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0章 心灵感应-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20章 心灵感应

片冈熏回到参谋部,就开始为细菌部队的实验室选址。

  细菌部队的实验室,要满足三个条件,一是交通便利,二是靠近大型水体,再就是要有大型的房屋,最好是空旷的库房,这样内部空间就足够大,所有的活体实验就可以在室内进行,就不容易被人察觉。

  片冈熏将地图摊开,发现京沪地区的大型水体有很多,水陆交通也还便利,但是要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的地方,就没有那么多了,而要有大型的库房那就更加的困难,片冈熏找遍了地图,最后也只找到四处地方。

  片冈熏将手下的作战参谋在这四处备用地点做好标注,然后开始挨个勘察,老鬼子的第一站就来到了距离最远的唯亭镇,唯亭镇处于苏州跟昆山之间,行政区划上属于苏州,但是这对于片冈熏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片冈熏看中的是唯亭镇郊外一处厂房,早年间这里曾是唯亭镇一家面粉厂,后来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后,面粉厂迁往内地,这片厂房就荒废了,后来鬼子入驻苏州之后,当地的维持会长纠集几个股东又在原有厂房内合办了一家面粉厂。

  如果现在征用这片厂房,那么面粉厂就必须搬迁,这就必须得先跟唯亭镇的维持会长通个气了,不过这事得宪兵队长小岛健出面。

  (分割线)

  两天之后,百老汇大厦情报处。

  兼任情报处长的江南正在分析整理各处眼线搜集上来的情报,这些情报基本都是潜伏在上海周边各县市的眼线搜集上来的,总数足有上千份之多,不过这对于江南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因为这原本就是她的专业。

  整理了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情报时,江南的秀眉忽然间蹙紧。

  作为一名秘密战线上的老情报,江南对于情报的嗅觉是十分敏锐的,几乎任何蛛丝马迹都不可能逃过她的眼睛,就在刚才,她忽然之间发现刚刚看的这个情报,有些眼熟,她似乎已经看到过同样的情报,而且不止一次。

  当下江南便又开始拿起看过的情报,一张张的往回翻。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三纸情报便一字摆在了江南面前。

  这三份情报分别是唯亭镇、正仪镇以及朝阳镇的情报员提供的,情报来自三个不同的地方,但内容却几乎一致!都说昆山宪兵队要在他们那里修临时监狱,这就很可疑了,昆山宪兵队又没有大规模抓人,为什么要一下修建三座临时监狱?

  直觉告诉江南,这三份情报的背后一定隐藏着大秘密。

  当下江南便带着这三份情报,起身来到了副楼七层的团指挥部。

  江南走进来时,徐锐正跟王沪生商量伤愈归队的老兵怎么安顿,王沪生的意思,是让这些伤愈归队的老兵,回到原部队,确保每个主力营都会有一定数量的骨干老兵,但是徐锐的意思是把这些老兵全都集中起来,另外再单独组建二个营。

  “团长,政委。”江南走进来,敬礼报告说,“我有重要情况要向你们反映。”

  王沪生的表情便立刻凝重起来,招了招手说:“江南同志,请坐,坐下来说。”鬼面毒妃:暴君的亡后

  徐锐却伸手在江南挺翘的臀部轻拍了一巴掌,笑着说:“搞得这么严肃干吗?”

  江南便狠狠的剜了徐锐一眼,在私密的场合,徐锐怎么轻薄她都可以,但这可是在公众场合,政委还在呢。

  王沪生也轻咳了一声,说道:“老徐,能不能别在我面前秀恩爱?”

  江南的俏脸上便立刻涌起一团嫣红,娇嗔道:“两位领导,还谈不谈工作了?”

  “谈,当然谈,得谈。”徐锐笑道,“那个啥,究竟是什么事情搞得这么正式?”

  说到情报工作,江南的神情便立刻恢复正常,当下将三张情报放到长条桌子,然后抿了抿嘴说道:“两位领导先看看这几分情报。”

  徐锐和王沪生看完之后,眉头也立刻蹙紧了。

  “这什么情况?”王沪生说道,“昆山宪兵队怎么突然间加修三个临时监狱?难道接下来他们有什么行动,要抓捕很多人?”说到这里,王沪生被自己的假设吓了一跳,又紧接着说道,“难道我们中间有叛徒,所有的地下情报网全都暴露了?”

  王沪生的言下之意,鬼子的这三个临时监狱是给情报员准备的。

  “这绝无可能。”江南断然道,“各地情报站跟我都是单线联系,就算是暴露,也一定是个别情况,绝对不可能集体暴露。”

  王沪生皱眉道:“那鬼子的昆山宪兵队为什么修三所临时监狱?”

