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1章 人质跑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31章 人质跑了

    朝比奈清低头看了眼怀中啼哭不止的小婴儿,皱眉道:“这么快又饿了?”



    “什么叫这么快又饿了?”赛红拂没好气道,“你没生过孩子,当然不会知道刚刚出生的小宝宝一天要喂十几次奶。”



    “这么麻烦。”朝比奈清把红果儿递给赛红拂,说,“你赶紧喂。”



    赛红拂伸手接过红果儿,却并没有马上解开衣裳,而是站着没动。



    朝比奈清因为太疲惫所以心情不好,当下发怒道:“还有什么问题?”



    赛红拂往周围看了一圈,不悦的道:“你就让我在这里当众哺乳啊?我们中国女人可不像你们日本女人那样不要脸。”



    朝比奈清闻言勃然大怒,劈手扇了赛红拂一耳光。



    听到这“啪”的一声响,徐锐的脸肌便立刻剧烈的抽搐起来,要不是赛红拂连连以眼色示意他不要冲动,他没准真会情绪失控,尼玛,这是老子的女人,老子平时当成宝呵护都来不及,你个狗曰的女鬼子竟敢扇她耳光?



    赛红拂用眼色制止徐锐,然后说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吧。”



    朝比奈清恶狠狠的瞪着赛红拂,很想对她说,别以为我就不敢杀了你?这次无论你男人投降或者不投降,最后你们都难逃一死!可最后,朝比奈清还是没说出口,而是强压住胸中的怒火,带着赛红拂走进了路边小树林。



    进了小树林,虽然可以遮挡周围鬼子的眼线,保证自己**,可是对于一家三口的逃跑却是没什么卵用,因为这里是鬼子驻地的最中心,要想突围出去,就必须冲破周围鬼子的重重堵截,既便徐锐是特战兵王,只怕也十死无生。



    不过这时候,徐锐也远远的跟着进了小树林,并且跟赛红拂打出了手语,徐锐是在跟赛红拂说,让她想办法再往前走。



    徐锐之前就已经观察好了,再往前走不远就是悬崖,悬崖上长了大量的葛藤,只要想办法靠近悬崖边,他们就能够顺着葛藤而下,悬崖下就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只要他们下了悬崖再进入到树林,鬼子就无法进行锁定射击。



    于是赛红拂死活不肯哺乳,要求朝比奈清带她去更僻静之处。



    前面两次,朝比奈清耐着性子满足了,但是当赛红拂第三次提出还要往前时,朝比奈清终于警惕起来,语气不善的说:“再往前不远就是悬崖了,你是不是想抱着孩子跳崖?如果你有这个打算,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了吧。”



    “跳崖?你想多了,我是绝不会跳崖的。”为了尽可能的分散朝比奈清的注意力,赛红拂开始了言话上的反击,“你尽管放心,我会活得好好的,我的孩子也会活得好好的,我们会看着你们这些侵略者被打败,被赶出中国!”



    朝比奈清因为背对着来时的方向,所以看不见,但是赛红拂因为面对着来时方向,所以可以清楚看见,徐锐正跟夜猫子无声无息的走过来,这么大个人,脚踩在地面上,却竟然没发出一丝声响,赛红拂看着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打败我们,赶出中国?你就不要有这幻想了。”朝比奈清哂然道,“不走了,就在这里哺乳吧,你要是还不肯哺乳,那就先让你孩儿饿着,等到了部队驻地再哺乳不迟,反正我们也只在这里休整一两个小时。”七律魔音



    对于身后即将来临的杀机,朝比奈清懵然不察。



    朝比奈清虽然是忍者中的佼佼者,而且还是影忍井上千代子座下的得意弟子,但这次她面对的却是徐锐,一个揉合了中华武术以及现代特种作战理论实践于一身的高手,何况她现在正处于精神上最松懈的时候。



    赛红拂继续用言语分散朝比奈清的注意力,为徐锐的偷袭创造机会。



    很快,徐锐就已经迫近到了朝比奈清身后不到十米处,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鬼子却意外走进了这片小树林,说起来也真是倒霉,这小鬼子原本是进来找地拉屎的,结果却一眼就看到了,正蹑手蹑脚逼近朝比奈清的徐锐。



    这小鬼子还道徐锐要对女兵图谋不轨呢,当即就骂道:“八嘎,你要干吗?”



