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4章 千里救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24章 千里救援

    想到这,王沪生的最后一个走字,便再也说不出口。



    好半天,王沪生才终于低声说道:“老徐,你要小心。”



    “嗯,我会的,这一次我一定宰了小鹿原这个狗曰的!”徐锐重重点头,又说,“竟敢动我的女人还有女儿,简直就是活腻歪了!”



    说完,徐锐便又猛然转身,大步往外走。



    这时,江南忽然间站起身,低低的叫道:“阿锐。”



    在公开的场合,江南一贯都只会称呼徐锐的职务,叫他团长,而只有在两人独处的时候才亲昵的喊他阿锐,可是这次,她却破例了。



    徐锐脚下一顿,然后回头,哀伤的看着江南眼睛。



    徐锐还道江南要阻止他呢,如果江南也出面阻止,甚至恳求,他就真的为难了,因为她还有赛红拂都是他的红颜知己,而且说起来,江南认识他还在赛红拂之前,更何况,现在江南肚子里也已经怀了他的骨肉。



    所以江南是完全有权力要求他留下来的。



    如果真的这样,那徐锐就真的很为难了,所以他只能用眼神哀求江南。



    好在江南一直以来都是那样的通情达理,无论是以前、现在还是将来,她都永远不会让徐锐为难,因为那天在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当她以为已经永远的失去徐锐的时候,她就已经想明白,她爱他,并且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江南缓步上前,在徐锐脸上亲吻了一下,低声说:“小白和红果一定不会有事,你一定能够救她们回来的!”



    徐锐轻嗯了声,转身走了。



    目送徐锐的身影迅速远去,江南怅然若失。



    正如徐锐担心赛红拂和红果儿的安危,江南也一样担心徐锐的安危,徐锐虽然是举世无双的特战兵王,可他毕竟还是血肉之躯啊,如果被子弹击中也一样会死,而战场上,子弹却是不长眼睛的,她不能不担心。



    如果可以选择,江南是真希望徐锐留下来,让钻山豹去救人。



    其实这种时候,让钻山豹上去反复更合适,因为钻山豹不是当事人,在战场上,更能保持冷静,更加不容易犯错,而徐锐却是当事人,赛红拂是他的红颜知己,红果儿现在则更是他唯一的孩子,一旦被小鬼子拿捏住,说不定会把自己的性命都搭进去。



    但是江南却不能够这么做,因为她知道徐锐想去,她不忍也不愿拂了徐锐心意。



    柳眉看了一眼江南的背影,对王沪生说道:“老王,你说老徐这次能够救出小白还有红果儿吗?”



    “当然。”王沪生仿佛是为了说服柳眉,也是为了说服自己,又加重语气说道,“这个家伙就是无所不能的,认识他这么久,还没见有什么事能难住他,这次想必也不例外,小鹿原试图拿小白和红果要挟老徐,纯粹就是找死。”



    柳眉轻叹一声,又说:“可老徐走了,狼牙也走了,上海怎么办?”巨星老公:缉拿逃妻100次



    王沪生便嘎了一声,无言以对,是啊,徐锐走了,上海怎么办?小鬼子眼看着就要发起第四次淞沪会战了,这时候徐锐却离开了,整个淞沪独立团瞬间就没了主心骨,他这个政委可撑不起这样的大场面,如之奈何?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苏州鬼子司令部。



    东久迩捻彦已经将他的华中派谴军司令部临时从武汉迁到苏州,为的就是就近指挥即将爆发的第四次淞沪会战。



    不过说真的,对于这一次会战,东久迩捻彦心里并没有什么底。



    虽然参加随枣会战的三个主力师团已经从长江水道调到了苏州,近卫第二师团也已经在东京完成了编组,三天之内就能赶到苏州,这样一来,再加上原本就驻扎在苏州、太仓一线的第一零四师团,五个师团的最低兵力就已经满足了。



    就这还不算,大本营还额外调了一支细菌战部队。



    但就算这样,东久迩捻彦心里也还是没有什么底,没别的原因,实在是徐锐这个敌人太狡猾、太凶残了,东久迩捻彦绝不认为他的能力就要比板垣征四郎、西尾寿造强,跟冈村宁次就更加没法比,但是,就连冈村宁次他们三个都栽在了徐锐手里。



    睡了个午觉,东久迩捻彦起床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到苏州这么多天,这还是他第一次睡午觉睡到自然醒,所以起床之后感觉整个人都懒懒的,先挥手将侍寝的艺妓赶走,然后一个人对着窗外发愣,直到卧室外面响起壳壳壳的敲门声。



    皱了下眉头,东久迩捻彦抓过衬衣披在自己身上,然后说道:“进来。”



    卧室门便立刻被人从外面移开,出现在门外的却是华中派谴军参谋长饭沼多稼藏,饭沼多稼藏脱掉靴子,只穿着袜子走进了卧室,然后向东久迩捻彦顿首报告说:“殿下,小鹿原君刚刚发来急电,说是……”



    “八嘎,小鹿原君?!”东久迩捻彦便立刻打断饭沼多稼藏,沉声说道,“这个混蛋终于有消息了吗?他在哪儿?他在哪儿?让他立刻来苏州,快来见我!”



