怪德国空军元帅戈林会轻视日军,也就难怪德国会对日军的战斗力产生严重的怀疑,因为近卫师团可是日本皇室的近卫军啊,结果却让中国人的一个团给全歼了!



    中国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在西方再没有人比德国人更清楚了,因为这之前,德国跟中国曾经有过长达五年的蜜月期,甚至直到淞沪会战爆发时,**中都还有为数不少的德**事顾问在工作,法肯豪森甚至还在淞沪会战的第一阶段亲临前线,亲自指挥了针对汇山码头的坦克攻坚战,遗憾的是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用德国顾问的话来讲,中国是大而穷,工业基本极其薄弱,除了采矿以及纺织工业,几乎就再拿不出像样的工业,军工业也是薄弱到让人发指的程度,甚至连制造子弹和炮弹的钢铁都要进口,而无法自给。



    对于中国的武装部队,德国人就更加熟悉。



    说起来,参加第一次淞沪会战的五十九个准德械师,还是德国的军事顾问团帮助组建并且训练的呢,在严谨的日耳曼人眼中,**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士兵,意志品质过硬的基层军官,但是说到武器装备水平,却完全就是渣渣。



    德国驻中国的军事顾问普通认为,德国国防军一个轻装步兵师的战斗力,就至少相当于**五个师,如果加上后勤保障因素,双方差距就更大。



    中**队的战斗力是如此的孱弱,可现在,日军投入到淞沪战场的两个师团却居然让中**队的一个团给全歼了,而且被全歼的这两个师团中,有一个是近卫师团,对于日本的近卫师团,德国人并不陌生,这可是相当于冲锋队的存在!



    所以德国人不能不对日军的战斗力产生严重的怀疑。

黑暗仙皇

    所以这个事十分棘手,既然保全皇室颜面,又要在国际上挽回不利影响,尤其要让德国人恢复对日本陆军的信心,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在来觐见裕仁之前,三个老鬼子就已经在陆军部商量了好半天,结果却只商量出个然并卵。



    东条英机说道:“在具体的指挥上,可以说是因为板垣征四郎犯了严重的错误,导致前线的步兵联队跟后方的司令部严重脱节,这才给了淞沪独立团以可乘之机,所以我认为板垣征四郎应该承担全部责任。”



    板垣征四郎已经败了,而且自杀了,所谓的陆军之胆也就成为了笑话,日军大本营也再没有维护他声誉的必要了,所以第三次淞沪会战的战败的责任完全可以推到他头上,就说是他的指挥不当导致了失利。



    东条英机的言外之意,就是说这都是板垣征四郎的错,近卫师团还有第七师团,都是受害者,都是牺牲品,所以无需承担责任。



    其实这仍然是推卸责任的一贯做法。



    不仅**如此,日本人也一样如此。



    闲院宫载仁和寺内寿一也连声附和、表示赞同。



    然而让三个老鬼子感到很意外的是,裕仁却很不满意。



    裕仁皱眉说道:“东条君,在这次的战役当中,板垣君固然有指挥不当的地方,但是你说他犯了严重错误,导致前线的步兵联队跟后方司令部严重脱节,未免与事实不符,据我所知,他的司令部距离前线也就五公里远,怎么能算脱节呢?”



    “这个”东条英机立刻哑口无言,陛下这是什么情况?



    近卫师团可是皇室的颜面,难道不应该替近卫师团开脱么?



    闲院宫载仁和寺内寿一也是面面相觑,一下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裕仁很快就将谜底揭开了,说道:“东条君,你们不必为了顾忌皇室颜面,刻意淡化近卫师团的过错,无能就是无能,近卫师团在这次战役中的表现简直就跟屎一样,这没什么好讳言的,而且,你们这样隐瞒、美化,一旦被西方各国识破,反是更大的丑闻!与其将来事情败露更丢脸,那还不如趁现在就将真相摊开来,有错纠正、有缺点设法弥补,这样才是一个积极的态度。”



    东条英机便立刻羞得满脸通红,心下也有些激动:真乃吾皇!



    当下东条英机有些激动的说道:“陛下,此事却是臣等愚昧了。”



    稍稍停顿了下,东条英机说道:“如此,就按规定裁撤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编制,今后也不准允恢复编制,从此近卫师团就只辖三个步兵联队,这既是耻辱,却也是对近卫师团全体官兵的一种鞭笞,使他们更加努力的替天皇陛下效忠。”



    “这还不够。”裕仁却摆了摆手,说道,“依朕看,不仅仅是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剩下三个近卫步兵联队,近卫野炮兵联队,近卫骑兵联队还有近卫辎重联队也都撤编了吧,近卫师团的编号也不用再保留,永久停用!”
亿万妻约,总裁慢点追!


    “纳尼?”东条英机一下就傻了,整个近卫师团都要裁撤编制?



    闲院宫载仁和寺内寿一也是懵了,这未免太长中国人志气了吧?一旦消息传开,中国人还不得乐疯?尤其是那个淞沪独立团,他们肯定会说,大家快看哪,骄横不可一世的日军皇家近卫师团都被我们打得裁撤编制了!



    这么做,可是不利于士气的提振!



    闲院宫载仁小声说:“陛下,老臣以为”



    然而没等闲院宫载仁说完,就被裕仁打断了。



    裕仁举手打断闲院宫载仁,又说:“皇叔祖,朕还没有说完呢,朕以为,近卫师团的番号永久停用,现有的近卫联队的编制全部裁撤,然后,新编成近卫步兵第五、第六、第七以及第八联队,然后在此基础上,新编成近卫第二师团!”



    顿了顿,裕仁又接着说道:“编成近卫第二师团的事一定要快,哪怕只编成一个步兵联队,也要把近卫第二师团的架子撑起,让它投入到第四次淞沪会战。”



    听到这,东条英机、闲院宫载仁还有寺内寿一的眼神便立刻亮了起来。



    高明哪!确实高明!这样一来不仅一定程度上保住了皇室颜面,更向全世界昭示了日本皇室知耻而后勇的决心,我们近卫师团确实战败了,败了就是败了,作为失败者就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你们看哪,我们甚至连近卫师团的番号都永久停用了!



    但是我们绝不气馁,更不会认输,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重新站起来!



    “天皇陛下英明!”这一次东条英机真是心悦诚服,一顿首然后又问道,“陛下,那么第七师团又该如何处置呢?”



    裕仁说:“原地重建。”



    东条英机小声说道:“可是北海道人口稀少,预备役兵员恐怕凑不够数了。”



    “那就仍然从青森、岩手、山形诸县补充。”裕仁摆了摆手,又接着说道,“这些都是小事,你们看着办就是了,现在再具体说说第三次淞沪会战本身,朕很想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第十二军的司令部、两个师团的师团部以及野战重炮兵第四旅团的炮兵阵地会在一夜之间遭到摧毁?而且前线的部队还对此毫无察觉?”



    “这个”东条英机为难的说道,“臣等正让人加紧调查,不过由于近卫师团以及第七师团全军覆灭,包括第十二军司令部一应人员在内,几乎没一个人逃回来,所以到目前为止,暂时没有任何结果。”



    “八嘎。”裕仁怒道,“一个生还者都没有?”



    “这倒不是。”东条英机连忙说道,“至少小鹿原君逃回来了。”



    “小鹿原君?”裕仁皱眉道,“让他立刻回国,然后当面向朕报告当时在淞沪战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