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2章 落入魔爪-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22章 落入魔爪

    一停一追,转眼之间,小鹿原俊泗便已经迫近到赛红拂跟前,然后直接伸手向着赛红拂身上抓了过去,但下一刻,他却忽然感到眼前一花,再定睛看时,却发现已经失去了赛红拂的身影,仿佛,赛红拂从来就不曾站在那里过似的。



    不过小鹿原俊泗也是身经百战,几乎是在眼前失去赛红拂身影的同时,他便低喝一声反手一拳,照着身后打过去,旋即就是啪的一声轻响,他的这一拳正好打在了赛红拂踢过来的脚底心,险险挡住了赛红拂这一踹。



    然而事情根本没有完,下一刻,赛红拂便借着小鹿原俊泗的这一重拳,颀长的娇躯又腾空而起,接着一个半转身,修长健美的大长腿便已经像鞭子一般猛抽下来,小鹿原俊泗再想躲闪时,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交叉双臂护于面前。



    啪!赛红拂的这一记势大力沉的鞭腿,重重抽在小鹿原俊泗的胳膊上。



    小鹿原俊泗顿时感到双手小臂就像被牛踢了下,瞬间变麻木,紧接着,整个人便如圆球一般往后翻滚,连续翻了十几跟斗才终于撞上一颗大桑树停下来,再起身,小鹿原俊泗早已经是鼻青脸肿,身上衣裳也划破了。



    赛红拂一个箭步追上,小鹿原俊泗的身形才刚刚停下,便看到一个脚尖正在面前急速放大,生死关头,小鹿原俊泗猛的一摆头,堪堪躲过赛红拂这一踹,下一刻,赛红拂的这一脚便已经踹中了那颗大桑树,只听噗一声,木屑翻飞。



    足有两人合抱的大桑树上瞬间留下了一道刀痕。



    原来赛红拂的鞋尖里竟是藏了利刃,刚才要不是小鹿原俊泗躲得够快,直接就被赛红拂脚尖藏的利刃刺穿咽喉了,既便是这样,小鹿原俊泗也是被搞得手忙脚乱,在赛红拂疾风骤雨般的猛攻下,左支右绌,显得很狼狈。



    赛红拂可是连徐锐都能力敌的女人,当初交手,徐锐要不是耍赖使诈,未必就能奈何得了赛红拂,小鹿原俊泗比徐锐可差远了,当然不是赛红拂的对手,既便小鹿原俊泗跟着井上千代子学了几个月的忍术也没什么卵用。



    特种作战技能可以经过几个月的强化训练,迅速掌握,但是忍术不行。



    忍术跟武术一样,必须从小就训练,小鹿原俊泗直到成年了才去训练,效果要比从小锻炼差远了,这也是徐锐之所以要从全军挑选有武术底子的队员,重新训练狼牙的缘故,因为有武术底子的新狼牙,比老狼牙更厉害!



    不过小鹿原俊泗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很快另外两个鬼子特种兵就赶到了,这两个鬼子特种兵可是忍者出身,如果单纯的特种作战,他们当然不是小鹿原俊泗的对手,但说到格斗本领,小鹿原俊泗却又不如他手下这些忍者,赛红拂以一敌二,立刻变得吃力。



    刚才赛红拂瞬间就击杀了两名忍者,是靠着出其不意,那两个忍者毫无防备才得手,可现在,双方却是正面交手,忍者的格斗便立刻体现出来了,霎那间,三个人便展开恶斗,仅仅只是几个照面,三个人便都已经挂彩。



    高手间过招,生死往往只在转瞬间,负伤就更不算啥。



    赛红拂虽然是个高手,可是以一敌二却还是力有不逮。


鬼出坟
    只几个照面,赛红拂便已经挂了彩,局面更险象环生。



    不过赛红拂的格斗经验绝不是这两个忍者所能比拟的,瞅准一个时机,赛红拂以肩背硬挨了其中一个忍者的一脚,然后借力一个箭步前冲,这一下出乎了前面那个忍者的预料,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赛红拂便已经迫近到了他的面前。



    下一个霎那,赛红拂已经一记膝撞顶在鬼子的小腹部。



    那小鬼子的俩蛋瞬间就鸡蛋般碎裂,抽搐着倒在地上,不过这个鬼子忍者临死反噬,也是一记窝心肘重重的顶在了赛红拂心口,赛红拂闷哼一声,立刻踉跄着摔跌在地,嘴角也瞬间溢出一丝鲜血,明显受了不轻的内伤。



    另一个鬼子忍者却不会怜悯赛红拂,一击得手之后便立刻又跟进一步,然后抬脚照着赛红拂身上踩下来,这一脚要是给踩中了,赛红拂既便不死,也绝对会重伤,赛红拂似乎是无法动弹了,只能无助的抬起双手来格挡。



    那个鬼子脸上立刻流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螳臂当车!



