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7章 老兵出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27章 老兵出击

    “纳尼?仍由你们特战大队护送,而且还要抄近路翻过大别山?”冈部直三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小鹿原君,你应该知道,大别山区现在可是新四军的地盘,你们带着人质进入大别山区,岂非更危险?”



    顿了顿,又接着说道:“进了大别山区可没有皇军接应你们。”



    小鹿原俊泗微笑着说:“将军阁下难道没听说过,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吗?”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冈部直三郎闻言心头微动,说道,“小鹿原君,你是说,让我们假称人质在步兵第十三联队的手里,然后将新四军前来营救人质的部队全都骗过来,其中也包括了狼牙,是这样吗?”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又以无比严肃的语气说道,“将军阁下,我了解徐锐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将他的妻女带到武汉的,若不出意外,此刻徐锐肯定已经在赶来肥城的半路上了,所以,如果我们不设计一个陷阱,将徐锐和他的狼牙大队引向歧途,要想将人质带回武汉,绝无可能!”



    这点自知之明,小鹿原俊泗还是有的。



    事实确实如此,徐锐确实马上就要飞临肥城上空了。



    如果按照冈部直三郎说的那样,直接由鬼子步兵第十三联队护送赛红拂还有红果儿南下巢湖,那这事肯定就悬了,因为新四军四支队就在皖中平原,新四军四支队如果有了徐锐的指挥,全歼第六师团的步兵第十三联队就将是大概率的事件。



    所以小鹿原俊泗提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明显更高一筹。



    只不过,这一诡计能不能骗得过徐锐,就只有天知道了。



    不过冈部直三郎还是被说服了,说道:“哟西,那么人质就仍由你们特战大队护送,而且直接抄近路翻过大别山,至于我们这边,我会通过恰当的渠道,故意将风声放出去的,我们会尽可能将新四军的追兵引过来。”



    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拜托了。”



    冈部直三郎摆手说道:“一切为了圣战!”



    当下两个鬼子便分头行事,冈部直三郎率领他的步兵第十三联队掉头南下,同时通过国民党的渠道,暗中放出风声说,小鹿原大队已经跟他们汇合一起,赛红拂还有红果儿母女俩也已经落到了第六师团的手里,小鹿原俊泗则带着特战大队,带着赛红拂还有红果儿母女俩继续往西去,悄然进了大别山。



    (分割线)



    世事如棋,有时候你很难预料走出的每步棋会有什么连锁反应。



    小鹿原俊泗通过第六师团设计的这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戏,能不能骗得过徐锐的眼睛还没有结果,却先把另一个厉害的对手给引来了。



    这个对手,就是此时此刻,远在重庆的冷铁锋。



    此时此刻,冷铁锋正在蒋委员长官邸的会客厅,向蒋委员长报告这一段时间以来青年军官的训练成果。



    冷铁锋说:“总的来说,训练效果还算是不错,但是缺乏实战检验,所以能有几分成色还不能下定论,所以我建议,由我率领青年军官训练营搞一次实战考核,通过实战,来检验训练营的成绩,而且目标我都已经选好了……”凤御九霄



    话音未落,侍卫长王世和忽然急匆匆走了进来。



    冷铁锋的话声立刻顿住,蒋委员长的目光也转向了王世和。



    王世和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以眼色示意,蒋委员长便立刻站起身,跟冷铁锋说了一声失礼,然后跟王世和出了门,不过两人并没有走远,就在客厅旁边的偏厅窃窃私语,冷铁锋便下意识的释放出六识,想听听两人在说什么。



    由于距离不是很远,冷铁锋很容易就听清了两人的对话。



    王世和说道:“委座,共产党那边出事了,哦,确切的说,是徐锐那边出事了。”



    “徐锐那边出事了?”蒋委员长骤听之下,似乎有些吃惊,也有些小小的兴奋,当下急切的说道,“出什么事了?在小鬼子那里吃了大亏?”



    “呃,不是。”王世和道,“是徐锐的女人孩子让鬼子劫了。”



    骤然间听到这么一个消息,冷铁锋心下的震惊也就可想而知。



    赛红拂和红果儿居然让鬼子给劫了?那老徐还不得雷霆大怒?



    因为关心,当下冷铁锋越发将六识运用到极致,继续窃听两人的谈话。



    “徐锐的女人和孩子?”蒋委员长脑子里便立刻想到了之前军统交给他的资料,然后皱着眉头说,“是不是青白团那个叛徒?叫什么来着?”



