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9章 终于追上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29章 终于追上了

    小鹿原俊泗皱了下眉头,忽然扬起右手:“原地休息五分钟!”



    后面跟进的鬼子特种兵便纷纷停下脚步,除了两个鬼子折回去负责警戒,其余的鬼子特种兵便纷纷四散开来,抓紧时间吃东西喝水。



    对于成年人来说,两三天不睡觉没问题,不吃东西不喝水却绝对办不到。



    小鹿原俊泗指着赛红拂,对朝比奈清说:“给她松绑,然后再包扎一下。”



    自从在桑园被挟持之后,赛红拂就一直被反缚着双手在行军,而且背部的绳结上还特意系了条绳子,绳子的另一端专门由一个鬼子特种兵掌握着,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赛红拂借机逃跑,没办法,赛红拂这头雌虎必须严加防范。



    之前在大梅山时,就险些让赛红拂跑了。



    只不过,赛红拂没办法做到一个人逃跑,所以最后还是得乖乖束手就擒。



    朝比奈清显然无法体会一个母亲的心理,皱着眉头说:“万一她逃跑怎么办?”



    小鹿原俊泗也觉得有必要进行防微杜渐,当下伸手从朝比奈清手中接过孩子,然后走到赛红拂面前,用中国话说道:“徐太太,为减缓你的失血,等会小清会给你包扎,还有为了方便你行军,在包扎完了之后还会给你松绑,不过……”



    然而不等小鹿原俊泗说完,赛红拂便冷冷的说:“放心,我不会再跑。”



    “哟西,看来徐太太也是聪明人,聪明人就能少吃苦头。”小鹿原俊泗又道,“不过我还是要警告你,不要有任何幻想,现在已经没有人任何人能够救你,要不想吃苦,要是不希望这么个小小的婴儿跟着你受苦,就不要有任何妄动。”



    赛红拂从鼻腔里轻哼一声,再没理会小鹿原俊泗。



    小鹿原俊泗却自顾自说道:“看来徐太太确实是一个聪明人,我希望,你先生也能够像你一样聪明,这样你们一家三口或许还会有团聚之时。”



    赛红拂闻言只是轻蔑一笑,这时候似乎应该说几句狠话,不过赛红拂懒得说。



    对鬼子,赛红拂跟她男人的想法是一样一样的,除了杀,半句废话都不稀讲,跟这些畜生有什么好多说的呢?跟他们做口舌之争就更愚蠢。



    当下朝比奈清带着赛红拂走到了一条山涧旁边,先帮她清洗伤口,然后包扎,包扎完了之后就没有再把赛红拂的双手反缚起来。



    这时候,小鹿原俊泗怀里抱着的红果儿又呀呀哭闹起来,她饿了。



    赛红拂便又在朝比奈清的监视下走到一侧给红果儿喂奶,这时候,赛红拂真的很想抱着红果儿逃跑,不过看看身边的朝比奈清,她放弃了这个念头,事实上,在大梅山第一次给红果儿喂奶时,她就已经尝试过借机逃跑。



    可是结果很不幸,身边这女人的速度简直快到让人绝望!身手也是十分厉害,赛红拂既便没有负伤,也未必是这个女人的对手,何况是在负伤之后,所以逃跑没能成功,反而平白挨了这个鬼子女人的一顿毒打。



    朝比奈清似乎猜到了赛红拂的心思,便立刻低声警告说:“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再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了,你要是再敢逃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反正对于我们来说,手握一个人质跟手握两个人质,其实没什么差别!”话题男神[娱乐圈]



    言下之意,赛红拂再敢跑,她就杀了红果儿。



    赛红拂叹息一声,彻底的打消了逃跑的念头。



    (分割线)



    经过几个小时的苦苦追赶,徐锐终于傍晚时分追了上来。



    发现空气中残留的白莲花香味越来越浓,也越来越新鲜,徐锐就知道赛红拂刚刚从这里过去没有多久,当即便手脚并用攀上了山口右侧高崖,再举起望远镜居高临下往前看,然后就看到了一队人马正在前方的山道上逶迤而行。



    徐锐一眼就看到了走在鬼子中间的赛红拂,步履蹒跚。



    移开视线,徐锐继续寻找红果儿的小身影,很快,他就看到其中一个身材娇小的女鬼子抱着一个襁褓,看到这花布襁褓,徐锐的情绪便立刻激动起来,是了,是了,没错了,这块花布还是他陪着赛红拂上街买的,就是红果儿!



    狗曰的,总算让老子追上了,小鹿原俊泗,你死定了!



