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3章 不要忘了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33章 不要忘了我

赛红拂脸上在笑,心里却在流泪。

  作为徐锐最亲密的枕边人,徐锐现在是个什么状况,赛红拂岂能不知?

  徐锐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就不说了,脚踝的扭伤虽然会一定程度影响他的移动速度,但对格斗的影响并不致命,但是他的疲惫,却已经写在脸上!纵然是最强兵王,要想发挥出实力也是需要体力作保障,如果没有体力,也只能是然并卵。

  但是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还有拖累!

  如果没有她和红果儿拖累,以徐锐的身手以及经验,要想摆脱小鹿原大队的跟踪,可以说是易如反掌!当然,如果没有她们,徐锐也就没必要逃跑,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反过来将小鹿原大队剩下的二十多人全杀了。

  在大别山的崇山峻岭之中,没有任何人能是徐锐的对手,既便他现在已经很累了,而且还扭伤了脚踝,但是要收拾这区区二十多个鬼子特种兵,仍然是小菜一碟,退一万讲,既便正常情况下收拾不了,他还可以开启那可怕的噬血秘术。

  但是现在,有了她和红果儿拖累,局面就不一样了。

  其实果儿并不会成为累赘,真正的累赘其实只有她!

  有她拖累,徐锐现在真的是进退两难,进吧,他无法保证在不危及妻女安全的前提之下将小鹿原大队的二十多个小鬼子全部干掉,就算他开启了噬血秘术,并且成功的将小鹿原大队剩下的二十多个鬼子全干掉了,也没用。

  因为在小鹿原大队的后面,还跟着鬼子的一个大队,甚至于一个旅团!

  而徐锐在开启噬血秘术后,却会立刻进入到虚弱期,那时,面对鬼子,他们一家三口将毫无反抗之力,只能束手就缚!或许会有援军赶到,毕竟大别山中也有新四军的独立团,可是谁又敢保证,援军一定会抢在鬼子到来之前赶到?

  可是退吧,他又无法带着妻女摆脱身后鬼子的追踪,再这样耗下去早晚被鬼子追上,到时候他们一家三口还是活不了。

  对于徐锐的性格,赛红拂很了解,他就是个好男人,别看他对鬼子那么冷酷,那么的残忍,但是对他的女人,对他的孩子却能够宝贝到骨子里,所以,小鬼子只要拿住了她跟红果儿,就能够轻而易举的杀死他。

  为了保住她和果儿的性命,他甚至有可能乖乖受戮!

  抬起美目,深深的看了徐锐一眼,赛红拂内心做出了一个决定。

  徐锐并不只属于她和果儿,还属于全国人民,所以,他不能死!

  甜甜的微笑了笑,赛红拂忽然说:“前面有口泉眼,我口渴了,想喝水。”

  徐锐便哦了一声,当即扶着赛红拂走到泉眼的旁边,然后扶着她坐下来。

  赛红拂伸手理了一下腮边的秀发,对徐锐柔声说道:“你不去前面清理一下痕迹?”

  “已经没必要了。”徐锐摇头说道,小鬼子这么快就能追上来,说明一般的伪装手段已经骗不过他们,所以清理痕迹已经没用。见鬼人生

  但是赛红拂的目的却只是为了支开徐锐。

  当下赛红拂又说:“不管有用没用,反正也是闲着嘛。”

  “也行。”徐锐并没有察觉到赛红拂神色之间的异常,当即点点头说道,“那我就去布置几个陷阱吧,好歹也能延阻鬼子几分钟。”

  说完了,徐锐就转身走回去布置陷阱去了。

  目送徐锐的身影远去,赛红拂轻叹了一声。

  徐锐的耳朵却是极尖,居然听到了赛红拂的这声叹息,当即回头用关切的目光盯着赛红拂,沉声说:“小白,你没事吧?”

  “没事。”赛红拂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微笑着说。

  “真的没事?”徐锐却也是个极敏感的人,他已经从赛红拂的细微表情中发现了一些端倪,皱着眉头说,“你可千万不要做什么傻事?”

  “你胡说什么呢。”赛红拂故作轻松的说,“老娘才不会自杀呢,老娘还这么年轻,不给你生够一打娃娃,让你组建一个徐家班,怎么也不甘心的。”

  “这么想就对了,这么点小小困难,怎可能难得住我。”徐锐嘿嘿一笑,转过身又往前走,不过只走了两步,徐锐便立刻顿住,然后猛然间转身,飞一般的往回冲,只可惜,却还是来不及了,就在刚才徐锐转身的瞬间,赛红拂便已经用匕首割开了颈动脉。

  徐锐飞一般扑到泉眼边,伸手将摇摇欲坠的赛红拂揽入怀里,然后伸手去捂她颈侧的伤口,试图将血给止住,但是,已经止不住了!这可是颈侧总动脉!既便到了现代社会,颈总动脉破裂的死亡率也是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九!

