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8章 生死追逃-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28章 生死追逃

    “老曹,这事不能怪你。”徐锐却摆了摆手,沉痛的说道,“现在的小鹿原大队,已经不是之前的小鹿原大队,绝不是你们军部警卫连所能够对抗的,更何况你们已经尽力,为了咬住小鹿原大队,你们已经牺牲太多人了。”



    曹德望脸便立刻流露出了黯然之色。



    因为徐锐说的都是事实,这次为了咬住小鹿原大队行踪,他们警卫连牺牲惨了,狗曰的小鹿原大队现在是真厉害啊!



    徐锐拍了拍曹德望肩膀,说:“老曹,你们警卫连到这儿吧。”



    说完之后,不等曹德望答应,徐锐便转过身向着鬼子所在方位走去,尽管走起路来仍然有些一瘸一拐,行止之间却仍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仿佛前方公路,那一整个步兵联队三千多个鬼子,不过是土鸡瓦狗。



    然而下一个霎那,徐锐忽然吸了吸鼻子,然后停了下来。



    曹德望的心便跟着猛的一突,问道:“司令员,怎么了?”



    徐锐慢慢回过头,皱眉问道:“老曹,你确定小白和红果儿在鬼子队伍里?”



    “我确定!”曹德望非常肯定的答道,“赛大当家和红果儿在鬼子的队伍里。”



    “不对,不对不对。”徐锐却摇头说,“小白和红果儿不在这里,根本不在这里!”



    “这绝对不可能。”曹德望断然说道,“我们可是一直都盯着呢,我亲眼看到赛大当家抱着红果儿,在刺刀的胁迫之下,了其的一辆装甲车,然后直到装甲车汇入鬼子的车队都没有下来,赛大当家和红果儿肯定是跟鬼子一起南下了。”



    徐锐闭眼睛缓缓嗅吸了几下鼻子,然后睁眼问道:“鬼子是从这里过去的吧?”



    “嗯。”曹德望点点头,肯定的说道,“小鬼子的人马和车队一直沿着公路行进,从来没有离开过公路,也没有人半道离开。”



    “那没错了,是假的。”徐锐摇头,沉痛的说道,“你们看到的人是假的。”



    “假的?”曹德望茫然,他很想问问徐锐为什么会如此肯定,却终究没敢问。



    徐锐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很快转过身毅然决然的沿着公路北,直奔肥西而来。



    其实,徐锐之所以敢如此的肯定,是有原因的,因为他拥有远超常人的敏锐六识,尤其是他曾经在非洲向一个猎人学习过气味追踪的绝技,那个老猎人甚至可以从空气残留的气味,分辩出半个月前曾有一头狼从某个路口经过。



    徐锐的嗅觉虽然没有这么的夸张,却是嗅出三天之内的气味却是可以的。



    刚才徐锐是在试着寻找赛红拂残留在空气的体味,却没有任何发现。



    赛红拂可是徐锐的红颜知己,甚至孩子都有了,两人早不知道缠绵了多少回,所以对于赛红拂的体味,徐锐十分的熟悉,所以,只要赛红拂确实是曾经从这里经过,那么徐锐一定能发现她残留在空气的体味。



    那是一种类似于莲花的香味。极品仙修:神仙走都市



    但是刚才,徐锐嗅了好半天,却没有任何发现!



    这只有一种可能,赛红拂根本没从这经过!至少三天之内没有经过!



    这说明,曹德望和他的警卫连被骗了,在小鹿原特战大队跟前来接应的鬼子大部队汇合之后,小鹿原这个狗曰的使用了掉包计,利用一个假目标欺骗了警卫备,真的小白和红果儿却肯定从另外一条通道走了。



    这一刻,徐锐的内心真的是充满了自责。



    早应该想到的,自己早应该想到的,自己早应该想到小鹿原这个狗曰的一定不会傻傻的等着他去追杀,他是一定会耍花枪的!不过徐锐也是当局者迷,其实,算他预料到小鹿原俊泗会耍花枪,也没卵用。



    徐锐的确可以从空气嗅出赛红拂残留的体味,但是这得有个前提条件,那是他必须掌握鬼子的行军路线,如果不知道具体的行军路线,他也只能捉瞎,他总不能真的像只猎狗似的把整个皖平原嗅个遍吧?