    徐锐狰狞的一笑,一个转身就翻下了山崖,继续追击。



    (分割线)



    前方的山道上,小鹿原特战队正逶迤而行。



    几乎是毫无征兆的,小鹿原俊泗忽然感觉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像被某种猛兽给盯上了似的。



    小鹿原俊泗当即便停下了脚步,霍然回头。



    朝比奈清和随行的二十多个鬼子也立刻跟着停了下来。



    朝比奈清更是问道:“大佐阁下,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小鹿原俊泗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因为刚刚的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战栗感来得快,去得也快,就这么一瞬间,这种被猛兽盯上的感觉就已经不翼而飞了,快到他甚至于怀疑,刚才是不是只是他的幻觉?



    小鹿原俊泗目光如炬,从来时的山道上扫过,却毫无发现。



    不死心,小鹿原俊泗又举起望远镜继续观察,还是没发现。



    看到小鹿原俊泗这样,朝比奈清也紧张起来,说:“大佐阁下,要不然我带着两个人留在后面断后?如果有追兵,也可以及时清理掉。”



    “也好。”小鹿原俊泗点头说,“那就拜托了。”



    朝比奈清当即将怀里抱着的红果儿交给了一个鬼子特种兵,然后点了另外两个鬼子特种兵躲了起来。



    (分割线)



    只不过,这么点伎俩要想骗过徐锐却是痴心妄想。



    距离朝比奈清他们三个的埋伏地点还有七八百米,徐锐便已经提前发现了他们,当即便从另一个方向绕行了过去,然后继续不紧不慢的缀在鬼子身后,虽然敌人近在眼前,可是徐锐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

最后一百天

    如果仅仅只二十多个小鬼子,徐锐根本就不在意,既便是这二十多个小鬼子都是由忍者训练而成的特种兵,徐锐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因为,在大别山的崇山峻岭之中,没有任何人是他这个未来特战兵王的对手。



    只等天色一黑,徐锐有的是办法收拾他们。



    可是,问题是,现在鬼子的手里还有人质!这个就棘手了。



    鬼子手里有他的妻女,如果一击不能得手,鬼子就一定会拿妻女来要挟他投降,这个时候他是投降呢还是不投降?如果投降,他们一家三口都活不成,这一点他非常清楚!可如果不投降,他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妻女死在他面前!



    这两个结果全都不是徐锐想要的,所以他得慎重!



    至少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徐锐就像一头狡猾而又极具耐心的老狼王,紧紧跟着猎物。



    当然,徐锐跟狼还是有区别,狼追踪猎物,并不隐匿形迹,但是徐锐却绝对不会让小鬼子察觉到他的存在!



    (分割线)



    天色黑下来时,小鹿原特战队正好经过一处山岗。



    这里视野开阔,不容易遭受袭击,小鹿原俊泗当即下令原地休息十五分钟,打算吃点干粮喝点水然后再走。



    休息了没一会,朝比奈清便带着两个鬼子跟上来。



    “怎么样?”小鹿原俊泗急问道,“有没有发现追兵?”



    “没有。”朝比奈清摇了摇头,说,“我们在山道两侧埋伏了整整两个小时,可最后却连一只走兽都没有等到,更不要提人了。”



    “是吗?”小鹿原俊泗的眉头便立刻蹙紧了,难道真是幻觉?



    按理说不应该啊,自己几乎从未出现过幻觉,怎么刚才在山道上突然就出现幻觉了?难道是因为太疲惫了吗?使劲的晃下头,小鹿原俊忽然发现他还真是疲劳了,自打从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出来,他还从来没有这样疲劳过。



    不止是身体上的,更有精神层面的极度疲劳。



    看来还是徐锐这个对手太强大了,带给他的精神压力太大了,小鹿原俊泗自嘲的想,不过,这应该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最后一次较量了吧?徐锐虽然厉害,这次恐怕也难逃一死,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能让徐锐翻盘,那他就真没什么好说的了。



    十五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小鹿原俊泗紧了紧背包站起身来,然后举起右手握成刀,再往前轻轻一挥,开路!



    下一霎那,二十多个小鬼子便纷纷站起身来,继续向前行军,这次,小鹿原俊泗没有再留下人手设伏,所以,在鬼子过去大约五分钟后,刚刚鬼子呆过的这道山梁上面便出现了一道模糊的黑影,却不是徐锐还有谁来?



    徐锐闭上眼睛使劲嗅了嗅,空气中不仅残留着赛红拂的体香,还残留着红果儿身上的奶香味,闻着这奶香味,徐锐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狰狞的笑了笑,徐锐从鞋帮拔出匕首衔在嘴里,然后借着夜幕的掩护追了上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