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7章 梅山来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17章 梅山来信

    正好王沪生走进来,徐锐便说道:“老王,这一仗咱们亏大了。”



    “全歼了鬼子两个师团,其中还包括一个近卫师团,这还亏?”王沪生笑骂道,“你就别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了。”顿了顿,王沪生又将手上捧着的一摞报纸放到桌子上,然后笑着说道,“要不要看看,这些报纸都是怎么夸你的?”



    王沪生拿来的报纸都是租界的报刊,其中不少是西方人办的,比如密勒氏评论报。



    这些报纸的背景虽然各不相同,但是关于第三次淞沪会战的报道口径却惊人一致,都把徐锐还有淞沪独立团夸成了一朵花,尤其是法国人办的一分报纸,甚至都开始拿徐锐跟他们法兰西人的骄傲拿破仑将军相比了。



    而对于日本人,尤其日本皇室,这些报纸则贬损得一塌糊涂。



    不知道内情的,甚至很容易就从这些报道得出结论,日本就快投降了!



    然而事实却是,既便是淞沪独立团打赢了第三次的淞沪会战,可是淞沪独立团所面临的局面却并没有改善,甚至于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局势更加恶劣了!因为这次战败之后,日军肯定会投入更多的兵力到淞沪战场。



    而淞沪独立团的兵力却得不到太多的扩充,关键没有兵源哪,别看淞沪独立团控制了偌大一个上海以及周边数县,但是几乎就找不到像样的壮丁了,那些个可以当兵的壮丁,不是已经被抽完了,就是跑了,剩下的都孱弱不堪,或者就老幼妇孺。



    徐锐没好气道:“不看,这些西方白皮猪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



    这个时代的人,或许不知道西方人的伎俩,但是徐锐作为一个穿越者,对西方的伎俩或者说阴微心思,却是比谁都更清楚,这个时代的西方人夸赞中国贬损日本,跟后世西方夸赞印度贬损中国,道理其实是一样的。



    因为现在的日本、后世的中国,已经威胁到了西方白人对这个世界的统治地位,所以他们就百般贬损,妄图挫伤日本人以及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进而导致国家民族崩溃,这样西方白人就可以继续领导这个世界一百年。



    所以徐锐根本不想看西方媒体对他的赞美。



    王沪生对白人的劣根性就看不了那么透彻,当下抗议道:“老徐,你这么说就有失公允了,这些报纸的文章我基本都看了,对于第三次淞沪会战的报道都还算是客观公允,尤其是密勒氏评论报的这篇文章,我真的建议你看看。”



    “不看,没那个时间。”徐锐连连摇头说道,“有这时间,还不如多做点儿工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半个月之内,鬼子就会卷土重来,第四次淞沪会战就该爆发了,这次,小鬼子来的就不会再是两个师团,至少也得五个师团!”



    说到第四次淞沪会战,王沪生的神情也立刻变凝重起来。



    当下王沪生沉声说道:“老徐,你真认为鬼子会出动至少五个师团?”



    “这不是明摆着的么。”徐锐说道,“如果没有五个师团以上的兵力,小鬼子根本就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五个师团是最少了,说不准会来十个师团!”重生之毒女贵妻



    “十个?”王沪生吓了一跳,说,“这样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徐锐嘿然说道,“反正席面我们都已经摆开了,小鬼子来一桌人是吃,来两桌人也是个吃。”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道,“不过这次,咱们就别再想着打什么反攻,还是老老实实死守,跟鬼子打巷战吧。”



    “是啊。”王沪生也点头说道,“这次对小鬼子的大反攻,爽是真的爽,一家伙歼灭了鬼子两个师团,这可是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取得的最大胜利,不过代价也是真的惨重,要是再来一次这样的大反攻,咱们淞沪独立团怕就没剩几个人了。”



    徐锐说:“这事怪我,是我过于膨胀了,过于追求酣畅淋漓的大胜仗,可最后却赔掉了至少两三年的战争潜力,要是不打这次反攻,就绝对不会牺牲这么多老兵,更不会一下阵亡这么多新兵,这些新兵尤其可惜,要给他们足够的成长时间,他们最终也会成长为跟所有老兵一样的百战精精!这都怪我哪!”



    徐锐说的都是事实,因为第三次淞沪会战的打法,已经严重背离徐锐当初定下的,要在上海市区跟鬼子展开城市游击战的指导方针,到最后,第三次淞沪会战又成了阵地战,从而导致淞沪独立团的官兵大量牺牲。



    如果从一开始,就坚持城市游击战方针,淞沪独立团的伤亡数字绝不会如此夸张,尤其是那些新兵,就会有足够的时间来慢慢成长,这样多则半年、少则三个月,这一万多新兵也将成长起来,届时淞沪独立团的战争潜力将成倍增长!