  如果是手腕动脉,还可以采取捆扎止血,可颈动脉怎么捆扎?

  徐锐死命的捂着伤口,可鲜血还是从他的指缝里汩汩溢出来,怎么也没办法止住,才只几秒钟,徐锐的双手还有衣裳就全被染红了,不过这又算得什么?徐锐的心已经碎了,他清楚的听到了碎裂的声音从自己胸腔里传出来。

  “你这傻子,你这傻子!你怎么这么傻!”徐锐竟然嚎啕大哭。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伤心时,男人也一样会流泪,嚎啕大哭。

  赛红拂却仰着脸,含情脉脉的看着徐锐,柔声说:“都说陷入恋爱的女人会变傻,所以我情愿自己变傻一些,因为,那代表着我更加爱你啊。”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不要!”徐锐腾出一只手,用力搂紧了赛红拂,就仿佛,只要他一松开双手,赛红拂就立刻会化为一缕轻烟消散无形,而事实上也差不多,赛红拂的生命很快就要化为一缕轻烟,飘散在巍巍苍茫的大别山中了。

  赛红拂仍然在微笑,不过美目里却还是流下了泪水,她又何尝舍得离开?

  “不要走,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徐锐搂着赛红拂,已经彻底语无伦次。
嗜血冥尊:九世缠爱修罗妻
  “亲爱的,听我说。”赛红拂轻轻的说道,“我的时间不多了,你听我说……”

  徐锐的嚎叫便嘎然而止,然后连哭声都硬生生的止住,水泉边便立刻寂静了下来,只有刚刚被吵醒的红果儿在那里咿哑叫着。

  赛红拂吃力的举起手,却够不着徐锐的脸。

  徐锐便赶紧把脸俯下,却发现赛红拂的小手一片冰凉。

  赛红拂轻轻的摩挲着徐锐的脸庞,轻声说:“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待果儿,千万不能够让她受别人的欺负,她才刚满月就没了妈,已经够可怜了,如果你这个当爹的也不疼她爱她,那她真没法活了。”

  “嗯。”徐锐泪眼婆娑,使劲点头。

  赛红拂又说道:“还有,也不要亏待了小桃红,她其实也是个可怜的姑娘,打小就被狠心的爹妈卖到我们家当丫鬟,小时候也没少吃苦头,直到后来我稍微懂事一些,她的境遇才稍稍好些,所以你一定不能够欺负她。”

  “嗯,我保证不欺负她。”徐锐继续使劲点头。

  赛红拂又说道:“还有你,我知道你喜欢江南,而且你也左右为难,不知道应该娶我们中的哪个,现在,我不在了,你就放心娶了她吧,我知道她是个好女人,她会对你好的,果儿虽不是她亲生,但她不会亏待果儿。”

  “嗯。”徐锐继续点头,“我娶她,回头就娶。”

  “唉。”赛红拂轻叹息了一声,幽幽的说道,“我是多么希望有一天,能够穿上你给我做的嫁衣啊,可惜,不会有那一天了,真的……好不甘心呢……”

  徐锐便再次放声大哭,紧紧的抱着赛红拂,哭成了泪人儿。

  赛红拂忽然感到好冷,虽然已是五月下旬,虽然被徐锐紧紧拥在怀里,可是她还是感觉到刺骨的寒冷,冷到整个人都开始打哆嗦。

  当下赛红拂哆嗦着说:“禽兽,我好冷,抱紧我……”

  徐锐便知道赛红拂已经是到了弥留之际,当下也就不再去捂她颈侧的伤口,已经没意义了,当下腾出双手无力的将她身躯拥入怀里。

  赛红拂最后深深的看了徐锐一眼,似乎想将徐锐的模样铭刻进她的灵魂深处,然后奇迹般的仰起脖子,在徐锐脸上轻轻一吻,说道:“记住,一定要记住我美丽的样子,永远不要忘了我,永远,永远,永远……”

  赛红拂的声线在徐锐耳畔轻下去,直到最后消失。

  徐锐有些木然的松开手,赛红拂的身体便立刻软软的瘫下去,再低头看时,只见那对美丽的眼睛已经永远的闭上了,只不过,她的嘴角却分明带着笑容,赛红拂是带着笑离开这个世界的,能够死在爱人怀里,她心中已经没有遗憾了。

  对着赛红拂的遗体发了半天的呆,徐锐忽然间仰天咆哮起来。

  “啊……”就像一头受伤的困兽,徐锐抬头向天,声嘶力竭的咆哮了起来,那悠长激烈的咆哮声,惊碎了寂寂群山,惊起一地的走兽和飞禽。