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3章 活腻歪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23章 活腻歪了

    半个小时后,新四军军部。



    “你说什么?”二号首长霍然起身,难以置信的瞪着前来报告的警卫连指导员,“去西山桑园采摘桑椹的大院家属遭到了袭击?”



    听到二号首长这么说,其余几个首长也齐刷刷扭头看过来。



    革命军人也是人,也一样关心自己的妻儿老小,他们的家属可也是去了西山桑园,可千万别出什么意外才好。



    二号首长大怒道:“为什么不派警卫随行保护?”



    “我们派了。”警卫连指导员苦笑说,“老曹派去了一个班。”



    警卫连指导员口中所说的老曹,是军部警卫连的连长曹德望。



    “一个班还对付不了几个间谍?”二号首长越发怒了,“你们警卫连干什么吃的?”



    警卫连指导员只能苦笑,因为他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这个时候一号首长走过来对二号首长说道:“老项你先别着急,急解决不了问题。”



    说完,一号首长又对指导员说:“桑园那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报告首长,西山桑园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指导员摇摇头又说,“不过老曹已经带着一排赶过去了。”



    “一排不够,你带着二排赶紧也赶过去增援。”



    “可是我带着二排走了,军部的保卫力量就太薄弱了。”



    “没有什么可是,军部根本用不着你们保卫,这可是军部!”



    一号首长的语气不容置疑,警卫连的指导员便赶紧转身走了。



    目送警卫连指导员的身影离开,一号首长的眉头忽然间蹙紧,说道:“我怎么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寻常?”



    二号首长问:“怎么个不寻常法?”



    “说不上来。”一号首长摇头说,“就是一种直觉。”



    一号首长的直觉很准,没过一会,便有警卫连的通信员匆匆的回来了,同时也带回来了西山桑园的情况:袭击桑园的是鬼子!



    “竟是鬼子!”一号首长愕然说道,“怎么摸进来的?”



    二号首长却再次大怒了,厉声说道:“那个谁,把保卫部的人给我叫来,我倒要问问他们,保卫部的工作是怎么开展的?小鬼子都摸进了家里,还向我们的家属发起了袭击,可他们却是一无所知,失职,这是严重失职!”



    一号首长却更关心安全问题,问道:“伤亡情况如何?”



    通信员答道:“随行的警卫班牺牲了两位同志,家属除了有数人摔伤外,倒是没有再发生别的人生意外,可是……”



    听说家属没人死亡,几位首长便纷纷松了口气。



    一号首长却听出了弦外之音,问道:“可是什么?”



    通信员低下头答道:“可是赛当家和红果儿让鬼子给劫走了!”



    “什么?小白跟红果儿让鬼子劫走了?!”几位首长瞬间便愣在了那里。我的前任是嫦娥



    好半晌,一号首长才沉声说:“明白了,我明白了,这伙鬼子根本就是冲着小白和红果儿母女来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伙鬼子应该就是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这样的话就难怪了,难道他们能无声无息的进入进大梅山。”



    “小鬼子可真阴险。”三号首长沉声说道,“堂堂正正的战场交锋奈何不了徐锐,就想出这样的阴招,居然想到劫持赛红拂跟红果儿来要挟徐锐!”



    “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一手可真的致命啊。”四号首长说。



    “谁说不是?”五号首长说,“徐锐知道了还不得立刻炸锅?”



    刚到任的六号首长接着说道:“徐锐要是摞了挑子,淞沪会战就不用打了,这一手釜底抽薪可真是厉害,哦不,这不仅仅是釜底抽薪,小鬼子这是要拿小白同志还有红果儿设下一下惊天陷境,这根本是要连徐锐也一锅炖了哪。”



    二号首长的眉头也立刻蹙紧,说道:“真要是小鹿原的特战队,那就棘手了。”



    “是啊,小鹿原的特战队可不太好对付。”一号首长点点头说,“警卫连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要想救人,恐怕还得调狼牙来。”



    “不能调狼牙。”二号首长断然道,“狼牙知道了,不就等于徐锐知道了?徐锐要是知道小白跟红果儿被小鬼子劫持了,他还不得立刻摞挑子?第四次淞沪会战爆发在即,他可不能在这时候离开上海,否则也不用打了。”



    一号首长说道:“但这事恐怕是瞒不住的。”



    三号首长也说:“项书记,我也觉得应该让徐锐知情,这可是他的妻女!”



