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6章 实地侦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16章 实地侦察

“这个……”东条英机立刻面露尴尬之色。

  裕仁见状便皱眉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东条英机苦笑着说道:“小鹿原君原本是准备死身殉国的,只是因为身怀板垣君临死前的遗命,所以才率部突围,但是在向前线的部队传达完了板垣君的命令之后,他却率领着特战大队剩下的二十多个特种兵不知所踪了。”

  说心里话,东条英机对小鹿原俊泗也是怨念满满,想当初,枉我们大本营如此的器重于你,结果你们特战大队去了上海,却表现得跟屎一样,不仅没能完成战前的袭扰任务,甚至于也没能够履行保护十二军司令部的使命。

  不过谁让小鹿原家跟皇室关系亲近呢。

  所以,该开脱时还是得替小鹿原开脱。

  “不知所踪?”裕仁沉声道,“什么意思?”

  东条英机说:“他们应该是潜回上海市区,伺机刺杀徐锐去了。”

  “刺杀徐锐?”裕仁皱眉道,“那不是找死么?他手握两个齐装满员的特战中队时,尚且不是徐锐对手,现在屡遭败绩,两个中队的特种兵也只剩下区区二十多个,却还要潜回到上海去刺杀徐锐,不是送死又是什么?”

  东条英机便只能苦笑。

  (分割线)

  那么,小鹿原俊泗真的潜回上海市区了吗?

  非也,小鹿原俊泗根本没有潜回上海市区,而是带领着剩下的二十多个特种兵,先是急行军赶到了浦口,然后在没有惊动浦口的日伪军的前提下,悄然潜入新四军控制区,再然后昼伏夜出,径直奔大梅山根据地而来。

  前文说过,由于跟狼牙的交手中迭遭败线,小鹿原俊泗已经逐渐失去军人操守,开始变得不择手段了,既然堂堂正正的交锋没办法战胜狼牙大队,那就只能够采用一些下三烂的阴微手段了,比如说,挟持徐锐的妻儿!

  时至今日,日军特高课早就加强了对徐锐的情报搜集,甚至连德国都派了专人,不过并没有任何收获,因为徐锐的“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外籍陪练”的身份,根本就是当时信口胡诌的,小日本能查出个所以然来,那才是真的有鬼了。

  不过,徐锐“回国”之后的经历,却被查了个底儿掉。

  小日本的特高课还是有些能力的,比如说徐锐跟赛红拂育有一个女儿,还跟另外两个女人关系暧昧的事,都被查得一清二楚。

  是的,小鹿原俊泗堂堂正正交手,根本不是徐锐对手,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了徐锐的女人还有女儿的身上,他的想法非常简单,就是将赛红拂和红果儿劫持到武汉,然后拿她们做人质逼徐锐率领狼牙大队前往武汉营救!

  为什么是武汉而不是南京?因为小鹿原俊泗被打怕了。

  南京离上海太近了,离徐锐起家的老巢大梅山就更近,如果在南京跟徐锐的狼牙大队交手,既便有整个南京的日军作为后盾,小鹿原俊泗心里也还是没底,因为徐锐这个家伙一贯善于逆袭,往往能够化不可能为可能。艾泽拉斯的超人

  所以如果在南京跟狼牙大队交手,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为敌所趁,最后非但消灭徐锐和狼牙大队的目的没能达成,反而让徐锐和新四军把南京占了,真要是出现这样的事情,他小鹿原俊泗就是切腹十次也不足以赎罪了。

  所以,小鹿原俊泗把战场选在了武汉。

  首先,武汉跟大梅山中间隔着大别山,离上海就更远。

  其次,武汉外围全都是国民党的部队,共产党的部队进入不了。

  最后,武汉是华中派谴军司令部所在,那里驻扎了大量的日军!

  所以,只要徐锐和他的狼牙大队去了武汉,小鹿原俊泗就有十足把握干掉他们,特种兵虽然厉害,却终究是凡人,终究也是血肉之躯。

  这会,二十多个特种兵已经找了个隐秘的所在隐藏起来,小鹿原俊泗却成了一个走街串巷的货郎,正独自行走在梅县城中,准备深入实地进行侦察,至于他的这身行头,还有肩上的这挑子,却是从一个真正的货郎那里抢的。

  至于那个真正的货郎,自然是被干掉了,尸体也处理了。

  “花布锦锻,松江产的棉布,针头线脑,各种小玩意儿。”

  小鹿原俊泗喊着货郎的号子,挑着担子,一路串街走巷,还别说,还真有不少大姑娘小媳妇出门来买货,有几个大胆的小媳妇甚至还会调笑他几句,哟,好俊俏的货郎,这是打哪儿来的呀,别走了,留下来给俺做汉子算啦。