    这一声八嘎立刻吸引了朝比奈清的注意,这女鬼子确实不简单,几乎是瞬间就意识到危险的临近,来不及回头,脚下迅即一个滑移,几乎是在她从原地滑开的一瞬间,一把匕首便已经擦着她的肩膀滑过,毫厘之差没能刺中。



    这一刀自然是徐锐刺的,因为一个鬼子突然闯了进来,迫使徐锐提前出刀,尽管徐锐已将出刀速度飙到了极致,可最后还是刺空了,不过没关系,一刀刺空,徐锐紧接着便是一记旋风腿猛烈的横扫过来。



    朝比奈清因为滑移,正是旧力已竭、新力未生的当口,根本就没办法躲闪,当下只能举起双臂交叉护于胸口前,电光石火之间,徐锐的旋风腿便已经扫中了她的双臂,只听得啪的一声闷响,她的身影便如出膛的炮弹般,往后倒飞了出去。



    朝比奈清飞出去足有十几米远,才重重的撞上一颗树,然后贴着树干滑落在地,落地之后,朝比奈清还想挣扎着坐起身来,结果却发现动弹不得,因为刚才的这猛烈一撞,已经撞得岔了气,短时间内已经无法动弹。



    徐锐正欲一记飞刀结果了朝比奈清,陡听得赛红拂喊了一声小心!



    当下徐锐手腕一翻,飞刀在脱手之前便倏的变了方向,射向了不远处那个举枪准备射击的小鬼子,只听噗一声,匕首正中鬼子的咽喉,鬼子便立刻僵在原地,不过右手食指却还是扣了下去,树林中便立刻响起了叭的一声枪响。



    只是,这一枪已经偏离了方向,没能打中。



    枪声一响,树林外的鬼子便立刻骚动起来。



    没时间了,徐锐当即从赛红拂怀里抱过女儿,低声说:“走!”



    突围要紧,保证小白还有女儿的安全最重要,徐锐甚至不愿意为此浪费一秒钟时间,去干掉朝比奈清这女鬼子!



    徐锐大步往前飞奔,很快就来到了悬崖边上。



    低头一看,悬崖上果然覆盖满了青翠的葛藤,虽然葛藤的末端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不过这么点高度,对他们狼牙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属性不同如何婚配



    徐锐扯下一根葛藤,以最快的速度将女儿的襁褓捆在了胸前,再回头看,赛红拂却才刚刚到达悬崖边,而且喘息得厉害,俏脸上也已经冒出豆大的汗珠,徐锐便不由心头一沉,因为他已经看出这是虚汗,小白的身体已十分虚弱。



    “能行吗。”徐锐握着赛红拂的小手,关切的问。



    “我能行。”赛红拂轻轻反握住徐锐的大手,笑。



    “行,下!”徐锐点点头,再没说多余的话,一个侧身便从悬崖上翻了下去,再伸手抓住一根最粗最黑的葛藤,然后双手交替向下顺下,赛红拂也紧跟着顺藤下了悬崖,前后不到片刻功夫,两人便已经下到崖底。



    不过这时候,鬼子也追到了悬崖上方。



    人质都跑了,鬼子也就没什么顾忌了,当即举着机枪还有三八大盖猛烈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间雨点般落下来,将崖下的草木打得枝叶纷飞,徐锐左手护着怀中的幼儿,右手牵着赛红拂拼命的往前飞奔,奔跑中,隐隐听到一声轻哼。



    (分割线)



    小鹿原俊泗因为实在累坏了,所以临时决定休息两个小时,等稍稍恢复体力,再继续上路,他的想法非常简单,反正追兵不会那么快追上来,所以不如赶紧先休息一下,养足了体力再上路,这样一旦有情况也能从容应付。



    如果拖着疲惫的身体强行上路,反而容易出纰漏。



    从理论上来讲,小鹿原俊泗的决定无疑是正确的。



    但是理论正确,并不意味着在实际行动一定正确,正是小鹿原俊泗的这一个决定,致使整个行动功亏一篑!



    枪声一响,小鹿原俊泗和二十多个鬼子特种兵立刻就被惊醒了。



    作为一名特种兵,这是必备的素质,该睡的时候,他们甚至可以在枪炮声中入睡,可是该到醒的时候,他们却会被最为细微的声音瞬间惊醒。



    “八嘎,人质呢?”小鹿原俊泗一醒过来就发现朝赛红拂和红果儿都不见了,当即就心头一沉,厉声喝问道,“朝比奈清?!”



    然而没有人回应,朝比奈清也不见了。



    这一下,小鹿原俊泗简直屎都急出来了,该死的,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意外吧?这都已经跟加藤大队顺利会合,眼看着就要跟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的主力会合,如果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意外,那可就真是,天灭他小鹿原俊泗了。



    但是急也没有用,不知具体情况就无法做出反应。



    好在加藤骏介很快就赶了过来,顿首说:“大佐阁下,出事了……”



    小鹿原俊泗便立刻很不客气的打断了他:“八嘎牙鲁,说重点,给我说重点!”



    “哈依!”加藤骏介重重一顿首,十分简明扼要的说,“大佐阁下,人质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