  江南摇了摇头,说:“直觉告诉我,鬼子说修临时监狱很有可能只是障眼法,目的仅只是为了掩盖他们不可告人的罪恶勾当。”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只是,我猜不出来这个罪恶勾当会是什么勾当?”

  徐锐皱眉想了半天,也是毫无头绪。

  当下便索性不想了,嘿然说道:“嗨,想那么多干吗,让豹子带着一个狼牙小队去查一下,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说完,徐锐又扭头冲门外喊道:“地瓜!”

  地瓜便推门进来,打着呵欠问:“团长,你叫我?”

  王沪生忍不住说:“地瓜,你怎么这没精打采的,昨晚没睡好?”

  “快别提了,夜间训练又开始了。”地瓜幽怨的看了徐锐一眼,撇撇嘴说道,“我现在倒真盼着鬼子能够快些发起第四次淞沪会战。”

  地瓜是真心盼望着第四次淞沪会战能够早些开打,因为一开战,他的“苦难”也就可以结束了,事实上,对于特种部队来说基本上都是这样,平时训练时,都是苦难日,只有真的开战了,特种部队才反而会变得清闲起来。

  “废话少说。”徐锐打断了地瓜,又道,“狼牙正在淀山湖训练,你现在就马上骑车赶往淀山湖,通知钻山豹,让他率一个侦察小队深入昆山、太仓,对这几处可疑目标,实施详细的侦察,这个拿好了。”

  徐锐说完又把那三张情报递给了地瓜。最强影帝

  地瓜哦一声,接过三纸情报匆匆走了。

  徐锐回过身,正欲跟王沪生继续商量安顿伤愈归他的老兵的事,那对浓密的眉毛忽然间蹙紧了,江南便立刻从徐锐身上这些最细微的变化察觉出了不对劲,关切的问道:“阿锐你怎么了?”一急,江南也顾不上喊团长了。

  “没有什么。”徐锐摆了摆手,轻声说,“就是忽然间有些心慌。”

  “有些心慌?”江南愣了一下,在她的印象中徐锐就跟铁人似的。

  一边的王沪生也是关切的说道:“老徐,你已经连续熬夜好几天了,快去睡吧,这些事情我都能够处理,不用你在这盯着,去睡吧。”

  徐锐摇摇头,一对浓眉却是越发的蹙紧了。

  徐锐想不出,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感到莫名心慌,但是他知道这不是身体的原因。

  其实,徐锐的突然心慌,还真不是身体的原因,这其实是一种玄妙的心灵感应,只有在至亲的亲人遇到危险时才会有反应。

  (分割线)

  徐锐的心灵感应是十分敏锐的,赛红拂和红果儿母女俩有大麻烦了!

  小鹿原俊泗带着十几个特种兵,在采石场做了整整五天苦力,几乎是一无所获,如果非要说收获,唯一的收获或许就是终于看到了赛红拂,虽然只是隔着远远的看了一眼,但还是给小鹿原俊泗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让小鹿原俊泗感到很郁闷的是,当时赛红拂只是抱着个襁褓中的婴儿到部队大院的门口兜了一圈,然后就又回去了,整个过程就十几分钟,而且在她的身边还围了一大群的大姑娘小媳还有老大娘,他根本就找不着半点下手的机会。

  但是等到第六天的早上,机会终于还是来临了上海

  这天一大早,小鹿原俊泗和十几个鬼子特种兵刚刚吃过早饭,正百无聊籁的在采石场里埋头干活,前方部队大院的方向忽然传来一阵鼎沸人声,抬头看,便看到不少女人、孩子从大门出来,扶老携幼的向着,前方的梅河平原腹地去了。

  在这些老人、女人和孩子中间,小鹿原俊泗就看到了赛红拂。

  赛红拂穿了一袭大红色的衣裳,颀长婀娜的身姿很容易辨认。

  赛红拂身边,还跟着个老妇人,老妇人手里还迫了个小男孩,四个人有说有笑,跟着大部队一路往前走,很快就走得远了,小鹿原俊泗仔细的观察四周,发现除了有几个携带短枪的便衣外,就再没有别的武装人员。

  此刻,小鹿原俊泗真想跪下感谢天照大神。

  神啊,苦苦守候了六天,终于等来了机会。

  当下小鹿原俊泗不着痕迹的给手下的特战队员打了一个手势,然后十几个鬼子便立刻分成了两拨,随便寻了个借口,便开始群体斗殴,等到采石场的老板带人把他们分开,十几个鬼子早已经打得满脸是血,小鹿原俊泗便自告奋勇的提出来送他们去诊所,采石场老板没有多想,当即就点头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