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2章 追踪秘术-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32章 追踪秘术

    五分钟之后,小鹿原俊泗一行二十余人就下到了崖底。



    朝比奈清也跟着下了悬崖,此刻就耷拉着脑袋站在小鹿原的身后,这次人质被救走可以说都是她的责任。



    “大佐阁下。”朝比奈清自责的道,“这都是我的责任……”



    “责任的事以后再说。”小鹿原俊泗霍然举手,打断了朝比奈清,又说道,“当务之急是尽快追上,并且截住人质,绝不能让她们给跑了!”



    “大佐阁下放,他们跑不了!”朝比奈清自信的道。



    说完,朝比奈清便趴倒地上,像母狗一样对着地面上一通猛嗅,然后起身指着其中一个方向说道,“大佐阁下,他们往这边跑了!”



    小鹿原俊泗便立刻顺着这个方向追了下去。



    对于朝比奈清的追踪秘术,小鹿原俊泗是很相信的,在这之前,他也已经不止一次见识过她的追踪秘术,简上比猎犬的鼻子都还要灵!记得有一次在长白山中拉练,朝比奈清愣着凭着空气中残留的气味猎到了一头西伯利亚虎。



    直到上了路,小鹿原俊泗才终于有时间问朝比奈清:“刚才发生了什么?”



    朝比奈清便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小鹿原俊泗听完之后,浑身的汗毛便在顷刻之间竖了起来,他瞬间就意识到,是徐锐到了!也只有徐锐能够无声无息的侵入上千日军的重重包围之中,然后无声无息的救走他的妻女!



    不过小鹿原俊泗还是继续问道:“那人长什么模样?”



    朝比奈清形容了一下,小鹿原俊泗发现与他记忆中的徐锐的样子不太像,不过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特种部队善于化妆,徐锐前来救人之前,想必也是化过妆的,要不然朝比奈清也是见过徐锐的照片的,绝对不至于认不出来。



    小鹿原俊泗已经确定,这个人就是徐锐无疑!



    当下又回头对身后随行的二十多个特种兵说道:“诸君,前来救人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徐锐!所以,从现在开始,大家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务必不要给徐锐任何可趁之机!”



    听说是徐锐来了,二十多个鬼子特种兵顿时间心头凛然。



    自从加入特战大队的第一天开始,徐锐这个名字,就像影子始终追随着他们,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似乎都只是为了打败这个最强大的敌人,此前在上海,他们也曾经跟这个终极对手交过手,结果是,所以跟他照过面的人全都死了!



    而现在,这个恐怖的敌人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感到到了手下心中的凝重,小鹿原俊泗又接着说:“不过,你们也不必太紧张,这次徐锐只是孤身一人前来,不知道为什么,狼牙并未随行!更何况,徐锐现在还有一个伤员和一个婴儿需要照顾,十成战力最多发挥出一两成,所以我们机会很大!”



    “哈依!”朝比奈清和二十多个鬼子特种兵,闻言便齐齐顿首。



    (分割线)超级保镖



    幽深的山谷,茂密的丛林,到了这里已经完全没有道理可走了,但是这难不住徐锐这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回来的兵王,只凭一个人的力量,当然不可能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但是徐锐可以通过别的办法来实现。



    两个小时后,徐锐搀着赛红拂来到一处山涧边。



    赛红拂原本就已经很虚弱,刚才下了山崖之后,身上又挨了鬼子一枪,虽然没有伤着要害,但因为不能立刻停下包扎,而是直到跑出一定距离之后才有机会包扎,所以又流了不少血,所以这时候,赛红拂已经十分虚弱了。



    因为太虚弱,赛红拂已经没办法自己走道,只能够由徐锐搀扶着走,既便这样,她也还是累得娇喘吁吁,俏脸煞白,额头还有鼻尖更是渗出豆大的冷汗,走到这处水涧边,赛红拂便实在走不动了,徐锐便只好停下来休息一会。



    也正好,一方面红果儿已经饿得哇哇叫,另一方面徐锐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清除一下两人的痕迹,既便无法长时间的骗过小鬼子,但是哪怕只是骗过他们几分钟也是好的,因为几分钟也足够他们逃出好远了。



    当下徐锐对赛红拂说:“小白,你先给果儿喂奶,我去扫下尾。”



    赛红拂轻轻嗯了一声,从徐锐怀里接过了红果儿,然后当着徐锐的面解开了衣襟,开始给女儿哺乳,徐锐却已经顺着原路转了回去,开始仔细的扫除两人经过后留下的痕迹,一些实在无法清除的痕迹,则尽可能的伪装成山中走兽经过后的痕迹。



