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杀戮-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8章 杀戮



小笠原五郎已经带着一个步兵小队深入七星湖沼泽,为了免于成为中国兵的目标,他们没敢打手电筒,更不敢打火把,只能摸黑前行。

小笠原五郎一步一挪,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不小心不行啊,自从进入七星湖沼泽之后,这一路走过来,先后已经有十几个士兵陷入到了沼泽之中,值得庆幸的是,由于救援及时,这十几个士兵最后都被救了出来,所以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不过,随着越来越深入沼泽区,小笠原五郎的神经也变得越来越紧张。

因为,从现在开始,他们需要面对的将不再只是大雾以及沼泽,他们更需要随时提防那两个厉害至极的中国兵的偷袭。

谁也不知道那两个*中国兵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时间,在枯燥的行进中缓慢的流逝,某一刻,小笠原五郎的脚下忽然被绊了一下,然后一屁股摔跌在地,帽子也摔掉了。

“八嘎。”小笠原五郎咒骂了一声,摸索着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军帽,再扣在头上,然后下一刻,他的鼻翼间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

为了辨别这股气味,小笠原五郎还使劲的嗅了嗅,然后就感到胸间猛的涌起一股烦恶感,八嘎,血腥味,竟然是血腥味!

“手电筒!”小笠原五郎立刻低叫起来,“打开手电筒。”

走在小笠原前后的几个鬼子兵便立刻打开手电筒,照亮了地面。

借着手电筒的光束,小笠原五郎终于看清楚刚才绊了他一跤的是什么了,竟然是一具日军尸体!这具日军尸体就横躺在草地上,一条腿斜过来,挡在了小笠原面前,小笠原五郎因为偏离了路线,所以被绊了一跤。

“八嘎,八嘎牙鲁。”小笠原五郎便立刻蹲下来,察看那具尸体的伤口。

借着手电筒的光束。小笠原五郎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日军士兵的致命伤口在他的喉咙部位,他的咽喉被人用利刃整个切开来,就连颈侧的总动脉也被割断了,明显是死于失血性休克。

“长官,这里还有!”

“长官,这边也有!”

小笠原五郎正察看那鬼子的伤口。前边又有鬼子低叫起来。

小笠原五郎心头一凛,急起身走到了前边那两个鬼子身边。

然后。顺着那两个鬼子的手电光,小笠原五郎便看到了一幅可怕的画面,只见几个帝国士兵的尸体散落在前面草地上,他们的死状各不相同,有的被拧断脖子而死,有的被利刃刺穿了心脏,也有的是被射杀的。

而且,还没有完,顺着这些士兵尸体的倒向继续往前走。越来越多的尸体便逐一呈现在了小笠原五郎的面前,看着遗落一地的尸体,小笠原五郎的神情便立刻阴沉下来,他感觉到了事态严重,那两个*中国兵远比想象中更加危险。

“散开,散开找,看还有没有活的?”小笠原五郎一声令下。身后跟着的鬼子便立刻散开来,开始逐寸逐寸的搜索附近的地面。

片刻后,前边一个鬼子突然间大叫起来:“长官,这边有情况!”

小笠原五郎便立刻顺着声音快步跑过去,跑了大约二十多米,便在一颗大树后面看到了那个大声示警的士兵。那个士兵正指着树下。

小笠原五郎顺着那士兵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那颗大树底下还有一丛蒿草,而且那丛蒿草还在微微晃动。

小笠原五郎再往前一步,便看清楚了草丛中情形。

但只见,一个浑身都是泥的身影正蜷缩在草丛中,生死不知。

没有任由理由,小笠原五郎便立刻知道。这是一个帝国士兵。

当下小笠原五郎便回头叫来一个医务兵,吩咐道:“看看他有没有救。”

医务兵以最快的速度捡查完那个士兵,然后说道:“长官,他还活着,只是因为体温流失严重才导致昏迷。”

小笠原五郎皱了皱眉,沉声问道:“能不能救活?”

“那得看他的求生意志有多强了。”医务兵回答道。

小笠原五郎便知道不可能从这个士兵口中问出什么了,当下吩咐身后的勤务兵用毯子将那个士兵裹起来,然后送回后方救治。

队伍继续往前走,发现的尸体也越来越多。

到最后,足足发现了五十三具尸体,差不多就是一个满编小队。

从番号,这是步兵第1大队第4中队的第3小队,小笠原五郎当即命令通讯兵将这一发现报告给司令部知道。

(分割线)

骚乱之后,接踵而至的必然就是混战!