    然而,下一霎那,鬼子忍者忽然听到啪的一声碎裂声,像是鸡蛋破了,接着,他便感到下****一阵钻心剧疼,然后便嗷的一声叫起来,却是刚才,赛红拂借着鬼子注意力被成功的吸引到她的双手上时,一记撩阴腿踢碎了鬼子忍者的蛋蛋。



    鬼子忍者踩出的一脚仍旧踩了下来,却已经毫无威力,被赛红拂轻松挡住了,再猛然发力一推送,便将惨叫不止的鬼子扔出去。



    前后不到十秒钟,两名忍者便已经先后遭受到了重创。



    此时,小鹿原俊泗才刚刚缓过气来,不由得心头骇然,这个赛红拂真不愧是徐锐的女人啊,格斗竟如此厉害!



    死吧,小鬼子!赛红拂翻身跳起来,一步步向小鹿原俊泗逼过来。



    小鹿原俊泗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堪,他完全没有想到,局面会变成这样,他们一组五个人,这么一转眼间,就已经被赛红拂杀了四个,只剩下他一个单独面对强敌,此时,饶是小鹿原俊泗知道赛红拂已经受了很重的伤,也是心下也没底。



    对于真正的高手,只要还没有断气,就永远不能小觑!



    深吸了一口气,小鹿原俊泗已经做好困兽犹斗的准备。



    很快,赛红拂就来到了小鹿原俊泗的面前,然后一脚直踹了过来。



    小鹿原俊泗已经知道赛红拂鞋尖藏在利刃,哪敢硬接,当即一闪身躲向一侧,同时疾探双手抓向赛红拂的右脚脚踝,但是不等他抓到,赛红拂的左脚也已经猛踹了过来,赛红拂这一记剪刀脚并不复杂,但是速度极快。



    真正的高手过招,除了力量之外,就是速度!



    民间更有云,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小鹿原俊泗看穿了赛红拂的招数,却还是没能躲开她的左脚。第一宠



    只听啪一声,他的右胳膊上已经重重挨了一脚,剧疼之下,小鹿原俊泗便立刻惨叫了起来,刚才这一脚,几乎将他的右大臂都整个给踢断,藏在鞋尖的利刃更在他胳膊上划开了一道深深的血口子,鲜血顷刻间沁出,染红整条胳膊。



    更严重的是,小鹿原俊泗的整个右半边身躯顷刻丧失了知觉。



    赛红拂的秘诀就一个快字,招数不见得多复杂,但速度极快,电光石火之间,小鹿原俊泗又挨了好几脚,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然后就只能睁睁的看着赛红拂大步走上前,抬起右脚向着他的下体恶狠狠的踢过来。



    小鹿原俊泗心下一片惨然,看来要死在这里了。



    但是赛红拂的这一脚没能踢下来,因为她看到了她的红果儿。



    朝比奈清怀抱着襁褓中的红果儿,忽然出现在赛红拂的面前,定定的看着她,仿佛是在跟她说,你这一脚要是踢下去,你女儿也活不成了,赛红拂的这一脚便踢不下去,而是在小鹿原难泗的咽喉前硬生生顿住。



    小鹿原俊泗赶紧举起双手,唯恐赛红拂会误判。



    “孩子还我。”赛红拂说,“我就饶他一条狗命!”



    朝比奈清便立刻笑了,说:“那你还是杀了他吧。”



    “我是认真的!”赛红拂的秀眉立刻蹙紧了,说,“或者把孩子还我,或者他死!”



    “我也是认真的,或者立刻投降,或者我杀了这个小不点!”朝比奈清微笑着说,“而且我只给你三秒钟考虑,一、二”



    朝比奈清是不想给赛红拂冷静思考的时间,但是她完全就是想多了,现在的赛红拂是一名母亲,为了她的孩子她可以去做任何事,包括付出她的生命,反过来,为了保住她的孩子的生命,她可以做任何事,包括牺牲自己。



    轻轻叹息了一声,赛红拂颓然放下了抵在小鹿原俊泗咽喉上的右脚。



    小鹿原俊泗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立刻翻身爬起,然后再照着赛红拂的脑后玉枕穴就是重重的一击,赛红拂便立刻闷哼一声,萎顿在了地上,朝比奈清再低头去看襁褓中的婴儿,却兀自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在看着她。



    然而,还没等小鹿原俊泗喘口气,桑园外却突然响起叭的一声枪响。



    “八嘎牙鲁!”小鹿原俊泗的脸色便立刻气得铁青,就是用脚指头想,都能够想到,一定是负责解决留在桑园外的警卫的小组失手了,他完全没想到,派去的那一个战斗小组五名特种兵,却居然连区区几个警卫员都解决不了。



    小鹿原俊泗并不知道,这几个警卫员其实也曾是狼牙队员。



    新狼牙组建起来之后,淘汰下来的老队员,大部份下放到了各主力团,并以这批狼牙为基干组建了一个个侦察排,但也有一批老队员留在了部队大院,充当警卫。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