    “叫赛红拂,就是她。”王世和道,“她给徐锐生了个女儿,一并让鬼子给劫了,小鬼子明着打不过徐锐,居然来阴的,想到劫持他的女人和女儿来要挟他,也真够无耻的,不过徐锐肯定不会不管,所以新四军和鬼子中间恐怕得有一场大仗打。”



    蒋委员长便立刻从中间嗅出了机会,新四军跟鬼子打生打死,国军就有机会了!自从大别山被徐锐以雷庭手段夺走后,蒋委员长和五战区代长官白崇禧就无时无刻不想着,从新四军手里重新夺回大别山根据地。



    现在,机会终于是出现了。



    当下蒋委员长对王世和说:“世和,立刻让何应钦、陈诚还有白崇禧到我这儿来。”



    “是!”王世和答应一声转身走了,蒋委员长则笑嘻嘻的回到了公客大厅,先跟冷铁锋说声抱歉,然后说道,“梁营长,刚才我们说到哪儿了?”



    冷铁锋说:“卑职刚才说到,训练营需要一次实战考核。”



    “那就搞一次实战考核。”蒋委员长爽快的说道,“一支部队,无论装备有多好,多么的训练有素,可如果不能打仗,又有卵用?部队本来就是打仗用的。”稍稍停顿了下,又接着问道,“梁营长,那你选好了斩首目标了没有?”



    冷铁锋早就选好了目标,就是驻长沙的第十八师团的师团长。



    但是现在,冷铁锋却又改主意了,他决定把青年军官训练营拉到湖北,然后借机拉到大别山区,直觉告诉冷铁锋,在大别山以及皖中即将有一场大战,作为战友,在这样的紧要关头,他希望能在徐锐身边,并肩战斗!成圣传



    当下冷铁锋说道:“选好了,武汉的东久迩宫捻彦!”



    “东久迩宫捻彦?”蒋委员长瞠目结舌道,“这会不会太难了?”



    冷铁锋哂然说道:“放眼整个华中,也就东久迩宫捻彦值得我们下手。”



    “梁营长好胆识!”蒋委员长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跟冷铁锋过多纠缠,毕竟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跟几个幕僚商议,当下爽快的答应道,“行,就这么定了,我回头就让空军安排好运输机,空运你们去湖北!”



    冷铁锋便知道他应该告辞了,当下敬了一记军礼,再转身离开。



    出了蒋委员长官邸后,冷铁锋便立刻回头看向东方漆黑的夜空,心下默念道:老徐,这次你可千万要撑住啊!可别怂了!



    (分割线)



    徐锐追上曹德望的警卫连时,已经是第二天黎明。



    本来根本用不了这么长时间,遗憾的是徐锐在跳伞时发生了意外,扭伤了脚。



    跳伞原本就是一件危险的事,夜间跳伞就更危险,如果没有地面灯光的引导,那就更是凶险至极,也就徐锐的身体骨骼强度远胜常人,否则,在落地的瞬间就已经重伤,根本就不可能动弹,更不要说继续追击了。



    曹德望以前也是狼牙大队的,后来狼牙大队重新编组后,他和一批老队员因为没有武术底子,就被刷了下来,再然后他就当了军部警卫连长。



    对自己一手教出来的老队员,徐锐可谓十分了解。



    所以,从宋国宁驾驶的战斗机上跳伞之后,徐锐很快就发现了曹德望留下的暗标,然后一路疾追,终于在中午之前追上了曹德望率领的军部警卫连。



    此时,距离冈部直三郎和小鹿原俊泗分兵已经过去一个晚上将近六个小时,冈部直三郎的队伍甚至都快回到巢湖境内了。



    不过,这会儿正遭受新四军四支队的阻击。



    显然,新四军军部已经下令,让四支队不惜一切代价阻击鬼子。



    看到徐锐走起路来一瘸一拐,曹德望便道:“司令员你怎么了?”



    “我没事。”徐锐摆了摆手,又说,“老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曹德望说:“昨天晚上十点,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就在肥西镇跟北上增援的鬼子大部队汇合了,然后两伙鬼子便合兵一处掉头南下,中途并无鬼子离开,所以不出意外的话,赛大当家和红果儿肯定还在队伍里。”



    听到这里,徐锐脸上便立刻流露出痛楚之色,没能保护好妻女,让她们在鬼子的手里受苦,这是他身为男人和父亲的严重失职,失职啊!



    看到徐锐面露痛苦之色,曹德望自责的说道:“司令员,这都怪我,是我无能,没能在小鹿原大队逃出大梅山之前,就将赛大当家和红果儿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