由于徐锐暗杀了鬼子的小队长,鬼子的整个步兵小队便立刻丧失了有效指挥,于是所有鬼子人人自危,为了自保便开始本能的攻击身边任何一个可疑目标,遭到攻击后,这些鬼子兵又本能的展开了反击,于是混战,便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前后不到片刻功夫,五十多个鬼子便互相残杀成一团。

这时候,徐锐反倒轻松了,只需要躲在旁边,静静的看着鬼子在那自相残杀。

鬼子的自相残杀仅仅持续了不到五分钟,现场就再没有一个还能站着的鬼子。

这时候,徐锐才再次开始他的猎杀行动,借着夜色以及大雾的掩护,徐锐挨个欺近到小鬼子的身边,不管死的或活的,不由分说照着他们的心口捅上一刀再说,还别说,还真有不老少装死的,却都被徐锐不由分说给捅死了。

足足补了四十多刀,确定留在现场的每一具“尸体”都已经补了刀,徐锐才停下来歇了口气,然后闭上眼睛放出感知,确定方圆百米内连最微弱的呼吸都没了,才从一个鬼子的挎包里摸出手电筒打亮了,对着冷铁锋那边晃了两下。

收到徐锐信号之后,冷铁锋便立刻端着三八大盖过来了。

借着手电筒的光束,冷铁锋看到,现场横七竖八躺满了鬼子的尸体。

粗略的数数,至少也有四五十具,这也就是说,就刚才这短短不到五分钟,鬼子的一个步兵小队就真的让徐锐给干掉了。

就算有跑掉的,也不会超过一个巴掌之数。

徐锐关掉手电,世界便再次变得一片漆黑。

黑暗中,徐锐对着冷铁锋无声的笑了一笑,说道:“老兵,怎么样?”

“你这一手的确很厉害!”冷铁锋吸了口气,由衷的说道,“我必须承认,你给我上了一课,整整一个小队的鬼子,这么快就给干掉了,要是这么继续下去,说不定,进入七星湖沼泽的鬼子还真有可能让你杀光。”

徐锐嘿然一笑,狞声说道:“老兵你错了,不是可能,是必须,我们必须杀光进入七星湖沼泽的所有鬼子!2连一百五十多个弟兄的英灵就在天上看着呢,咱们又岂能让战死的弟兄们流血又流泪?”

冷铁锋点点头,又道:“现在继续?”

徐锐摆了摆手,说道:“不急,先吃点东西填填肚子。”

黑暗中,徐锐摸索着找到了一具小鬼子的尸体,然后从尸体上解下军用水壶,先喝了口水,又从鬼子尸体上找出一只挎包,从挎包里找出了两罐牛肉罐头,用刺刀两下切开其中一罐,然后狼吞虎咽吃起来。

冷铁锋也没客气,伸手拿过另一听罐头开吃。

忙碌了半个晚上,冷铁锋也感觉到肚子饿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不先填饱肚子,怎么杀鬼子?

吃饱喝足,徐锐抹了抹嘴,又将刺刀在鞋底擦了擦,然后收刀回鞘,一边又回头对冷铁锋说道:“三点钟方位,距离七百米左右,有一伙鬼子,大约有一个班,这应该是一伙跟大部队走散了的鬼子,容易对付。”

冷铁锋二话都不说,端起三八大盖就走。

徐锐咧嘴森然一笑,也端着枪跟了上去。

(分割线)

七百米外,一个班的鬼子正往这边过来。

这伙鬼子原本是另一个搜索小队的尖兵,因为起大雾与小队主力走散,就与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络,所以也没有接到立花庆雄的“原地待命”的军令,而是像无头苍蝇般在沼泽里乱窜,竟然没有误入沼泽深处,也算是运气好。

不过,这伙鬼子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

因为,徐锐和冷铁锋正向着他们扑过来。

这伙鬼子兵是被刚才的枪声吸引过来的,不过走到一半,枪声突然停了,这伙鬼子便被晾在那里,前进不是,后退也不是。

“军曹长,现在怎么办?”负责开路的尖兵折返回来,问带队的军曹长。

鬼子军曹长闭上了眼睛,回忆了下刚才枪声传来的方位,然后指着前方说:“这边,就往这边走!”

正行走间,前方忽然传来沙沙的脚步声。

鬼子军曹长便立刻示意身后的鬼子停下,然后喝问道:“什么人?”

对面立刻传来了回应:“我是步兵第1大队第4中队第3小队的,我叫清水寿,跟小队主力走散了,你们是哪个单位的?”

对方说的是正宗日语,鬼子军曹长松了口气,回应道:“我们是步兵第2大队第1中队第1小队的,我叫村井六,清水桑,刚才前边好像有枪声,你听到了吗?”

说话间,一个模糊的身影就从浓雾中走出来,出现在鬼子军曹长面前。

下一刻,一抹淡淡的寒光便闪电般划过鬼子军曹长的咽喉,鬼子军曹长的脚步便猛然间顿住,然后用手捂着咽喉,一头倒了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