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0章 鬼子援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30章 鬼子援军

    追了没多远,徐锐便发现了负责断后的两个鬼子。



    这两个鬼子不仅是忍者出身,而且按受过长达三个多月的特种作战训练,还曾经在远东战场参加过实战,无论个人忍术、特战技能还是实战经验,都堪称是精英级,不过跟徐锐相比却还是不够瞧。



    徐锐杀他们,可谓轻而易举。



    但是,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既便是能够在不惊动前面的鬼子的前提下,无声无息的干掉他们也不行!因为这一路上跟踪下来,徐锐发现小鹿原俊泗的警惕性极高,基本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换人断后,而且间隔的时间不固定,有时两个小时,有时一小时,有时候甚至半小时。



    所以,干掉这两个鬼子容易,可要想不被小鹿原俊泗发现却绝不可能,而一旦被小鹿原俊泗发现,也就意味着他暴露了,那么局面就会陷入到之前的假设,届时,小鹿原俊就会拿小白还要红果儿来要挟他,他将只有两种选择。



    所以,徐锐只能够等,等时机成熟再动手。



    这一等就是一个晚上,一直到第二天黎明,他都没有等到合适的机会。



    不过,徐锐并不气馁,也不着急,他就像一头狡猾又坚韧的老狼,始终不紧不慢的跟在猎物身后,等着猎物松懈,等着猎物打盹犯错,徐锐绝不相信,小鹿原大队能够始终如一的保持这么高的警惕性,他们总会有松解的时候。



    不需要太长时间,只要鬼子有一刻的松解就足够了。



    只要有一刻时间,就足够徐锐将妻儿给解救出来了。



    然而,让徐锐没有想到的是,在黎明之后,却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



    在徐锐爬上山谷一侧的山崖,准备再次借机观察小鹿原特战大队的形踪时,却是无比意外的发现,前方山谷外居然开来了一大队鬼子,既便是出现在山谷之中的鬼子,也已经超过两个中队,而且队伍还源源不断,显然还有更多的鬼子。



    徐锐见状顿时间便心头一沉,鬼子援军竟然赶到了?



    这下可是麻烦了,如果让小鹿原特战队跟鬼子援军汇合,再想救人就难了!



    可是,这个时候,徐锐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阻止小鹿原大队跟山谷外的鬼子援军的会合了,因为他跟小鹿原大队之间相隔千米,而小鹿原大队跟鬼子援军之间却已经相隔不到五百米,也就中间有树林挡着,所以双方暂时还没有碰面。



    我艹,徐锐狠狠的咒骂一声,一颗心霎那之间沉了下去。



    (分割线)



    赶来接应的是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下属的步兵第五大队。



    几乎是在徐锐发现鬼子援军的同时,小鹿原大队的尖兵也已经跟步兵第五大队的尖兵在密林中相遇了,双方当即报告各自长官。



    得知援军已经赶到,小鹿原俊泗不由得长长的松了口气。


明末苍茫
    不仅是小鹿原俊泗,整个小鹿原特战队二十多名特种兵,闻讯之后全都松了一口气,步兵第五大队已经赶到了,这也就意味着,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也已经离这不远了,只要跟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会合,他们就安全了!



    这个时候,既便徐锐带着狼牙大队,也奈何不了他们了。



    片刻之后,步兵第五大队的大队长加藤骏介,便被带到了小鹿原俊泗的面前。



    向着小鹿原俊泗重重一顿首,加藤骏介说道:“大佐阁下,非常抱歉,我们来迟了!”



    小鹿原俊泗并没有因为加藤骏介态度良好就放过他,昨晚他可是担心了一整个晚上,想想心里就来气,当下冷然喝问道:“为什么来迟?”



    加藤骏介哈依一声,又说道:“半路上正好遇到了暴雨,山洪倾泄而下冲毁了桥梁,不得已只能绕道,耽搁了一点时间。”



    “八嘎,你们不是耽搁一点!”小鹿原俊泗道,“而是迟到八个小时!”



    “哈依!”加藤骏介重重顿首,又道,“卑职无能,请大佐阁下责罚。”



    “责罚的事等见了尾崎君再说。”小鹿原俊泗摆了摆手,又接着说道,“现在我的人已经疲惫不堪了,急需休息,命令你的部队立即展开,就地警戒!”