  小鹿原俊泗便憨厚的微笑笑,应付过去。

  别说,小鹿原俊泗不愧是从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出来的,扮猪像猪,扮鬼像鬼,扮成货郎真就是货郎,这些过来向他买东西的大姑娘小媳妇儿还有大娘大婶的外围侦察员,愣是没有一个人发现这是个假货郎。

  小鹿原俊泗一路叫卖,一路不着痕迹的打听着部队大院。

  日军的特务机关只查到赛红拂和红果儿住在部队大院里,但是部队大院具体在哪里,还有赛红拂母女俩具体住在大院里的哪一栋小院,却都不清楚,所以他必须实地勘察,然后才能够制订行动方案,若不然,贸贸然的闯进来,就会有麻烦。

  别的姑且不说,赛红拂据说就是一个高手,也曾是狼牙!

  小鹿原俊泗的打听方式非常隐蔽,可以说丝毫不露痕迹,比如有姑娘来买头绳,他就会趁着姑娘挑选时说,这样的头绳在部队大院一定会很好卖吧?结果姑娘立刻就回说,部队大院有自营的杂货铺,不会有人买你的。

  姑娘随口回答,却在无意中把军事机密给泄露了,因为她在提到部队大院之时,眼神不自觉的向着西北方向看了下,小鹿原俊泗便立刻猜到,部队大队肯定是在西北方向,然后就挑着货担奔着西北方向而来。

  最后真让小鹿原俊泗找着了部队大院。

  这倒不能怪根据地的群众警惕性不高,实在是部队大院的所在并不是什么秘密,至少梅县的老百姓就没有人不知道。[快穿]玛丽苏业务员

  当小鹿原俊挑着货担准备往里边闯时,却被卫兵拦住了。

  “喂,站住,你干吗的?”卫兵拦住去路,却表现得很有礼貌,尤其是枪口是指向地面的,并没有指向小鹿原俊泗。

  但是小鹿原俊泗却骤然感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霎那间,至少有两道凌厉的眼神将他锁定,那情形就像是被猎食的猛兽给盯上,小鹿原俊泗很确定,这两道凌厉的眼神绝非来自眼前这两个站岗的卫兵,而分明来自于隐藏的暗哨!

  而且,这两个隐藏的暗哨绝对不是普通人,是狼牙!

  小鹿原俊泗顿时间骇然,在大梅山根据地还有狼牙?

  这一刻,小鹿原俊泗真是想死的人都有了,如果部队大院有狼牙的保护,那么这一趟他们就白跑了,无论如何这里都是新四军的老巢,如果再有狼牙预警,那么就算把留在远东的另外两个特战中队全调过来,也是不可能得手。

  怎么办?难道就此收手,放弃这次的行动?

  不,绝不!小鹿原俊泗一边顺从的往回走,一边暗暗下定决心,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把赛红拂母女俩劫走,如果这次行动不能成功,那就让他们玉碎在大梅山吧,事已至此,反正他也没有脸面再活着回日本去见天皇陛下了。

  走没多远,小鹿原俊泗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一处采石场正在招工。

  大梅山的部队大院是依山而建,相距不远,就有一座石灰岩山,现在这座石灰岩山刚开始开采,就在开采场的门口,设了一个招工处,看到这个采石场还有招工处,小鹿原俊泗的嘴角便立刻勾起了一抹狰狞的笑意。

  (分割线)

  这时候,在上海。

  此时离近卫师团、第七师团残部被全歼,第三次淞沪会战打赢,已经过去三天,淞沪独立团的各项损失也已经统计了出来,老实说,看到这个损失数字时,徐锐非常吃惊,他想到了这次的损失会很大,却没有想到会这么大!

  八个主力步兵营,基本上全部被打残了,最惨的当然是宝山营,死得只剩俩人!剩下七个主力步兵营的老兵,全加起来也就剩下两千多人,三千人还不到!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淞沪独立团控制了战场,所以绝大部份伤员都救活了。

  所以半个多月后,还能有三千多老兵伤愈归队。

  不过相比起民兵,老兵的伤亡数就不值一提了。

  开战前,徐锐让杨瑞对筛选出来的几万民兵进行第二轮的筛选,最后选出了差不多一万多体质好的,补充进了八个主力营,结果一仗下来,这一万多民兵基本上都战死了,战场上死得最快的永远是新兵,这几乎是颠扑不破的铁律。

  徐锐本来还指望着,这些民兵在拥有了战斗经验之后,能够迅速成长起来,充实淞沪独立团的力量,现在倒好,这一期望直接化为了泡影,无疑,第三次的淞沪会战,淞沪独立团虽然打胜了,却是惨胜,把战争潜力都给消耗得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