    确定赛红拂和红果儿不在这,徐锐便立刻掉头。



    根据曹德望所说,昨天晚,小鹿原大队在肥西镇跟鬼子大部队全合后,便立刻掉头南下了,所以徐锐判断,问题出现在肥西镇,小鹿原大队肯定没有跟着南下,而是在放出假目标后偷偷留了下来,等警卫连被引开之后,再从另外一个方向走了。



    所以要想重新发现鬼子行踪,必须回到肥西镇去寻找残留痕迹。



    好在时间还充裕,此时距离警卫连被骗,时间过去还不到六小时。



    当下徐锐便沿公路掉头北,曹德望也赶紧带着警卫连掉头北,在急行军三个多小时之后,一行人便又回到了肥西镇。



    此时控制皖平原的是鬼子,只不过小鬼子在皖平原的日子并不好守,因为皖的新四军游击队太厉害了,鬼子伪军平时只敢躲在据点炮楼内,连门都不敢出。



    所以,既便看到徐锐和警卫连的五十余官兵在公路走,鬼子伪军也只敢躲在炮楼内远远的放枪,算是警告,至于准头,这都超过了两千米,徐锐他们理都没有理,要是这么远的距离都会被流弹打,那只能感叹运气太背。



    徐锐原本打算绕着肥西镇走一圈,因为,只要赛红拂已经离开了肥西镇,一定会在肥西镇外的某一条通道留下气味痕迹,然后,他能确定鬼子的行军路线了,不过,最终只走了一半,他便发现了赛红拂的气味。



    “鬼子往这走了!”徐锐睁开眼睛,指向了西南偏西方向。



    “大别山?!”曹德望闻言讶然道,“小鬼子进大别山了?”



    停顿了下,曹德望又道:“司令员,不能够吧,大别山现在可是咱们的根据地,小鬼子进了大别山岂不是自投罗?”



    “自投罗?老曹你想多了。”徐锐摇了摇头,沉声说,“大别山山高林密,隐秘不为人知的小路不知道有多少,我们的游击队根本不可能封锁。”停顿了下又说道,“更何况,这正是小鹿原的厉害之处!”



    小鹿原是想出其不意。鬼王的妖娆萌妃



    只可惜,这次他遇到了徐锐。



    当下徐锐便带着曹德望的警卫连追进了大别山。



    警卫连的老兵大多是老狼牙,体能也十分强悍,所以一路行军速度极快,到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一行人已经追过大别山主峰白马尖。



    追过了一个山口之后,徐锐的眉头却忽然蹙紧。



    看到徐锐皱眉,曹德望便问:“司令员,怎么了?”



    “小鬼子突然加速了!”徐锐沉声说道,“看来我也得加速了,但是你们不用勉强,慢慢跟来行。”



    说完了,徐锐便向曹德望要了条步枪,转身走了。



    这一次,徐锐的速度明显要快多了,简直是在飞奔了!



    一开始,曹德望和警卫连的老兵还能够勉强跟,但是跟了不到五公里便不行了,一个个都累得气喘吁吁、汗出如浆,迫不得已,曹德望只能下令休息,在休息了五分钟后,再以急行军的速度追赶,这个时候,徐锐早已经跑没影了。



    好在一路有徐锐留下的路标,不至于跟丢目标。



    (分割线)



    崇山峻岭之。



    小鹿原特战大队的二十余名特种兵正在飞速奔跑。



    必须承认,这二十余名由忍者训练而成的特种兵,耐力确实惊人,从大梅山开始,他们已经超过两个昼夜没正经睡觉,甚至也没有正经休息,反而在不停的行军行军再行军,但既便这样,也看不到疲惫的样子,一个个仍然健步如飞。



    行军速度已经算是很快了,可小鹿原俊泗却还是觉得慢。



    不知道为什么,晌午过后,小鹿原俊泗预感到一种隐约的危险,然后下令加快了行军速度,可是急行军半天之后,他心里的这种危险感觉非但没有消散,反而更强烈了,仿佛有一头可怕的猛兽,正朝着他们飞速迫近!



    “不行!太慢,还是太慢!”小鹿原俊泗脚下片刻不停的往前跑,脑袋却扭过头,对身后抱着孩子跟进的朝奈清说,“我们还得加快行军的速度!天黑之前必须赶到麻城,跟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会合才行。”



    朝奈清回头看了眼身后踉踉跄跄跟进的赛红拂,说:“她能行吗?”



    小鹿原俊泗的目光便也跟着落在了赛红拂的身,赛红拂爱穿红裳,所以看不出,但其实她身衣衫早已经被血迹浸透,整个人也因为大量失血开始脚下发虚,要不是因为有保护女儿的信念在支撑着她,只怕早已经倒下。



    赛红拂是在桑园跟鬼子格斗时负的伤,当时她先是出其不意杀了两个鬼子特种兵,接着又险求胜格杀了另外的两个鬼子特种兵,但是在格斗她了负了伤,而且伤势不轻,之后朝奈清虽然对她进行了战地急救式包扎,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行军,伤口早崩裂,并且流血从来没有停止过。



    本书来自  /html/book/33/33603/i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