    “哈依!”加藤骏介顿首说道,“大佐阁下尽管放心休息。”



    小鹿原俊泗闷哼了一声,又劈手从加藤骏介的勤务兵手里夺过背包,然后从背包里拿出毯子铺地上,倒头就躺上去,不到三秒钟,便已经鼾声大起,真累坏了,最近这段时间,小鹿原俊泗是真的累坏了,他已经到极限了。



    其余二十多个鬼子特种兵也没好多少,一个个倒头就睡。



    只有朝比奈清还没有睡,她其实也非常疲惫,也很想睡,但是不行,她必须时时刻刻的盯着赛红拂,这是小鹿原俊泗专门交待的,此时,小鹿原俊泗已经不再担心赛红拂逃跑,外面围着一整个步失大队,一个受伤的女人,怎么还逃得出去?



    小鹿原俊泗不担心赛红拂逃跑,却又开始担心她自杀了。



    之前赛红拂不自杀,是因为她始终心存幻想,幻想着徐锐会来救她,可是当她意识到已经没有任何人能救她时,心下就难免会生出绝望,就极有可能选择自杀,甚至还有可能趁着哺乳时抱着她的女儿一起跳崖自杀。



    所以小鹿原俊泗专门留下了朝比奈清,看着。



    朝比奈清很忠实的履行了小鹿原俊泗的命令。



    (分割线)



    鬼子的警戒线放到了整个山谷的外围,徐锐也不得不跟着往后撤。



    还是那句话,这时候他绝对不能暴露,一旦暴露他就必须面对那两个艰难的选择,或者一家三口一起死,或者眼睁睁看着妻女死在面前,或许还有第三选择,就是届膝投降,但是这对于徐锐来说,根本就不在考虑范围内。



    看到鬼子迅速在山谷中构筑起了工事,岗哨也正变得越来越严密,徐锐快急死了,急得浑身都躁热起来。女总裁的全职司机



    就在这时候,徐锐忽然看到意外一幕。



    在视野之中,徐锐看到有两个衣衫褴褛的鬼子从山道上走了过来,这两个小鬼子,就是之前留下断后的,现在换班时间已经到了,他们就直接回来了,看到两个鬼子走过来,山道上站岗鬼子甚至都没盘问一下,直接放行。



    徐锐见状不由得心头微动,或许可以试试冒充鬼子特种兵?



    只是现在还缺身鬼子军装,不过这难不住徐锐,略一搜索,徐锐便迅速锁定目标,离他不到五十米开外就是一处小鬼子的警戒哨,这个小鬼子自认为隐藏得很好,可是在徐锐面前却根本毫无秘密,一眼扫过去就已经识破。



    五分钟之后,徐锐就穿着一身破烂的鬼子军装,公然出现在了山道上。



    说真的,徐锐抢来的这身军装实在不怎么合身,上身的短袖军装太紧,下身的长裤又实在太短,不得已,徐锐只能索性将长裤撕扯成短裤,还故意将上衣给弄烂,弄成了破布条挂在身上,看上去虽然十分狼狈,却有种格外的野性。



    看到徐锐穿着这样一身破烂大摇大摆的走过来,山道两侧的鬼子便纷纷侧目而视,徐锐可不是什么善茬,越是心虚就越是表现得有恃无恐,当即向着一个鬼子恶狠的瞪回去,那个鬼子便立刻顿首,避开了视线。



    看到这一幕,徐锐嘴角立刻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很显然,这些小鬼子也把他当成鬼子特种兵了!



    这还真是一个致命的漏洞,赶来增援的加藤大队并不知道小鹿原大队还有多少人,刚才过去的两个鬼子特种兵也没说,后面还有没有同伴,于是,加藤大队的这些鬼子岗哨,就想当然的把徐锐也当成了小鹿原特战大队的特种兵了。



    当下徐锐就越发有恃无恐,继续大摇大摆前行。



    (分割线)



    赛红拂也很累,她不仅累,而且已经十分虚弱。



    不过自从生下红果儿之后,赛红拂的母性已经完全被激发,既便已经很累并且已经十分虚弱了,可只要一听到红果儿的啼哭声,她便会立刻惊醒过来。



    迷迷瞪瞪之间,赛红拂又听到了红果儿的哭声,再次惊醒。



    赛红拂张开嘴,刚要跟朝比奈清说,果儿饿了,她要吃奶,结果第一个果字才刚到嘴边便又硬生生卡住了,然后就跟见鬼似的,瞪着朝比奈清的身后,朝比奈清迅即回头,却正好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日本兵把头转过去。



    朝比奈清很讶异,这个士兵的军装为什么这么破,不过她并没有想太多,人哪,基本都差不多,因为现在有了上千鬼子在外围,所以无论小鹿原俊泗还是朝比奈清,警惕性都已经出现了非常大的下降。



    朝比奈清回过头,皱着眉问赛红拂:“有什么问题?”



    赛红拂这会已经从骤然间看到徐锐的巨大惊喜中冷静下来,一边以眼角余光观察徐锐打出手语,一边沉声说:“果儿应该是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