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1章 大发雌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21章 大发雌威

    采石场的老板并没有过多的怀疑,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十几个带着浓重的东北口音的大汉根本就不是东北人,而是日本人!而且由于小鹿原俊泗他们在这六天时间中,表现得十分老实,而且卖力肯干,所以老板很信任他们。



    采石场老板甚至还专门拿了十块大洋交给小鹿原俊泗。



    只不这,在离开采石场之后,小鹿原俊泗和十几个鬼子特种兵却没有进县城,更没有去找什么诊所,而是立刻分散开来,远远的跟在部队大院的那一大群老幼妇孺后面,小鹿原大队的鬼子也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所以并没有被人所识破。



    跟踪了差不多有三四公里路,前方忽然出现一片桑园。



    看到这大片的桑园,小鹿原俊泗便知道部队大院的这一大群老幼妇孺究竟是干什么来的了,原来是采桑椹来了,五月中下旬正是桑椹成熟的时候,大梅山几乎没有水果,桑椹已经是山里孩子能吃到的最好的水果。



    只不过,更令小鹿原俊泗喜出望外的却是,这片桑园的背面就是一大片密林,而且从森林的走向看,通过这片密林就可以直接深入到青牛岭之中,这样一来,在他们劫持了人质之后,就可以很顺利的从这里撤离。



    当下小鹿原俊泗给身后远远跟的另外十几个鬼子打出了一组手语,那十几个鬼子特种兵回了个手势,然后迅速四散开来,其中有一个却径直向着青牛岭去了,这小鬼子是给潜伏在青牛岭中的另外一队人报信去了。



    (分割线)



    桑园里,孩子们已经乐坏了。



    “奶奶,姨,你们快来这边,这边的桑椹好大!”雨生从一颗老桑树的枝桠上探出小脑袋,冲着另一边的王大娘和赛红拂大喊,“快来这边。”



    “胖墩你怎么又爬那么高,小心点,千万别摔喽。”王大娘赶紧跑了过来。



    赛红拂也抱着刚满月的红果儿过来,板着脸说道:“雨生,你又淘气是吧?当心我告你叔,不让你习武。”



    对自己奶奶,雨生一点儿都不害怕,但对赛红拂,雨生却还是有些畏惧的,看到赛红拂把俏脸板了起来,便立刻乖乖的下了树,撅着嘴说道:“姨,我就是想摘几颗又大又黑的桑椹给红果儿吃么,能不能不要告诉叔叔?”



    赛红拂说道:“那得看你表现,如果表现好就不告你叔。”



    “我一定好好表现。”雨生便立刻学着独立团官兵的样,啪的立正,敬礼。



    赛红拂便莞尔一笑,七八岁的男孩,正是最调皮的时候,也不能管得太紧,当下又笑着说道:“去吧,多摘一些又红又大的桑椹,红果儿还小吃不了,但是姨想要吃,你多摘一些回家给姨还有奶奶吃,不过不要再爬树了。”



    “好的,我就摘地上能摘到的。”雨生拎着个小篮子,蹦蹦跳跳的走开了。盛夏晚晴天(电视剧原著小说)



    王大娘不太放心,对赛红拂说:“小白,果儿我来抱,你看着点胖墩,可别摔喽。”



    赛红拂低了看了眼襁褓中的红果儿,发现小丫头睡得正香,就她低头看时,那小嘴儿还无意识的轻抿了一下,说不出来的可爱,当下赛红拂便把红果儿递给了王大娘,然后从她手中接过篮子,跟着雨生后面摘桑椹去了。



    此时的赛红拂,并不知道危险已经临近。



    借着一座小山包的遮挡,小鹿原俊泗和十几个鬼子特种兵来到了桑园的另一侧,然后用手语下达作战命令,其中一个战斗小组负责解决外围警卫,一个战斗小组负责掩护,他自己则亲自率领剩下的战斗小组进入到桑园劫人。



    命令下达之后,鬼子便立刻分成了三拨,其中五个鬼子借着蒿草和桑树的掩护,无声无息的摸向留在桑园外围警戒的那两个警卫员,另外五个鬼子则手持加装了瞄准镜的三八大盖留在原地负责掩护,之前在采石场里混迹时,小鬼子把狙击枪给藏了起来,可现在,却已经把狙击枪取了回来。



    小鹿原俊泗则带着朝比奈清和另外四个鬼子,直接越过小山包进入了桑树林里,然后顺着妇孺的欢声笑语,像幽灵一般悄悄的摸了过来。



    运气还算不错,走了不到五十米,小鹿原俊泗便发现了其中一个目标,就是之前跟赛红拂一起的那个老妇,当然,小鹿原俊泗的目标是这个老妇,而是她怀里抱着的婴儿,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这个小婴儿十有八九就是徐锐女儿了。