    可现在,为了谋求一次酣畅淋漓的大胜,就为了全歼鬼子的两个师团,却把这一万多新兵全赔进去,还搭上了五千老兵!从这一点,淞沪独立团其实反而是输了,这就是典型的赢了面子却输了里子,表面上看确实是风光了,但是战争潜力却被消耗掉了。



    对于弱势一方,这样的对耗方式是大忌,是要坚决避免、尽量杜绝的。



    “老徐你千万别这么说,更用不着自责。”王沪生连忙说,“为了赢得这次胜利,咱淞沪独立团付出的代价是大了些,但从效果来看,却是沉重的打击了小鬼子的嚣张气焰,更极大提振了全国军民的士气信心,这却是花多大代价都换不来的。”



    “说的倒也是。”徐锐自嘲道,“好像也就剩下这点好处了。”



    看到徐锐的情绪似乎不是很高,王沪生忽然从口袋里摸出一封信,说道:“喏,这是从大梅山寄来的书信,给你的。”



    “信?”徐锐有些讶然的接过,却只见信封上写着绢秀的四个字:徐锐亲启。



    一看这四个字,徐锐就知道这是赛红拂写给他的家书,当下便急切的拆开来,然后将信笺从信封里取出来,最先映入徐锐眼帘的,却是夹在折叠好的信笺中的一张照片,徐锐拿起照片一看,简直心都快化了。



    原来,赛红拂随信寄来了女儿的照片。



    相比刚刚出生之时,小家伙的五官已经完全长开,看上去就要漂亮多了,虽然只有一个月多一点大,但是从眉眼轮廓已经可以看出来,小家伙完美的继承了她母亲的基因,长大之后必定也是一个祸水级的美人儿。当同人主角穿回原著



    看着红果儿的照片,徐锐连心都快融化了。



    “这是红果的照片?我瞅瞅。”王沪生伸手将照片夺了过去。



    听说有红果的照片,江南、柳眉还有地瓜都争先恐后的围过来。



    “呀,长得可真是漂亮呢,将来长大了肯定比她娘亲还要漂亮。”



    “嗯,长得可真俊,我见过的婴儿也不少,可是像这样漂亮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王沪生将照片从柳眉手中夺回来,笑着说:“老徐,我可是跟你说好了,红果儿你得留给我们家大宝做媳妇儿,可不能让豆豆或者没良心这两个小狼崽子祸害了。”



    柳眉便用胳膊肘儿撞了下王沪生,娇嗔道:“闭嘴,你咋知道就是儿子?”



    王沪生便盯着柳眉的肚子,憨兮兮的说道:“直觉,直觉告诉我,一准就是儿子。”



    徐锐却是哈哈一笑,说道:“这事儿我可做不了主,我们家是民主家庭,将来红果儿喜欢谁嫁谁,得她自己说了才算,我跟小白说了都不算数,所以,你们两公母要真想娶红果儿做儿媳妇,那可得把你们家大宝给培养好了。”



    说完,徐锐从王沪生手里夺回红果的照片,然后攥着赛红拂的信,喜孜孜走开了,赛红拂的来信,一下就扫除了徐锐身上笼罩的阴霾,使得他的心情重新变得开朗,这家伙,王沪生笑着指了指徐锐,然后开始安排善后的工作。



    别以仗打完了,就完事了,对于徐锐这个团长来说或许真是这样,但是对于王沪生这个政委来说,够他忙到昏天黑地的工作才刚开始,当下王沪生便跟柳眉、江南投入到了紧张的善后工作,忙得吃饭都顾不上。



    “政委,这一百多门120mm口径的野战榴弹炮怎么办?”



    “鬼子重炮旅团的榴弹炮?口径倒是不小,还能修复吗?”



    “够呛,基本上都被弹药的殉爆炸成了废铁,炮管都弯了。”



    “那就拆了,当废铁运回大梅山,还能回收好几千吨钢材,这可是炮钢。”



    “还有这三万五千多枝三八大盖,只有不到五千枝完好的,剩下的基本都严重损毁并且无法修复的,又该怎么处理呢?”



    “全拆了吧,能回收的零部件尽可能的回收,交给维修队。”



    “还有这里,是战斗中我军损坏的枪支清单,计有三千六百多枝冲锋枪、一百多挺轻机枪外加五十多挺重机枪严重损毁。”



    “娘的,损毁这么多枪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