    花了一刻钟时间,徐锐将之前一千米的痕迹全部清除,然后又在另外的一条山涧里制造了一些假象,忙完这一切,徐锐又回到之前的山涧边,却发现红果儿早已经在赛红拂的怀里熟睡了过去,赛红拂也已经洗过脸,看上去精神要好多了。



    “走吧。”徐锐走到赛红拂面前半蹲下来,说,“我背你。”



    “不要。”赛红拂轻轻的却坚决的摇摇头,说,“我自己能行。”



    徐锐便也没有勉强她,他知道,赛红拂曾经是青白团的王牌,自然有着她的骄傲,既便现在她已经成为母亲,他也不能剥夺她的骄傲。



    “那把孩子给我。”徐锐伸出手来接红果儿。



    这次赛红拂没有勉强,却熟睡的红果儿给了徐锐。



    徐锐抱过红果儿,继续在前开路,赛红拂则艰难的跟在后面,三个人继续沿着幽深的山涧往前逃亡,没错,就是逃亡!此时此刻,徐锐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带着老婆孩子安全的逃到天堂寨,然后再回头收拾这些鬼子。



    (分割线)



    过了大约半小时,小鹿原俊泗一行便追进了山涧。



    在徐锐清理过的山口,一个鬼子尖兵发现了痕迹,在溪涧边有一簇灌木丛,其中的好几根树枝都已经折断了,再往前的青石上面,青苔上也留有模糊的脚印,如果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却瞒不过他的眼睛。



    当下鬼子尖兵指着那边的山涧对小鹿原俊泗说道:“大佐阁下,这边有人经过之后所留下的痕迹,他们肯定是往这边跑了!”你的心里有鬼吗



    “嗯。”小鹿原俊泗也没多想,挥手喝道,“给我追!”



    当下二十多个鬼子特种兵便以战斗队形,逐次进入那边的山涧。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朝比奈清忽然说道:“等等,有些不太对劲。”



    小鹿原俊泗当即停下了脚步,回头问道:“小清,有什么问题吗?”



    朝比奈清没有吭声,而是再次像母狗般趴倒在地,东闻闻西嗅嗅,好半晌之后才又重新站起身来,指着与之相反的另一边的山涧说:“他们应该往这边跑了!”



    “纳尼?”之前指路的鬼子尖兵讶然道,“不可能啊,痕迹明明指向这边!”



    “假的!”朝比奈清十分肯定的说道,“那是徐锐故意留下的假象,目的就只是为了把我们引入歧途,好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来逃跑!”



    那个鬼子尖兵立刻不吭声了,说到追踪,朝比奈姐妹才是专家啊!



    小鹿原俊泗对朝比奈清的判断也是深信不疑,当即向着朝比奈清手指方向一挥手,低声喝道:“开路!”



    (分割线)



    这个时候,徐锐他们一家三口已经离开山涧,上了一道陡峭峻岭。



    因为不放心赛红拂,所以徐锐让她在前面走,自己则抱着红果儿,托着赛红拂的臀部往上爬,爬到峻岭的一半,徐锐却突然间停了下来。



    走在前面的赛红拂便立刻感觉到了,回头问:“怎么了?”



    徐锐摆摆手没吭声,然后回过头仔细打量来时的那条山涧。



    因为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凸起的山岗,居高临下正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们过来时所经过的那条小山涧,不过徐锐并未发现什么,通过望远镜,也还是没有什么发现,徐锐又放下望远镜,然后闭上眼睛将六识释放了出去。



    在山区有一种说法,叫望山跑死马!意思是,你明明可以看到前面的山岗,可是要想翻过前面的山岗,却足可以把一匹马跑死!也就是说山区中的实际距离跟视觉上或者地图上的直线距离存在很大差距!



    比如现在,徐锐他们一家三口从刚才的山涧到现在的山岭,足足跑了一个多小时,走过的山路也至少有七八里,但是两地之间的直线距离最多一千米,甚至可能不到一千米,所以整条山涧都在徐锐的六识感知范围之内。



    片刻之后,徐锐便再次睁开了眼睛,脸色也顷刻间沉下来。



    赛红拂便心下惨然,神情哀伤的问:“是不是鬼子追上来了?”



    “嗯,鬼子追上来了。”徐锐点点头,旋即故作轻松的说道,“不过没有关系,我有的是办法摆脱他们,何况就算他们追上来了,也不过只是送死而已,区区几十个鬼子,还不够我一个人杀的呢,你男人我可是最强兵王!”



    “是的呢。”赛红拂也跟着甜甜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