    “殿下!”饭沼多稼藏顿首说道,“小鹿原君现在人在大梅山!”



    “纳尼?在大梅山?”东久迩捻彦闻言愣了一下,茫然问道,“他去大梅山干吗?”



    “劫持徐锐的妻女!”饭沼多稼藏再次顿首,说道,“而且他已经得手了,现在正带着特战大队的人,劫持着徐锐的妻女从青牛岭撤退!此外,小鹿原君还发回来了行动方案,这就是他刚刚发回来的行动方案。”



    说完,饭沼多稼藏又将一纸电报递过来。



    东久迩捻彦以最快的速度看完电报,遂即大喜过望道:“索嘎,原来小鹿原君的这次失踪根本就是蓄意为之,原来他早就谋划好了!我不得不承认,他的这个行动计划,简直就是无懈可击,徐锐这次死定了!”



    此时,东久迩捻彦内心的那点儿对小鹿原俊泗的怨念,早就已经不翼而飞了,甚至连小鹿原俊泗没经过请示,就擅自制定了涉及到两个师团又四个独立混成旅团的行动计划,也是毫不在意,因为跟这一计划的收益相比,这点面子根本就不算什么。[快穿]病娇联萌



    如果损失一点儿颜面就能换回如此巨大的收益,东久迩捻彦绝对不介意再来几次,他甚至愿意退居幕后,让小鹿原俊泗这个大佐前来指挥整个华中派谴军,虽然是皇室子弟,可东久迩捻彦还算是个有度量的人。



    当下东久迩捻彦接着说道:“小鹿原君干得漂亮!”



    “哈依!”饭沼多稼藏顿首说道,“徐锐这次死定了!”



    “哈哈。”东久迩捻彦大笑两声,又说道:“这次终于可以铲除徐锐这个帝国死敌,终于可以铲除徐锐这个帝国死敌了,陛下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坏的!”



    东久迩捻彦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向裕仁报告这个好消息了。



    不过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能够向裕仁报告,毕竟小鹿原俊泗的计划还没有成功。



    “殿下,不仅仅只是这样。”饭沼多稼藏又说,“徐锐一走,淞沪独立团立刻就会群龙无首,皇军在即将爆发的第四次淞沪会战之中,也将会压力锐减。”



    “索代斯。”东久迩捻彦兴奋的大吼道,“皇军已经赢定了,赢定了!”



    大吼完了,东久迩捻彦又对饭沼多稼藏吼道:“饭沼君,立刻将小鹿原君的行动方案下发给第六师团以及武汉周围的各个独立混成旅团,命令各部队全力配合!告诉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全力配合特战大队的行动!”



    “哈依!”饭沼多稼藏重重顿首。



    (分割线)



    这时候,徐锐正率领着狼牙大队,往北疾行。



    按计划,狼牙大队将从福山渡江,然后从江北前往大梅山,不仅因为福山镇有新四军的交通堡垒户,更因为江北行军更容易,因为江北的几个抗日根据地已经连成了一片,不像长江南岸基本都是敌占区,容易遭到鬼子伪军拦截。



    如果换成是在平时,狼牙大队根本不在乎鬼子伪军的拦截。



    但现在,狼牙大队却急着去救人,就不想在路上横生枝节。



    只不过,部队才刚刚越过马陆镇,徐锐却突然间停了下来。



    钻山豹见状便也跟着停下,茫然问道:“团长,怎么不走了?”



    徐锐摇了摇头,沉声说道:“这样不行,一路走着回大梅山,速度最快也要两昼夜,等我们赶到时,黄花菜早都凉了。”



    钻山豹劝慰道:“首长在电报里也说了,军部警卫连会不惜代价缠住小鹿原特战队,不让他们快速的撤退,还有大梅山外围的民兵也会全力以赴的拦截,再加上老高的警备团,所以,我们还有时间,一切都还来得及。”



    “警卫连拦不住小鹿原的!”徐锐却继续摇头,沉声说,“民兵就更不行了,警备团是战斗部队,特种作战非他们所长,所以,要想救人,还得靠自己!”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我得尽快过去!绝对不能够拖到两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