    “好吧,让他知情可以。”二号首长叹息一声,说道,“但是让他派狼牙前来救人即可,至于他自己,就给我老老实实留在上海,他的职务是淞沪独立团的团长,不是狼牙大队的大队长,他的任务是给我守住上海,而不是千里救人。”



    说完了,二号首长又大吼道:“警卫员!警卫员!”



    门外的警卫员便立刻冲进来,大声说道:“首长?”



    “立刻给单县、官县还有蒲县的抗日民主政府发电报!”二号首长急声说道,“让他们立刻发动群众,给我盯死大梅山的每一个路口,一旦发现了有什么可疑的人物经过,立刻报告给当地民兵,再令各县民兵大队,现在开始进入一级战备!”



    “光民兵还不够。”一号首长接着说道,“警卫团也要进入一级战备!”



    “再告诉警卫连,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死死缠住这伙鬼子。”二号首长又说道。



    两位首长的意图,是要全面封锁大梅山,将劫持赛红拂跟红果儿的鬼子围堵在大梅山的山区,不让他们离开,然后等狼牙回来救人,但是他们有意图是一回事,最后这个意图能不能完全实现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分割线)



    在上海,百老汇大厦。



    钻山豹刚刚已经从昆山回来,徐锐便将在家的团领导紧急召集起来。



    王沪生、杨瑞、江南、柳眉正好都在家,很快就纷纷来到了会议室。



    等大伙到齐了,徐锐又扭头对钻山豹说:“豹子,现在你可以说了。”



    “好的。”钻山豹点点头,然后指地图说道,“昨天一天外加一晚上,我们先后对四个可疑目标进行了勘查,其中二、三、四三处目标没有任何发现,都是空的,甚至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但是在一号目标却有重大发现。”全职男仆



    “唯亭镇?”王沪生问,“有什么发现?”



    “具体不清楚,反正戒备非常森严。”钻山豹说道,“小鬼子不仅在围墙上拉起了高压电网,在大门口设置了钢板焊制的机枪巢,而且在厂房四周的民房、大树以及野地里设置了大量的明暗岗哨,说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都还是轻的。”



    停顿了下,钻山豹又道:“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就没敢乱来。”



    “豹子你做的对。”徐锐点点头说道,“小鬼子的戒备如此森严,如果没有一个缜密的行动方案,要想潜入目标内部几乎就不可能,而如果强行闯进去的话,就难免打草惊蛇,等我们进去,只怕什么都看不到了。”



    “但有一点已经可以肯定。”王沪生说,“那就是鬼子确实正在酝酿一项重大阴谋!而且这项阴谋肯定跟即将爆发的第四次淞沪会战有关!”



    徐锐说道:“看来,我得亲自走一趟唯亭镇了。”



    话音方落,小桃红忽然眼含泪水闯进了会议室,哀哀的喊道:“姑爷。”



    看到小桃红这样子,徐锐心头便立刻突的一跳,不过表面上还是强自镇定,说道:“小桃红你不要哭,有我在,天塌不下来。”



    小桃红轻嗯了一声,使劲的点头,可是眼泪还是忍不住往下掉。



    徐锐的心便越发的往下沉,问道:“小桃红,究竟出什么事了?”



    小桃红抽泣了两声,说道:“我姐还有红果,让小鹿原给抓了。”



    “什么?!”



    “有这事?!”



    “怎么会这样?”



    “什么时候的事情?”



    “狗曰的小鹿原,狗曰的小鬼子!”



    一听小桃红这话,王沪生、钻山豹还有杜俊杰几个立刻就炸了。



    只有徐锐还愣愣的站在那,没什么反应,但其实,这只是表面,在徐锐的内心早就已经翻江倒海,他的心几乎是瞬间就飞回大梅山。



    王沪生又问小桃红道:“小桃红,电报呢?”



    “喏。”小桃红这才将攥在手里的电报递过来。



    徐锐却根本不想看电报了,陡然从牙缝里喝道:“豹子,你去召集人手!”



    “是!”钻山豹轰然应喏,然后转身冲出会议室,一边凄厉的大吼起来,“集合,狼牙大队集合了,紧急集合,紧急集合……”



    徐锐也猛然转身,大步流星往外走。



    这时候王沪生已经看完电报,急道:“老徐,你不能……”



    徐锐霍然回头,凶狠的瞪着王沪生,王沪生的最后一个走字便卡在嗓子眼,他陡然想到了赛红拂是徐锐事实上的妻子,而红果儿更是他唯一的女儿,老徐才刚刚品尝到父亲的滋味还没两个月的时间,却要面临这种别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