    小鹿原俊泗回头给朝比奈舞打了个手势,朝比奈舞便轻轻的一个拧腰,轻盈的身躯就如燕子般飞起,一下就隐入头顶的桑树枝叶中,然后从枝桠纠缠的桑树顶上,无声无息的来到了怀抱婴儿的老妇的头顶。



    小鹿原俊泗则和另外四个鬼子继续向前,搜索赛红拂。



    再来说赛红拂,虽然离开狼牙已经有一段不短的日子,而且刚刚生完孩子不久,但是她的警惕性还是极高,没等小鹿原俊泗发现她,她就首先发现有异样的脚步声在靠近,当下给身侧的雨生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雨生已经接受过完整的手语训练,当即回了一个手势。



    赛红拂继续用手语给雨生下命令,让他爬到一颗树上,并且未经允许不准出声,更不准下来,否则就告诉徐锐不再让他习武!雨生便立刻敏捷的爬到了一颗百年大桑树上,然后在一个枝桠上趴下来,由于人小,这一趴下来直接就消失了。



    然后赛红拂就装作毫无防备的样,拎着篮子继续采摘桑椹。



    过了没一会儿,小鹿原俊泗和四个鬼子便出现在了十米外,这片桑林十分茂密,十米外几乎就看不见人影,所以直到十米内,他们才看到赛红拂身影,看到赛红拂在这里,小鹿原俊泗立刻眼前一亮,然后用手语给四个鬼子下达了命令,拿人!



    两个鬼子便立刻左右分开,无声无息的靠上去,等到距离赛红拂不到两步远时,突然一个箭步就跨上前去,然后探出蒲扇般的大手掐向赛红拂的脖子,两个小鬼子满心想着这一击定能得手,下一刻,异变陡生。不败天骄



    赛红拂刚刚站着的身影突然间一矮,两个鬼子便立刻扑空。



    然后,几乎是在矮下身躲避的同时,赛红拂的双手也猛的向后扬起,寒光闪烁,却只见她的双手中已经多了两把匕首,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发生在转瞬之间,那两个鬼子猝不及防,顷刻就被匕首刺中了心窝。



    “呃……”两个发出一声低声哀鸣,软软的瘫倒在了地上。



    变起突然,小鹿原俊泗和另外两个鬼子便立刻傻在了那里。



    小鹿原俊泗心下更是震惊,不仅震惊赛红拂那高超的身手,更震惊于她的狠辣,要知道他们可穿着中国老百姓的衣裳,这个女人竟是问都没有问一句,直接就痛下杀手了,这也未免太狠毒了吧?就不怕杀错人?



    还真不怕,赛红拂的性子就这么野。



    “敢偷袭老娘,活腻歪了!”赛红拂这才缓缓转身,冷然说,“是不是陈二少派你们来大梅山的?”赛红拂的警惕性虽然足够高,一下也没把眼前的几人跟鬼子联系在一起,反而认为是中统来的杀手,毕竟她是从中统组织叛变出来的。



    “猜对了!”小鹿原俊泗将错就错,然后对剩下两个鬼子说,“抓住她!”



    小鹿原俊泗用手语下命令时,那两个小鬼子也会用手语应答,但是小鹿原俊泗冷不丁用口语下达命令,两个小鬼子便立刻本能的顿首哈依了一声,旋即左右分开,然后亮出匕首向赛红拂扑过去,赛红拂的脸色立刻变了,鬼子?!



    两个鬼子闷声不吭的扑过来,还有一个鬼子窥伺在侧,赛红拂虽然身手高强,可也不敢在这过多纠缠,为今之计还是赶紧将鬼子引开,引到外围的警卫员那边去,当下一声轻叱再双脚一个蹬地,颀长的娇躯便已经倒翻了出去。



    小鹿原俊泗等的就是这机会,当即低喝一声甩出绳套。



    小鹿原俊泗的这一击,时机拿捏得非常准,正是赛红拂人在空中无处借力时,然而,眼看就要被绳套给套中之时,赛红拂的娇躯却陡然之间做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折叠,原本势在必得的绳套便贴着她的胸口飞过,没能够套中。



    “八嘎!”小鹿原俊泗气得不行,拔腿再追。



    但是追了没几步,小鹿原俊泗便无奈的发现,这根本就是徒劳,他的速度根本就比不上赛红拂,因为两人的距离非但没拉近,反而正在飞速的拉开,这下,小鹿原俊泗真是屎都急出来了,这种机会都抓不住,还让赛红拂给跑了,那就真没话说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隐隐约约的婴儿啼哭声。



    听到这声婴儿啼,正飞速往前的赛红拂便立刻脚下一顿,小鹿原俊泗见状却是大喜,当即加快脚步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